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土地佬

楼主:东子jack 时间:2012-07-30 17:31:48 点击:1009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时常在怀疑我是不是男同。

  我有个很好的哥么,打小就一起嘻嘻哈哈的。

  他的绰号很喜感,不知道是谁给你起的。

  土地佬。


  哈哈,故事就从这里开始吧。



  这是一个神奇的人。


  从小就叫他土地老儿,这么多年了,却从未看到他板过脸。于是,我毫不客气毫不避讳把你大号放在最上边,居中。


  小的时候,他个头不高,毛发不多,滚滚圆的脸,不禁让人联想到:土地老儿,不过卓实可爱,只能这么形容了。可是据说:那时就有女生向他表白。那段青涩的回忆,时常让我唏嘘感叹。


  我们在一所村小,学校离家远,我和他都学会了蹬脚踏车。那时他有辆小巧的凤凰牌的脚踏车,蹬上他那专车,总是春风满面的。后来,车技高了,就总在路上和我比速度,他总不甘落后的追赶我,还发出一阵疯狂的咆哮。这短短的小学,他小子先后愣是换了三辆坐骑,车的个头也逐渐高大。


  我们打过架,那次放学路上,话不投机,车一甩,上去就干起来,挂了彩,收了手,回家后就被老妈揍了。


  我们没少干过坏事,那时村里大家都喜欢钓鱼,心就这么一痒,拉上他就去了人家竹林,我砍他看,最后却把家里拿的菜刀忘在了那儿,那次我又被揍了。


  后来啊,我们都迷恋上了网吧,可当时身上钱又不多,只能总是省着攒着,留着星期去“传奇”一下。那时每次去,我载他,回来他驮我,从未变过。现在走到当年的来来回回小路,总是让我不能平静。那时还真挺疯狂的。


  再看今,他俨然高了,滚滚圆变椭了,眼神也忧郁了。星星点点的胡子却总被他一遍遍没完没了的刮着。然后,在下雨的夜晚,思绪滂沱了。,在月儿下,仰望星空了。于是他日记,说说了,我给他评价永远只有一个字“骚”,他总会回我:你还小,不懂。终于,我火了,操到他家了。






  再说这小子的风花雪月,我就恨不得歇斯底里地发飙。他小学时暗恋一个女孩,那时才三年级,可他跟我说时,却是在中考后,我靠!整整七年啊,七年之痒啊!他是怎样熬过辗转难眠的每个相思夜的呢?还把我一张有她的照片软磨硬泡弄走了,到现在还没还我。我说土地老儿啊,人家现在可是有男朋友了哎,那个照片好还我了吧!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喜欢唱歌的,还是那种陶醉的不得了的唱腔。有次和他钓鱼回家,正好下起了雨,只见扛着竹杆的他,两眼放起了光,手一挥,头那一扬,我乖,简直就是引吭高歌啊。“我爱你爱的死心踏地,你却伤我伤的那么彻底”十来个字愣是一个没在调上。饱含感情的吼完一段,转身问我是不是不错。我笑笑:不错不错。原以为他就此打住,接着他竟然又唱起来了。于是,我溜了……
  也许,雨天就是他思绪滂沱的时候,每当天空飘下那种点点星雨时,准会看到他仰望45度,眼神中透出那浓浓的忧郁。一会工夫,一段小诗,一点杂感,便出现在我的好友动态里。他喜欢仰望星空,还把它作了个性签名,于是有人评价:一个民族总会有那么几个仰望星空的人”他给人家回的还是那句:你还小,不懂。看到这些,当时就笑岔气了。

  口说无凭,现摘抄他滂沱的思绪:
  滂沱一:又是一个雨夜(好一个“又”字),雨,轻轻的飘落,(看到没,雨是他感情的药引);夜,静静的;(完了,开始仰望星空了)使我的心宁静了许多,不知不觉又是半年过去了,每一月都在思索着留住青春,但是每个月都又感慨和混沌中生存。(要我说就是骚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向往流浪的生活,年少的心一直被遥远的未知莫名的牵引。喜欢流浪,因为可以离开城市的喧嚣,(忘了说了,他喜欢听《大悲咒》)离开伤怀,离开消沉,(顺便也离开地球吧)也许流浪的感觉才是人生。滂沱二:秋又来,人已去,曲终尽,离伤寒。---记
  华灯初上,小雨沥沥,(看到没)行人匆匆。雨打在身上有些冷,不禁裹紧了衣服,仿佛在这一刻,雨水洗尽了一切,(我真怀疑上辈子他是条鲫鱼)只留下自己和那颗冰冷的心,也许四季留给秋天的,秋天留给我的,就只有这凄凉,留恋,留不住以往;奔跑,看不清方向,雨水模糊了我的双眼,留步思量;(这描写的,感觉好像被甩了似的)也许,我在路口,选择的是方向,看到的却是迷茫。(哎,他的内心怎么如此惨淡呢)

  滂沱三:寂静的夜,(开始仰望了)暗暗的月,冷冷的叶,幽幽的风,寒寒的光,伤伤的歌。(还有伤伤的你)今夜无眠,任是一草一木都不像白天那样真实了。它们都有着模糊、空幻、伪装的色彩。(你也是)小树反映在微光中的侧影,一分钟比一分钟更加黑了。在这孤独的夜独自品味干涩失落绞痛。(搔!)我用冷伪坚强,用静忍苍凉,我不能倒下。(天啦,肩上扛的中华倔起的重任)留下行尸走肉的躯壳,我急切的渴望,盼望黎明的到来。
  谨以百字,祭今夜。
  (哎~)

  他有些习惯也真够牛轰轰的。从学校嘎来,到迈出大门再去,中间只有一个状态:呆在家里。我说他就不应该活在当代,更是枉费了这一男儿身!凭这资质,完全就是深闺怨妇的料子。每每去他闺房,他不在床上睡着,就必在藤椅上躺着。他就一天到晚困告,这也难怪啊,晚上不挺尸,就喜欢仰望星空,然后没的命哦,内心迷茫凄凉死啊。

  他不知道怎么拒绝人,我也不知道这是他的亮点还是弱点。每次叫他去玩会球,他脸上总是隐隐的不情愿,嘴上说:这是最后一次了!语气那个斩钉啊。最后呢,其实每次都是最后一次。这遥遥无期的最后一次,估计没有结局了。

  记得有次和他聊天,讲了些不痛不痒的话,他似乎情绪有点激动,给我神经的回了这么一段话,我左看右看,有点瞬间被爆的感觉,我凌乱了,特此摘来,给大伙看看:
  人生的道理你都明白,但你就是不愿想的开。
  过去的事早已回不来,幻想的未来充满精彩。
  但结局总难逃一败,幸好现在不好也不坏。
  但曾有过的理想而今也只剩下感慨。
  你被多少人爱,又被多少人伤害。
  对于青春你有太多安排,却被命运挡在了门外。
  难捱的岁月有太多的阴霾,你要在明媚的时光里独自等待。

  这小子玩味起来,我是有点屎尿未及啊,鸡动万分啊。我不禁想说:妈的,太有才了。

  (现在才发现这是他抄的,衰。)


楼主东子jack 时间:2012-07-31 18:24:00
  (回忆中……)时间过的真快啊,吃了几口饭,睡了会觉,手忙脚乱,就二十几年没有了,多愁的我不禁唏嘘。
  当年那些玩伴,联系慢慢中断,只留下彼此当年毛孩时的印象。在闹市偶然相撞时,客套一番,寒喧一阵,就再也没有话了,可转身却欲语又止,殊不知这也许就是最后一次一次见面,也许大言不惭的说,这就是成长的轨迹吧。当初傻不拉叽的渴望自己快快长大,可现在还有这想法还有多少。我们想要的东西,到最后,其实都不是开始想要的样子了。
  再说,兄弟又何须太多呢?一个难道不就够了嘛。也许有人把上面的种种回忆,只当走马观花,故事般瞧瞧。但我却是搜罗了整片记忆,在这里留下的痕迹。他就是我的兄弟,他叫范季延,尽管这名字百度都无法搜出来,这般独特,但我还是喜欢喊他土地老儿。喜欢了回忆,是因为当年留出的距离。
  他的事,还会写下去,只是希望大家能珍惜眼前人。哎~怎么感觉自己不害臊呢?!可能这就是真情流露吧。


  (回忆中……)且说有次在床上打架那事,就如初恋般难以忘怀。时隔多年,他还心有余悸。只记得当时那场面惨烈啊。哀嚎声,狂笑声,响彻了云宵般。他被我实实在在地按倒在床上,两腿紧紧压住他双臂,控制了他的反抗,就一个劲挠他痒痒,知道他怕痒,那家伙,那笑得,脸都扭曲了,泪刷刷地淌啊。居高临下,一得意,一轻敌,一不留神,被他小子反压了。我想这下完了,赶紧认错:大哥,大哥,我错了,错了。“哼哼!”他笑得很淫荡,这一不留神的怠慢,大好机会,腰板一挺,又被我控制了。然后,哀嚎声,狂笑声……
  最猛的一次就是和他飙车了,小摩被打到了最大码,加速度带来的轰轰声响,挑战着每个细胞的承受力。只感觉那车当时离地飘起,磁悬浮一般。两旁枯树老藤,疯了似的往后奔。他坐在后面,乱吼乱叫,一个劲地捶我,“慢点,慢点!”我哪听啊,紧紧握住整到底的把头。结果,从大桥没花到几分钟,下了车,我俩俨然成超级赛尔伦了……

  (回忆中……)他是学艺术的,画的一手的好素描。如果你要是看到他在暮雨后,扣着画板,端坐在幽长而又寂寥的雨巷,目光深邃般盯着远方,你定会撑把油纸茶丁香婉约轻柔地靠到他身旁,凝望。敏感的你,也许会嗅到他身上的古龙香。他偶尔透出这般儒雅,与他整日呼觉格格不入。相形见绌,我等此般只有上门求画的份。想他深入淡出,线条细腻饱满,张力十足给我来张肖像画,我足足做了两小时模特,看他认真的丈量劲,我也就觉得有点期待。没想到,卧槽,给我的是一头像的框架,轻描地跟抛了句:你太难画了。我靠,耍我!忍无可忍,打!(回忆中……)安静的人,其实都有浓墨重彩的一面。当你走近他时,你会发现他的光鲜亮丽。
  他不怎么说话,并不代表不会表达,只是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倚窗独酌一天的过往,可能会顺便瞄瞄天。喜欢说话的人,貌似识的人间万事苍伤说他装。而他,只会笑笑,不反驳不回头地走开。无需解释,懂者自懂,不懂麻烦闭上你的樱桃小嘴。
  流年,有些人已死,有些事已过。好自为知!

  (回忆中……)我现在想想,这小子还真蛮不自信的。有次,他突然问我:你说我帅不帅啊?我先是一楞,脑袋上画起了黑线,回他:超帅!他又来一句:我是跟你说真的。那我怎能不配合:帅的吊渣了。他呵呵笑了,这事楞是把我郁闷了好些天,不知道这小子啊记得了。(回忆中……)
  突然我又想起钓鱼的那事了,那时我们那叫一个夯,直接到人家鱼塘里面球鱼,这样一来一直让我对自己技术很是自信。呵呵,其实技术还是不错的。可是让我受不了的事,就是带他去钓鱼,他每每看到我拧上一条大家伙,然后,就会看到他小眼睛瞟瞟,“又被你钓上了一条瞎子鱼”他很是不屑。其实哎,他就是妒忌哎。在鱼塘,注意是在鱼塘,半天拧上一条。我怪,那家伙,高兴的,赶紧装袋,回家,烧!苦命哎,不是说他,是那条鱼,可能真是一条瞎子鱼,哈哈。

  今天,我回家了,一个人回家了,回到他家,他也是一个人。我说你妈呢?“去蒙古了!”“那你为什么不去呢?”我很是疑惑。“我公公在家,我去了,没人照顾我公公了。”他轻描淡写。“我靠,你也太孝顺了吧!”“那当然。”他笑的很灿烂。“那还要你公公烧给你吃啊?”我补了一句,“呵呵,我烧给我公公吃。”他轻描淡写。我想啊,要是那个女生嫁给他,真是太幸福了。

  (回忆中。。。。。。。)

  和他经常出去,他总是载我,载了这几年,都没什么事,近来却是很惨,在同一条路上,摔了两次,两次人车分离,第一次,他左腿血肉模糊,他只是浅浅的笑着没事,那家伙,那血模糊了半条腿。第二次,一只蜘蛛,爬到车上,吓了他,一没看前面,又摔了,右腿血肉模糊了,他强忍疼痛,“妈的,两腿对称了。”他有点歇斯底里。一瘸一拐的扶起车,转身却问我,你没事吧。”没事没事,小伤小伤。”我强忍疼痛。这些天,我们俩残疾人,只能蜗居了。有点惨,不过却更加认定了兄弟情。
  真的兄弟,从来不会把“兄弟”挂在嘴上。却时常做着很男人的事,让你有点瞬间感动。
  互相挤兑,不会红脸,这就是情意。
  (回忆中·······)九月份来学校,就和他联系少了,偶尔调戏他,他总跟我,哦,恩,呵呵的。窝火了,你妹啊,不能说句话啊。
  “然后呢?”他回答的很淡定。卧槽,拉黑。
  然后就没声音了。
  其实蛮好玩的,当你躺在床上,无所事事得,找个聊聊,尽管互相粗口爆得飞飞的,但却是很舒心。
  反而,毕恭毕敬一点劲都没有。
  有时候,想想找找茬,跟他变态猥琐,觉得真有意思。
  也许这就是骚吧。
楼主东子jack 时间:2012-07-31 18:29:00
  事情过去一段时间了,现在想起来还是那么好玩。

  ——骚货,国庆回家没?
  ——卧槽,你才骚货,现在不知道哎。
  ——我靠,你妹啊,回不回,不知道啊。
  ——嗯嗯。
  -_-||

  这样的对话,在国庆没来之前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

  他跟我,嗯,啊,哦,呵呵,我就火的一踏。
  ——你妹啊,不能多说一个字!
  ——哦。
  ——败了。服了!
  ——哈哈。

  这样的对话其实就是一直存在,每次都是这样结束。不过从没有停止过,可能这就是小骚吧。

  我说,回家给我把吉他带过来。

  他说,我宿舍有一个,寄给你吧。
  ——把你地址给我吧。
  ——哦。(我啪拉啪啦地打过去地址)

  沉默一会,我又回了一句。
  ——我靠,那玩意寄过来,还有用吗??
  ——也是啊。
  对话就这样结束了。然后,我总结了,和他对话是神一般的开始,不知不觉就结束。

  现在,这小子,也不知道有没有找到他一直寻找的人。

  跟他谈起那事,他总会,回我——我还小,不急。
  其实我都想说,你妈妈急了。

  (回忆是美好的,所以我要一直记录下去。)



  接………

  想到件事,他个狗日的说想参军。我奇怪,狗日的,参毛兵啊?!
  ——我要肌肉!
  ——我靠,骚 货!
  ——呵呵(他又淫 荡的呵呵)

  说到肌肉,就想到上次去人家工地推土,说是练肌肉。干了两天不干了,原因我也没问。估计是吃不了那苦。

  他总是梦想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力拔山河,可是呢,也只是想想。
  他有时候挺不服输的,为了赢我一局,愣是拖着我来了几十把棋,最终赢了才放过我。
  着实有点受不了!

  日子过得挺快的,也没怎么,一学期过了一半了。
  上学期叫他狗日的给我来个电话,答应的好好的,愣是到今天都没打!
  终于我火了,还是我拨了号码,然后今天他又答应我了,狗日的,我就等,看你打不打。

  怎么可以这么骚,可能骚习惯了。

  ——骚 货(我先找他)
  ——怎么?
  ——骚 货!(我继续)
  ——啊!
  ——骚 货!(我不厌其烦)
  ——哦!(看到这个我就火!)
  ——骚 货!(我可没有自动回复哦)
  ——然后呢。
  ——骚 货!
  ——然后呢?
  ——骚 货!
  ——然后呢?
  ——骚 货!
  ——然后呢?
  …………
  …………
  ——骚 货!
  ——然后呢?
  ——好了好了,不玩了。
  ——呵呵。(卧槽,又呵呵了。)

  跟他聊天就是耐心,决心,信心的**拼!谁先妥协谁就先输了。

  (回忆是美好的,我想我还会继续继续继续……)狗日的,终于打电话给我了。
  话说,等了一学期零n天……
  拿起电话,一瞬间不知道说些什么,最后竟然是同一个话题重复一遍又一遍。
  果然啊,时间是个好玩的东西,没事搓搓你的棱角,软软他的香蕉。感慨的说总是有那么一刻猝不及防,你我其实都明白,只是都不愿说了,或者说了也只是过眼云烟。
  这个时代忽的不需了誓言,呐喊,更无所谓甲乙丙的证言云云。
  图个心安,图个省事。不想管,不愿问,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轻叹一句:变了。
  说实话,给你扣个装逼得帽子。
  说真话,他说,你没骗我吧?!
  办个事,帮个人,作秀,云云皆来了。
  只是我们知识匮乏,水平低下,终究也想不出词语,给爱云云曰曰的你们来个完美的修饰。

  林子大了,真大了。
  鸟多了,真多了。也便也有懒得鸟了。

  最后用个词语修饰一下岁月吧。

  操 蛋!

  再用个语气助词吧。

  哥屋嗯滚!

  没有别的意思,结尾收句。



  (我会一直写下去·····)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