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三十以后生活如何?平淡中造点生趣,读一读,闲一闲,别老是争了。

楼主:曹常彬 时间:2015-07-24 17:42:38 点击:158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捕鼠记
  有两三次了,我与那只住在何首乌藤下的灰老鼠在厕所里不期而遇。它莽撞地冲到厕所门口,遇见蹲在便池上的高大无比的我,惊恐地调转身子逃走了。它留给我的也是一片惊恐。它那沾了露水的皮毛黑乎乎地一撮一撮地竖起,像是街上剃着刺儿头的小混混。它这邋遢的形象实在让我感到恶心。每当它这么楞头楞脑地闯进厕所惊扰了我用手机读电子的兴致,我都想发狠弄死它。但,我一想到我们的祖先在恐龙当道的时代也只不过是一种体型似鼠的哺乳动物时,我便失了弄死它的兴致。我想让它活着吧,毕竟是生物圈里的一个小生命啊!后来,我把家里有鼠的事告诉了范,范说厨房里是不能放餐具和食材了,小心那只老鼠传染疾病。她的话又让我对那只老鼠恶心起来。我想总得想法把它弄死,况且这么邋遢的小东西,有一天它还趁我读书的时候闯进我们堂屋里来呢。
  有一天,我在网上搜罗各大门派的灭鼠大法。真是不看不知道,灭鼠真奇妙。网上各类灭鼠大法,不论残忍型的的还是安乐型的,都让我深感人类拥有智慧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大事啊!在林林总总的各派灭鼠大法之中,我最看中的是这么几家:
  1.粘鼠大法:常用的粘鼠剂有印刷用的调墨油以及松香粘胶(松香2份,桐油1份,加温制成)。运用时将粘剂涂在木板、铁皮或纸板上,在粘鼠剂板当中放一点食饵,鼠踏上粘剂板即被粘住而难以脱身。这种办法跟前些年我在网上看过的一款用强力胶将敌人粘住的和平武器真是如出一辙。因为这种方法富含和平因子,让我颇为心动,决定先试此法。

  2、烟熏大法:将烟熏灭鼠剂塞进鼠洞扑灭后,把鼠洞封锁将鼠熏死。常用的烟熏剂有以下几种配方:(1)敌敌畏20克,硝酸钾40克,木屑40克。(2)硫磺25克,硝酸钾25克,木屑30克,煤粉20克。(3)硝酸钾55克,木屑45克。
  这种方法跟当年鬼子对付冀中人民的地道战法时采用的放毒气瓦斯之法相当。但用此法完全不必使用上面的所谓的配方。我们以前在野地曾经单纯用干草盖住野鼠洞然后点着生烟熏出了老鼠。这种只需一把干草和一根火柴就能奏效的方法经济实惠,何须用他这须花钱买药材的灭鼠大法呢?况且,水淹法与此法相当,当年鬼子也曾用来对付过冀中人民,这两种方法虽然未对革命群众造成伤害,仅仅是因为革命群众有革命的智慧罢了,而鼠类鼠智未开,在烟熏水淹面前,它们只能是流泪狂咳,束手就毙的。
  3、铁猫大法。所谓铁猫,就是老鼠夹子。用铁丝做架,以弹簧发力,装置触发机关,上有诱饵。老鼠嘴馋,欲食机关上串着的美食,不小心触发机关,那夹子在弹簧的牵拉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夹住老鼠。这方法残忍,老鼠往往当场被夹得口鼻流血,暴毙身亡。这种方法灭鼠效果较好,但与投毒之法一样,太过残忍,不为心慈者所用也。况且,据灭鼠公司的人说,现在的老鼠,智力都有所提高,它们在目睹 同类被人类用各种方法屠戮之后,往往会在它们那小小的脑子里积累一些经验教训。不管他们说的是真是假,我都得考虑到下面的情况,有备无患。
  第一,家里的这只老鼠万一是一只深谙人类灭鼠之法的有经验的智慧老鼠,它很可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在一天夜里把铁猫偷偷地放在我家门口,待我早晨睡眼朦胧地一脚踏出屋门,便踩在铁猫上,夹伤了自脚。
  第二,家里的这只老鼠刺楞着鼠毛,一看便是不要命的鼠中无赖之徒,生命力极强。若用鼠药对付它,怕会出现药它不死,反被它药死的下场。据灭鼠公司的人说,现在的老鼠在人类发明的各类灭鼠毒药面前,基因发生变化,抗药性大增,一般毒性的鼠药在它们吃来就像是点心。因此,对于用毒药灭鼠之法,我不敢采用,因为我得提防这只老鼠吃了我投的药,一边大赞“味道好极了”,一边很好心地把一颗“点心”放到我们家的饭碗里,以示它的知恩图报。因此,这种灭鼠一只,自损三人的打法,不能为我所用。

  4、水泥大法。一看这名头,便知是哪位学建筑工程的大侠发明的。其法简介如下:
  用高标号水泥百分之十,玉米面粉或米粉百分之七十,炒焦的黄豆或芝麻粉百分之二十拌匀,装入医用胶囊(每颗约1克),无胶囊可用塑料薄膜替代,每5克一包。投放时用针将胶囊或塑料小包扎五六个小孔,使食饵香气外溢诱鼠食用。普通鼠食后一天左右,即因水泥凝结形成胃肠道急性堵塞而死亡。此法灭鼠效果可达95%以上。
  这种方法甚合我意。首先,它利用了鼠类都是美食家这个特点,精心为它们做了好饭食,只不过这顿饭包藏祸心罢了。其次,此法和平主义色彩还是很浓重的,杀鼠于无形,兵不血刃,让我杀死那只老鼠不致感觉到自己的嗜血残忍。但其法的简介中因为有“普通鼠食后一天左右,即因水泥凝结形成胃肠道急性堵塞而死亡”的句子,让我想到我们家的这只老鼠是不是普通鼠的问题。综合考虑到那只老鼠贼头贼脑,绝非寻常之鼠辈,最终,我还是放弃了此法。至于网上介绍的那位深受鼠害之苦的李女士发明的“老鼠惨叫驱鼠法”,我也不敢苟同,因为,把那种老鼠惨死时的录音在夜深人静时播放出来,即使真能吓跑我们家那只刺楞毛的老鼠,自己也得被瘆个半死。况且,那只老鼠怎么看也不像是胆小怕事之辈,不然它那一身刺儿毛还有什么用啊!
  最终,我选 定了“粘鼠大法”来对付它。昨天晚上,我趁范在家做饭的空儿,到街上那家卖百货的小店花5元钱买了五张粘鼠纸板。晚饭后乐滋滋地投放在厕所门口,厨房门口,堂屋床下,库房门后。今天一大早,我赶忙到各处查看,哪儿见得老鼠的踪影?再看那张投放在厕所门品的纸板,上面粘着几只苍蝇和许多露珠,我怀疑它是不是真能粘住老鼠,用手在上面一按,那粘胶糊了一手,好不容易才把它从手上撕下来。这纸板粘住一只老鼠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中午,这张粘鼠纸板上竟然粘念住一只羽毛初丰的小麻雀,这也是它能捉鼠的最好证明。这让我深感遇上了对手:这只老鼠绝非寻常之鼠辈,要逮住它,实非易事。
  、 2015.7.2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