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品质生活]周末出去吃榆钱了,好怀念童年,及我们童年的时代

楼主:凶猛的大象 时间:2009-04-14 14:05:19 点击:1103 回复:4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周末出去在外秦淮河岸边正闲逛间,猛然发现了几棵榆树,树上满挂的榆钱,不禁欣喜若狂,捏了
  
  一把放入口中,哦!淡淡的甜,清清的香。才发现在城市呆的太久了,连榆钱什么时候开都陌生
  
  了。
  
  小时候每到春天就盼望榆钱快开,爬到树上捋下很多,放的一堆一堆,再弄几个小瓶子灌满了水,
  
  和表弟还有哥哥推杯换盏,学大人喝酒
  
  现在长大了,来到了小时后羡慕的城里生活,可是却经常感觉很累很乏,离大自然也变远了
作者 :yunfeiyu17 时间:2009-04-14 14:55:27
  吃鱼钱,摘桑椹,小时候的把戏总是充满大自然的气息
作者 :弓长云 时间:2009-04-14 14:59:45
  榆钱,长啥样,同志们给个PP不?
作者 :只喝沱牌 时间:2009-04-14 15:04:59
  楼上的,告诉你个秘密(千万保密哈):
  在谷歌或者百度上输入“榆钱”,然后点击“图片”。
  然后,你就看见了。
作者 :也百合 时间:2009-04-14 15:27:49
  呵呵,……
楼主凶猛的大象 时间:2009-04-14 16:25:23
  小时候拿高粱秸秆做眼镜,小水沟捉鱼,摔泥巴印模子,到处
  
  去找胶泥,哈哈,回想起来真美
作者 :弓长云 时间:2009-04-14 17:25:14
  老沱忽悠我
作者 :lixxx 时间:2009-04-14 17:40:55
  呵呵
  
  吃过榆钱,没爬过树,很想现在看到故乡那满树的白
  
  高粱秸秆做眼镜,没有做过。 只是用苇尖吹哨子。
  
  摔泥巴印模子,肯定整过了。
  
  
  
  LZ也是在河边长大的吧
作者 :清水河畔稻花香 时间:2009-04-14 17:44:02
  怀念那些过往的美好岁月.
作者 :__s┈独行┈ 时间:2009-04-14 17:50:02
  周末我也去郊外了
  
  采了很多野菜回来
作者 :麦子幽幽 时间:2009-04-14 17:54:18
  不知榆钱啥样!
楼主凶猛的大象 时间:2009-04-14 18:41:17
  芦苇笛子我也做过,还用柳树枝拧出皮来做哨子,还和小朋友比谁的
  
  吹的响亮
  
  你们还玩过什么啊
楼主凶猛的大象 时间:2009-04-14 18:49:57
  麦子幽幽,张云没见过榆钱吗?就是榆树在春天开出来的东西,北方
  
  很多呢,我记得中学课本上有篇课文就是《榆钱饭》,作者刘绍棠
作者 :只喝沱牌 时间:2009-04-14 19:09:51
  榆钱饭 [作者:刘绍棠]
  
    我自幼常吃榆钱饭,现在却很难得了。
  
    小时候,年年青黄不接春三月,榆钱儿就是穷苦人的救命粮。杨芽儿和柳叶儿也能吃,可是没有榆钱儿好吃,也当不了饭。
  
    那时候,我六七岁,头上留个木梳背儿;常跟着比我大八九岁的丫姑,摘杨芽,采柳叶,捋榆钱儿。
  
    丫姑是个童养媳,小名就叫丫头;因为还没有圆房,我只能管她叫姑姑,不能管她叫婶子。
  
    杨芽儿和柳叶儿先露头。
  
    杨 芽儿摘嫩了,浸到开水锅里烫一烫会化成一锅黄汤绿水,吃不到嘴里;摘老了,又苦又涩,难以下咽。只有不老不嫩的才能吃,摘下来清水洗净,开水锅里烫个翻身 儿,笊篱捞上来挤干了水,拌上虾皮和生酱作馅,用玉米面羼合榆皮面擀薄皮儿,包大馅儿团子吃。可这也省不了多少粮食。柳叶不能做馅儿,采下来也是洗净开水 捞,拌上生酱小葱当菜吃,却又更费饽饽。
  
    杨芽儿和柳叶儿刚过,榆钱儿又露面了。
  
    村前村后,河滩坟圈子里,一棵棵老榆树耸 入云霄,一串串榆钱儿挂满枝头,就像一串串霜凌冰挂,看花了人眼,馋得人淌口水。丫姑野性,胆子比人的个儿还大;她把黑油油的大辫子七缠八绕地盘在脖子 上,雪白的牙齿咬着辫梢儿,光了脚丫子,双手合抱比她的腰还粗的树身,哧溜溜,哧溜溜,一直爬到树梢,岔开腿骑在树杈上。
  
    我站在榆树下,是个小跟班,眯起眼睛仰着脸儿,身边一只大荆条筐。
  
    榆钱儿生吃很甜,越嚼越香。丫姑折断几枝扔下来,边叫我的小名儿边说:“先喂饱你!”我接住这几大串榆钱儿,盘膝坐在树下吃起来,丫姑在树上也大把大把地揉进嘴里。
  
    我们捋满一大筐,背回家去,一顿饭就有着落了。
  
    九成榆钱儿搅合一成玉米面,上屉锅里蒸,水一开花就算熟,只填一灶柴火就够火候儿。然后,盛进碗里,把切碎的碧绿白嫩的青葱,泡上隔年的老腌汤,拌在榆钱饭里;吃着很顺口,也能哄饱肚皮。
  
    这都是我童年时候的故事,发生在旧社会,已经写进我的小说里。
  
    但是,十年内乱中,久别的榆钱饭又出现在家家户户的饭桌上。谁说草木无情?老榆树又来救命了。
  
    政策一年比一年“左”,粮食一年比一年减产。五尺多高的汉子,每年只得320斤到360斤毛粮,磨面脱皮,又减少十几斤。大口小口,每月三斗,一家人才算吃 上饱饭;然而,半大小子,吃穷老子,比大人还能吃,口粮定量却比大人少。闲时吃稀,忙时吃干,数着米粒下锅;等到惊蛰一犁土的春播时节,十家已有八户亮了 囤底,揭不开锅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管家婆不能给孩子大人画饼充饥;她们就像胡同捉驴两头堵,围、追、堵、截党支部书记和大队长,手提着口袋借粮。支部 书记和大队长被逼得走投无路,恨不能钻进灶膛里,从烟囱里爬出去,逃到九霄云外。
  
    吃粮靠集体,集体的仓库里颗粒无存,饿得死老鼠。靠谁呢?只盼老榆树多结榆钱儿吧!
  
    丫姑已经年过半百,上树登高爬不动了,却有个女儿二妹子,做她的接班人。二妹子身背大筐捋榆钱儿,我这个已经人到40天过午的人,又给她跑龙套。我沾她的光,她家的饭桌上有我一副碗筷,年年都能吃上榆钱饭,混个树饱。
  
    我把这些亲历目睹的辛酸往事,也写进了我的小说里。
  
    1979年春天,改正了我的“1957年问题”,我回了城。但是,年年暮春时节,我都回乡长住。仍然是青黄不接春三月,1980年不见亏粮了,1981年饭桌上是大米白面了,1982年更有酒肉了。
  
    不知是想忆苦思甜,还是想打一打油腻,我又向丫姑和二妹子念叨着吃一顿榆钱饭。丫姑上树爬不动了,二妹子爬得动也不愿爬了。越吃不上,我越想吃;可是磨破了嘴皮子,却不能打动二妹子。1981年回乡,正是榆钱成熟的时候,可是丫姑又盖新房,又给二妹子招了个女婿,双喜临门,我怎么能吵着要吃榆钱饭,给人家杀风景?忍一忍,等待来年吧!
  
    1982年春,我赶早来到二妹子家。二妹子住在青砖、红瓦、高墙、花门楼的大宅院里,花草树木满庭芳;生下个白白胖胖的女儿,刚出满月。一连几天,鸡、鸭、鱼、肉,我又烧肚膛了。忽然,抬头看见院后的老榆树挂满了一串串粉个囊囊的榆钱儿,不禁又口馋起来,堆起笑脸怯生生地说:“二妹子,给我做一顿……”二妹子脸上挂霜,狠狠剜了我两眼,气鼓鼓地说:“真是没有受不了的罪,却有享不了的福,你这个人是天生的穷命!”
  
    我知道,眼下家家都以富为荣,如果二妹子竟以榆钱饭待客,被街坊邻居看见,不骂她刻薄,也要笑她小抠儿。二妹子怕被人家戳脊梁骨,我怎能给她脸上抹黑?
  
    但是,鱼生火,肉生痰,我的食欲不振了。我不敢开口,谁知道二妹子有没有看在眼里?
  
    一天吃过午饭,我正在床上打盹,忽听二妹子大声吆喝:“小坏嘎嘎儿,我打折你们的腿!”我从睡梦中惊醒,走出去一看,只见几个顽童爬到老榆树上掏鸟儿,二妹子手持一条棍棒站在树下,虎着脸。
  
    几个小顽童,有的嬉皮笑脸,有的抹着眼泪,向二妹子告饶。我看着心软,忙替这几个小坏嘎嘎儿求情。
  
    “罚你们每人捋一兜榆钱儿!”二妹子噗哧笑了,刚才不过是假戏真唱。
  
    我欢呼起来:“今天能吃上榆钱饭啦!”
  
    “你这不是跟我要短儿吗?”二妹子又把脸挂下来,“我哪儿来的玉米面!”
  
    是的,二妹子的囤里,不是麦子就是稻子;缸里,不是大米就是白面。二妹子的男人承包30亩大田,种的是稻麦两茬,不种粗粮。
  
    有了榆钱儿又没有玉米面,我只能生吃。
  
    看来,我要跟榆钱饭做最后的告别了。二妹子的女儿长大,不会再像她的姥姥和母亲,大好春光中要捋榆钱儿充饥。
  
    或许,物以稀为贵,榆钱饭由于极其难得,将进入北京的几大饭店,成为别有风味的珍馐佳肴。



榆钱


榆钱饭
作者 :不唤 时间:2009-04-14 20:13:58
  吃过榆钱。吹过柳哨
  ,春天了,还可以吃槐花,香椿芽,苦菜,山马楂。
  北方可以吃的山野菜是不少。
  
  小时候过于高的榆树是不爬的,我们是射弹弓“掐”下榆钱的
  
作者 :紫亿伊恋 时间:2009-04-14 20:27:44
  没吃过,没见过,只读过.
楼主凶猛的大象 时间:2009-04-14 20:28:04
  呵呵,对,槐花也很好吃,很甜,比榆钱晚点,要等榆钱下了后
作者 :lixxx 时间:2009-04-14 20:33:57
  哈哈,我想得就是槐树花。 说错了。不过,都吃过。
作者 :yunfeiyu17 时间:2009-04-14 20:35:23
  前天去老家把那颗十几年的香椿树给锟了,收了小版编织袋的成果。
  
  今天又把原子里的那颗给收拾了,亲戚说香椿要想长的高,把冒牙的那撮拿袋子密封住会比没封的长的又高又快
作者 :yunfeiyu17 时间:2009-04-14 20:36:37
  亲戚还说,90年代初的时候按这个土法收成的少量香椿可以卖到100元一斤
作者 :yunfeiyu17 时间:2009-04-14 20:37:37
  亲戚接着说,她家那位老早就点击着算日子,千万别等香椿老了再摘...
作者 :yunfeiyu17 时间:2009-04-14 20:38:42
  亲戚又说........
  
  结果亲戚走的时候,老家那颗的果实瓜分了一半
楼主凶猛的大象 时间:2009-04-14 21:40:17
  哦,你家亲戚说的好多
作者 :不唤 时间:2009-04-14 21:42:38
  小伙子,分不是这样扒的,能不能让咱家亲戚一次把话说完,香椿都下梢了,老了不能吃,等明年吧!!嘎嘎!
作者 :麦子幽幽 时间:2009-04-14 21:46:45
  作者:紫亿伊恋 回复日期:2009-4-14 20:27:44
    没吃过,没见过,只读过.
  ------------------------------------------------------
  同上!
作者 :萧晓风 时间:2009-04-14 22:09:53
  17,越来越幽默了。
作者 :秋天的童话7018 时间:2009-04-14 22:40:02
  这东西不长南方的吧
  
  我没见过也没吃过
作者 :yunfeiyu17 时间:2009-04-14 22:43:13
  嘿嘿,我认为足够精炼了。生活的N多片段被我浓缩在12分内,
  
作者 :yunfeiyu17 时间:2009-04-14 22:45:26
  这还没算完呢,后来听亲戚的亲戚电话交代,亲戚去年要去亲戚的亲戚家打亲戚家的香椿,结果是打一枝拿一枝。亲戚的亲戚家最后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
作者 :yunfeiyu17 时间:2009-04-14 22:47:26
  亲戚今年又想重演之前一幕,被亲戚的亲戚家一口回绝。无奈想起了老家那颗大香椿,能留下一半已经很给面子了
作者 :anny_syy 时间:2009-04-14 22:51:00
  榆钱、苦菜、槐花、山马楂,这些超市里有的卖吗,LZ提到的只吃过香椿卷,城里的孩子离大自然真是太远了。
楼主凶猛的大象 时间:2009-04-14 23:13:33
  我只是看到榆钱有感而发,苦菜,嘟噜酸(家乡话,不知道学名),
  
  勃勃(也是家乡话),野葡萄,这些野菜很多啊,还有我小时候也在
  
  地里考玉米,烧豆子,考山芋吃,几个小朋友一起过的甭提多高兴
作者 :歌歌斯拉 时间:2009-04-14 23:48:43
  香椿,榆钱,槐花,在文字上经常看到,就是不知啥样啥味道,呵呵
作者 :lixxx 时间:2009-04-15 06:19:23
  呵呵,看来LS美食家颇有憾啊。
  
  嘟噜酸 不知,至少LZ不是和偶一个老家的了,不过,怎么玩得都这么像
作者 :天凉好个秋呢 时间:2009-04-15 07:49:29
   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
作者 :anny_syy 时间:2009-04-15 12:48:01
  我们这里有贴饽饽熬小鱼,是极具地方特色的大众化风味小吃,饽饽就是棒子面加水和面,用手拍成的长圆形厚饼,贴在灶火铁锅周围烤制而成。小鱼一般都是鲫鱼,油炸至金黄,码放于锅内,放入调料加适量水调汁,微火炖焅至鱼松软,淋上少许芝麻油取出。又名“佛手糕千眼鱼”,味道不错。
作者 :第一蚯蚓 时间:2009-04-15 13:58:34
  小时侯经常吃
  还有洋槐树的花也很好吃的
作者 :只喝沱牌 时间:2009-04-15 14:02:32
  黄桷树的花也很好吃
  
楼主凶猛的大象 时间:2009-04-15 17:39:42
  黄桷树的花没吃过,你们吃过茅草根吗?很长,一节一节的那种,我
  
  们小时候也去挖茅草根吃,不过茅草有两种,不认识的就可能挖到苦
  
  的,呵呵,想想小时候零食还真多
作者 :只喝沱牌 时间:2009-04-15 18:01:23
  吃过
  还吃过野葱
  马旋子
  好多好多
作者 :麦子幽幽 时间:2009-04-15 18:03:52
  感觉我真老土,好多不知!
作者 :三单元七楼 时间:2009-04-15 18:25:22
  榆钱,有股轻轻的甜香
  小时候中午不睡觉,经常爬树去摘
作者 :__s┈独行┈ 时间:2009-04-15 18:28:09
  三叉,那些玩意儿小时候谁不玩啊
  
  
作者 :紫亿伊恋 时间:2009-04-15 18:33:41
  作者:凶猛的大象 回复日期:2009-4-15 17:39:43
    黄桷树的花没吃过,你们吃过茅草根吗?很长,一节一节的那种,我
    
    们小时候也去挖茅草根吃,不过茅草有两种,不认识的就可能挖到苦
    
    的,呵呵,想想小时候零食还真多
  
  =====茅草根,这吃过,甜甜的。
  
楼主凶猛的大象 时间:2009-04-15 20:58:58
  呵呵,大家还是晒晒自己小时候好玩的、好吃的东西吧,回忆一下快
  
  乐的童年,也看一下不同地区的小朋友们童年是怎么样度过的
作者 :不唤 时间:2009-04-15 22:14:29
  我小的时候,那时候城市和农村差别不大,都不富裕,我出生在城市,但也没什么零食,所以才吃榆钱。玩的是柳哨,现在我是不吃的,在我看来那就是牲口吃的草,无论它们在理论上多有营养,多诗情话意。,
  回忆过去是带有辛酸味道的,小时候我的一双槊料凉鞋粘了十七块胶皮补丁,
  没有糖吃的时候,我爸就给我吃宝塔糖,那是专门打蛔虫的,那时候我很瘦,肚子里没虫,但是营养不良,宝塔糖那也终归是有点甜味。也是糖。
  
  但那时候总还是无忧无虑的,有一点好吃的那是弥足珍贵,
  正如桑格格所说,小时候记忆可以吃掉。但忘不掉。
  
  我在东北,记忆中的东北是这样的
  
  爆米花:一个老头扛着一口葫芦一样的黑锅,走街串巷。将米变成白白的爆米花
  
  果丹皮:很多人都是吃它长大的。非常成功的一种山楂制品,能让20年后的人们念念不忘。1毛钱一根
  
  冰棍:真的是“冰”棍,除了冰就是棍子,绝对货真价实!三分没有奶,五分的有奶,还有一种是黑黑的小豆冰棍
  
   胶皮糖,看起来挺不卫生的,吃起来不错。
  
  哈秋林的一种蛋白糕,两层像蛋清似的蛋糕中间夹一条水果线,现在是找不到了
  
  灯笼果、山钉子、榆树雀儿、黑星星。菱角,黑佳仑,(黑加仑果糖,成卷的,吃完舌头都黑了)。沙果,海棠果‘山里红。
  
  化梅糖——一毛钱七块儿。虽然是拿秤称,可是数量出奇的准。 
  双喜糖也是一毛钱七块儿,那时候奶糖,有米老鼠,茉莉花,花生奶轧
    后来这些牌子看不到了
  小时候爱吃奶粉干面,那时候全脂速融奶粉是三元一袋
    现在的奶片可无法代替那时候的奶粉干面
    那时候的饮料有桔子露.很甜.
    我自己还用小苏达和糖兑过汽水
  
   烤土豆片(削了皮的土豆,切成片,然后放在炉子盖上,两面都焦了后食之)
    烧铁雀(用弹弓打下来的麻雀,还有用筐.簸箕.粘网.也有用手抓的,前提是把小麻雀撵累了飞不动了,然后把麻雀的内脏拿出来,里面放上盐,再用泥把整只收实好的麻雀包起来投到火里)
    
    烧青蛙\烧蚱蜢
    (只吃大腿)
    
    水葱棒\莠莠\马蹄菜、\蕨菜\婆婆丁
  
  高粱饴、花生沾、国梅露、格拉瓦斯(老毛子的饮料)、酸梅汤
   油茶面,大米花球,带动物图案的饼干,
  
   华夫香糕 好像是一个透明的包装袋里裹的满满的,大概就是现在各式各样威化的前身,不过,我现在很少吃威化了,只是比较怀念小时侯吃的华夫香糕
  
  海带丝也是零食,巴掌大的透明塑料袋装着,辣辣的、油油的九分钱一包,可以用开水冲个汤
  
  
  暂时想到这些
  
作者 :紫亿伊恋 时间:2009-04-15 22:24:41
  建议楼主搜一下部落的贴,无论吃的,玩的。。。。,应该有你想要的贴。我就是看了77的贴才来这,我们那时侯。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