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舆情观察】网络认知偏差 致青岛取消限行让路暴走团?

楼主:天涯舆情 时间:2017-08-30 16:54:55 点击:562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近日,青岛限行让路暴走团事持续发酵。据@青岛交警 官微显示,8月24日起青岛八大峡广场附近的部分路段开始在夜间施行机动车限行,每晚6时30分至10时禁止机动车通行,车主如闯入相关区域或被罚。

  

  “是经过了多次调研所决定的”,青岛交警表示,因八大峡广场周边多为机关单位及企业,因此在交通限时禁行期间,对员工上下班并不产生影响。并指出限行是于法有据,并且是“获得批准后才开始具体执行”。

  该举措却引发了舆论广泛争议。8月28日,@青岛交警 解除了限时禁行,改以设置隔离护栏,将人车分离。但此举引起部分“暴走团”成员不满。29日晚广泛传播的一段“青岛暴走团喊冤”的视频中,有暴走成员指此举“完全违背民意”,并称“我们损害了谁的利益”,“很多人不喜欢运动,恶意地把我们当成坏人了!我们在马路上走就坏了吗?”。

  

  据悉,八大峡广场是青岛西部社区居民的主要活动场所,“有暴走团6个,有幼儿轮滑训练班4个,有广场舞团体5个”,周边多为机关单位及企业,该广场三面环海,为封闭式道路,北面与巫峡路相接,场内步行道形不成闭环。如下图所示,限行后广场周边公路将形成一个闭环。

  

  而舆论对此事呈现一边倒的负面评议。关注点主要在规则方面的坚持,舆论普遍认为“暴走团”是破坏规则的代名词,特别是在之前“临沂司机撞上暴走团”事件中,对其的讨论和呈现中,已被舆论打上负面标签,无视规则、不尊交规、屡劝不改等,俨然被理解为城市的一块“毒瘤”。

  南方都市报 认为运动健身场地不足,是实情,也是政府对民众的欠账,但却不是可以逾越规则开拓健身场地的理由。而限行机动车为暴走团让路之举,无异于承认逾越规则开拓场地合理,这是十分荒谬的。开了这种本末倒置的先例。

  @曹林 评交警如成反规则帮凶,马路将沦为多数暴力的野蛮丛林。他认为暴走团是以多数暴力绑架规则,而其随意占机动车道,是交管部门“不作为”惯出来的毛病,不作为种下了祸根,让暴走有恃无恐,现在又乱作为,助长马路上的让人深恶痛绝的多数人暴力。

  中国之声 认为此举可能侵犯司机路权。公路的根本意义在于满足社会公共通行的需要,而不是用于暴走运动。让社会总体利益给“暴走团”让路,让少数人的利益凌架于多数人的利益之上,这是本身就是对大多数人的权利剥夺和不公平。道路交通法的意义就在于各行其道,充分行使自己的路权,互不越界,唯有此公共交通的秩序才能顺畅。

  新京报评论 认为为给“暴走团”让路而限行,不合情也不合理。给“暴走团”让路,看似人性化执法,实则治标不治本,还可能激化不同群体间的矛盾。锻炼必须在合理合法的框架内进行,这是不容践踏的底线。另一篇评论中,指出“不能仅靠表面温情解决”,公共治理要特别注意法治思维,在双方权利发生冲突的时候,不是该通过打压一方的权利来“纵容”另一方,而是在法治框架内找到“最大公约数”。

  北京青年报 指出限行让路“暴走团”是在出让法律的底线,在社会法治建设上,导致违法者得利、守法者吃亏的悖逆法治效果。如果“暴走团”场地不足,就可随意非法占用道路,并被交管部门认可,那么“广场舞”等其他健身需要,岂非也可同样效尤,而这样一来,城市道路都被占领了。

  新京报社论 指出“依法”姑息“暴走团”,是个坏示范。认为“于法有据”,也不能任性;要“形式合法”,更要“实质合法”。现代社会从形式法治走向实质法治、从管理行政走向服务行政,“形式合法”不再成为行政合法性的惟一内容。首先违法行为应该首先受到纠正、处罚,而不是迁就;其次,行政决定的合理性应该建立在“比例原则”基础之上,它应该是对各方合法利益的仔细权衡。

  法制日报 则指出限行暴露了管理缺陷。无论是广场舞引发的冲突事件,还是暴走团占道暴露的问题,都折射出不少城市“房地产化”的现象,“市民所需的健身空间被大大压缩”。涉及政府规划、建设、体育、园林、交通等多部门,“不能简单地把责任甩给交警部门”。


  “暴走团”占道有着深层次原因,在很多评论中已经多次提及,即城市过度房地产化,城市配套设施跟不上,不仅表现在活动场所不足的问题上,还有学校学位的不足,医疗设施不足,停车位紧张等等。而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这些不足已经显化为冲突,“暴走团”也如广场舞一样成为代表,并因个别团队的影响而污名化,在网络舆论中被批判。

  因而,网络舆论关于暴走团的评议就变成,“肆无忌惮占用公路”,“法不治众的典型案例”,“按闹分配”,“不讲规矩的反倒受到保护”,“他们一定会更加变本加厉得”,“快成邪教了”等。甚至有声音将其群体更加细化为“退休干部”,“困难群众才没这样的闲情”,形成群体割裂,带入“官员特权”,进一步加剧官民对立情绪,激化社会矛盾。

  其实,在青岛限行后,当地媒体报道中是“市民的欢迎和司机的理解”。在网上也有很多人对此举表示了肯定,网友@万乘之师 指出青岛交警没有错,那里是个半岛形状,相对独立和封闭,并不四通八达,基本没什么机动车出入,非常适合群众锻炼。并表示老年人一样享有路权,公路不是机动车独占路权的,公权力有权合理调配或者调剂,这本身就是法制的实践。

  事件发展至此,舆论在坚持规则,坚持路权,坚持法律的底线,谴责那些不遵守的人。而“暴走团”觉得健身无罪,占用“没什么车”的道路怎么就成了坏人?觉得很冤枉。青岛交警为解决“暴走团”问题,保障安全,“多次调研后”选择了在“没什么车”的路段限行,没想到舆论一边倒谴责,随后改限行为设置隔离护栏,又引起“暴走团”不满。那么,网络舆论和当地民意之间,当发生严重冲突时,要如何抉择,兼顾取舍呢?

  ​栏目策划:天涯舆情中心 本期责编:辛露 微信公众号:tyyq2012
  
作者 :pjs321 时间:2017-08-30 17:23:24
  如果空间和地质条件允许,由暴走团成员出资,建设高架暴走专线,问题圆满解决。
作者 :公正的力量2011 时间:2017-08-31 09:59:41
  他们爱走公路那是他们的选择,交警限行肯定是错误的决定,应该是撞死两个交警按照交通法严格执行,这才是正道。
作者 :duiduitang1949 时间:2017-08-31 16:04:23
  “造反有理”
作者 :你叫啥名字啊33 时间:2017-08-31 19:19:37
  暴走团这是学印度阿三的。先把无争议的马路变成有争议,然后……
作者 :_L_F_ 时间:2017-09-01 08:40:21
  本来健步者是不屑于走公路的,尾气污染、人车混杂,又不健康又危险。
  比如我老家的人平日喜欢沿河走堤坝,有风有水有林子,周末就干脆出城到田野里去走,当作郊游。
  暴走团就是暴走团,排成队型,打着旗帜背着音响,一排少则3、4人,多则6、7人,正常的人行道窄的只有1、2米,一条汽车道宽也只有3.5米,自然不合用。那只好走公路了,又宽又直路又平,多好。只是,好意思叫自己公益健走团?公益在哪里?
作者 :无巧不成书2017 时间:2017-09-29 16:58:11
  舆情观察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