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陪母赣州行》(随笔)

楼主:金戈铁马A2011 时间:2016-05-27 18:40:53 点击:52 回复:1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陪母赣州行》(随笔)

  一:

  在父亲人生最后旅程的这半年多的时间里,我依然辞职回故乡来照顾卧床与命运抗争的耄耋老爸。遥想在我们幼小时期,他和我母亲省吃俭用哺育我们,我想,作为儿子放下手中所有来陪护他是不值得炫耀的,这是做人的本分!一个人行于尘世,若无感恩之心,就不配做人。可是,人的生老病死或许是天意安排,父亲他实在是累了,离开了我们。

  母亲与父亲的结合,我想六十年前我的外公外婆以及舅舅一定是赞同的。不然,让一个青葱少女远离故土去陪同父亲转战水电建设,安营扎寨在纵横沟壑的山区,一般长辈或兄长是不太割舍这份情感和心怀担忧的。想必当初外公是看中了我父亲的为人,相中他是一个转业军人,一个党员吧,所以,母亲及笄之年便跟着我父亲从江西的赣州上犹电站去了浙江,投身到国家自主设计建造的新安江水电站建设了。在往年的幼小记忆里,我只知道我们三兄弟都是建德县(市)出生的。后来,父亲离退在桐庐富春江水电站的岗位上,属于水电十二局富春江退管处退休职工。待遇享受低于离休干部却高于普通职工,因为父亲是1949年3月投身革命的老一辈。


  母亲想回故土赣州探望嫂子(我舅妈)和侄儿侄女的念想,萌生于她七十岁左右。舅妈和我母亲的感情很好!或许是当初舅妈嫁给我舅舅时,母亲是所谓的真正的“小姑”,可能在十岁左右。外婆我没有记忆,而失去母亲的我老妈,可能把大她五岁的舅妈当做母亲看待了——所谓“长嫂如母”。而从我母亲给我舅妈打电话时,在神情上和电话里的语气中对我舅妈的叨叨絮絮里,可以看出来,她们姑嫂之情是多么深厚。——想必我舅妈当初对我母亲是尽了一个长嫂之职,像我的外婆一样疼爱我的母亲的。这几年,因为父亲年迈不能随行,而母亲对故土的眷念一直萦绕在心头,我们三兄弟中的老大老二又在外地工作,弟弟老三在日资企业打拼,几乎没有额外的假日,所以,母亲想回赣州的事儿一直没有摆在日程之中。


  当我们三兄弟处理完耄耋老父的丧葬之事,让他入土为安陪伴在我们的祖母身边后,母亲回乡省亲这件事,自然就摆在眼前了。对于母亲来讲,也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虽然古语“七十古来稀”现今可以推后十年,但有些事能早尽早,没有拖延的必要。因此,了却母亲归乡省亲的心愿,顺水推舟地就这样决定下来了。


  在我们三兄弟遵从父亲遗愿,在处理完他的后事之后,我们从道义上,自然要对祖居在赣州的幸氏舅母这一方的表弟妹们有个交代。在我们电联表弟,并告诉他们我父亲仙逝,我母亲要回故土省亲时,表弟在办完手头工作之后,立马电话通知,他们将在5月21日自驾私家车赶赴桐庐富春江。一为祭奠姑父,二来接姑妈去赣州。就这样,在国道和高速公路上驾车八小时左右,21日晚间六点,两个表弟风尘仆仆地平安抵达母亲居住的地方。——富春江退管处。一见面,侄儿与姑妈之间自然是有很多话儿要说的了。而母亲一见到几年未见的两个侄儿时,喜悦之情和伤痛之神色交织在鹤发童颜的脸庞。作为年长几岁表哥的我,自然早已做了丰盛一桌饭菜等候表弟的到来。三弟得知表哥已到,带着弟媳妇从他居住的社区赶来,陪同表哥饮酒谈事。


  晚饭后,我们表兄弟在一起聊了很久。毕竟,我们之间有十几年未见了。虽然一见面还可以相认,但十年磨一剑似的,岁月催人老哟。表兄弟如今都是人过中年的人了。考虑到表弟驾车辛苦,我作为表哥劝他们早点休息。何况,返程定在5月23日,那么5月22日一天,仍然是可以交流沟通的。


  二:
      5月23日一早,我便早早醒来,而母亲和表弟也在六点左右起床了。满头华发的母亲,想必心情激动,说是四点多就已经醒来了。此时此刻,她的心情我完全可以理解。毕竟故乡一别十多年了(十几年前母亲回过赣州),物是人非,即便是健在的同辈也都七老八十的了。再说了,母亲有晕车的小毛病,即使吃了晕车药和耳根贴上晕车贴也会晕车的。所以,她平时一般不怎么坐车出门。能走路的话,她是喜欢走路的。

      洗漱完毕,我让母亲吃完早餐之后再吃了晕车药,顺带给她贴上晕车贴,预做准备让她坐车感觉舒服一点。同时,带上三弟为她备下的各种日常药品,比如脑心通,银杏叶片和感冒药以及治疗缓解老年白内障的“莎普爱思”眼药水等等。一切都准备妥当了。表弟便去停车场开车到住宅附近。然后,我们一行四人便开始了千里行程——奔赴母亲的故乡——赣州南康市。
      
  因为两地相距千里左右,即便是在高速公路上行车奔驰,对于一个司机来说是不合常规也是不安全的。因此,表弟事先已经想好了打算在江西樟树停留一晚上,那里有我的二表妹嫁在江西915地探大队。于是,五百公里左右的行车里程,母亲即使吃了晕车药,还是不甚舒服。故此,表弟考虑我母亲的状况,在高速公路的几个服务区做了短暂停留,让我母亲有个喘息机会,调整一下晕车状况,让她心里好受一点。
      
  或许是近几年国家的政策倾斜与扶持,江西的道路情况有了比较大的变化,这让我那位开车十几年的A照驾驶证的表弟“老马不识途”了,虽然有点误点,但还是在下午二点左右平安抵达樟树的表妹家里。闲话不多说了,晚上我们四人就在表妹家里休息。对于表弟来讲,姐姐虽然在我舅妈八十大寿时一起祝寿了,但到底是一家人,相逢自然是亲切的。而表妹见到很久没见过的姑妈,这亲热劲就像似出嫁的女儿见到妈妈一样,甭提那是多么高兴了。
      
  因为我母亲就一个亲哥哥,所以,对于表弟妹们来讲也就一个亲姑妈了。因此,他们对于我这个远嫁异乡的姑妈自然是异常关心的。而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情,更是让姑侄之间倍感亲切了。何况,又是一个十多年未见,可想,内心里的关切是不言而喻的。
      
  相对于浙赣高速这一段,表弟对于本省的道路情况自然是熟悉的。所以,5月24日的行程顺顺当当。这一段路程里,或许是母亲感到离生养自己的地方越来越近的缘故吧,四百多公里的高速路上,我们仅用了三个多一点小时就到了表弟安居的南康市住宅小区了。一进家门,我那银发满头的舅妈就已经做好一桌饭菜等候在了家门。进入住宅,我忽然发现我的母亲在舅妈面前竟然像个孩子一般。两老已经十多年不曾相见,那种久别重逢的心境以及姑嫂之间的亲热,自然很好理解。
      
  在热腾腾的饭桌上,老妈坐在舅妈身边,一边吃饭一边开始唠家常了。而我那八十岁的舅妈,一如既往地像个大姐姐一般为我老妈夹菜寒暄。作为小辈,我在问候了舅妈之后,便把空间留给二老,由着她们家长里短了。饭后,自然是一家人团坐在茶几前聊天。而舅妈和我老妈这一对姑嫂,相依而坐,一问一答。望着二老这般情形,我默默祈祷她们能够健康长寿,人生百年!


  三:
  赣州,简称“虔”,别称“虔城”,也称“赣南”,位于江西省南部,是江西省的南大门,是江西省面积最大、人口和下辖县市最多的地级市。 赣州是江西省省域副中心城市,拥有4个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和全省首个综合保税区。赣州是全国稀有金属产业基地和先进制造业基地、红色文化传承创新区和著名的红色旅游目的地、区域性综合交通枢纽、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示范区、赣粤闽湘四省通衢的区域性现代化中心城市。赣州都市区也是江西省重点培育和发展的三大都市区之一。
   
  赣州有着2200多年的建城史,历来为江南政治经济军事重镇。文天祥、周敦颐、海瑞、王守仁、辛弃疾和中共第一代核心领导人皆在赣南主政过。 王守仁心学精粹《传习录》,辛弃疾《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周敦颐《爱莲说》,毛主席的《菩萨蛮·大柏地》,陈毅元帅的《梅岭三章》皆创作于赣南。赣州还是《牡丹亭》故事的发源地。 此外,赣州是世界风水堪舆文化发源地,还有着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千里赣江第一城、江南宋城、客家摇篮、红色故都、世界橙乡、世界钨都、稀土王国等美誉。受苏区振兴红利,赣州成为中部首个全面执行西部大开发税收政策,也是中国首个受到国务院各部委对口支援的城市。

  过去,我们觉得有一个好的先生指引,我们的人生便会精彩纷呈。现如今,任何老师都无法取代“度娘”肚子里的百科大全了。所以,有关赣州的历史渊源我就没有必要在此赘述了。总之,来过赣州的异乡客,一定会喜欢这片红土地的。不说几十年前,江西的经济相对落后于中国沿海的发达省份吧,现在,随着各地的改革深化和国家产业扶持,如今的赣州城也已勃发生机,正在通过各方合力欲把这片红土地拓展成“大赣州”的路上。据表弟和亲友介绍,全国最大的家具城,现今就落户在赣州南康市郊,加上成衣市场和其他第三产业,这里,渐渐成了商贾云集之地了。尤其是赣州家具,质量上乘,远销世界各地和国内各大市场,这在赣州的经济发展中,起了龙头作用,并且正逐步引领相关的其他行业的共同发展。

  闲话少叙,言归正传。这一次陪母赣州故乡之行,作为儿子,我是打算由着母亲的,毕竟她也老了,虽然时下交通便利,但对于一个晕车的老人,回来一次实属不易。母亲的初步设想是打算在此呆一个月,各方亲友见见面,走动走动。因为,真的临行一别,就不知道下一次何时再见了。所以,她愿意何时回归桐庐富春江,我就由她决定,我只负责全程陪护和照顾她的饮食起居。这是一个儿子对待父母长辈的应尽本分。
  在来的路上,表弟就介绍了一些母亲故乡赣州的变化,包括赣州南康市郊,新建了一个全国最齐全的“百家姓祠堂”,除了正门牌楼之外,两侧共建祠堂一百单八间,收录了在江西境界里修生养息的一百零二个主要姓氏。自然,作为赣州这一代的大姓(客家姓)幸氏祠堂在修建之时就排位靠前,坐落在第一排右侧,而我父系王姓也在同一排同一侧。

  考虑到表弟在公交公司上班,这一次属于正常请假调休,所以,他把参观和祭祀祖先的事项安排在我们抵达赣州南康的第二天,也就是5月25日。这一天一早,表弟妹们自驾两辆私家车,在吃完早餐后,便驱车前往市郊的“百家姓祠堂”。而这一建筑群里市中心不远,轿车五六十码的速度开车十几分钟就可以到达。路途比较近且方便,我母亲经过一夜休息,晕车症状早已减轻。因此,第二天这一段短途路上,她的感觉还算可以。
  车停广场停车区。我们七八个人陆续下车步行前往“百家姓祠堂”。远远望去,这一建筑群坐落在南康市的南山山脚,齐刷刷同规格的祠堂鳞次栉比地错落有致,给人的感觉非常肃穆庄严。如果一家一家参拜,估计一天的时间还不够,所以,我们只浏览了一些必经的祠堂,主题直奔“幸氏”和“王氏”,想在这里“寻根问祖”,再通过资料介绍,了解一下自己的先祖属于何方发端以及祖脉是如何迁徙延续下来的。这也是华人喜欢寻根问祖的缘故。毕竟,我从哪里来,属于何支,先祖是谁,这样的事儿了解了总比未知要好吧。

  从“王姓祠堂”里,我知道了我的先祖是太子晋,源出周文王姬姓。一说是文王十五子毕公高后裔,一说是周灵王的太子姬晋因直谏被贬庶人,其子宗敬(王荣)官至司徒,其后人由洛阳迁徙山西太原和琅琊,遂有太原王氏和琅琊王氏之称。再有一说是周平王太孙姬赤之后。平王薨,姬赤继位,后因内乱出奔晋国,改姓王,是为山西王氏。另有源自子姓,出自成汤王子比干后裔。但在这里的“百家姓祠堂”里,宗族家谱考究认可的则是“太子晋”这一脉。但不管先祖是谁,至少,我也认可“太子晋”这一史学家和宗谱研究者的结论了。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千里迢迢的来了,那么,对于母姓渊源,我也必须了解和知道。在陪同母亲和舅妈以及表弟妹们一起参拜祭祀的时候,我顺带查阅了大理石上刻印的族氏介绍,知道了母姓“幸氏”近族从江西高安迁徙到了南康唐江的“幸屋村”,祖姓起源于河北沧州清池。而幸氏起源可以上推至上古帝王的信任亲信大臣,即幸臣。始祖幸偃因镇守雁门有功于公元前1027年成王赐姓“幸”。所以,赣州这里的幸氏族人都把自己归类“雁门堂”这一支了。
  在知道了这些之后,燃香祭拜这种俗礼自然是免不了的。我和表弟妹们一一上香,跪拜先祖。礼毕,表弟与看护祠堂的管理人员(同宗族幸氏)攀谈约半小时后,我们算是完成了这一次“百家姓祠堂”的参阅事项。对于我这个“外来户”,利用高科技手机,随拍了几张祠堂外观和家族介绍,留作纪念。

  四:

  即来赣州,十分不易。那么,这赣州附近,对我而言,想要了解的事儿很多,尤其是母系幸氏宗源是必须了解的一件事了。虽然经过表弟的简介知道了一点,但我还是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地想彻底了解。这就让我们母子必须走一趟南康市唐江镇了。因为,查阅度娘,知道赣州幸氏先祖乃是南宋末年,即公元1270年前后,登嶷公从高安迁上犹安河桐子居住,由于沿江往来于上犹、赣州间,渐渐迷恋上离唐江镇十华里的这块茫茫荒原。他成了这里第一位拓荒者。他成功了!现在,有逾万名后代在为中华繁荣而效力。外出创业的子孙不计其数,其中在广东兴宁居住的竟达数千人。人们以崇敬之情,尊他为康邑一世祖。从偃公算起,登嶷公是第86代。他老爷子当初看上了唐江幸屋村这一块地界是因为上犹江发源于罗霄山脉。清澈透底的江水流经上犹、唐江、风岗后注入章江,最后在赣州城北与贡水汇合,组成浩浩荡荡的赣江,朝鄱阳湖奔腾而去。

  建村之初,这里称"康邑长伯图鹿鸣乡石塘堡幸屋坊"。最初的开发情况已无详细记载,因为直到五百年后,即公元1813年这里才第一次编印族谱。不过,先祖们从无到有,在生产水平相当落后的年代里一步一艰辛地走过来,实在不容易。他们花费了二百余年、经过十二代人百折不回的努力,村庄才初具规模。其标志是公元1500年前后,"幸氏宗祠"(即大祠堂)在子恭公一代人手里落成。时至今天,这座建筑仍称得上了不起。房屋全长约五十米,有四层楼高,分前中后三厅。

  子恭公生有五子,其中以公卿公和公相公很知名。他们分别居住在大祠堂的西东两侧。从此村庄有了"西边"与"东边"之分。公卿公的曾孙蒙诰、蒙诚二人合建"和宁堂",后来称之为"西边祠堂"。建筑面积虽不及大祠堂,但也相当气派。青砖素瓦,古朴雅典,石柱、天井全由整石制成,不愧为无价之宝。门前有宽敞的大院,每年春节与大祠堂同时开放,全村男女老幼涌向这里举行欢庆活动,热闹非凡。每到暑假,中小学生便三五成群在祠堂内纳凉,谈天论地,其乐融融。不料,此建筑于七十年代被拆毁,一座价值连城的古建筑从此消失了,实在惋惜。

  公相公的子孙稍晚些时候建成了"东边祠堂"。六十年代用作仓库时不慎失火,建筑物遭到损坏。

  村里人口目前增加到超过三千了,很多幸氏后代,如今也外出务工和谋求事业上的发展了。新屋在不断向东西北三方向延伸。外迁另建聚居地的,计有西坑村、长岭上、铜锣排、内潮、乌埔、坪市东坑以及上犹县杨眉寺、于都县梓山等地,共约一千五百人口。至于广东兴宁的分支,系登嶷公的曾孙郎酆公的后代。他们那里的发展盛况,是非常令人鼓舞的。——其实这些文字,我只是转载度娘肚子里的货色,作为对幸氏宗族的一个单纯意义上的了解。

  我们母子来到赣州,在这里的吃住安排自然由表弟做主。何况,对于表弟妹们来讲,这远嫁浙江的姑妈毕竟算是稀客,尽管表弟妹们时常与我母亲有通电话,但这一次母亲亲临故土,那种亲情的感觉,只有当事人明白的。

  在表弟的安排下,表弟表妹各自驾车在5月26日一大早便朝着祖居唐江镇的幸屋村驱车前往。作为浙江来的侄儿,去祭拜早年仙逝的舅舅也就是一件大事了。在舅舅墓前,我们表兄妹们燃香跪拜。而我母亲在我舅舅墓前,想起往昔兄妹之情,不免老泪纵横,声音哽咽。其凄楚之容让我更加伤心。因为我也刚刚失去父亲,直到现在,我依然没有走出失亲之痛之阴影。跪拜祭奠舅舅之时,我想起了舅舅当初来我们桐庐富春江家里的情景,想起舅舅对外甥的垂爱。都说甥舅关系是天底下最好的关系,这一点不假。有道是“爹亲叔大,娘亲舅大。”更别说我舅舅只有这么一个亲妹妹,早年对我母亲的疼爱无须言表,自然是兄妹情深的了。同时,我也想起了我父亲和我舅舅之间亲密无间的姑舅情感。可是如今,他们都去了另一个未知的空间,希望他们姑舅能够穿越时空再次重逢,相悦叙旧握手言欢。

  祭拜舅舅之时,我的泪水无法控制地顺着脸颊流落。我对着舅舅灵位述说,告诉他我父亲今年也驾鹤仙逝了。如果先人有灵,我想舅舅能够收到我传递的信息。祭奠之后,我们上车去了唐江的幸屋村。进村后,轿车径直朝着表侄儿家开去。虽然表侄儿与我属于同龄人,但在乡村是不论年龄论辈分的。这种习俗全国各地几乎相同。虽然远隔千里,但以同宗祖亲血缘而论,这亲情是割不断的。午饭时,表侄媳妇做了一桌丰盛的农家菜,算是尽地主之谊了。我们一行八九个人加上表侄儿等,围在桌案上边吃边侃家常。作为我这个“外姓人”,对于母系幸氏的渊源,自然想知道的更多了。而家传的族系家谱,有时候比专家研考的更为精准。因为,中国一些专家研考的可信度历来存疑。

  原本打算亲临“幸屋村幸氏祠堂”,但听表弟和表侄儿谈论此事时,似乎说是已经今非昔比,原因是近年很多族人都外出谋生,祠堂也显得有点颓败。至于修葺大事,那得族长等长老合计了再做定议了。所以,表弟也说去了也就看个房子,因此,我也不强人所难,放弃了去祠堂参拜念想。

  由于下午还有一家亲戚要走动,所以,我们大约在三点半左右启动轿车告别表侄儿一家。临行依依,亲情牵系。傍晚时分,我们母子和舅妈一家才回到表弟在市里购置的房子里。这一天,母亲除了祭奠舅舅时的凄楚之外,心情倒也算是好的。或许,这不一样的亲情走动让她忘记了许多人生的无奈与不快。



  五:

  不走亲戚的时候,我就在表弟家里陪伴舅妈和我母亲二老。表弟妹们都有各自的工作,自然还得赚钱养家糊口。作为远道而来的我们母子,是客是亲,在表弟家里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了。对比舅妈和我母亲二位长辈,我更觉得舅妈那种乐观的个性很能感染人,她就像似一个老顽童一般整天嘻嘻哈哈的,可是我的母亲就无法做到这一点了。两位长者都是斗大字不识几个,个性差异却如此之大。而舅妈的乐观心态,让整个家庭的氛围一直处在其乐融融的环境下,大家和睦相处,没有什么争论。我也希望我的母亲能够像舅妈那样,因为现在不似往年,要为五斗米折腰,目下,像我们这样的工薪家庭,虽然物价上涨,但目前还是能够做到衣食无忧的。所以,如果老妈能够和她嫂子——我舅妈——那样对待生活,夫复何忧?

  或许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的道理,舅舅在89年就离开了我们。那时候,五个表弟妹们都还尚小,舅妈凭借自身的顽强和幸氏邻里相帮,硬是独自肩扛家庭道义,把五个孩子拉扯成人。如今,表弟妹们都已经在各自工作岗位上干的风生水起,虽说没有大富大贵,却还都是生活奔向小康,日子过的有滋有味。

  我的外公也是一个和蔼可亲的长辈,在我小时候回归母亲故里时,他对我这个外孙也是关怀备至的。也许是爱屋及乌的缘故,疼爱小女儿,自然也就把外孙,尤其是远在浙江随母回乡的外孙捧着手掌之宝了。

  那一年,我在开学之前的七岁,随母远赴赣州南康。至今仍然记得,当时的唐江大桥是木制结构。现在早已随着经济建设的发展需要建成混凝土结构的了。别梦依稀,七岁的场景,在我们母子随表弟驱车去幸屋村返回途中,特意从故园巷子前面经过,当表弟问起我时,我指着那条幽静小巷告诉他祖屋位置,他佩服我的记忆。现在,表弟妹们因为各自的工作岗位不同,已经都在城区里发展。而那个祖屋一直静默在伫立在那里,只等政府规划拆迁。不然,就留在那里了。

  失亲之痛是人世间最悲凉的处境。外公走的那年,母亲失声痛哭,自然可以理解,毕竟我母亲是他最小的女儿,而一般情况下,女儿对父亲的依恋是中国人的通病。那时的我们三兄弟也就十几岁,也跟着母亲一起哭泣,奔丧的事自然是大人去做的事儿了。但天意难违,谁都无法抗拒。只能让流逝的岁月渐渐平复内心的痛苦了。而我的外公走的时候已经是八十三岁高龄的长者了,这在当时来说,也算高寿。我母亲当时闻讯之后,自然也是哭了几天几夜。毕竟在人世间两个最疼爱自己的人先她而去,这让一个弱小女子焉能不凄凄惨惨戚戚啊。

  这些天,我特意让母亲“沾着”她的嫂子——我的舅妈,本意是想让她在我舅妈身边感受一下做人是要乐观一点的意思。而我舅妈和我母亲这姑嫂二人,感情至深是自不待说的。我希望舅妈这个老顽童的性格能够传递到我的母亲身上,让她也拥有这样乐观待世之心态。因为,要走的,自然命数既定。那些离开我们我至亲,就让他们在另类空间逍遥去吧,而仍然活在世上的我们就不要再去打扰他们的清净了。

  有道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想舅妈的个性除了自身的原因外,更多的则是子女媳婿和孙辈的孝顺,一些生活上的滴点关怀让她没有了后顾之忧,可以安享晚年。从这些天的观察来看,证明了这一点。我的表弟妹们,个个都是孝敬之子女,而孙子孙女们,也都有样学样,非常尊敬家里的老祖宗。所以,舅妈的晚年一定会是非常美满的。而我母亲,除了善良之外,更是一个喜欢“穷操心”的女性,许多事本不该她去想,她却总是让这些念头萦绕脑海挥之不去,这也使她很早就白发苍苍了。同时,我也得自我检讨一下,尽管前段时间我在照顾生病卧床的父亲的同时,也在照顾她的饮食起居。可是早些年,女儿尚未成年,仍在求学读书,我得尽一个父亲的责任去赚钱养家。虽说在父亲的最后关头我守在他的身旁,可是,我仍然觉得亏欠父母亲的实在太多。父亲走了,我只能跪拜送他。但母亲依然健在,我也必须做好一个儿子应尽的本分。这一点,我必须要像表弟妹们学习,好好赡养年迈的母亲。

  一个人,来到尘世非常不易,母亲临产九死一生,如果遇到难产,那就更是命悬一线了。同样,父辈们带着“原罪”赚钱养家,也是挺不容易的了。因此,我们孝敬尊长,是做人的第一本分。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父母都不赡养尊重的话,他还配做人吗?这也是许多大公司在招聘员工时立下的“规矩”。——不赡养父母者,哪怕你是天才,是多么优秀,我也宁舍不取。

  舅妈虽然是八十岁的老人,可仍然手脚麻利。长期住在表弟家里,媳妇格外孝敬,凡事本无需她做,可她就是闲不住。什么洗衣做饭拖地打扫卫生等等,她依然乐此不疲,家里整洁干净。这样的身板,相信我的舅妈一定会是一个健康长寿之人。等到她过九十大寿时,我是一定要来为这个老寿星祝寿的。同样,我也希望我的母亲通过这次故土省亲,能够感染一些舅妈的快乐性格,开心地安度晚年。

  六:

  舅妈是个大大咧咧的女人,同时,也是一个非常慈祥的长者。这些天来,她待我母亲,即是嫂子又是大姐一般。尤其是她那乐观性格,通过她们姑嫂的相处,多少也感染了一点我的老妈。这几天里,我老妈不像一个多月前我失去父亲的那段时间里的悲切,再说了,我的父亲有如此高寿,也算寿终正寝。因此,我在这里除了安慰我的母亲要像舅妈那样好好地过日子安度晚年,不要胡思乱想的去思考不该她想的事。她只要身心放松,一切就OK了。

  如果我的母亲有舅妈的心态和身体状况,作为儿子的我就没有担忧的必要了。尽管三弟在我们母亲来赣州之前就已经把常备的家常用药配齐让我随带身边,但我还是每天三顿饭后叮嘱老妈吃药的事儿。

  表弟一家的和睦和相亲相爱,对我是有深深感触的。同时,表弟一家子和几个表兄妹们,个个都是心怀感恩之人。这在我们表兄弟之间闲聊时,表弟提到N年前,我的父母亲对舅舅一家子的帮助。那时候的我们三兄弟也还尚小,表弟妹们更是小了几岁,舅舅一家和外公在一起居住,算起来和我们一家一样也是六口之家。除了外公做厨师和舅舅在县里有一份职业外,很多时候家庭经济都会入不敷出,因而有时候,舅舅会写信有求于在浙江工作的妹夫——我的父亲,我父亲自然是竭尽全力帮助舅舅共渡难关的。小时候的我们,会时常看到父亲用浙江粮票和工友兑换全国通用粮票再通过邮政局寄给舅舅,并且在手头挤得出来时,也会附带汇款十元八元的。这些事,我想我舅舅在世时一定对他自己的五个子女说过此事。所以,表弟至今仍然记得这些往年小事。也在这一次我和我母亲来到赣州南康省亲时,对我母亲的饮食起居百般照顾。虽然我母亲是他们唯一的亲姑姑,但舅舅一家也是孝道传家,所以,他们对长辈的孝敬与尊重,已经传递给了第三代人。

  现在,表侄儿侄女们,对我舅妈(他们的奶奶或叫外婆)格外尊敬和孝顺。这也是受到表弟媳妇的以身作则表率有关。说起这个和婆婆二十年共住一屋的表弟媳妇,对我舅妈之好确实无可挑剔了,舅妈人前总是夸赞这个一起居住的儿媳妇的孝顺。她们婆媳之间能够相处如此融洽,一是舅妈待媳妇像自己的女儿,二来媳妇待舅妈一如母亲。所谓人心肉长,将心比心了。在我看来,舅妈这种乐观心态和良好的身体素质以及婆媳相处的如此和睦,一定会让舅妈健康长寿的!

  这些天,母亲的变化多少还是有的。胃口好了起来,这或许是在家乡吃家乡菜时,饭菜对胃口。二来嘛,人的心情往往与脾胃的良好运作有点干系,心情好自然胃口大开了。因为有时候,人在心事重重时,往往会显得没有胃口。另外,表弟和他妈妈逗闹惯了,也不时与我老妈开起玩笑,这也有一定关联。有时,看着老妈和舅妈以及她的侄儿侄女们说着家乡客家话,虽然我不会说,但还是能够听懂很多的。

  环境能够改变一个人的许多,包括心境和习俗,这是毋庸置疑的。想必我的母亲在赣州这里呆的时间一长,恐怕会“乐不思蜀”了。但她也知道自己是嫁出去的姑妈,在这里只是暂时做客而已。尽管侄儿侄女们对她很好,但她还是要回浙江儿子身边去的。也许这六十年来,她已经渐渐习惯了在浙江居住的环境。原本来的时候打算在此逗留一个月,具体何时返归浙江到时候由老妈决定,我只尽一个儿子的责任负责来去接送。但她目前这个年龄了,来一趟真的不容易,所以,她能够在这里就尽量满足她一个月的逗留行程。

  人生,许多事都是未知,包括人生的明天是阴是晴。但我们都必须以良好心态去面对,不可杞人忧天或暗夜难寐。快乐地享受生活,才是我们来这个尘世的价值。不然,我们何必踏赴红尘历经磨难?

  胃口一好,母亲脸上的气色自然好了许多,这是我做儿子最希望看到的,也是陪护她回乡省亲的目的。而我的舅妈,在小姑面前始终像一个老顽童,经常和我老妈开玩笑逗趣。偶尔看她们如此融洽,我的内心总是非常开心的。

  这些天,江西赣州地区气温相对较闷热,舅妈是一个非常爱干净的人,因为儿子和媳妇都在市里工作,她在家就打扫卫生和操持家务,同时她已经习惯了天天洗浴,我老妈来到这里,因为最近天气燥热之故,她也要求我老妈洗澡。她们二老晚上睡在一张大床上。母亲见嫂子如此,自然是比较听她嫂子的话了。洗浴之后的老妈精神好了很多,感觉都年轻起来了。

  七:

  不知道诸位有没有注意一点,那就是在泱泱华夏,绝大多数传承几千年传统的中国人讲究的孝顺有一种反向的朝下倾斜,具体的沿用就是在我们日常生活中,一种祖辈父辈朝下“孝顺”的事就发生在我们的周围。君不见,父母把他们深似海伟如山的浓浓之爱倾注在养育子女的天职之中。再具体一点,我们可以细化到父母始终记得自己每一个子女的每一次过生日,并在孩子未成人的每一年里,在家里给孩子炖个鸡煮碗面什么的。抑或在时下,给孩子几百或上千元钱,由着他呼朋唤友去高档餐馆和KTV举办庆生晚宴或K歌至深夜……可是,作为子女,又有多少人会记得含辛茹苦养育自己的父母亲出生的那一天?作为我,虽然心细如针记忆尚可,但在这一点上,我与这所述的绝大多数人是一样的。只记得自己子女的生日,却忽略了养育自己的父母生日。至今思忖,深感惭愧。

  许多事,说是机缘巧合也好,论说事有凑巧也罢。在这个星球上,每分每秒都在不断更替着人潮,物种也在新陈代谢。这也是“天道”使然。父亲的生日我早些年就记得了,但是母亲的生日,要不是这一次我陪母赣州行,带着她的身份证,或许我会一直“蒙在”鼓里,不知道她出生在猴年马月了。

  上说机缘巧合了,我的母亲生日正好“赶在”全国儿童庆祝自己的“六一儿童节”那一天!事也凑巧,我们母子这次赣州行之行程在5月底,因此,六月一日那天,大表弟夜班归来,骑着摩托车带我去了二公里附近的农贸市场。我们俩在菜市场里转悠了一阵子,我购买了鸡鸭鱼肉和母亲喜欢吃的蔬菜,一共三大袋子。花钱的事可以或略不计。毕竟父母养育我们成人这些年里,他们的父慈与母爱和花在我们身上的心血是我们用人生这一辈子也无法报答的。感恩这事,因人而异。但我自感已经亏欠了父亲,就决不能再亏欠母亲了!

  考虑到江西赣州这里的生活习惯尤其是饮食方面,与我们居住的浙江是有比较大的差异的。所以,这烹饪菜肴的事儿就交由二表弟打理。其一,我们母子来此是客,应该以他们的口味为主。二来嘛,自己的侄儿做饭菜给姑妈吃,也在人之情理之中。如果给母亲祝寿这事儿摆在浙江家里,我自然会亲下厨房给母亲做一桌丰盛的菜肴的。再说了,客随主便的传统我们是懂的。因此,六一这一天,母亲祝寿的晚餐是表弟代劳的。我嘛,中午时分到附近蛋糕房给母亲预定了一只精致的蛋糕。

  晚餐的饭桌上,在赣州附近能到的母亲那些侄儿侄女们闻讯赶来,一大家子围坐在饭桌上,一起给我的母亲祝寿。尽管不是整数位的大寿,但也算是一次家庭聚会。亲在子女聚,亲走各东西,这是在中国不争的事实。这一次,母亲自然是非常高兴的了,饮食的胃口和心情也算不错。气色比起前段时间好了很多。晚餐后二小时,一盒大蛋糕十二人分享。分享蛋糕之前,我为母亲把蜡烛插在奶油水果蛋糕上,并点燃之。然后,给母亲戴上儿童节蛋糕房随送的“皇冠”,让她感受一下“六一儿童节”的气氛,做一回“老小孩”。再让她许下心愿,按照传统庆生的“习俗”吹灭点燃的蜡烛,最后,大家为她祝福,并且“沾光”分享了品味上佳和做工精细的蛋糕。——这一晚,母亲的脸上“流光溢彩”,终于开心了起来。

  六月二日,应母亲的要求,我们一早就坐表侄儿的私家车去了离赣州南康市区二十公里左右的唐江镇最小的表妹家里。在那里,中饭后安置好母亲和舅妈,我独自一个人去了外公外婆和舅舅一家曾经居住的“祖屋”。去之前,小表妹还担心我会寻觅不到。我告诉她,等会我用手机拍照回来,看看我的记忆会有错吗?——因为那个“祖屋”还是我七岁时候去过的地方,表妹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

  走过唐江大桥,我记起了七岁那年和表弟妹在河岸抓小鱼小虾的场景,记忆起了那个桥头曾经有个造船厂,记忆起了小巷对出的河岸边曾经有一个桑树等等留在脑海深处的童年印象。附带用手机拍下了曾经是木制大桥如今随着交通发展和公路流量的需要改建成钢筋混凝土大桥的唐江大桥。

  走进幽深的石子小巷,一些记忆片段在脑海回放。许多曾经伫立在这里的房屋都改建成了砖混小楼。而外公外婆曾经居住的木制小楼依然伫立在小巷里。因为表弟妹们都各自成家向外发展了,这里的“祖屋”留下的更多是一个记忆。自然,我是要用手机拍两张照片留存的了,顺带回去向表妹“交差”。当我把外公外婆曾经居住的“祖屋”照片从手机相册里翻给小表妹看时,她认可了我的记忆。

  本来表妹夫妻俩打算留我们过夜,他们买的是三层阁楼,房间不成问题。但我们母子到唐江镇来的时候本来就没有留住下来的意思,何况舅妈得回南康市区,再说我们母子也不愿过多地去打扰别人的清净,自然没有带衣服过来。因此,晚饭后表妹夫驾车送我们会南康市区里二表弟家里。这二天,我们的行程就是这么安排的。过几天,母亲打算见一见我大姨妈的后人——我母亲在赣州市里落户的外甥女一家。我想,十几年未见了,这一次来此不易,这她们姨甥见面的事是一定是要遂母亲心愿的。
作者 :闲散山人LT 时间:2016-06-01 00:28:57
  嘻嘻,铁马小弟的帖怎么没人顶的?茅屋如此凋敝真看不下去了!
  铁马是个大孝子!敬佩加学习!
4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金戈铁马A2011 时间:2016-06-05 20:35:52
  八:

  这两天,因为天气炎热,再加上大多数母亲这方面的亲戚基本都转了一圈,该走动的都已经走动了,也就宅在表弟家里陪伴舅妈看电视。剩下的只有一个居住在赣州市里的大姨妈后人未曾走动。来的时候,三弟让我们带了礼物说是要交给这位表妹夫,但我从居住这里的表弟处得知,小表妹和表妹夫他们最近在装修房子,事务繁忙,也就不便打扰。我本打算在我们临行赣州返回浙江时再通知他们见上一面。

  可是,老妈的性急个性多年养成,总是没有舅妈那种良好心态乐观待世。另外,她此次来赣州省亲的目的基本都实现达成了,也就让她有了早日回归浙江的心动。或许是她和我父亲六十年的夫妻相处,也养成了我父亲在世时对我们的叮嘱:亲戚走动是必须的,但不能过多打扰别人。这在我母亲与我私底下沟通时也流露出了这个意思。所谓知子莫如父一般,儿子对母亲的心思多少还是有所了解的。但我想了,母亲以这般年龄能够来此赣州省亲实属不易,不说跨界两省,至少在地域上,两地相隔是有千里之遥的了。在加上表弟妹们个个都对她非常好,也在言语中流露出挽留之意,因此我想让母亲多留数日。毕竟,下一次她还能不能再来赣州已经是一个未知数了。

  另外,最近这段时间里,赣州的气温非常闷热,母亲或许是离乡(赣州)太久,有点不太适应这里的气候了吧?更何况,在城市里居住可能也不适应她久居依山傍水的浙江桐庐富春江小镇那里的环境。另外,端午前后,全国各地的气候都会显现出“反复无常”的闷热气候,而不太出门走动的母亲,更是显露出“归心”也就不难理解。鉴于此,我从表弟媳妇处要了大姨妈之女小表妹的电话,然后在周六下午拨打过去。原本以为对方未必肯轻易接听浙江金华的电话号码。可是,小表妹的聪明之处在于表弟曾经传达了我母亲想见她的意思,振铃片刻,她接了我的电话。在我未表明身份之前,我让她猜测我是谁,她立马就说应该是浙江的二表哥了,我佩服她的一言即中。然后,在问候过后我把我母亲的意思告诉了她。她也答应了周日夫妻一起过来。

  周日午饭前,小表妹她们夫妻俩自驾私家车前来我们居住的小表弟家。我母亲一见到这个十几年前见过的外甥女,陪感亲切,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而我,自然是非常高兴的了。表妹夫与我在十几年前是见过面的,因此无需表弟媳妇的介绍,我们自然认得。

  都说岁月是一把杀猪刀,有时候还真是那么一回事。人生一晃弹指十几年,人的变化自然千差万别,只是由于生活压力的不同,这变化也就各异了。但是,小表妹的活泼劲一点没变,一见到我母亲这个远嫁浙江的小姨妈,却是分外亲热,一进门便立即坐在我母亲身边和我母亲攀谈起来。所用语言自然的我能够听懂一部分的赣州客家话了。都说亲不亲听口音,热不热看表情。一个人如果能够以家乡话与你交流沟通,那自然会增加几分亲情。一个人对你的热情程度,你只要看他眼神里流露的冷热表情就可以知道了。而小表妹与小姨妈之间的亲热劲,差不多就像母女之间的亲情了,自然,十几年的分别未走动,丝毫没有改变亲情的维系。

  小表弟得知小表妹从赣州过来,也就从小区外面回转家里。大家坐在沙发上聊了各自的近况和一些相关事宜,甚是欢喜。倒是我那个特别贤淑的小表弟媳妇开始了午饭的忙碌了。半个多小时,一桌丰盛的可口菜肴便在小表弟媳妇变戏法一般的手法上了餐桌。于是,舅妈、我母亲、小表弟一家三口、大表弟以及表妹夫夫妻二人大家围坐一周,开始了边吃边聊的午餐时段。我和小表弟不饮酒,表妹夫和大表弟两个人对酒当歌,而我只能以以茶代酒的形式举杯示意了。

  饭后,小表妹给了我舅妈和我母亲各自一个红包。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赣州这里的风俗,反正,母亲这次来赣州,我们除了买些时鲜水果登门拜访之外,我和我三弟各自给了我舅妈一个红包,算是给舅妈的八十寿礼,聊表后辈尊重心意。但是,我那个六一儿童节出生的母亲,倒是在亲戚走动时收到了不少红包。但是,这份亲情,我相信在我们今后的亲情走动时,一定会有所回报的。因为,我的父母曾经教育我们老祖宗传承的“礼尚往来”是做人之本,所以,表弟妹们的子女今后婚嫁,我们会借此有所表示的。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闲散山人LT 时间:2016-06-05 23:11:21
  古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当然,红包还是更实在点。铁马和母亲此次挂名省亲,实则旅游加抢红包之美差,一举三得,真是美到心坎里去了。长篇累牍的分享文字给大家来羡慕,繁文缛节看的感觉远没有分享红包畅快,铁马此行和母亲所收红包,山人估计,基本以万为单位计的。
  • 金戈铁马A2011

    举报  2016-06-06 11:44:49  评论

    @闲散山人LT 晕乎哉,晕乎也。仁兄,看来你与时俱进了呀,这亲戚走动,小辈给长辈意思意思,也算是这里的一个习俗吧?看你所言,怎和微信抢红包挂上钩了呢?哈哈哈~~~仁兄不改风趣幽默习性,弟甚是愉悦。问好——午安!
  • 金戈铁马A2011

    举报  2016-06-10 02:23:35  评论

    @闲散山人LT 红包嘛,你加茅屋小院聊天群就有啦。。。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蜀海天使 时间:2016-06-08 14:09:18
  赞一个铁马好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黄香玉的诗歌 时间:2016-07-20 13:13:02
  随母赣州行,大手笔,为铁马哥的孝心点赞。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绮雯20189ABC 时间:2016-07-20 19:26:28
  好文。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