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墓中无人

楼主:光一般的女子 时间:2015-08-20 14:33:03 点击:380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在外人看来,我是一个十足的怪老头,因为我每天要洗三次澡,而且白天从来不出门,也很少与外人接触,甚至有不少邻居以为我已经不在人世了。

  可惜让他们失望了,我不仅活着,而且不知道活了多少岁月。

  尽管每天要洗三次澡,但我仍然能够清晰的闻到身上的泥土味和死人味。这种味道让我害怕、让我厌恶,但是十分恐惧中还有三分怀念,因为那段经历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拥有的。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黑色是我生活中的主色调,因为我昼伏夜出,每天都要穿梭在各种黑暗的隧道中,与发霉的尸体或是骷髅打交道,我甚至已经忘记害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了。

  说到这里或许你已经猜到了,我是一个盗墓者,或许你也可以称我为文物工作研究者。只可惜像我这种‘文物工作研究者’是不被世人所接受的,甚至是被世人所唾弃的职业。

  时至今日,我已经成为了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对我来说,死亡未尝不是一种解脱,可我仍然活着。百无聊赖之下,我决定将我这些年所见到、所听到的一些奇闻异事写出来。

  这段经历或许太过离奇,但不管你信与不信,它始终发生过。

  我叫王石一,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名字是爷爷给我起的,意思是让我做一粒小石子,一辈子平平凡凡、平平安安。

  可惜让他老人家失望了,我的一生不但不平凡,反而比大多数人要过的精彩。

  似乎是1937年,也可能是1939年,具体年份我已经不记得了。你知道的,年纪大了有很多事情都会记不清楚。

  那段时间,整个中国,甚至是整个世界上,到处都迷茫着战争的硝烟,我们这个小山村当然也不例外。

  我当时只有十七岁,依稀记得那天村里突然来了三个人。他们乘着一辆750式三轮军用摩托车,当然,像我们这样闭塞的小山村里,是绝对没人认识这东西的。

  这三个人一人开车,一人身上套着两卷电话线,最后一人背着一杆长枪,枪上挂着膏药旗。他们之中有两个身材矮小,但面露凶悍,最后一个身材高大,却总是一副低眉顺眼的奴才相。

  李大彪子是村里最大的财主,他家的庭院最大,这些人二话不说便占领了他家的院子。李大彪子平日里作威作福,哪受的了这气,当时就要领着家里的长工与他们干架。

  这些人虽然做惯了农活,有一把子力气,但又怎么会是这些训练有素的军人的对手,仅仅一个照面就被打的满地找牙了。

  当时我在李大彪子家做端茶送水的小厮,正好亲眼见到了这一幕。看到李大彪子被揍,心里别提多痛快了,但是很快他就不这么认为了。

  安顿下来以后,这三个日本兵拴好电话线,便每日拿着地图与指北针在山上转悠。我们这种小山村里,别的没有,就是山多,而且当时都保持着土葬的传统。这些日本兵几乎是见坟就挖,不少人家的祖坟都被他们挖过。

  虽然有地图在手,但他们毕竟是外来人,有许多地方都需要找本地人带路,也是我命中该有此劫,十分不幸的成为了他们的向导。

  这三个日本兵中那个一脸奴才相的叫做加藤左,中国话说的有些蹩脚,但勉强也能听懂。我从他的口中得知,原来他们是在找一个叫做中山靖王墓的地方。

  我那时候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当然不知道这中山靖王是谁了,但又不敢说不知道,只好带着他们满山转悠。

  “小娃娃,那个最高的山叫什么名字?”

  这天傍晚,一行人来到深山老林中,加藤左一眼便看到了远处的一座山峰,眼睛再也没有离开过。

  我朝着他手指的地方看了看,随口道:“那是棺材岭子,现在还不到正月初五,可不敢上去。”

  听到‘棺材岭子’这个名字,那个叫做加藤左的小日本眼中便冒出了精光,叽里咕噜的跟同伴说了几声便要我带他们去。

  根据村中老人所说,以前这一代常有狐狸精作祟,每到晚上便要吃一个活人,后来有一个神仙从天而降,收了这妖精做看门神兽。

  神仙临走之前言明,每年的正月初五,每家每户都要带一只活鸡上来拜祭,其他时候谁也不准上山,否则狐狸精就会再出来害人。村民们答应了,为了感谢这位神仙,便在山顶修了一座庙宇,每到正月初五便上来拜祭。

  说也奇怪,从那以后狐狸精果然再也没有出来害人,只是整座山里的动物仿佛都在一夜之间消失了,大树也缓缓枯萎,不过三五年的时间,本来郁郁葱葱的山野变成了一座光秃秃的孤山。

  这些都是传说,当然不足为信,可山里人口耳相传,却是从来没有人敢违背。我虽然有些淘气,但也不敢不听老人们的话。

  三个日本人也不能当真杀了我,只好答应在山下休息一晚,第二天再上山。

  睡到半夜,一名日本兵出来拉尿,突然疯狂的大喊了起来,众人被他惊醒纷纷走出营地,同时也被吓了一跳。

  只见漫山遍野都是星星点点的绿光,从四面八法涌向山顶,最终在山顶汇聚成了一个狐狸的头像。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那狐狸的眼睛正盯着自己,直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

  山里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竟是谁也没有见到过这般光景。

  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加藤左道:“天有异相,这里必定是个不凡之地,看来我这次真的找对地方了。”

  大家都震惊于眼前看到的景象,谁也没有注意到加藤左此时所说的竟是一口纯正的汉语。
  http://ysyt.s.ev123.com/vip_ysyt.html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