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舆情观察】基因编辑婴儿落地 贺建奎却在为数据被泄致歉?

楼主:天涯舆情 时间:2018-11-29 18:34:54 点击:38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近日,“基因编辑婴儿”一事正在持续发酵。据报道,这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女婴于11月出生于中国,主持该实验的科学家贺建奎宣称经过基因修改,其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据悉有8对夫妇通过艾滋病感染者互助平台白桦林被招募参加试验,其中一对夫妇中途退出,据贺建奎透露,目前还有一对夫妇可能怀孕了。

  

  11月28日,贺建奎现身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道歉称试验结果因为保密性不强数据被泄露,并称研究已经递交,伦理委员会将进行监管。

  据天涯舆情中心监测,话题关注度在27日进入峰值后,出现断崖式下滑。

  

  据百度指数分析,伴随事件发酵,关键词“艾滋病”的搜索指数出现明显增势,26日,针对“贺建奎”的搜索指数迅速攀高,且明显多于“基因编辑”,在27日针对“基因编辑”的搜索指数出现下行时,关于“贺建奎”的搜索指数仍持续小幅攀高。

  

  而在媒体指数中,“基因编辑”则更被关注。

  

  1、宣传性报道引爆舆论
  11月26日,一篇名为《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的宣传性报道出现,报道中称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也意味着中国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实现历史性突破。报道最后列举了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有2537名美国成年人的调查,称“60% 的美国人支持对未出生婴儿进行基因编辑,认为为了降低患严重疾病的风险,基因编辑是一种有效的医疗手段”。随后原报道删除。

  

  在微博平台,话题#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编辑婴儿#曾一度长期占据热门话题榜榜首,截至目前,该单个话题阅读已达16.4亿+,讨论讨论58.7万+。

  据一份超过14万人参与的网络调查显示,舆论对该事件普遍持负面评议。有超过70%的参与调查者认为基因编辑婴儿有违伦理不能接受,有接近10%的参与者表示支持,另有20%的参与者持中立态度,表示“观察看看”。随后调查删除。

  2、伦理审查是否通过陷罗生门
  据网上流传的一份《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查申请表格显示,项目CCR5基因编辑通过了伦理审查,审批意见为“符合伦理规范,同意开展”,有7人签字,日期为2017年3月7日,据悉,部分签名者承认笔迹是真实的,但又表示“没有印象”。经查,该资料的来源可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的英文页面中找到,编号为ChiCTR1800019378,项目显示为通过,但目前已无法查到。

  

  11月26日18:32分,@深圳卫计委 官微指出“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这一机构未按要求进行备案”,当日已启动涉及伦理问题的调查和核实伦理审查书的真实性。

  11月26日18:44分,贺建奎曾就职单位@南方科技大学 官微声明表示该研究为贺建奎副教授在校外开展,学校和生物系“不知情”。同时其指出贺建奎已于今年2月1日停薪留职。但有报道指出,该项目始于2017年3月,彼时其仍在职。28日14:23分,其再发声明重申谨遵科研伦理和政策法规,并将该事件表述为“孤立事件”。

  11月27日17:39分,申请表指向医院@深圳和美婦兒科醫院 官微表示从未参与该事件中的任何实验环节,婴儿未在医院分娩,并指上述申请书中签名有伪造嫌疑。

  3、贺建奎的科研伦理观是怎样的?
  11月25日、26日间,贺建奎以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身份分别在优酷与YouTube各上传多段视频,阐述了自己的伦理观,其表示必须要帮助那些患有致命遗传疾病的父母,要保护他们的孩子,否则“不人道”,并称“基因手术在未来二三十年后也会合情合理”。其在自己认为的基因编辑伦理原则中指出“有所为更有所不为”,“这项技术只能被用于治疗严重疾病”。

  4、相关各方表明态度
  在报道出现的当日晚间,即26日22:24分, 国家卫生健康委官微@健康中国 要求广东省卫生健康委认真调查核实。

  28日其官微再发两条回应,再次强调科学和伦理立场,并表示将抓紧研究制定可资指导有关研究和操作的技术规范与伦理指南,以期严密防范伦理不端行为发生,为该领域研究的健康发展提供专业指导意见,落款协科技部。对于伦理申请事宜无新进展。

  27日,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官网表示已成立联合调查组,开展全面调查。 ​​​​

  27日19:05分,@中科院之声 声明称反对在不确定不完善不可控情况下,进行人类胚胎基因编辑的临床应用。

  5、基因编辑可靠吗?
  贺建奎在上述宣传性报道中给出一组数据,以展示基因编辑的可靠性,“在50枚人类胚胎基因测序结果显示,未发现脱靶现象;而所有人类正常胚胎里面,有超过44% 的胚胎编辑有效”。但该数据受到质疑,有评论表示44%连一半成功率都不到,这也意味着基因剪刀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即脱靶,会对人造成严重伤害。

  舆论普遍认为基因编辑婴儿不但违反伦理,还有很大的不可靠性。除了有脱靶风险,虽然修改CCR5基因可以避免艾滋病病毒攻击人体的T细胞,但修改后也会造成其它病状的风险提高。而随着孩子长大融入社会,其中可能存在的被基因编辑操作脱靶误伤的基因也会融入,其风险显然不可控,“人类可能需要很多年、很多代才会发现其后果”。

  6、贺建奎道歉后:不接受
  28日,贺建奎在基因组编辑峰会上道歉,但舆论普遍认为其道歉时“只就基因编辑婴儿提前被泄致歉”。有评论指出“贺建奎都没有为自己的研究对科学伦理的突破有所悔意,这显然不是我们想看到的结果”。新京报微评喊出“对不起,贺建奎你的道歉我们不接受”,网友“新蜜蜂alex182”认为这根本不是道歉不道歉的问题。这件事应该彻查,一个人干不了这事,那么谁提供的场地?谁提供的设备?谁给的研究经费?谁跑的项目审核?都得查清楚,然后谁的责任谁承担。

  曾与贺建奎在基因组编辑峰会上对谈的干细胞生物学和发育遗传学系专家洛弗尔-巴奇评价称,“他显然认为自己在做一件正确的事情,而且他认为自己做事的方法也是对的”,“个人感觉他误入歧途了,听取错误的建议,没有做一个负责任的科学家该做的事情”,最后其指出这次研究“不是业界的突破,而是一小步倒退”。

  舆论普遍认为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是打开了“潘多拉魔盒”,要求严肃依法依规处理的声音异常强烈,但有网友指出相关法规中虽然明确禁止了违反伦理的研究,但惩治措施不明,因而呼吁相关部门尽快完善。透过此事,有网友担忧如何才能切实管控,确保类似实验不再发生?最后,贺建奎的道歉,到底是对谁呢?

  栏目策划:天涯舆情中心 本期责编:辛露 微信公众号:tyyq201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