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沈阳市于洪区人民法院方艳立的刑事卷宗为啥是空的?

楼主:方舟法治 时间:2017-04-15 16:18:07 点击:4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2010年1月沈阳市公安局借全国严打之机,开展大量抓捕“免费”劳工行动,一时间看守所人满为患,记者因帮家乡民工讨薪得罪了当地农民工维权中心,从而招来灭顶之灾。大东区公安分局在沈阳市公安局多名“精英”协助下成立2·10专案组,除夕之夜以莫须有的罪名将香港特邀记者关进监牢。

  2008年沈阳隆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隆泰公司)经理高旋开发沈阳大东区尚园大酒店装修项目,高旋把项目包给了沈阳市陈亚新的建筑公司,经人介绍,辽宁省贫困革命老区绥中县加碑岩乡骆杖子村孙景利等43名农民工担起了具体的施工任务。

  从4月4日进场到6月末完工,43名农民工不但干完了陈亚新给的施工任务,还给开发商高旋干了2.2万元的活计,两项人工费合计17.1万元,收工后农民工找陈亚新清算工资,这时陈亚新已经逃之夭夭不见了踪影,农民工又去找高旋经理,高旋给陈亚新打电话让给农民工打欠条,陈亚新声称不给打,从6月到7月20日, 43名民工无数次去区维权中心、沈阳市农民工维权中心上访。开始打车去,后来没有路费干脆就步行去,有的农民工为讨薪不远千里从外地赶来,累计路程足有上万里路。

  最后大东区农民工维权中心陈丕德让陈亚新打了一张欠条,农民工拿着欠条到大东区法院起诉,经马桂芳律师查证隆泰公司和陈亚新的建筑公司都没有注册,为了简便易行,只起诉了陈亚新,2008年12月4日法院作出判决,判令被告陈亚新支付拖农民工欠款14.9万元,而隆泰公司欠的人工费2.2万元被拒之门外(有工程员孙立英的签字)。43名农民工虽然拿到了判决书,但法院未能及时执行。

  2009年春,辽西北地区遭遇历史罕见干旱,绥中县加碑岩乡禾苗一半枯死,2009年3月4日,大东区法院于恩德法官找农民工代表孙景利说:“你跟陈亚新和解吧!他少给点钱,还省交律师费和执行费”。说完让陈亚新重新写了一张欠条“欠孙景利工程款12万元,过6月30日不还,还款17.1万元”。条子写完后陈亚新就象空气一样在人间蒸发消失了。法院在农民工没有拿到一分钱的情况下,竟然按撤诉结案了。

  2009年秋,绥中县加碑岩乡遭遇雹灾,庄稼几乎颗粒不收,大东区法院执行局法官的做法,气坏了43名农民工,当时这些农民工听说家乡方艳立记者曾给“水墨丹青”工地农民工讨回了100多万工资,于是这些农民工也找到记者寻求帮助,因为判决书下达之后陈亚新曾大言不惭地说:“我在中法有人,高玄在沈阳有势力,你孙景利虽然赢了官司,但是你拿不到一分钱”。农民工一看这场官司在沈阳指定没戏了。

  2010年2月5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第4号文件《关于切实解决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紧急通知》,农民工代表孙景利得知这个好消息后,责成5名农民工代表随进京办事的记者一道去了北京,2月8日早上7点钟农民工来到了国家信访局,没等信访局开门就被沈阳驻京办李军发现,李军劝农民工:“回沈阳立即给钱”。李军下午又到火车站买了6张去沈阳的汽车票,让记者把农民工带回沈阳解决。

  2月9日,记者先到大东区法院政治处,与戚处长商谈怎样妥善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时,李军在北京给记者打来电话,让记者带农民工去劳动局让政府出面干预一下尽快解决,于是,记者带5名农民工又去了大东区农民工维权中心,维权中心弈主任热情接待了记者并表示愿意将此事向政府有关领导汇报。维权中心给5名农民工代表每人100元路费回家过年,让孙景利和记者再返回大东区法院。记者在法院10楼执行庭向办案法官提出质问:“为什么在农民工没有拿到一分钱的情况下,做撤诉处理?”执行庭长邓洪涛当时很不满意,下午4点钟,突然来几名警察将记者强行带到大北派出所,2月10日22时大东区公安分局以记者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将记者刑事拘留(记者证和身份证至今被扣压)。

  2月11日凌晨1点多钟,大东区民警来到绥中县农民工家里“补充”记者“犯罪”材料。有一名民警在对民工调查结束后准备再到另一民工家调查时,突然掉到2米深的沟里身上被划破。因此,他们停止了调查。

  2月21日(正月初八)法院上班,2月22日孙景利赶到大东区法院,执行庭于恩德法官说:“陈亚新的房产三处,查到两处,都是别人名字,不能执行,你们去找陈亚新,找到拘留15天,没钱也没法子”。

  2月24日大东区公安分局法制科张相林、彭斌到大东区看守所提审记者,张相林说:“这也不好弄啊,你要是写写文章不带农民工上访就啥事没有,市局副局长多次打电话要求办你,我们也没办法”。笔录作完后,一场突如其来罕见的冻雨骤降辽沈大地,交通严重受阻。给这起人为炮制的离奇冤案披上了一层神秘面纱。

  2月25日沈阳市劳动教养委员会以《国务院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五项之规定,作出对记者劳动教养一年的决定。

  3月1日沈阳市大东区公安分局大北派出所4名警察将记者押送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服劳役,在车上办案民警马大维向记者透露:“我们当天就准备把你放了,可市局副局长硬让我们办你,我们也没办法”。

  2010年4月7日,记者不服沈阳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作出的沈劳教字[2010]200号决定,委托弟弟方艳国和方艳起到辽宁省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申请复议,7月1日省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作出辽劳教复字[2010]第26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沈阳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决定,记者再次委托弟弟俩弟弟到和平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和平区法院法官经审查后,告诉方艳国不受理,记者多次用挂号信向相关部门反映,可均石沉大海没有消息。

  2010年8月17日,沈阳市农民工维权主任傅宏宁会上信口开河,辽沈晚报见习记者辛琪道听途说,刊发不负责任的片面报道,诬陷记者是假记者,帮民工讨薪是为收取“回扣”,并在网上炒作。其实沈阳市农民工维权中心打着帮农民工维权的幌子,背地里玩着掩耳盗铃、贼喊捉贼的把戏,他们这种见不得人的丑恶行径只能越描越黑。

  2010年9月20日,北京农民日报社发内参。辽宁省长陈政高作重要批示,要求法院依法解决拖欠3年的民工工资问题。可沈阳市大东区法院法官却无动于衷。

  11月11日,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上空电闪雷鸣,风、雨、雪交加,隆冬时节出现罕见的反常天气,使这起人为炮制的冤案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这让人不得不联想起6年前震惊全国的辽宁省鞍山市国税局李文娟所蒙受的冤狱如今同样再一次降临在记者头上。

  2011年1月25日记者刑满释放。通过不懈努力,6月24日记者终于坐在了沈阳市和平区法院原告席上。将违法者推上被告席。庭审中,记者对大东区公安分局大北派出所对记者非法拘禁长达32小时提出强烈抗议。被告代理人彭斌、张相林强词夺理不屑一顾。8月9日和平区法院审判委员会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54条第四项(其他应当判决驳回诉讼请求的情形)规定。驳回记者诉讼请求。8月16日记者提出上诉。8月22日沈阳地区突奖罕见冰雹。5000多台车辆毁坏……。

  10月9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记者上诉案,庭审结束后,记者称省长批示一年多农民工还没拿到血汗钱,这分明是对帮民工讨薪记者“封口”和“封脚”吗!不管判决结果如何,都将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10月24日被告沈阳市副市长、政法委副书记、公安局局长许文有亲自到大东区,要求政府先期垫付17.1万元给农民工开资。大东区法院执行局也拿出1万元钱给农民工作上访补助。

  10月30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11月21日记者再一次坐到沈北新区人民法院原告席上,同样将沈北新区公安分局告上法庭。庭审中,记者问被告代理人:“招摇撞骗谁了?沈北新区公安分局辉山派出所是在2009年9月1日21时将记者强行带到派出所的,可送拘留所时间却是9月3日中午。被告不仅实体错误,程序也严重违法!警察已涉嫌构成非法拘禁罪。”

  2011年12月12日,沈北新区法院审理作出【2011】北新行初字第20号行政判决,判决记者败诉。记者不服法院判决提出上诉。

  2011年6月辽宁省康平县农民张国军到北京请记者帮忙,讨要沈阳拖欠5年的农民工工资,记者伙同《农民日报》通讯员李春余到沈阳走访调查,同时将调查材料反映给沈阳市委。曾维书记作出批示,然后转交给沈阳市副市长、公安局长许文有。许文有恼羞成怒成立1·13专案组展开“围剿”记者行动。

  2012年1月26日深夜,沈阳市公安局派出大批警力闯进记者家门。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情况下强行将记者带走,并将室内全部财物洗劫一空。事至今日数万元合法财产仍未返还。到沈阳后,记者被带到犬队黑屋里进行7天7夜暴力审讯。沈阳上百名警察分别跑到营口、锦州、朝阳、葫芦岛、河北省、北京市等地收集记者2007年至2009年间“犯罪”证据。他们是先抓人后立案,先枪毙后审判,不是许文有的活他偏要干,最后记者被屈打成招。

  2012年2月6日沈阳市检察院不分青红皂白批准逮捕,第二天,沈阳市中级法院法官到看守所让记者撤回诉沈北新区公安分局违法拘留上诉案。

  由于记者亲力亲为,华锐桃园新城开发商拖欠康平县张国军等45名农民工工资全部解决。

  2012年4月27日14时许沈阳突然白天骤然变成黑天啦!(详情百度搜索)

  2012年5月3日沈阳市于洪区检察院顾胜田到看守所提审记者,笔录做完后感慨地说:“你要是不发文章得罪公安局长许文有不就没这是了吗”!

  2012年7月19日沈阳市沈阳市公安局于洪分局预审员杜仁昌到看守所提审记者,笔录作完后,无奈的说:“你和我们说啥都没有用,你去和法院去说吧,甭管真记者还是假记者毕竟帮农民工把血汗钱都给要出来了,没有一个农民工落井下石的。二百年以后会有人给你树碑立传的!”

  2012年10月29日,天上下起了小雪,记者被带到于洪区法院二楼第九法庭,记者发现庞大的审判庭只有一名法官、一名公诉人、一名书记员和我。记者当庭提出管辖异议申请回避。顾胜田称这是辽宁省检察院指定于洪区法院审理的。

  2012年12月14日,沈阳市于洪区法院作出【2012】于刑初字第564号刑事判决,判处记者有期徒刑5年。

  2014年1月下旬,沈阳市检察院张东阳检察长因严重违纪被中纪委带走调查。

  2017年1月25日,记者在辽宁省北镇监狱正期释放。目前记者正在聘请律师进行无罪申诉。​ 2017年3月23日记者释放后到沈阳市于洪区法院调卷时发现两张辽宁省高级法院作出的 辽刑二辖字第20号{指定管辖决定书}时间是2012年3月7日.其余的证人证言和所谓的受害人笔录全部没有.这不名摆着是公安局长玩起了"铁门闩"吗!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