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武昌火车站老板被砍头:我是精神病,我怕谁?(转载)

楼主:傻不楞冬的小兔子 时间:2017-02-21 11:36:26 点击:928 回复:2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刑事法律圈

  编者按

  仅因涨价一块钱,武昌火车站面馆老板被活活砍头,如此残忍的事件迅速成为这两天的热门头条,笔者也在网上现场流出的照片,面馆老板身首异处,身子瘫在血泊里,而头却被犯罪嫌疑人扔进了垃圾桶,眼睛还睁着,似乎不敢相信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
  然而,就在网民们,包括我自己,都在控诉嫌疑人的残忍和血腥时,一则新闻弹了出来:疑犯系精神二级残疾!
  原来,案发后有新闻记者奔赴犯罪嫌疑人胡某老家有现住地,发现嫌疑人胡某持有宣汉县残疾人联合会颁发的残疾证,残疾类别为“精神”,残疾等级为“二级”。
  或许,对嫌疑人来说,这纸证书,就是他的杀人执照。
  毕竟,谁都知道,精神病杀人,是不判刑的。

  说实在的,看到这个新闻,笔者虽然也是法律人,也知道《刑法》第18条明确规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但是,仍然为面馆老板鸣不平:好端端的一条人命,就因为一碗面、一块钱、一句口角,就这样,断送在了疑似精神病人的手上。

  而《刑法》,作为最为严厉的法律,竟然无能为力、无可奈何。
  这样的法律,能不能让被害人瞑目、会不会让被害人家属心寒,我已不敢想象。
  如果嫌疑人确实患有精神病,政府会进行强制医疗吗?
  如果强制医疗无效,嫌疑人会被放出来吗?
  嫌疑人放出来后,如果,我是说如果,就走在我们中间,是否也会因为一点鸡毛蒜皮,向我们挥刀砍来?
  难道,真的是“我是精神病,我怕谁?”
  笔者无法回答,更不敢想象。

  据报道,截止2015年底,中国在册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已达510万人。
  那么,这些精神病患者,是不是社会的不稳定因素?有没有人进行有效的监管?于是,出于好奇,笔者又搜索了几则因患精神病,故意杀人后未予处罚的新闻,在此分享给各位读者,希望能够集思广益,找到一个精神病人暴力犯罪后,仍能保持社会治安稳定的出口,至少,让我们每一个老百姓,不再畏惧那把随时可能砍向自己的菜刀。


  ·案例一:黑老大伪造精神病鉴定,叫嚣:“我有‘杀人执照’我怕谁?”

  2000年5月23日,蔡甸区某军工厂的副厂长刘行健一家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厄运击中。早上10时,严梅匆匆赶去医院看望丈夫。丈夫刘行健因患乙肝已住院近一个月了。然而,走进那间熟悉的病房,医院领导与民警却严肃地告诉她:“你丈夫被隔壁房的病友捅了一刀,正在抢救。”两个多小时的抢救未能将刘行健从死神手中夺回。中午1时18分,院方下达了死亡通知书

  关于刘行健的被杀,目击者是这样描述的:

  当天早晨6时许,隔壁病房的杨义勇在接听了一通有关“工程”、“收款”等内容的电话后,即开始烦躁起来,在走廊踱来踱去、喃喃自语。闹了一阵子,杨便从自己床铺下找出一把一尺余长的、明晃晃的尖刀,大声嚷嚷闯进了刘行健的病房。
  锋利的刀尖抵住刘行健的胸膛,杨义勇说:“你信不信,老子一刀从这里下去!”正躺着看报的刘行健哪里意识到危险,刚说了句“我们是兄弟,你捅我干嘛”,话音未落,寒光一闪,他倒在血泊之中……

  法医鉴定为“精神病”杀人凶手无罪释放

  血案发生后,杨义勇当场被武汉市公安局文保分局抓获,杨义勇如实交代了自己的作案经过。然而,警方随着调查的深入发现,案件颇为蹊跷:凶手杨义勇与刘行健无任何关系,住院期间两人也无矛盾,凶手作案的动机是什么?最终,警方以杨义勇“作案动机不明,且在住院期间行为异常”为由,提出对其进行精神鉴定。

  6月2日,武汉市公安局安康医院对杨义勇诊断为急性脑病综合症,法定能力评定:无责任能力。同年9月11日,武汉市精神病医院对杨义勇进行司法鉴定,诊断为急性妄想阵发,结论为无责任能力。
  办案民警遂通知受害人家属,根据法律规定,患间歇性精神病人发病期间作案,不负刑事责任,杨义勇将无罪释放。
  因受害人家属的疑义,武汉警方此后对杨某进行过多次重复鉴定,依然认定杨杀人时确实处于“间歇性精神病”发病期间。

  “间歇性精神病”患者杨义勇究竟是何许人也?

  现年33岁的杨义勇,人称“杨老三”。他在松滋市黑道上名气了不得,无恶不作,称霸一方。在当地百姓眼里,是没人敢惹的“杨阎王”。在武汉杀人后能安然回来,杨义勇又多了一条夸耀的“资本”:尤其是那份精神病鉴定,使他号称拿到了“杀人执照”,比以前更加有恃无恐地四处作恶……

  2000年11月17日,杨义勇的32岁生日,时值他从武汉获释回松滋不久。其摆宴20余桌,请柬上印着四句打油诗:
  红尘琐事已过去,大病小难已驱尽,
  松滋宾馆喜相逢,一展鸿图何所惧。

  其得意与猖狂之状可见一斑。当日,杨手下10个弟兄统一穿着黑西服,在宾馆门口站成一排,列队迎宾,颇有警匪片中黑帮的派头...
  到了2001年,杨义勇因涉黑犯罪被专案组抓获。2001年7月上旬,公安部“严打办”督导组及省公安厅领导专程来松滋市公安局指导办案,将此犯罪团伙定性为黑社会性质组织。

  然而,杨义勇患有“精神病”的司法鉴定成了横在专案组面前的一道大山。如果没有更为权威的结论推翻这一鉴定,那么杨义勇武汉杀人一案无法翻案!2001年7月25日,受省公安厅的委托,湖北人民医院及武汉精神病医院组成联合司法精神鉴定组,对杨义勇的司法精神医学鉴定结论为:“杨义勇作案时,存在反社会人格障碍(非精神病性);杨义勇对本案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原来,刘行健是军工厂副厂长,副团职干部,每天都有很多人探视,而杨自己的病房冷冷清清;他还看到刘行健每天输四瓶液,而自己每天只输一瓶液——原来,这些都令杨义勇的心理极度不平衡,反社会人格障碍使他产生了杀人想法。

  至此,一场将精神病证书作为杀人执照的恶性杀人案,终于告破。


  ·案例二:村民杀人被定为精神病当场获释,十年后再杀2人

  2003年杀死村医却因“精神病”获释2013年再夺同村两人性命——
  2013年7月17日,遵义市仁江村,村民刘安平用一把20厘米长的尖刀,杀死了同村正在午睡的卢永金和卢大光。
  一切同十年前如出一辙。

  2003年的一天下午,村医余家林也是在午睡中被刘安平连捅七八刀身亡。不过刘凭着一纸精神病鉴定,在被捕27天后获释。
  在这十年间,刘安平像正常人一样炒股、做生意、开车搞运输,直到他再次犯下血案。

  2013年7月17日12点多,村民刘安平拿着五元钱来买花生牛奶,小卖铺才开了张。拿着张世琴找回的一元钱,刘安平走到卢永金面前说:“你开的止泻药很管用啊。”卢永金睡眼惺忪地还没反应过来,一把约20厘米长的尖刀已插进他的右腹。刘安平用手把刀绞了几下,在卢永金身上又补了几刀。他不顾张世琴的尖叫声,又跑到卢家北边一间屋,在正午睡的卢永金的父亲卢大光身上捅了几刀。卢大光叫嚷着追出大门,扑倒在地。

  一切同十年前如出一辙。十年前的一天下午,村里的医生余家林正是在午睡中被刘安平连捅七八刀身亡。刘安平则凭着一纸精神病鉴定,在被捕27天后获释。

  十年前的旧案

  刘安平第一次杀人在2003年。刘安平从外地出车回家,感觉下身不适,便到当地余家林的私人诊所就诊。余家林告诉他,他患了“梅毒”。刘安平听了非常害怕,便瞒着家人在余家林的诊所开始了治疗。下身的症状很快消失,但肠胃却一天天不适起来。

  《贵州都市报》当年的报道称,刘安平怀疑肠胃病是治疗“梅毒”产生的毒副作用而引起的,花了5000余元医疗费后,肠胃疾病反而越发严重。他转投当地另一家诊所的医生张某某,依然被诊断为“梅毒”,花去数千元,病情依旧。后来,家人陪刘到贵阳某大医院检查,查明刘并未患性病,而是长期驾车不洁引起的炎症。于是,刘安平就把患上“胃癌”(实为胃炎)的责任完全归咎在余家林用药不当上。

  2003年10月28日下午4点半钟,刘安平到余家林的诊所中,看到余在睡午觉,转身回家取了把长刀,照着正熟睡的余砍去。余家林左额被砍掉一块肉,他满脸鲜血跑出门外,没跑几步便一脚踏空,摔倒在地。刘安平追出来,对准余家林连砍七八刀,其中一刀刺中余肝左叶而致其死亡。

  附近村民被刘安平的举动吓呆了,没人敢近前。作案后,刘安平在原地持刀而立,冷静地念叨着:“我终于报仇了。”赶来的民警给刘安平戴上手铐。他则说,如果警察晚些赶到,他打算将另一名误诊他的医生张某某也杀死。

  关键的精神病鉴定

  事发第二天,刘安平被批准逮捕,但27天之后的11月26日,刘安平就获释了。记者见到一份当年的《释放通知书》显示,刘安平因“无刑事责任能力(精神病发病期)”被予以释放。

  当年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显示,2003年11月13日,经办案单位委托对刘安平进行司法精神病学鉴定,鉴定单位于2003年11月26日作出鉴定结论,评定被告人刘安平无刑事责任能力,刘安平在当日获释。

  很快,村民间有传言,刘安平的姨娘是贵阳某医院的领导,他的精神病鉴定,是家里为了救他一命托关系弄来的。但这个传言无法辨别真伪。在此期间,没有任何机构对已被判定为精神病的刘安平进行监管。龙舞组组长周松说:“没有任何部门要求村里对他进行监管。他平时完全正常,我们也就没人去管他。”

  被威胁的合作伙伴

  重获自由的刘安平开始寻找做生意的门路。2007年前后,刘安平找到卢永超,说自己有渠道弄到水泥厂需要的原料黄泥,希望能促成合作。卢永超决定帮刘安平这一把。于是2007年、2008年两年期间,工厂里用的黄泥都从刘安平手下采购。刘安平则拿出部分收益,给卢永超“当做买烟钱”。

  但2008年年底,厂里调整水泥品种。卢永超因刘安平提供的黄泥质量低,最终让厂长卢光勋决定弃用刘安平的水泥,另寻其他合作伙伴。眼看赚钱的生意黄了,刘安平十分不甘心。他迁怒于卢永超,并开始持续地威胁卢永超,称要报复他。

  事先张扬的谋杀

  和上次的突然行凶不同,这一次出手杀人,刘安平已嚷嚷许久了。多名村民都亲耳听刘安平说过,要杀卢永超、卢光勋等几名仇人,但没有人把刘安平说的“疯话”真正放在心上。

  直到7月17日中午,卢永超的父亲卢大光、哥哥卢永金成为刘安平下手的目标,血案再次震惊全村。48岁的卢永金身中数刀,被家人送到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抢救,他女儿记得父亲输了23袋血。当晚10点55分,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很快,卢永金也去世了。

  人人自危的村民

  这次杀人后,刘安平没有留在原地等警方抓捕。他把刀丢在路旁的菜地里,沿着村北边逃跑了。
  “刘安平,37岁……作案时上身穿白色翻领短袖T恤,下身穿天蓝色短裤,黑色人字拖鞋……”很快,通缉令贴遍了遵义市,提供线索的群众可获一万元奖励。


  通缉令上的刘安平,浓眉大眼,怨恨地注视着前方。通缉令上,强调他“患有精神类疾病”。

  逃跑路上,他用手机给好友卢永祥打了电话。刘安平不住地抱怨卢永超、卢光勋等人谋划陷害他。“你杀了两个人,你疯啦!”卢永祥说。刘安平依然平静地回答:“没办法,是他们把我逼到绝境了。”警方正是根据这通电话,确定了刘安平的位置,案发第二天在遵义市的南宫山铁路附近将他抓获。

  与此同时,村里干部迅速出面和死者家属协商,由村委会和镇政府为两位死者支付丧葬费、家属困难补助金共计9万元,此外另资助5万元。而家属承诺死者尸体“7月22日下午6时前火化并及时安葬”,家属“不再因此事采取过激行为及引发其他社会矛盾”。

  但这样一份协议书,并不能打消家属和村民的担忧。
  有村民说:“如果刘安平又因为‘精神病’被放出来了,村里岂不是得人人自危?我们怎么才能确定不会再有下一次血案?”



  ·案例三:精神病疑犯:盘古开天时我约定要杀11人,今日只割5人头

  墨江杀人案中,熊文祥一家三口被害现场残留的血迹让人触目惊心

  大约在2009年,柯丽江开始不正常。他爱到处游荡,有时还自言自语,但多数时候他很安静,对村民,他只是要些烟或饭。但在7月12日那晚,他却凶残地杀了5人,每个都身首异处。他对警察说:
  “在盘古开天地的时候,我就签了个协议,要杀11个人,而且要割下他们的头,不然,他们就会杀我。”

  已是7月12日零时,柯丽江仍在曹春平家看电视,他和往常一样“很安静。”尽管他不是这个寨子的人,但人们很熟悉他,他是这里的常客。夜晚,电视剧告一段落,一起看电视的李六起身回家。柯丽江想在曹家住下,但没得到允许,他没说什么,离开了曹家。悲剧在几分钟后发生。基本可以认定,李六是第一个受害的人。次日凌晨,警察在村子的路上发现了他。与受害的其他5人一样,他身首异处。

  73岁王连珍是第二个遭遇厄运的人,她是柯丽江的伯母,经常照顾他。柯丽江用她家的砍柴刀,砍下了她的头。

  杀戮没有停止。村民熊文祥听到了敲门声,开门的瞬间,迎面砍来一刀。
  他的妻子罗桂书察觉出不对劲,起床出门,看到的是已倒下的丈夫。罗桂书的出现,引来了柯丽江的追杀,她的肩膀被砍中。屋里还睡着两人,一个是罗桂书已有8个月身孕的女儿熊连华,另一个是她只有2岁的外孙女。发现不对劲,熊连华与母亲一起跑了出来,但她“又折了回去”,她要把两岁的女儿抱出来。

  凌晨2时48分,村民李春华打通了派出所的电话:“罗桂书哭着从家里跑出来大喊,有人砍人。”一说是疯子,寨子里的人都知道是谁,但那一刻“没人敢去阻止”,而更多的人还在沉睡当中。

  熊连华与她两岁的女儿,以及这家最早遇害的熊文祥,都在柯丽江的疯狂中“身首异处”。见过尸体的人说,“那小孩眼睛还睁着。”只有两岁,她走了,一起离开的还有她那还没出世的弟弟。

  娃娃并不是最后受害的人。王连珍16岁的孙子柯富祥一个人住在新房子里,他也听到了敲门声。开门后,他看见“柯丽江叔叔”,右手藏在腰后。还没交谈,柯丽江的右手就挥了上来,刀砍在柯富祥头上。最终,柯富祥打开门逃了出来。他一路奔跑,最后躲进屋后的小沟里才摆脱柯丽江。

  现在还不清楚,柯丽江怎样停止的杀戮。在那个夜晚,他冒着雨,回了文武乡文武村的家,“有两个小时的山路。”7月12日凌晨,警方抓捕小组来到柯家,发现灯亮着,经进一步确认,嫌疑人藏匿在家中。8时04分,衣服、脸上仍有血迹的犯罪嫌疑人柯丽江,被围堵的警方抓获,他没有反抗。

  凶手 和外人无冲突 对父母残暴

  虽然,寨子里的人早就知道柯丽江有精神病,但他平时表现得很正常,大家从未怕过他,更没想过他会作出如此凶残的事。在柯丽江的老家文武村,他也很少与人发生冲突,只是有时会自言自语,多数时候他“很沉默”。

  柯丽江1984年出生,曾在昆明、普洱、景东等多个地方打工。大约在2005年左右时,昆明的亲戚给他家打电话,“说柯丽江不肯吃饭,人变得反常。”柯丽江的大姐柯丽华回忆。柯丽江姐弟4人,他有三个姐姐,早就出嫁了。他的“反常”让家里变化很大。最大的原因,是他会对父母施暴。有些村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对其他人很平和,却对父母却很残暴。

  白思恬是柯丽江的亲戚,也是他家邻居,他说,柯丽江曾拿着电线去电他父亲,也殴打过他母亲,“眼睛被打得几乎看不见东西。”一家人曾经为柯丽江的病努力过,2006年5月7日至7月12日,他先后在建水县、普洱市的精神病院住院治疗,但有时候“他自己会跑回家来。”白思恬说。这些年,他几乎就保持着这种状态,“时而发作时而好。”

  最后,经司法鉴定,犯罪嫌疑人柯丽江为精神分裂症患者,作案时处于发病状态,行为受被害妄想影响,无责任能力。

  后记:不得不说的是,我国刑法对于不负法律责任的精神病人,只责令他的家属或者监护人严加看管和医疗,在必要的时候,由政府强制医疗。但是,对于什么是“必要的时候”,相关机关却没有给予解释。由于缺乏细化措施,这一要求在现实操作中很难落实。

  精神病人犯杀人案,往往免予刑事处罚或不负刑事责任,但对其的监管,基本是个真空,处于“家庭监管”的状态。但是,如果这些精神病人的家人连自身的安全尚不能完全保障的话,也就更没有足够的能力监管病人了。这无疑给社会留下一颗定时炸弹。希望更多的人,关注精神病人犯罪问题,关注社会的稳定和平安。

  注:本文由智豪律师编辑、整理,来源自“刑事法律圈”。

  
作者 :无锡勇志成 时间:2017-02-21 12:17:13
  虽然每个人都应该有安全防范意识,但在精神病人面前往往束手无策。

  活着,心态不能失衡啊!
作者 :公正的力量2011 时间:2017-02-21 12:55:21
  希望每个中国人都能有合法持枪的权利。
作者 :nbren1234 时间:2017-02-21 13:54:32
  希望每个中国人都能有合法持枪的权利。
作者 :nbren1234 时间:2017-02-21 14:20:25
  “如果那22岁的青年忍了,难道社会就和谐了吗?”
  • 小阿狸啊

    举报  2017-03-06 15:28:25  评论

    @nbren1234 说得真对,我也觉得这店主活该,改价牌子你不换,又不解释,还先动手,看别人年轻好欺负,非要贪那3块钱,想不死都难。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nbren1234 时间:2017-02-21 14:22:58
  那个姚老板看来也确实该死!
  • ganlanzhi1234567

    举报  2017-02-22 10:35:28  评论

    @nbren1234 怎么该死法?犯了多大错,多大罪要用死去赎?他杀过人?贩过毒?拐卖过小孩?强奸过幼女?贪污过几亿?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六盘水评论 时间:2017-02-21 14:59:01
  精神病人不负法律责任,这是国际惯律!我们要和世界接轨,这是不能违背的司法程序。当然精神病人的监护人——家属还是应负民事赔偿的责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fate时光 时间:2017-02-21 16:13:20
  分析不客观,楼主心理有问题。另一篇天涯贴分析才客关
作者 :顶颈 时间:2017-02-21 19:57:27
  为什么精神病不用杀人偿命 ?
作者 :晶体振荡 时间:2017-02-21 22:26:41
  杀人者偿命.天经地义.纵容庇护杀人者.为社会留下隐患也是罪魁.
作者 :易语成真 时间:2017-02-21 23:03:39
  精神病人不好惹
作者 :ganlanzhi1234567 时间:2017-02-22 10:37:49
  我们这边有个女孩子放学的时候,就在校门口不远处被一个流浪精神病人用砖头活活砸死。
  没有赔偿,没有判刑,这个精神病人只是被收治,没有家属,没有一分钱,精神病院能关他多久?
作者 :许仙人奥雷利亚 时间:2017-02-22 11:48:23
  每个人都可能是精神病,只是变成精神病的催化剂不同罢了。
作者 :tomj草上飞 时间:2017-02-22 11:58:16
  对于杀人犯,我们要做的就是送他去见上帝,至于他是不是精神病,那就是上帝的事情了。
  • 小阿狸啊

    举报  2017-03-06 15:29:45  评论

    @tomj草上飞 要是你以后错手杀人也直接把你枪毙得了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wen石耳 时间:2017-02-22 15:14:29
  人啊人
作者 :u_109163447 时间:2017-02-22 16:47:46
  家属或者监护人严加看管和医疗,用铁链子锁起来才管用吧。在必要的时候,由政府强制医疗。。。。实际上就是能不管就不管吧。
  法律上怎么讲的?明知会自己行为带来的结果而任其发生。zf等于有意识的放任精神病患者可以拿刀砍人。
作者 :我是天蝎蝴蝶2016 时间:2017-06-19 18:19:15
  真是的,精神病杀人也应该判死刑啊,那叫活生生的命,精神病犯罪也是犯罪啊,而且精神病人如果真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国家就应该强行给治疗,要是条件不好,国家也应该给他们这些患者免费治疗,免得祸害他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