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武林外史]这不是江湖

楼主:金满 时间:2007-07-08 15:19:16 点击:1240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风笑
    
    
    二月初七。惊蛰。
    
    那一夜没有下雨,自然也没有雷声。
    
    风笑在涧边的亭子里坐了一夜。
    
    他叫风笑,可他从来不笑。他不觉得有什么值得他笑。
    
    他的手掌干燥,手指修长。握着剑柄的指节微微泛白。小七缠在剑柄上的红帕让他觉得温暖。
    
    他在等一个人。去年约好的人。
    
    “明年惊蛰,如果我们都还活着,在涧边的亭里相见。我会和你比剑。”他这样说。
    
    今年的桃花开得晚些,没有去年那么好。
    
    他的剑很快,非常快。没有人见过他拔剑,见过的人,都已经不能再说话。没有会说话的死人。
    既然没有人见过他拔剑,怎会知道他的剑很快?
    
    青州的郝老六的剑很快,一只兔子从他身后跑过,身边的人只听见剑入鞘的声音,他甚至没有回头。兔子跑出几丈外,头突然从脖子上滑了下来。郝老六的名气很大,江湖上的人都称他为“快剑”。
    
    名头响亮的人一般麻烦很多。郝老六被一大群人簇拥着,刚从怡红楼喝了花酒回来。他武馆前站着一个人,一个年轻人。可没有人会小看他,有些人哪怕很年轻,你看着他也会感觉到压力,甚至会害怕。
    
    “你就是快剑?”
    
    “我是。” 郝老六着面前的年轻人拿着柄剑,没有出鞘的剑,很随意地拿着。他应该走了很远的路——他的鞋子已经很烂,衣服也分不清是灰色还是青色。郝老六的酒很快就醒了,因为这个年轻人拿着一把剑,很随意地拿着。
    
    年轻人是来找他比剑的。他本可以拒绝,他名气已经够大了,用不着再证明自己。可能是年轻人拿剑的姿势,可能是围观的人渴望看见流血的眼神。
    
    “有人会死的。”郝老六说。
    
    “是的,有人会死。”
    
    他们进了院子,并且关上了门。因为年轻人说过,看过他拔剑的人,都要死。
    
    没有多久,年轻人出来了。看的人觉得很失望,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年轻人没有死。他非但没有死,看上去还很清闲。
    
    他掸了掸身上的土,说:“我叫风笑。”
    
    他虽然没有笑,可没人会怀疑他不是风笑。
    
    郝老六死了,死的很安详,他的唇角甚至还带着一丝微笑。他的右手按在左手的剑柄上,剑还没有出鞘。致命的伤口只有一刀,在郝老六的脖子上,可以看出对手是自郝老六正面出刀,由左向右。伤口很细,没有流血,不仔细看会以为是根红丝。能造成这样伤口的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对手的刀很快,非常快。伤口只有一寸二分深,没有碰到颈椎,对手甚至不愿多费一丝力气。一寸二分深的伤口,足够致命。
    
    风笑,自他孤身杀死“绝命十六刀”起,江湖上已经到处在谈这个名字。“绝命十六刀”不是一套刀法,而是十六个人,十六个形影不离的用刀高手。他们出道以来,死在这十六个人手上的成名人物,多得就像他们山寨里的喽啰。十六个人,成一个圆形躺着,十六个伤口全在正面,切进脖子一寸二分,没有流血。
    
    郝老六已经是死在风笑剑下的第八十一个。没人能说清楚风笑是来比剑还是寻仇,一个成名于江湖的剑客,难免会做过一些错事,杀过一些不该杀的人。
    
    风笑在等一个人,去年约好的人。他说过会来,就一定会来。
    
    南宫龙凌。
  
作者 :进益 时间:2007-07-09 00:06:00
  打破今夜零回复,加上坐下沙发,好久不坐了,舒服!
楼主金满 时间:2007-07-09 11:12:00
  二、南宫龙凌 
  
  
   南宫龙凌靠在一张象牙床上喝一杯酒。红色的酒。是遥远波斯才产的葡萄酒。
    
    他穿的很简单,一件暗青色的长衫,料子既不是丝绸又不是棉麻。南宫世家呆过十年以上的奴仆都知道,少主人南宫龙凌只用一种布,一种来自天竺冰蚕丝织的布。这种布在天竺,一年的产量不会超过五尺。
    
    南宫龙凌是南宫世家的独生子。
    
    这世上只有两种人没听过南宫世家,一种是聋子,一种是死人。
    
    皇叔赵光义无疑不是聋子,更不是死人。汴梁的街头,有孩童唱:“临安南宫,汴京皇宫。”
    
    人一旦有钱有权,就会想要更多的钱,更多的权。皇叔赵光义是个人,他开始找南宫世家的麻烦。他知道,这麻烦会很麻烦。
    
    南宫世家自李世民起,就富可敌国。具体有多少钱,谁也说不清楚。据一些将军说,唐太宗和和颉利可汗开战的粮草军费,全部都由临安的一个钱庄支出。这个钱庄,就是南宫世家众多产业的一个。
    
    南宫家族的人从不做官,可李世民却在临安南宫家的门口立了一块碑——下马石。无论是谁,经过南宫家门口,都必须步行。李世民也不例外。
    
    南宫世家从不称门称派,可几百年来,没有一个江湖豪杰会去打南宫家的主意。行走江湖,刀头舔血,没有银子花,上哪个大户借点也是常有的事。可进去的人,没有一个是站着出来的。
    
    覆灭唐朝的梁太祖朱温曾想动南宫世家,兵马还没到临安,朱温就被其次子朱友硅所杀。有人说,那天夜里,朱友硅收到南宫家的一封信。
    
    将燕云十六州割给契丹的石敬瑭,曾从契丹之命,到南宫家索要“吐谷浑之鼎”,鼎没有要到,石敬瑭回去的当晚,便暴毙在床上。
    
    现在赵光义也想找南宫家的麻烦,可他不想给自己惹麻烦。他曾派去三十个人,三十个没有身份的人。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从哪里来,叫什么名字。当然不会有人知道,因为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他们接到主人命令,要进一所庄子,很大的庄子。他们有点奇怪,以前执行这种任务,会领到一张地图,厅在哪里,主房在哪里,马厩在哪里,甚至马桶在哪里,都会标注得非常详细。可这回,他们只知道他们要去一所庄子,很大的庄子。这其实不奇怪,赵光义也没有地图,没有一人能说清南宫世家庄子里是什么样子,哪怕是在南宫家干了十年以上的奴仆。每一个仆人只会知道一条路,他一生在南宫家只能走一条规定的线路,从进去那天起。而且,他们都是不识字的哑巴。
    
    那夜,月黑风高,是干买卖的好日子。三十个黑色的身影,步履轻盈,身形矫健。无疑,他们都是高手。三十个人分三组,轻轻跃过南宫家的高墙,前一组没有回应,后一组绝不会再向前走一步。没有长年的训练,没有人能做到如此专业和默契。
    
    石子清脆地滚过长廊,没有狗,没有看院的家丁。三组人分成三路,去寻找主人的房间。很奇怪,这所庄园象是所空荡荡的鬼蜮。没有灯光,没有声音,甚至没有看见一个人。走到哪里都象是一个入口,又象是一个出口,可你永远也走不到尽头。可他们不会害怕,他们没认为自己是人。
    
    三组人最后在一个平坦的院子里聚集,他们算的很清楚,已经走了一万二千六百一十九步,他们确定没有转圈。就是他们不是人,他们也觉得有点恐惧,就算这座庄子和临安城一样大,他们走的距离,也该穿出了临安。
    
    他们停下来,确定要不要继续找下去。冷汗已浸湿了后背,黑暗中好像有无数的眼睛,在看着他们。
    
    不知道什么时候,院子里漫起了很大的雾。他们慢慢往中间靠拢。从小训练,不露出脸的黑衣人就告诫他们——当不能看见敌人的时候,就必须看见伙伴在哪里。
    
    “你们是在找我吗?”
    
    他们集中的地方居然有一张石桌,自然,也会有几个石凳。石凳上坐着一个人,一个年轻又好看的男人,穿一件简单的长衫。有的人,他就算蹲在苦力堆里嚼一块二文钱的大饼,你也会认出他,你不会怀疑他是一个有来头的人,是一个贵族。这个在微笑的男人就是这种人。
    
    没有人傻到会去回答,尽管这是个好看的年轻男人,一个有着海棠般微笑的男人。
    
    三十个人几乎是同时出手,多年的训练让他们有这种默契。
    
    他们的表情好像见到了鬼,年轻人的动作好像很慢很慢,慢到他们能看清慢慢绽放在面前的微笑;年轻人的动作又好像很快很快,快到他们只来得及听见自己喉骨轻轻碎开的声音。
    
    他们在这世界的最后一眼,是看着年轻人拿起石桌上的夜光杯,杯里有红色的酒,产自遥远波斯的葡萄美酒。
    
    “我叫南宫龙凌。”
    
    这是他们在这世界听见的最后一句话。
    
    年轻人轻轻抬手,黑暗中无数双隐秘的眼睛消失在夜色里。
    
    南宫龙凌现在靠在象牙床上,在喝一杯酒,一杯红色的酒。
    
    他一直看着窗外,轻轻地叹一口气。
    
    “今年的桃花,没有去年的好。”
    
    他要去见一个人,去年的一个约会。他说过只要活着,便会去和他比剑。他说过会去,便一定会去。他是南宫龙凌。
  
作者 :杜青莲 时间:2007-07-09 11:36:00
  写得不错,支持一下 :)
  
  顺便给个小的建议:皇叔者,皇帝之叔也,宋太祖赵匡胤从未立过太子,他去世后由弟弟赵匡(光)义继位,赵匡胤的两个儿子(另外还早亡了2个)只是被封为王,所以赵光义当过“皇弟”,但是没当过“皇叔”。
作者 :西门K 时间:2007-07-09 11:49:00
  坐板凳
  
  
  
作者 :进益 时间:2007-07-09 13:14:00
  有古龙的风范,赞!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