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品评][诗词常识]什么是诗词的平仄?

楼主:雪天妖精 时间:2006-11-08 15:49:55 点击:11107 回复:2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诗词的平仄

  平仄是诗词格律的一个术语:诗人们把四声分成平仄两大类,平就是平声(阴平、阳平),仄就是上去入三声。 仄,按字义解释,就是不平的意思。
  
  简单的说:
  平:一声和二声,分别又叫阴平和阳平;
  仄:三声和四声。
  
  平声平道莫低昂, 上声高呼猛烈强, 去声分明衰远道, 入声短促急收藏。 而现代普通话已经没有了入声字,都归入其他三个调子的字里(现代汉语的四个调依次是阴平、阳平、上声、去声)。也就是说,要分辨平仄,只要把混在阴平阳平里的入声字分辨出来就行了。
  
  凭什么来分平仄两大类呢?因为平声是没有升降的,较长的,而其他三声是有升降的(入声也可能是微升或微降),较短的,这样,它们就形成了两大类型。如果让这两类声调在诗词中交错着,那就能使声调多样化,而不至于单调。古人所谓“声调铿锵”,虽然有许多讲究,但是平仄谐和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
  
  平仄在诗词中又是怎样交错着的呢?我们可以概括为两句话:
  ⑴平仄在本句中是交替的;
  ⑵平仄在对句中是对立的。
  这种平仄的规则在律诗表现的特别明显。
  
  例如毛主席《长征》诗的第五、六两句:
  金沙水拍云崖暖,
  大渡桥横铁索寒。
  
  这两句诗的平仄是:
  平平|仄仄|平平|仄,
  仄仄|平平|仄仄|平。
  
  就本句来说,每两个字一个节奏。平起句平平后面跟着的是仄仄,仄仄后面跟着的是平平,最后一个又是仄。仄起句仄仄后面跟着的是平平,平平后面跟着的是仄仄,最后一个又是平。这就是交替。就对句来说,“金沙”对“大渡”,是平平对仄仄,“水拍”对“桥横”,是仄仄对平平,“云崖”对“铁索”,是平平对仄仄,“暖”对“寒”,是仄对平。这就是对立。
  
  关于诗词的平仄规则,下文律诗的平仄及词的平仄中还要详细讨论。现在先谈一谈我们怎样辨别平仄。
  
  如果你的方言是有入声的(譬如说,你是江浙人或山西人、湖南人、华南人),那么,问题就容易解决。在那些有入声的方言里,声调不止四个,不但平声分阴阳,连上声、去声、入声,往往也都分阴阳。象广州入声还分为三类。
  
  这都好办:只消把它们合并起来就是了,例如把阴平、阳平合并为平声,把阴上、阳上、阴去、阳去、阴入、阳入合并为仄声,就是了。问题在于你要先弄清楚自已方言里有几个声调。这就要找一位懂得声调的朋友帮助一下。如果你在语文课上已经学过本地声调和普通话声调的对应规律,已经弄清楚了自已方言里的声调,就更好了。
  
  如果你是湖北、四川、云南、贵州和广西北部的人,那么入声字在你的方言里都归了阳平。这样,遇到阳平字就应该特别注意,其中有一部分在古代是属于入声字的。至于哪些字属入声,哪些字属阳平,就只好查字典或韵书了。
  
  如果你是北方人,那么,辨别平仄的方法又跟湖北等处稍有不同。古代入声字既然在普通话里多数变了去声,去声也是仄声;又有一部分变了上声,上声也是仄声。因此,由入变去和由入变上的字都不妨碍我们辨别平仄;只有由入变平(阴平、阳平)才造成辨别平仄的困难。我们遇着诗律上规定用仄声的地方,而诗人用了一个在今天读来是平声的字,引起了我们的怀疑,可以查字典或韵书来解决。
  
  注意,凡韵尾是 -n或-ng的字,不会是入声字。如果就湖北、四川、云南、贵州和广西北部来说,ai、ei、ao、ou等韵基本上也没有入声字。
  
  总之,入声问题是辨别平仄的唯一障碍。这个障碍是查字典或韵书才能消除的;但是,平仄的道理是很好懂的。而且,中国大约还有一半的地方是保留着入声的,在那些地方的人们,辨别平仄更是没有问题了。
  
楼主雪天妖精 时间:2006-11-08 16:41:00
浅说平仄与诗词格律

  
  平仄,或者说是调平仄,意思是在说话或者写作中,在适当的地方要求平声和仄声协调,以增强语言的表现力。平仄在古代和现在是不同的,现代汉语普通话的声调有四种:阴平声、阳平声、上声、去声。把这四种声调分为平仄两类,阴平、阳平是平声,上声、去声是仄声。这样分,是因为阴平和阳平的声音都比较长,没有降,有共同的特点,所以归入平一类,平是平直的意思;上声和去声的声音都比较短,有降,有曲折,也有共同的特点,所以归入仄一类,仄是窄促的意思。
  
  旧诗词的平仄与现代汉语有所不同,因为当时的四声是平、上、去、入,而不是阴平、阳平、上、去。旧四声的调值实质怎样,现在还有许多争论。我们读旧诗词、写作格律诗,哈哈认为只要知道同现在的明显区别就行了,特别是写旧体诗,哈哈是主张用今声今韵的,反对照过去的韵书照搬照用,因为那样写出来的东西,大家读起来有时会有很明显的别拗的感觉。旧的平声不分阴阳,如现在读阴平的“忠”、“功”,读阳平的“同”、“红”,旧时都入一东韵,在诗词中可以押韵。仄声除上、去以外,还包括入声。入声是收尾短促的音(用拼音表示,是由p、t或k收尾的),金元以后在北方话中渐渐消亡,其中有不少到普通话里变为平声。因此,我们用普通话语音读旧诗,有时会感到有的字不合格律。如白居易《草》结句“萋萋满别情”中的“别”,照格律应该是仄声,因为古代乃是入声字,可是现在读平声,就变为平声了。此外,上声变为去声的字也有一些,如“市”、“道”等,因为都属于仄声的范围,在平仄运用上关系不大。
  
  平声高扬、开朗、绵长,仄声低沉、收敛、短促,音的性质各有特点,因而产生的情调也就不一样。按照音乐的要求——和谐、变化、抑扬顿挫等,如果能够使两者互相配合,交错出现,听起来就感到悦耳,否则就感到沉闷、单调。比如说,“走马观花”是仄仄平平,“骑驴观花”是平平平平,“走马看叶”是仄仄仄仄,三种说法对比起来,显然是“走马观花”好,因为声音有抑扬,有变化,和谐而不单调。《红楼梦》第五十回即景联句,凤姐起句“一(旧是仄声)夜北风紧”是仄仄仄平仄,李纨续句“开门雪尚飘”是平平仄仄平,显然是续句更加悦耳,因为平仄协调。不只是诗,散文或日常说话也有一个调平仄的问题,只不过没有韵文表现的那么明显。比如日常生活中常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为什么不说“上山容易下山不易”,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后者平仄不协调,说起来拗口。
  
  平仄是汉语语音的客观存在,求平仄协调乃是人为,但“求”是人为,至于怎样才算协调却不是人为。以律诗为例,五言首句常常是仄仄平平仄或平平平仄仄,七言首句常常是仄仄平平仄仄平或平平仄仄仄平平,音调的变化是以两个音节为单位的,有人称之为“音步”或“节”,而这个“音步”的重点在后而不在前,所以前可变通而后不可变通。这是语言音乐性的自然要求,如果不这样,而硬要以一个音节或三个音节为单位,或变动一个“音步”的后一个音节,就会失去语言的音乐性。
  
  要想了解平仄,对平仄有更深的认识,最好多读读盛唐及其以后的格律诗,也就是律诗和绝句,因为格律诗对平仄要求是比较严的。以五言律诗为例,仄起的格律一般为“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平起的格律一般为“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
  
  调平仄是格律诗的重要条件,讲究很多,限制很严。一句之内,两个邻近的音步要变,如仄仄之后必须是平平,平平之后必是仄仄。有三平相连的情况,那是因为句末必须用仄,所以把平声提到前面,连用三仄的道理相同。前边已经说过,音步的重点在后一音节,所以在诗作中,音步的第一个音节可能不合格律,这就是常说的“一三五不论”(当然有时不能不论),但音步的后一音节却不能通融,这就是常说的“二四六”分明。就是在前一音节可以通融的情况下,很多诗作者还是要有意补救一下,如“势分三足鼎”,“势分”应该用“平平”而用了“仄平”,于是紧接的“三足”该用“仄仄”而用了“平仄”,把前一音步少用的平在后一音步补上了。
  
  跳出本句,在一联(单双两句是一联,单数句名出句,双数句名对句)之内,平仄要求同样严格——邻近音步要平仄不同,如出句是仄仄平平仄,对句就要是平平仄仄平,否则就是失对。音步前一音节偶尔不合,有些作者也愿意用前述的方法补救一下。
  
  跳出一联,也就是联与联之间(律诗八句四联,有人称之为首联、颔联、颈联、尾联),平仄方面仍然有严格要求。要求的性质是要同,其实是以同求变。所谓同,作诗的术语叫“粘”,就是双数句和其后的单数句平仄要相同,如双数句平平起,则其后的单数句也要平平起,否则就是失粘。粘是以同求变,因为不这样,而前一联的第二句和后一联的第一句也要求对,各联的平仄情况就完全一样了。
  
  任何规则都有它的灵活性,诗词的格律也不能例外。处处拘泥格律,反而损害了诗的意境,同时也降低了艺术。格律是为我们服务的;我们不能反过来成为格律的奴隶,我们不能让思想内容去迁就格律。杜甫的律诗总算是严格遵照格律的了,但是他的七律《白帝》开头两句是:“白帝城中云出门,白帝城下雨翻盆。”第二句第一二两字本该用“平平”的,现在用了“仄仄”。诗人有意把白帝城中跟白帝城下(城外)迥不相同的天气作一个对比,比喻城中的老爷们是享福的,城外的老百姓是受灾受难的①。我们试想想看:诗人能把第二句的“白帝”换成别的字眼来损害这个诗意吗?
  
  在这一点上,毛主席的诗词也是我们的典范。按《沁园春》的词谱,前阕第九句和后阕第八句都应该是平平仄仄,毛主席《长沙》前阕的“鱼翔浅底”,后阕的“激扬文字”,以及《雪》前阕的“原驰腊象”,都是按这个平仄来填的;但是《雪》后阕的“成吉思汗”,其中的“吉”字却是仄声(入声),“汗”字却是平声(读如寒)。这四个字是人名,是一个整体,何必再拘泥平仄?再说,“成吉思汗”是一个译名,它在蒙古语里又何尝有平仄呢?再举毛主席的《念奴娇·昆化》为例。依照词谱《念奴娇》后阕第五、六、七句应该是仄仄平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但是毛主席写的是:“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既然要叠用三个“一截”才能很好地表现诗意,那就不妨略为突破形式。
  
  毛主席的诗词,一方面表现出毛主席精于格律,另一方面也表现出他并不拘守格律。旧体诗词的好处在它的音韵优美,而不在于字数的固定。假如只知道凑足字数,而置音韵于不顾,那就是买椟还珠,写旧体诗词变为毫无意义的事了。因此,我们必须力求做到思想内容和尽可能完美的艺术形式统一起来。格律本来是适应艺术的要求而产生的,目的是使诗词更加具有可读可观赏性,要把握格律的内涵,做到以文意为先,格律为次,从而才能做到得心应手地驱遣格律,而不为格律所束缚。
  
  
楼主雪天妖精 时间:2006-11-08 16:54:00
  刚整理完再仔细看了一遍(须说明:上面两篇均是转载来的)
  
  关于上面一篇的“要把握格律的内涵,做到以文意为先,格律为次”的前提是在懂格律的前提下再做创意~:)
作者 :幸运cat 时间:2006-11-08 18:11:00
  啊?~~~~~那么复杂哑?~~~~~~学习中ing
楼主;您还那么消魂~~~~~~~~~~

楼主雪天妖精 时间:2006-11-09 11:13:00
  你得这些猫猫好可爱~:)))

作者 :奥林匹亚山de猫 时间:2006-11-10 11:46:00
  555555.....还系学8会:(

主;爱您~~~~~~~~~~=^Q^=




作者 :清风穗穗 时间:2006-11-29 03:14:00
  几千年的文化,真的不是这么好懂的。。。
作者 :ywsyywsy 时间:2006-12-08 20:55:00
  谢了
作者 :旧城老人 时间:2006-12-09 01:37:00
  好象在哪见过?嗨,忘了。挺喜欢的,楼主能不能告诉我,是哪儿淘来的吗?
作者 :寒笙 时间:2006-12-09 14:20:00
  挺入门的东西,不过很好用
  
  对原文的作者提两个意见,“白帝城下雨翻盆“,本身就是一个反扭,也就是说,老杜并没有回避格律,而是找了个名正言顺的理由,蒙混过去而已.
  
  另外,既然谈的是古诗词格律,那么就应该提出,词的平仄是与诗有区别的.沈体诗指需要照顾到平仄就可以,而词,很多地方分得更细.同样是仄声,去\入就要分开来,同样是去声,阴去阳去也要分开来对待.这就比较头痛.所以今人写词,大可不必去顾及这些,不然恐怕就没有好的作品了.
作者 :进益 时间:2006-12-10 19:16:00
  头有点晕,基本理解……
楼主雪天妖精 时间:2006-12-11 13:14:00
  寒笙,过来帮帮姑奶奶吧~:))
作者 :老头子弟兵 时间:2006-12-11 14:02:00
  楼主你好.
   读起来似懂,做起来真难.
楼主雪天妖精 时间:2006-12-11 17:38:00
  赫赫,其实,我也不会~:)))
作者 :我才是承让 时间:2006-12-15 15:45:00
  俺讲究的是,湖广音 中州韵,字分尖团与上口.所谓四音调直.
作者 :sunsdawn 时间:2006-12-15 16:00:00
  学起来不容易啊 妖精
楼主雪天妖精 时间:2006-12-15 16:08:00
  小样的楼上,隐蔽得这么深,木黄木黄!!
  
  承让,你说旧时没有普通话的时候,各地的人们怎么读诗??读出来的音、感觉和现在一样么??

作者 :我才是承让 时间:2006-12-15 16:25:00
  当然不一样,现在有普通话还不一样呢
楼主雪天妖精 时间:2006-12-17 15:42:00
  没南漂消魂~~~```
  南漂,啥是消魂??

作者 :巢父 时间:2007-01-02 22:06:00
  诗词格律的讲究,无非是因为其韵律的要求,念出来有音律感,有助于体现寓言的韵律美。古人没有统一的语言,而使用了诸多的“规定性”。今人有普通话为标准音,加上其推广的时间和范围,对于“统一性”的语言有了一个基本的保证,所以,大可不必去沿袭古人如“回”读huai音了。以普通话为标准音进行平仄的界定,还是比较通用和易于掌握的。
  至于入韵,好在汉语拼音的普及和准确性,基本可以参照平仄来规整韵母为同韵了;而词韵因为是广韵,对平仄要求就更松动了。
作者 :旧城老人 时间:2007-01-03 00:32:00
  楼上说的好!有时为了弄准古音的韵律,搞得头晕脑涨,还词不达意的,真是不值得。还是“以普通话为标准音进行平仄的界定,还是比较通用和易于掌握的”
作者 :寒笙 时间:2007-01-03 14:56:00
  提点小小的相反意见,按普通话的韵来创作古体诗词固然毫无问题,但是拿普通话的韵去读古诗呢?
  比方“远上寒山石径斜(xia),白云深处有人家“,如果按普通话读成“石径斜(xie)“,不仅伤害了原诗的韵脚,更破坏了整个诗境.所以少少看一点古韵还是很有益处的,普通话不能完全取代古韵.
  呵呵,又胡言乱语了:)
作者 :巢父 时间:2007-01-03 17:09:00
  寒笙好!今人读古诗,还是当以古发音来就读的好,这样有助于理解;今人写新诗,因为有了可以统一的语言标准可用,也就规避了很多“规定性”的生涩和麻烦。“我”用普通话写,“你”用普通话读,至少,诗词的韵律还是可以体会到的。
  说到底,诗词的灵魂还是归结到韵律中体现出来的一种意境。
  欢迎多多探讨!
作者 :cemou125 时间:2007-01-03 22:05:00
  好长啊,慢慢学习
作者 :冯运才 时间:2007-01-04 14:24:00
  什么是诗词的平仄?
  
  
  就是平常说的妈、嘛、马、骂!
  
  
  西西
作者 :代轩文 时间:2007-01-14 15:20:00
  太强了,全是大家!
作者 :清风徐飘 时间:2012-06-19 11:04:00
  留下脚印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