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跪在警察脚下求助又如何

楼主:chenguoping2017 时间:2017-07-27 19:00:41 点击:10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亲人失联 通州民警不履职 延误查找致死亡
  我是一个农民,一个多月了,我不知是怎么过来的,悲痛、自责、愤怒不断纠缠着我,一个多月前,我失去了唯一的儿子。
  我叫陈国平,今年52岁,河北香河县人,一辈子都以种地、养猪为生,一名地地道道的农民。我有一个儿子在北京打工。
  自从2017年6月10日开始,我的生活完全改变了。
  6月10日早上7点多,我妻子与在北京的儿子通了电话,电话中我儿子说身体有些难受,他母亲叮嘱了几句,就结束了通话。由于不放心,下午3点多,我妻子想再给孩子打电话时就打不通了。于是我们就开始通过熟人想联系上他。因为因为孩子大了,自打工作后就在北京租房住,也就没再追问具体的地址,只知道住的大概地方是北京通州区的潞城一带。当晚,我和妻子以及我的一些亲戚就来到通州,在胡各庄地区的七级村、东堡等村边打听边寻找。我们全家分头一直找到了6月11中午,也没有找到。中午1点十分,我们想到了报警求助,于是拨打了110第一次报警。胡各庄派出所两位民警出了现场(后来得知,两位民警一个姓李、一个姓齐)。我们把孩子身体异常且联系不上的情况,跟民警反映了,民警表示人失踪还不到48小时,不够立案,让我们自己在找找,我们只好继续在各村寻找。
  我们在东堡村又找了几个小时后,想到6月10日早上我们还能跟孩子通电话,后来虽然关机了,但公安机关可以通过手机定位将孩子手机关机的地点找到,这样我们也就能找到孩子了。于是我妻子范玉芝在11日下午4点多钟的时候拨打了110第二次报警,110接警人员说,你们已经报过警了,让直接跟派出所联系,还把派出所电话告诉了我们,我们就给派出所打了电话,派出所说没有更多线索,让我们自己在找找。我们又找了一会儿,就一起来到了派出所。在派出所,我们向出警民警李全柱、齐五一提出了手机定位的请求。民警当时就表示:我们定不了,你们不够条件。我妻子范玉芝说,我的孩子可能有危险,都人命关天了,希望民警向上级汇报后给定位。民警没有理会这一要求,看了几家出租公寓的人员登记后,在派出所的询问室,民警齐五一给我妻子范玉芝做了询问笔录,在做笔录的过程中,我的妻子和一个亲属特意提醒民警把希望对手机定位的要求记入笔录,但民警不给记录。为了能够尽快找到孩子,我妻子再三强调说孩子可能有危险,恳求民警对孩子进行手机定位。但民警只是说不能定,说他们没有权力而且我们也没有资格。看到能最快找到孩子的希望就要破灭,我妻子在派出所内向民警跪下了,哭着不住恳求,但民警就是不理会,对于我妻子求想见一见派出所领导的要求,却是始终没有一个领导愿意出来见我们。
  我们认为,能够给予我们手机定位查找是我们唯一找到孩子的希望,于是我的外甥女于11日晚19时许,第三次拨打了110进行了报警,在报警时我外甥女明确说了失踪的亲属有生命危险的可能,强烈请求公安机关帮助开展手机定位查找,接警民警表示一会儿会有派出所民警联系你的。但是派出所一直以我们没有资格不够条件为由,拒绝我们给予我们帮助。由于民警不给手机定位,又见不到领导,没有办法,我们第四次拨打110,向市局督察进行了投诉,希望派出所的上级部门督促协调帮助解决,但我们的愿望仍无法实现,也没有得到答复。
  第二天(也就是6月12人)的上午,我和我的一部分亲属,去了位于海淀中关村孩子的单位了解情况,在那里,我们得到了一个情况,说我儿子在今年的3、4月份通过北京蓝犀牛搬家公司搬了一次家,并说好像是搬到了通州胡各庄地区大营村附近,只要找到司机,就能够知道地址了,他们已经给搬家公司打过电话了,但搬家公司称客户信息保密,不能向个人提供具体情况。我们立刻赶到了胡各庄派出所,把这一我们认为比较重要的线索,向民警反映了,民警在本子上记了一下,不知何故,自始至终没有给查。没有办法,我们全家20余人到胡各庄派出所管辖区的大营村,分头挨家挨户地找。终于在下午5点左右,在大营村225号的一间出租房屋内找到了我的孩子,而此时,我唯一的儿子已经停止了呼吸。
  巨大的悲痛,不发生在自己身上,别人是无法体会的,我的孩子没有了,他的手机就在身边,人就死在了胡各庄派出所的管辖区,要是警察早一点帮助我们定出手机的关机大致地点,就能极大的缩短查找时间,也许我们早就找到了,也许我的孩子还能救过来。然而从我们报警向民警提出给予手机定位的请求,到我们自己找到孩子,足足过去了24个小时,延误了我对孩子的查找和施救。
  据我们了解,对于群众在报警和紧急求助时应用手机定位查找的工作,派出所通过向上级上报后,是能够实现的。胡各庄派出所民警说“我们没有资格,他们没有权利。”真的是我们不够资格吗?人命关天了,什么样的资格够条件?对于老百姓而言,比登天还难的事情,也许他们只需履行一下手续,面对跪下来恳请,他们为什么不为所动,他们对社会承诺的为民又体现在哪里。到底是派出所民警没有积极履行职责?还是我们提出的要求过分?我也很想知道。为此,我们在找到孩子的当天,向在现场的通州分局一位督察民警提出以我们的情况,民警应不应该给我们定个位,此位民警却有意回避,只是说他不管这个事情,我们提出的问题,会有其他的调查人员专门去调查和答复我们,当我孩子的遗体被拉走后,民警随即散去,所谓的专门人员调查也从此没了讯息。定位不给做,搬家公司的线索又不查,我该怎么办?我又能向谁求助?
  人民警察,特别是北京的警察,在我们老百姓心中的形象一直是高大的,是乐于助人的,有困难找警察是人们对民警多么大的信任。面对求助,他们为危重的病人打通过生命的绿色通道,为即将迟到的考生及时送到考场,也许他们闯灯违规了,但却赢得了全社会的赞扬。那天,我多么希望我遇到的警察也能耍一次“特权”,挽救我的孩子、我的家。
  我的孩子叫陈宏升,27岁,一个多月了,现在还躺在冰冷的冰柜中。

  (注:本人所述,句句属实,如有不实,我愿意承担任何责任。)
  陈国平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