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清弦散文】那一道血渍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7-11-14 11:11:44 点击:3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楼主幽兰清弦 时间:2017-11-14 11:12:12
  【据图写意】

  是窗口吗,怎么宣泄着狂语,像西风的凌迟,我几乎怀疑那门庭了,到底怎样的人事,背后翻滚的是什么。那么多空处,就算谶语者也难说出门梁上的心情,一条血渍能哽咽的遇见,对的人扯眼扎起相框,我以为会有慌乱深浅风光,真的感受了才知道那流动着的血色未必杀戮和暗礁,变形有时候也是一种隐喻,走过阴雨连绵的天气,谶言翻到了秋日阳光的地方,有人就真的好了。

  她的故事重奏了人世间的俗事,她的生涯疏远了雨碎江南的恍惚。我没有摸着拥堵去看烟花烫过的天空,那飘来的一声无辜,谁在低低的罪过。听吧,就只是听,下雨的声音也好,下雪的声音也好,没有知觉的人悬崖上摆弄身体,斟酌的只是闲。又见到不是剃度的剃度,凉凉的风吹开了黑色。

  不去想到底怎样的细节让一个人微笑着哭泣,也不去想天意弄人就着虚无把自己缥缈了,人心经过的地方,炊烟是主宰,她灰烬时候的灵犀迥异了平常。于是,偷腥年代的温柔从身体到精神,眩晕的是传统文化。

  就这么玩着,完整的分裂自己。零零碎碎的夜披不完美一件衣衫,一闪而过的欲望,瓜葛的人不管是谁都可以,只要填补了寂寞,黑漆漆的空间有个伴,日子便过得去。

  怎么说这样的习惯。生存寡淡时望着平庸,想变化这暗哑,沉沦拔掉之后,却陷入了更大的沉沦。传统的人性没能屠杀欲望的起头,一把锁锁不住清秋的孤独。只是玩笑这支箭,开大了,伤了谁?

  她被彻底挥霍完宿命的安排,白云千载的空,幽幽而来。掠夺者的手毁灭了她的世界,时间不说话了。竟然还有人追逐者一种两种相识,总无回的离去。原来她的背景也那么大的魅力。

  后来,为写一场回忆录隔绝了人世。句子在笔下,情绪在浮动,已经没有噪杂了,连心也失去颜色,它不是自己的,它只是一个别人。因为出世,所以无关。就这样,一叠厚厚的白纸写满好像她的事,然后用笑话的结局。她终于走出了她,门终于关上了门。我终于看到了希望。

  挂在窗口的血渍被清风吹开,挂在墙上的相框换了一张脸。践踏自己的日子深深记得,玩耍人世的罪孽洗涤完以后,只有寂寞陪着。她的歌唱着埋葬,她的字还是否定,矛盾吗,不是。人能够知道的只是一个过程,所以不用了。她自由的囚禁,一个人,不看见。

  我桃红柳绿的想象着,她黑糊糊一块石头。捣鼓什么,就静静的过日子吧。十里红妆一束,掐灭了她,生计奔波哪容得出世偏僻,提笔忘字也只是单独的一场雨,自己明白就好。活着,实在太遥远。

  抱歉我吗,她摇摇头。能够再一次认识,碑石上的字早已模糊。一颗心没有了话题,任何相处都可以。震撼是我的平庸望着她的平常,清明是她的无心说着天净沙的意境,古道、西风、瘦马,卷起的尘埃没有劫,只有趣味。她真的落定了,我真的内心了。在冬天,越走越远的是寒冷。

  纶巾羽扇是古时候的说法,顺流而下成了新时代的平衡,年轮与自我相争,鹬蚌之外的事,谁能够妄下说法,躲过眦牙垫起人类学,哭完以后天晴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