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惊鸿影,忆起闪亮年华

楼主:不与莉花同梦 时间:2016-06-14 12:10:04 点击:13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古人在弹古琴前,要净手焚香以示恭敬及洁净。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棉也清洗了一篇心灵的污垢,用干净的双手轻快地一个字一个字地敲着键盘,每一字都是声声落纸。也许是人到中年的原因吧,总会一次次地删减人生的糟粕,然后静滤出美好的人和事来,细细地收集,那些光亮,那些笑容,然后一一折叠起来,一一收存在记忆的角落,每当彷徨时偶尔翻阅也可温暖人生。
  那是十四年前的一个下午,接近下班了,有一个销售员来报到。这个年轻人可是老书记经过精心挑选,从数十人中脱颖而出的青年才俊,棉已经忘初试时的火热场面,也忘了那群浮躁的年轻人的夸夸其谈,因为世界已经是向钱看了,听多了,无论再优雅的聊天,谈到最后,终围绕的是你能否给企业创造怎样的价值。
  这一切对于极度自卑的棉,混身上下都散发着泥土气味的棉来说是那么的不相衬,也是极大的磨练。据说当初那个老书记能招棉进来做这份工作,完全是因为棉土气,以及棉拥有农村人踏实的本质。不管因为什么,棉是一个感恩的人,能进入这样的企业对于棉来说是幸运的,棉一直感激老书记。
  于是棉对于每个来报到的新人,都用农村人该有热情和淳厚来接待。即使习惯于每个人的不屑与冷漠,棉仍然要报以别人温热,因为棉知道谦卑和热情会让自己忘了别人放在棉身上轻蔑的目光。
  当这位年青人洒脱地走进办公室,露出他干净的笑容时,棉看到了他闪亮的眼神。他报出了名字,他叫东,棉翻阅他的简历,看着简历上苍劲有力的钢笔字以及他风度翩翩的外表,棉忍不住问他毕业于什么学校,他说他从江西来毕业于“宜春学院”。如果他不说他毕业于哪里,棉一定把他列为名校,因为这个年轻人,混身上下都会散发着名校该有的活力和沉淀出来的人文气质。最难得的是他的笑容很谦和,很干净,像刚出校的大学生,自信又恰到好处的礼貌是那么的得体。
  这一切与之前报到的人是多么鲜明的对比,那些人混身上下都给人一股世故、圆滑、不可一世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棉已经忘了是怎样和他成为的朋友的了。棉只知道销售员这个职位是最残忍的职位,试用期一到三个月,如果没有接到订单,只能走人。很多人悄悄地来了,又悄悄地离去。
  而东除了工作之外还喜欢看报级,阅读这件事对于一切向钱人的人来说是高尚的。棉也坚信一个喜欢阅读的人是区别于那些浊流的人群的,腹有诗书气自华,那股书卷气自然而然就洋溢出来,从他干净的笑容,闪亮的眼神,谦和的态度里慢慢地体现出来了。所以一个人的优雅最终是来自于他自身的学识的。优秀和努力的人也是会有回报的,东说他一个月就拿到了订单,留了下来,看着他阳光的笑容,棉完全想象不到他是怎样的艰辛才能拿下的订单。在后来接触中才知道那是一个十分不易的过程,都是汗水加真诚换来的。
  办公室里常常会来很多人,其中常来还有一个叫赵大哥的人,赵大哥也是一副长得十分墩厚的农民模样,棉喜欢与农民相处,那样舒服。佳叔是人力资源部的老科员,五十多岁,就会拿棉开玩笑,说赵大哥与棉很相配,棉知道那是善意的玩笑,其实人家赵大哥早已成家是一个父亲,棉不介意他们开这样的玩笑,因为棉也是农民。但心里多少也是有一些不舒服的,佳叔一个善良的人,往往只欺负比他更善良的人,例如棉。棉能体谅,在那个极其变的态的环境里人都要有一个出口。后来又仔细一想,土生万物,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土里土气没有什么不对啊,为什么佳叔要这么一次次地取笑棉呢?
  而东也天天来看报纸,聊天,吃饭。可佳叔怎么就不说棉和他般配呢?也许在佳叔眼里,所有风度翩翩的销售员都喜欢展厅里的高瘦美吧,心里总会隐隐失落。。。。。。
  后来发展到一群人聊天,那是一幢三层的矮小平房,夜晚大家喜欢在走廊里聊天。在那样一个闷热的夏天,空气是湿热的,夹杂着陶瓷的粉末,一伸手就抓住一把粉末。但他们习惯于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三五成群地坐在那里,罗大哥是南开大学毕业的,经常是他主讲,每每听他满地跑火车,棉感觉自己的农村天地与他的海阔天空是那么的遥不可及,但棉喜欢坐在那里听,那样的演讲对于贫瘠的棉来说是十分向往的。
  东也会常常演讲,但他比罗大哥谦和多了,罗大哥的演讲就像打了鸡血一样,通天接地,无所不能。而东侧是一个谦谦君子,总是恰到好处,置身这一切,棉常常出神,东在温、良、恭、谦、让地混和着气氛,才让那些个晚上激碰出无数的火花。棉喜欢那样的晚上,一群有梦想的人年轻,在那样的一个矮小的房子里,谈天论地,意气风发,指点江山。
  再后来的晚上棉到公司的图书馆兼职,那一群人,也常到那里打乒乓球,那个熟悉的身影给棉很多的温暖,有他们的陪伴,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也常打篮球,坐在篮球架旁聊天,东会常常拿出他的初恋情人的照片深情凝视,棉不自觉了看了一眼,那个姑娘很高瘦,文气,难怪东会如此的深情。棉常常坐在他的身边听他讲起他们的爱情故事,忧伤里淡淡地透着无奈。也许这一切便是东前进的动力吧。棉不太会说话,只能静静地听,一遍又一遍。
  棉总是跟着那一伙人,在他们的滔滔不绝里感受着他们带给棉的精彩。棉更是喜欢坐在东的身边,那不自觉的行为,连棉自己也吓一跳,但就是喜欢。棉常常坐在他身边迷失了时间,只听到他们交谈甚欢的叫好声,以及东干净的笑脸。
  佳叔又偷偷地对棉说,小周晚上坐上了设计经理的车,小张也坐上了谁谁的小车。。。。。。
  棉突然可怜起佳叔来了,在那样的环境他时刻明察着与他毫不相关的事。
  佳叔过几天又对棉说,销售员某某(时间太长棉忘了那个人的姓氏了)有很多女朋友,做销售真是潇洒,女朋友满天下。
  销售到底是不是钱色交易?棉也很想想问问东,但看他常常拿出女朋友的照片,棉知道东的灵魂是干净的,他不会用下三流的手段换取利益。棉仍然相信只有没有能力的人和不懂营销的人才会用卑劣的手段去诱惑别人。
  时间一个月一个月地过去了,东的业绩越来越好,看到他的日身影就更少了,他总是走在销售的路上。。。。。。
  不知道他疲惫的身影是用什么来慰藉的。因为他每次的出现都是精神饱满,清爽一身。他不会把那些疲惫随便展现给别人,那是一个优秀的销售员的素质。
  如果某个清晨,他突然出现在打卡机前,他会带给人一屋子的阳光,一个温、良的人,总是讨人喜欢的。佳叔总是悄悄地和棉说,这个“后生仔”真不错和展厅的英很般配,棉表面应和着,心里却极度失落。
  还是那群人,还会经常聊天,在他们当中棉是极其平凡的,没有人会想起棉是谁,没人有会在意棉在不在,但棉愿意坐在路边给他们鼓掌,而且是最响亮的。特别是东在的时候,棉置身于他们的聊天里不知今夕是何日,那些快乐、温暖、充实、让棉的脸上总是泛着红光。。。。。。
  棉一直没有对东说,她喜欢他。
  2002年的时候有一次棉的堂妹她上大三,问棉择偶的标准,棉不然而然地按着东的标准说了出来。鬼灵精的堂妹说,姐姐你在迷恋一个人呢,因为你讲的时候嘴角跷起了笑意,脸泛红光,棉哑然。再后来棉离职了与东没有了联系。
  十多年过去了,棉的堂妹在大学里教书,已是副教授,2015见面时她居然恶作剧地问,姐你迷恋的那个人近况如何?堂妹说她问的时候棉依然脸泛红光,棉又哑然。
  棉极喜欢这种美丽的叙述,即使隔得太多光阴,但浓度和强度仍没有减弱,只会像老酒越存越醇。还会想起某个清晨,某个下午那个叫东的春风少年干净的笑容,温良的模样。
  在光阴里去掉那些污垢,留下真实朴实干净饱满,以自然之态呈现留影的美好,岁月清淡,朴素天真,光阴总是把最美妙的东西加在了修炼它的人身上。有一次他们联系上,有了彼此的电话,东说去佛山时,可以打电话给他,棉想时光一定把他修炼得更饱满与厚实。棉不会去破坏这份美好,不会打这个电话,棉只想与时光化干戈为玉帛,风烟俱净,人事俱老,在薄情的世界里温暖地活着,活成自己的那朵蓝莲花,如果可以在某个日春能想起那干净的笑容让自己脸泛红光便已然美好。

楼主不与莉花同梦 时间:2016-06-14 12:10:26
  哈哈,刷刷小院的院子。
作者 :绮雯20189ABC 时间:2016-06-22 19:02:59
  刷刷好,干净了。
作者 :蜀海天使 时间:2016-06-22 19:37:24
  把美好留存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