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副局长苍蝇虽小道行深 官官相护没人敢惹

楼主:天道酬勤138599 时间:2013-11-30 20:27:11 点击:324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举报江苏连云港国税二分局副局长李晓兵违法违纪犯罪事实


  事实的举报
  我是连云港延东运输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2009年年底因受到连云港国税二分局副局长李晓兵的威逼利诱,陷进了他事先设好的诈骗陷阱。他利用其税务局长的权势和企业畏惧税务的心里,他事先设好诈骗圈套,和其姐夫及胞弟采取换头术,骗取我公司为其贷款近40万用于改装船舶。因贷款超期不还并私藏船舶被扣压,他又伙同其姐夫的胞弟梁同乐〔连云港市政法委政治部主任〕操纵法院,干预司法公正,把用于抵押贷款的船舶无理的判给其胞弟李梦文。继而他们又未经任何法定程序允许,雇佣黑社会人员,不顾欠当事人公司巨额贷款未还的事实,抢劫被用于银行抵押贷款的船舶并偷卖,并非法拘禁公司船长,同时劫走船上数万元物品。害得我公司为其背上近百万元高利贷。以至造成我及家人有家不能归有家不敢归的境地。他用骗得的钱财在外包养情人,肆意挥霍。
  他还以帮我公司办事为名,索要五万元人民币办事好处费。事没办,钱也不退。因其在连云港有政法部门负责人作保护伞,李晓兵是有持无恐,肆意妄为。在连云港甚至是江苏,这些人关系网极为深厚,他们官官相护,为所欲为。他们曾当我的面夸下海口:在连云港谁敢和我们斗?公、检、法我们一个电话就能搞定。我也确实领教过他们的权势,有一社会无赖,因多次不屡行法院判决,被拘留,这位市政法委的领导直到给法院院长打电话施压,搞得执行局的人无所适从,只得放人。
  我也知道,在我们偏僻的基层,很多冤案没有上层领导的关注和批示是没有人会过问的。何况李晓兵又有政法委的直系亲属在直接保驾。
  很多人不想走极端,很多人也不愿走极端。但狗急了也会跳墙的,这些用纳税人用血和泪喂饱的国家干部,就是靠这种手段廉财的。而我们辛苦赚来的钱除了尽公民义务纳税外,还得为这些身披国家干部外衣的贪官去卖血还债。公理何在?国法何在?
  虽说中央的反腐大快人心,可在一些地方,天高皇帝远,作威作福的苍蝇比老虎还吃人。在地方上,这些人就是吃人连骨头都不吐的猛兽。是这些猛兽把我们骗得家破人亡。是这些苍蝇叮得你千疮百孔,让你生不如死。
  我们抱着一线希望,斗胆向中纪委求助,请帮我公司讨回公道,帮我讨回国家银行贷款,呼吁政法机关、惩治国家干部队伍里的蛀虫!我们也深知上层领导无瑕顾及基层普通百姓的呐喊,但我们还是在绝望之极:振臂一呼,中纪委领导,救救我吧!  
  事情的经过:  一:设圈套船抵押 骗我帮其贷款 演双簧实施诈骗 诡计多端 。  2009年7月份,江苏盐城市响水县陈家港镇居民梁同明通过我公司一船员介绍和我相识,梁自我介绍:原是盐场职工、现下岗也在帮妻舅经营船舶运输,父亲是离休干部、胞弟在连云港市政法政治部做主任、妻舅在连云港国税局当局长。并请我到新浦去,说他小孩三舅李晓兵想见见我〈李当时是连云港市国税局监察室主任〉。见面后,李向我诉起了苦衷,说自己买了一条船让姐夫帮其经营〔指梁同明〕可姐夫不争气,钱没挣到,现在还搞得负债累累,船也由于没钱维修底部已漏水,无法运营,让我帮助其从银行贷点款,帮船改装一下。我表示银行现在对贷款要求的手续很严,难度很大,是要有资产作抵押的。李表示:这好办,我的船可以过户到你公司作抵押,如果款不按时归还船归你公司。  他看到我有些犹豫,就多次约我到其办公室,威逼利诱,软硬兼施。他说;你们是企业,需要税务的机会是多的,到“关键”时他能帮上忙。我深知税务是得罪不起的,出于对国家税务机关的敬畏,也出于为企业发展的考虑,只得答应。  我们约好了时间到海事局办理产权过户以及船舶交接手续,可来的是李晓兵胞弟李梦文,我当即提出质疑并电话询问了李晓兵这是怎么回事?李晓兵解释:他是国家公务员不能违规参与经营,船属于大额投资,是以其弟弟名义匿名登记的。处于当时情况我表示理解。岂料这是李晓兵设下陷阱的第一步。2009.年9月9号我们在连云港地方海事局经过双方当事人严格的身份核对之后,我公司与李梦文签署了船舶产权转让协议和船舶交接协议〔实际船主是李晓兵〕连云港地方海事局按规定办理了相关证书和各种交接手续! 二:无赖局长欠贷不还 指使姐夫藏船躲债  其后的几天,李晓兵多次请求我先想办法搞点钱买材料好动手维修船,于是我以个人名义从灌云邮政银行贷了八万,先后给梁同明买钢材供其先行使用。〔李晓兵从国税局开了收入证明作了担保〕  我公司以过户后登记在我公司及我个人名下的苏连云港货0921以及其他资产作抵押从中国银行获批了贷款。我为防止他们把把资金扔作他用,多次亲自陪同李的姐夫梁同明到山东临沂等地购买钢材并送往船厂。2010年3月,船舶改装完工顺利下水,并驶往山东等地沿海施工,李晓兵仍全权委托梁同明负责代其经营。  船舶改造完工下水,也预示着我也被李晓兵及其姐夫等亲属拖下了水。  银行的贷款是需要按月偿还利息的,特别是是邮政银行是要按月分期本息全付的!可李晓兵只知借钱就压根尔没考虑还钱的事!他把当初的许诺早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我每次催他还款,他总以工地没结帐为借口搪塞,我为了保全公司银行信誉,每个月只得无奈的替他还贷,我曾多次到李晓兵办公室催促还款,他也多次表示催促其姐夫还款,可从未主动回个电话。每个月我都得求亲告友,借高利贷以保证银行如期还款!而他用我提供的资金在外挣钱养情人,肆意挥霍,期间我多次找到梁同明施工的现场找其索债,每次都是无功而返,真是伤心欲绝。  
  2011年二月,面对贷款的即将到期,我找到李晓兵,强词言明,要求他马上准备归还贷款,李表示:想办法联系其姐夫,我说银行己经开始催了,银行是一天也不能超期的!对于我的催促,李始终是无动于衷,当我再去催款时,他终于露出了无赖的嘴脸,说:“我也没办法,我现在也没钱”。  我只得绞尽脑汁,通过朋友介绍,从担保公司以千分之三的日息,以自己工厂土地作抵押临时借款把贷款还了。
  可就在我前后忙碌筹款还贷时,李晓兵却在和姐夫梁同明筹划当初就己设好的第二个阴谋,策划把己抵押在担保公司的船割卖掉。而此时的我在焦急的盘算如何去还高利贷!  2011年2月16号晚9点,一个电话把我从朦胧中惊醒,有知情者告诉我,李晓兵、梁同明明天准备把船偷卖掉,开船的人己到船上,并告诉我船的藏匿地点是在山东威海某港,我立即起身连夜驱车近600公里赶到船的藏匿点,在报告威海边防后对船采取了措施。  多日不接电话的梁同明就躲在威海,在我对船采取措施后不得已打电话给我,后经梁同明找人说情,并代李晓兵写下了保证承诺“在十天最迟不超过十五天保证一次性归还欠我的36万元,过期放弃对船上的一切权力。”可在保证立下后的二个月以及时至今天,李晓兵、梁同明也未归还我一分钱。我无奈,更是为了防止他们把船偷卖了。只得在2011年五月份在威海警方的支持和协助下,收回连云港货0921号船舶的所有权和经营使用权!  三;造假证欺骗法庭 糊涂法官糊涂判 国税局长亲自导演 劫船劫人劫财  2011年7月9号,李晓兵,梁同明又在精心策划后,实施了诈骗之初就己策划好的第三步阴谋,他以李梦文之名,向江苏灌云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我返还产权,而只字不提欠我公司巨额贷款未还的事,政法委的梁同乐直接给法院领导打电话干预此案。灌云法院虽认为我方有理但又不敢得罪上层领导,在相隔数月后又把案子以没有管辖权的名义转到了上海海事法院连云港法庭。  此时我才在相关明白人的指点下如梦初醒,原来李晓兵当初就己设好诈骗圈套,他和其姐夫、弟弟、以及政法委的主任都进行了各自角色的分工。他让其姐夫物色合适的企业去钓鱼,钓上了有他亲自出面,利用企业畏惧税务局的心里让企业不答应也得答应,再用其弟弟李梦文作为替身,得程后又让其姐夫充当马前卒,而他本人却隐身作指挥,后面还有政法委领导“保驾护航”。这位当兵出身的国税局长,把孙子兵法运用在诈骗上如鱼得水,先采用诱你深入,到关键时期,又来了一个金蝉脱壳,他让其姐夫代他写下36万欠条,又用弟弟之名并通过政法委的直系亲属干预法庭判决,他的用意很明了,钱我用了,船我抢回来了,我没留字据给你。你要有本事就起诉我姐夫梁同明,他反正是要钱没有,要房没有,要人有一个。  而我们现在的某些法官很多都是明白的糊涂虫,他们其实一听一看就知道其中的原委,可他们更看重的是你给的好处是多少,谁后面的势力大。上海海事法院连云港法庭就是在受到其来自政法委干预的情况下,违背事实依据,偏听偏信,对我方提供的证据不采纳,而把国税局长等明显的造假证据作为定案依据,他们不顾欠我巨额贷款未还的事实存在,无端的将船舶的所有权错误的判给了李梦文!更为恶劣的是,他们未经任何法定程序允许,在判决下达后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于2013年6月10号纠集有黑社会性质的20余人,从辽宁葫芦岛工地将船强行抢走,还非法拘禁我方船老大三天两夜,后又以恐吓的手段将船老大强行赶下船,并抢走船上数万元物品,连船老大的随身衣物都不让拿 。蔑视法定程序,严重的践踏了法律!,违法违纪,侵害了当事人的权益!  四; 贪得无厌索要办事好处 五万元钱又打水漂 按照2010年之前的我们当地政府的相关政策,各公司、单位能从外地吸收税源的,政府部门会按照完成税收入库数,从中拿出一定比例作为奖励相关单位或个人!我公司为了实现利益最大化,在原来代开运输发票的基础上想争取自开运输发票,我想求助于作为税务局领导的李晓兵。就到其单位找到了他,并说明了想办理税务局审批的自开运输发票的事,他表示:“问一下看看,你们属于地税局管,我需要通过关系才行”。我说:“李局长,你联系一下,如果需要打点关系你告诉我一声”。他说:“我联系后告诉你,如果办,打点是需要的,现在办事都这样”。其间,我也几次催问,有一天,我在联系他后,他让我去一趟,在其办公室,他很神秘的告诉我:“你想申请自开票的事有希望,我帮你找人了,不过是多少需要花费点的!”我说:“你看着办吧,委托你办起来还方便”。他又说:“你回去准备一下,到时你把钱打到我卡上,我也尽量帮你节省”。我说:“好的”。  2010年3月6号,李晓兵打电话给我,让我准备五万,并随后把农行卡号发给了我。我于2010年3月9号通过转账的发式向李晓兵汇去五万元人民币。  钱汇出后我就一直在期待和等候李的回话,可二个月过去了,半年过去了,一年也快过去了也不见动静,我也多次催问过李,他总是说在找人办。  由于有贷款修船曾信誓旦旦的承诺又不兑现,让我对李晓兵及其亲属的信誉度产生了怀疑?我有了又一次被骗的不好预兆。  于是我在2011年1月的一天,找到李晓兵,先是催问:“李局长,我那事办的怎么样了?”他说:“涉及到很多人,有难度”。我说:“既然有难度,我们就不为难你了,你把我那五万元钱退给我吧”。他听后故作惊讶的说:“我什么时候拿你五万元钱了”。我听后是如雷击顶,我气愤的说:“李局长,你怎么是这样的人?我记得当时是打在你农行卡上的,你查一下,你2010年3月9号是否收到五万元钱?如果你没收到?我去找钱银行,如果你收到了把钱退给我!”他说:“不可能的,我的银行卡号你是怎么知道的”。我说:“你不告诉我?我能知道吗”。他当我面从抽屉里拿出一大叠银行卡,抽出其中一张,一对照我手持的银行进账单,果然没错!为了给个台阶给李,我说:“李局长:你自己到银行查一下,如果你没收到,我去找银行,如果你收到了,你抓紧准备一下,已花掉的算我的,剩下的退给我”!  第二天下午,我拨打李的电话,一连几次都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在我连续拨打情况下,他无奈的接听并口气中带着十分不满,当我问到是否收到这笔款时,他表示收到了!可当我问他准备什么时候还时,电话就挂了!此后我家属曾多次去办公室向其讨要,他表示:“嫂子你放心,我保证还钱给你,你等几天,让我准备一下!”。并当我家属的面给其姐姐,以及其它朋友打电话筹钱。可事情的发展更让我欲哭无泪。一拖半年又过去了,我家属又一次找到其单位催问还款的事!李晓兵却翻脸不认账了,胡说什么,是我替他姐夫还的钱,简直是无法相信一个堂堂的国家公务员、税务局副局长,如此厚颜无耻?如此贪得无厌?如此至道德与不顾…我曾向连云港纪委投诉过,市纪委也曾作了简单的调查,可事过己有一年有余,还未见查处效果。  如此税务局长,真是无耻透顶,可恨可恶之混蛋,  我公司的悲惨遭遇引起了新闻媒体的同情和声援,辽宁葫芦岛日报社领导非常重视发生在辽宁海域建国以来的第一桩抢劫案,他们不顾烈日炎炎,特派记者奔赴数千公里之外的江苏省国税总局和连云港国税局。在连云港国税局,相关负责人参加了记者的 调查采访,并进行了当场录音,李晓兵在事实面前承认;自己投资买船〔应该是贪腐得来的钱财吧〕,匿名登记在弟弟李梦文名下、委托姐夫梁同明为其经营管理,请我公司贷款改装船且贷款未还的全部事实。当记者问及抢船案件发生他是否知道时,这位当兵出身的税务局长,却用浓浓的乡音故意说得让记者听不懂,记者无奈只得重新问及在场的其它领导,他把未经法院执行程序抢劫说成是拿着法院判决开走的,当记者问及船老大被非法拘禁三天两夜他又假装不知情!  这就是我们江苏连云港的一位国税局长的所作所为,这就是在反腐倡廉的形势下敢于顶风作案的国家干部。  以上事实,既有相关书证,更有相关部门的录音〔船舶产权变更档案在连云港市地方海事局、记者调查采访李晓兵、连云港国家税务局有全程录音〕
  今向中纪委领导如实陈述,叩请重视,并盼调查处理! 


  连云港延东运输有限公司

  刘树春
  1826136666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