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部落精华】妈妈我想有个家(短篇小说)

楼主:穆夏Eileen 时间:2015-12-26 22:30:58 点击:1551 回复: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一.
  “韩秋水你在吗?”聂清歌刚一到家就扯着嗓子嚷嚷起来。
  韩秋水也毫不示弱地扯着嗓子喊回去:“快过来帮老娘端菜!”
  聂清歌闻言屁颠屁颠地就跑到了厨房,一脸谄媚地接过盘子道:“母上大人,我有一事相求。”
  韩秋水挑着眉看她。
  “不知母上可否赐小女子一条萌萌的狗狗养一养?”
  韩秋水想都不想直接驳回,“不可。”
  “为什么啊。”聂清歌不乐意了,瘪着嘴问。
  “狗爱吃猪肉,我这是在为你着想啊闺女。”韩秋水语重心长地拍了拍聂清歌的肩,端着米饭走出了厨房。
  聂清歌痛心疾首地拍着胸口道:“我就知道!你绝对不是我亲妈!”
  韩秋水转了转眼珠,随即无奈地耸了耸肩,“虽然我也不想承认你这个除了美貌继承于我而其他一无是处的丫头是我亲闺女,然而现实就是这样的残酷。”
  聂清歌狠狠瞪了她一眼,韩秋水装作没看见的样子吃起饭来。
  这不过是聂清歌母女十年如一日的日常罢了。很多熟悉聂清歌的人总是会一脸艳羡地对她说,我要是有一个你这样的妈妈该有多好,就跟朋友一样。每当这时聂清歌往往会这样回,那你怎么不想像我一样有一个抛妻弃子的爸。
  聂致远是在清歌八岁那年时离开的,这对于从小活蹦乱跳地生活在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庭里的她来讲无疑是一个致命的打击。聂清歌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年圣诞节的早晨她从被填满了礼物的睡梦中醒过来,收获的却只有枕旁空落落的袜子和韩秋水努力压抑的哭声。从此之后,当被人问起将来想嫁给一个什么样的人的时候,她再也不会如八岁之前笑靥如花地回答“爸爸那样的人”,而是冷冰冰的说“除了聂致远那样的人。”
  好在韩秋水很坚强,只在婚姻破裂的哀痛当中堕落了几天便又斗志昂扬地开始了正常工作。聂清歌也从此闭口不提聂致远的名字,平平淡淡地过着只有韩秋水和自己的生活。
  二.
  第二天早晨,聂清歌接过韩秋水递给她的一打蛋挞,一边十分不情愿地塞进书包里,一边抱怨着:“你干脆让苏佐楠当你儿子算了,我去给林姨做女儿。”
  韩秋水闻言登时眼睛一亮,问:“真的啊?那我去跟林浅浅商量一下?”
  聂清歌满目苍凉地仰天长啸一声,背上书包走出了家门。
  “诶闺女我认真的啊……”
  不等韩秋水说完,聂清歌便踩着自行车一溜烟跑远了。
  待她骑到苏家楼下时,苏佐楠显然已经恭候多时了。
  聂清歌从书包里掏出蛋挞丢给他,嘟囔道:“我妈永远都对你比我亲。”
  “那就对了。”苏佐楠咬下一口蛋挞含糊不清地说。
  三下五除二解决掉蛋挞后,苏佐楠也跨上了单车,跟聂清歌一路往学校去。
  骑着骑着,他像是突然想到些什么,有些迟疑地看了看聂清歌,嘴唇微微翕动了两下,却终究是没有开口。
  聂清歌显然留意到了这个和自己一起光屁股长大的大男孩的小动作,却也十分默契地没有揭穿。因为她知道,如果真有什么重要的,他务必会自己说出来。
  果然,苏佐楠在快到学校的时候还是选择了向聂清歌坦白:“清歌,我想了很久还是觉得有必要让你知道。昨天晚上我跟我妈去市里的时候看到你妈和一个男人走在一起,我当时就问我妈那人是谁,可她就是不愿意说。我猜大概……”
  “是新男朋友?”聂清歌面无表情地把他想说的话说完。
  她话一出口苏佐楠就意识到自己不该把这事告诉她,然而事已至此也无可挽回了。于是他默不作声地陪她把车停好,又背过她的书包把她送到班门口。
  终于,在她走进班里的一刹那苏佐楠拉住了她的胳膊,“清歌,你听我说,你不要那么急着去兴师问罪,毕竟我们现在的所有结论都只是猜测而已。就算……就算是真的,你也应该给你妈妈追寻幸福的权利啊。”
  见她依然不乐意说话,他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肩头,只留下一句“好好听课”便离开了。
  三.
  可聂清歌哪里还有心情认真听课。反正成绩本身也没多拔尖,少听几节课死不了。她半眯着眼睛看向窗外,如此来安慰自己。
  男朋友,男朋友……之所以脑子里会第一时间蹦出来这个答案,完全是韩秋水自己做的孽。谁让她总爱有事没事地在自家闺女耳边有意无意地念叨着这回事?而聂清歌也早已在她无数次的暗示过后义正言辞地告诉她自己不同意,否则凭借韩秋水的姿色就算是离过十次婚也绝对会有男人愿意跪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苏佐楠也曾经劝过她,别老在这事儿上纠结个没完。她妈妈也是人,也有权利追求幸福。可聂清歌心里就是过不了这个坎。或许是已经习惯了只有韩秋水的生活,不想让一个陌生人轻易涉足,又或是害怕再一次被抛弃,担心自己受伤,更担心韩秋水受伤。
  正当聂清歌的脑回路不知道拐到了哪个犄角旮旯的时候,一个粉笔头快准狠地落在了她面前的课桌上。聂清歌一个激灵站了起来,然而动作幅度太大椅子直接被掀了个180°转体摔在了地上。
  班里顿时笑开了锅。数学老师一脸嘲讽地看着窘得不行的聂清歌,怪声怪气地说道:“原来聂同学刚刚思想准备了那么久是想给全班同学展示一次与众不同的杂技啊。那么既然你这么有才,就上来解一下这道题吧。”
  聂清歌一脸迷茫地看向黑板上画满了各种奇怪符号的题目,酝酿了良久之后吐出三个字:“我不会。”
  数学老师双手一拍道:“非常好!我就喜欢你这种诚实的态度!作为嘉奖下课来我办公室领一张百题卷,写完之后再回家!”
  放学之后,班里同学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鸟兽散了去,就连平日里几个玩得要好的朋友也以各种借口帮她做了没几道题就离开了。
  聂清歌满面愁容地看着面前的卷子,心中直叹世态炎凉啊世态炎凉。
  “苏佐楠快显灵大学霸快出来!”正当聂清歌闭眼合掌念念叨叨的时候,一个黑色书包被甩在了她面前。
  聂清歌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抓住了苏佐楠的手,激动道:“诶呦我的亲哥哥,谢天谢地你来了1”
  苏佐楠十分嫌弃地丢开她的手,拿起那张让聂清歌崩溃无比的卷子,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怎么,聂大学霸被留堂了?”
  聂清歌自知有求于人,就装作没听到他的调侃一样,双手将笔奉上。
  这种级别的题目对于苏佐楠这样货真价实的大学霸而言自然不是问题。他接过聂清歌递来的笔,一边在演草纸上写写画画,一边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问:“不是说让你上课好好听讲吗,怎么还跑神?”
  聂清歌掩面望天,咆哮道:“你妈不动声色找个男朋友你能认真听课啊!”
  苏佐楠顿了一下行云流水的鼻尖,皱着眉头看了眼聂清歌。
  聂清歌这才意识到说错话了,默默闭上了嘴巴。
  四.
  “你能不能不要今天晚上一回去就跟你妈说这事儿?”苏佐楠问。
  聂清歌一边往卷子上誊抄着他递过来的标准答案,一边反问道:“为什么啊?就允许她找男朋友,就不允许我了解一下情况?”
  苏佐楠向她递去一个“我还不了解你的眼神”,淡淡道:“你那是要去了解情况吗?完全是要去打架好吗!麻烦你至少冷静处理一下这件事,可以吗?”
  聂清歌耸耸肩,算是默许。
  然而前脚刚一到家,她就完全把苏佐楠的话抛在了脑后,大喇喇地盘腿往沙发上一坐,叫到:“韩秋水你出来!”
  韩秋水慢腾腾地揉着凌乱的头发从卧室里走出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你老娘好不容易有个半天假,你不折磨我浑身痒是不是?”
  “那个男的是谁?”聂清歌见她态度强硬,也索性开门见山起来。
  韩秋水闻言猛地一愣,渐渐变了脸色,问:“你怎么知道的?”
  聂清歌瞬间就像是被点爆了一样,尖着嗓门喊道:“韩秋水你答应过我不会给我找继父的!你找就找了还背着我什么意思啊!”
  韩秋水的表情变了又变,看不出到底是什么滋味。反常的是,她没有一如既往地喊回去,而是难得地放低了声音说:“清歌,不是你想的那样。”
  聂清歌冷哼一声,摔门而去。
  完全意料之外的离家出走让韩秋水登时乱了阵脚。先前她们俩有过比这更大规模的吵架,但向来都是上一秒沸沸扬扬搞得老死不相往来,下一秒就立马勾肩搭背去吃麻辣烫了。
  韩秋水觉得事态有些不对,赶忙披了衣服出门找人。
  聂清歌出了家门后就一个人漫无目的地游荡在大街上。天色渐渐昏暗下来,正是吃晚饭的点,幽黄的灯光下很难看到人影,只有开着刺眼灯光的车辆匆匆呼啸而过。看不清轮廓的树叶上卧着不知多少知了,一声接一声地鸣着,把这本来就燥热的夏夜搅得烦乱不堪。
  聂清歌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路上的小石子。她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的脾气,一直想要一个完整的家的是自己,不想要韩秋水再婚的也是自己。
  难不成还想着聂致远回来不可?聂清歌自嘲地对自己说。
  聂致远的离开对清歌来讲至今都是一个谜。前一天还有说有笑地陪自己吃饭逛街,一觉醒来就什么都没了。她不是没有试着去联系他,只是所有方式都被切断,就连偶遇也从未发生过。就好像,就好像是被人故意设计了一番一样。
  五.
  想着想着,一个高高大大的人影挡在了聂清歌的面前。
  聂清歌抬头一看,不觉一愣。自己居然走到苏佐楠家门口来了。
  “你没事在楼下干嘛?”聂清歌自知心虚,抢先开口。
  苏佐楠一脸戏谑地看着面前明明尴尬得不行却硬装没事的姑娘,笑着问:“你大晚上来我们家门口晃悠干嘛?”
  聂清歌眼见自己装不下去,叹了口气道:“我妈给你打电话了吧?”
  “没想到我还没开始找你就自己送上门了。”苏佐楠笑她,“离家出走?亏你想得出来!“
  说罢,他把她带到路边的长椅上坐下。
  “我这样做是不是很不对?”聂清歌问他。
  苏佐楠抿唇想了想,回答说:“也不算。”
  聂清歌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他。
  苏佐楠解释道:“你不想让韩姨找男朋友的原因很简单,无非是你怕她再受伤。你有多爱她,你比我清楚,只是你从来不表达罢了。”
  聂清歌静静地听着他说,一时间竟说不上话。
  “但其实,你有没有想过,你父亲离开以后,一直都是韩姨自己支撑着一个家。你的学费、生活费,全部都是她辛辛苦苦工作赚来的。等你未来哪一天结婚了,整个家就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她怎么办?”苏佐楠接着说。
  聂清歌的眼眶湿润起来。苏佐楠的话直接得近乎不留情面,却又字字掷地有声。那些她隐隐约约想过的,那些她不忍心承认的,全都一字不落地扔给她看。
  “清歌!聂清歌!”
  听到声音,两个人同时朝马路对面看去。昏黄的灯光映照着一个头发散乱一步三回头的女人。聂清歌看到她的一霎那,酝酿了许久的泪水终于决堤。
  “妈!”她叫道。
  然而没人回应。
  “韩秋水!”
  对面的女人依然没有停下寻找女儿的步伐。
  直到苏佐楠大声喊了句“聂清歌!”,韩秋水才如梦初醒般向马路这边看过来。
  苏佐楠朝聂清歌笑笑说:“很多时候,跟自己比起来,妈妈更在乎的是孩子。”
  韩秋水跑到聂清歌面前上来就是一顿臭骂:“你个死丫头!”
  聂清歌却抱住了她的腰,对她说:“韩秋水,我想见见他,明天中午可以吗?”
  韩秋水一愣,明白过来时眼眶里已经堆满了晶莹的泪水。她笑着摸了摸聂清歌的头发说:“不急,你又不是没见过他。”
  这次换到聂清歌和苏佐楠反应不过来了。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还是苏佐楠率先不敢相信地问出了口:“难道是……聂叔叔?”
  韩秋水只是微笑着,没有作答。
  六.
  在韩秋水接下来的叙述中,聂清歌这方才了解到,当年聂致远被陷害卷入了一个谋杀案里,因为不想要牵连妻女,又不知何时才能洗白,便狠下心来选择了离婚。整件事情他对清歌只字未提,离开时也是在她入睡以后。他跟妻子说,与其让她伤心难过,不如让她恨自己来得痛快。
  尽管韩秋水早已料到这一切的来临,然而事情真正发生在眼前时,再怎么伪装出来的坚强也也压抑不住悲伤。她源源不断的泪水和努力压制的啜泣声更加坚定了聂清歌认为是聂致远抛弃了他的家庭的想法。
  就在半个月前,聂致远终于被宣判无罪释放。之所以没有前来和女儿相认,是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身份出现,更不知道该如何向她解释这所有的原委。
  得知真相的聂清歌一时间像是失了声,喉咙干涩得难受,心也揪得发疼。
  恰时,韩秋水的手机响了起来。看到来电人之后,便笑着直接递给了聂清歌,“或者,干脆别等明天见了,现在先说说话吧。”
  聂清歌痴愣着按下接通键,听到对方声音的一刹那,泪如雨下。
  “爸……”她轻声唤道。
  电话那头听到这久违的称呼时也是一愣,继而喜极而泣着回应:“清歌啊,我的清歌乖,不哭啊,不哭。我听你妈妈说你想要只小狗是不是,我给你买了一条,就是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作者 :竹琴月眸 时间:2015-12-26 23:03:15
  沙发
作者 :胡迦海韵 时间:2015-12-26 23:45:37
  有家才温暖 有妈才是家
作者 :续得来生缘 时间:2015-12-27 17:34:52
  温馨如故
作者 :风在低呤 时间:2015-12-27 22:12:16
  结局美好!家终究是男人女人温馨的港湾,是孩子温暖的栖息地
作者 :胡迦海韵 时间:2015-12-29 09:34:34
  跟随心中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5-12-31 10:23:14
  @穆夏Eileen 推荐
作者 :胡迦海韵 时间:2016-01-01 21:28:36
  @穆夏Eileen 恭喜部落聚焦
  
作者 :蝈蝈的江湖 时间:2016-01-04 15:45:16
  情感动人,文笔凝练,好文采好帖子!
作者 :好心情热值 时间:2017-03-12 09:33:58
  好文采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