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部落发现.精华】长喜,你还会笑吗

楼主:孤岛残影 时间:2016-01-30 18:58:57 点击:2389 回复:2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1、
  长喜,常常一副喜气洋洋的面孔,中国人的名字很有意思,名字有时候能决定一个人的性格,长喜很配这个名字,长喜打小就喜欢笑,别人笑他也笑,别人难过他也会躲着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一幅很自醉的笑容,当然他也有哭的时候,一次是和小伙伴玩纸叠四角的游戏,把一本书全部输光气不过哭,奶奶赶过来,从小伙伴手里把四角哄回来;一次耍小脾气被父亲追打后,被按在地上,歇斯底里绝望的哭;不过长喜的童年过得还算殷实。很多一块儿玩的同龄人,只有长喜考到县城的高中,可要问为什么,很简单,就是长喜很会笑,同学欺负他,他笑;老师嫌他脑子不转弯,他也笑;但舀菜的大娘少给他半勺菜他就不笑了,直直的望着大娘,必须要把菜补满为止;同学们逗长喜“你笑啥捏?”长喜道“没啥,没啥。”“没啥,你还笑?”“呵呵,真没啥,嘻嘻”。吃饭时他爹用筷子敲他脑袋,皱着眉说“吃饭笑个啥,笑起来没完没了了是吧。”长喜满脸通红,心里有所畏惧不敢笑了,但是又憋不住,端着碗转个身,自己滴滴滴的又开始了,他爹一脚踢倒他的凳子,长喜“咯噔”的一声倒在地上,屁股酸疼,拿着碗低着头,默默的跑到院里去吃了,“对孩子咋这样,这么凶干嘛,孩子不就是笑吗,总比哭好看,真是哩!”他娘端着碗也走到院里陪儿子,长喜这会儿这在想爹在吃饭的时候bia叽嘴,娘在吃饭的时候也bia叽嘴,他娘正好走过来,“嘻嘻嘻...”

  2、

  “你家长喜不错呀,考到县城去了。”过往的邻里都一脸羡慕的跟长喜他娘搭话,“哪有,还是打工挣钱,上学还不是花老子们的钱”虽然是客套话,但是长喜爹娘还是掩盖不住心中的骄傲,村里唯一一个读书读到县城的学生是自家的,不高兴才怪!开学前一周,长喜天天吃大鸡蛋,每天长喜早晨一醒来,都是娘端着冷水泡过的热鸡蛋,“儿啊,趁热赶紧吃,这种半生不熟的鸡蛋,人家说最补脑子。”,长喜挠了挠蓬松的头发,然后使劲抹了抹干的起皮的嘴唇,拿过一个,三下五除二去掉皮,一口吞到嘴里,“呵呵,还有点烫,正好吃,呵呵...”他娘看了,嗔怒道“着嘛子急,慢点儿,慢点儿。吃完跟恁爹把地锄一遍。”匆匆吃完,长喜洗了把脸,看着镜子,皮肤黝黑、眼屎洗没了,咦,下巴长了几根发黄的小胡子,呵呵...“喜子,麻利点,磨蹭啥捏,赶紧着。”他爹语气有点急躁,长喜蹭蹭的从屋里跑出来,扶住挂在驴子身上的锄,爹俩一前一后,往地里赶去。开学前的几天都是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不快不慢,等到了开学。县城的学校要住宿,他娘煮了一荷包的鸡蛋,一小布袋馒头给长喜,要他保重身体。就这样长喜开始了高中之旅。

  3、

  长喜从布袋拿出自己的馒头和鸡蛋,啧啧,这蛋都有异味了,馒头硬帮帮的,还好没有发霉,“吃啥呢,长喜,神神秘秘的。”下铺的小刘一边翻看着流行的小书心若旁骛的问道,“没啥,吃家里带来的特产,没啥,嘿嘿...”小刘放下书,站起来说,“来,让我看看啥特产。”长喜一口把两个的发着异味的鸡蛋送到嘴里,“没啦,吃完啦,嘿嘿,咳咳”,“干嘛呀这是,给水,鼻涕都喷出来了,害怕我吃你的咋地。”长喜接过水摆摆手,太干了,根本说不出来话,小刘又坐下开始看他的书了,长喜抚了抚胸口,看着窗外的白杨树,望的出神,下次可不能带这么多鸡蛋了,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呀。长喜的同桌是个白白净净的城里女孩,刚分桌的时候,长喜的心里美滋滋的,不时地偷偷看看女孩儿白净的皮肤,白皙的脖颈,城里的女孩咋就这么白呢,耳朵后面都干干净净的,不像自己泥巴坑里爬出来似的,那节课长喜望着同桌起码不下十眼,但是还是被老师发现了,因为长喜的笑声在寂静的课堂太明显了,第一节课被老师点名站了一堂课,“特么丢死人了,尴尬死了,不对,红颜祸水,红颜祸水,再也不看了”长喜红着脸不断的反省着,连老师说的什么都没有听清楚,之后长喜就很克制自己,免得自己再被发现上课偷看女生。后来大家都混熟了,一次白净的同桌小C跟长喜开玩笑“你知道我昨天早晨用什么洗的脸吗?”长喜转过头“不知道。”长喜很害羞,只看了一眼小C的眼睛,就把目光转移到小C的粉红的唇上,“用牛奶,三鹿的纯奶,不知道了吧,傻子,咯咯”小C一笑,长喜也不自主的笑起来“我才不信,嘻嘻,哪有用牛奶洗脸的,人家都是喝的好嘛”叮铃铃。。上课了,长喜和小C没有多聊,不过上课后长喜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怪不得这么白哩,原来是用牛奶洗脸,电视上说的洗面奶是不是这个道理,啧啧,真是有钱,不对,暴殄天物!”

  4、

  高中生活无忧无虑的两年过后,迎来了艰难的高三季,高考的压力不断挑逗着每一个学生脆弱的神经,挂在黑板的倒计时仿佛死神的镰刀似地不断收割着每一个学生不安分细胞,在如此压抑的氛围下,长喜却依旧笑呵呵的在路上问候同学和老师,回到教室先对同桌呵呵笑两下,虽然同桌已经不是白净的小C,但是也很客气的回应下长喜“别笑了,我们都快在班上垫底了。”长喜拿出自己的复习资料,翻到红笔标记的那页,小心翼翼猫着腰走到前排学霸那边,嘿嘿嘿...“真特么傻X,又去问了,考试不还是一样不行...”同桌看了一眼长喜,跟另外一边的同学说道,可能声音有点大了,长喜装作没有听到,但是明显不笑了,同桌貌似发现了这点,赶紧低下头开始复习。长喜不是傻X,所以后来和同桌的关系明显淡了,笑的少了,高考前长喜娘过来看了一回长喜,“学校乌压压一片人,都穿校服啥的,根本分不清,不过长喜一笑我就找到他了,孩子瘦了好多,也没那么黑了,胡子都快赶上你了,不过咱孩子一看就是文化人,比咱么有文化多了,说话都斯文...”“他娘,好好歇着吧,孩子以后指不定混成啥样儿呢,都这么晚了,少唠叨两句。”长喜爹翻了个身,开始打呼噜。很快高考结束了,长喜只过了二本线,跟班级的学霸是没得比,不过自我很满意了,毕竟自己尽力了。

  5、

  长喜最终选了外省市的学校,爹娘都不理解,长喜只是嘿嘿几声笑着说“俺想到外面去看看,就看看。”二老也没辙只能由着长喜去。车站旁,卖小吃的小贩吆喝的贼响,仿似你在他旁边却没看到他似地,他爹背着花布包起来的被褥,此时的背显得更加佝偻,不是弓,是一把畸形的弓,路上他爹执意要自己背这被褥,说长喜在学校呆久了,没力气,掉地上就弄脏了他娘缝制的新棉被,心疼!长喜随着爹,不吭声,车要开动了,“你回去吧,俺自己上车。”他爹不放心,“长喜啊,可要当心,把钱放好,要不再给你买两个肉馍?”说着伸手就要招呼小贩买两个肉馍,长喜赶紧腾出之手,使劲摆手“不要,不要哩,路上吃的都够,回吧,回吧,呵呵”,车站每到这个时间都是离别的味道,透着少辈的不舍,透着长辈的辛酸,他爹看着长喜远去的背影,小声嘀咕一句“这要等到过年才能见面哩。”大学里充斥着一股青春荷尔蒙的气息,容不得半点老气、土气,长喜学会了交际、学会了穿衣搭配、学会了打理自己,大学真是个学“东西”的好地方。时光荏苒,四年光阴如水,不待你看清自己渐渐虚化的倒影,时光便匆匆如白马过隙,长喜已经不是土不拉几的长喜,竖起的发型显得很高,白色干净的衬衣显得帅气阳光,浅色的牛仔更是透着青春的干练,成长四年的蒲公英成熟了,毕业季的狂风一吹,便吹散了彼此的面容,更吹散了很多脆弱不堪的爱情,长喜还是回到了北方,不是家乡,是个据说遍地是金的大都市。

  6、

  长喜来到北京,生活节奏不紧不慢,两点一线,公司在国贸一带,租住的地方却在北京五环之外,每天要七点之前起床,五站公交五站地铁,路上至少要花去一个半小时,长喜特意理了短发,因为这样可以隔一天洗一次头,如果说北京的雾霾和北京的下雨天,长喜更讨厌哪一个,那必须是后者,每当下雨天,公交站牌前的车道都会被等车的上班族占去三分之二,平时二分之一的宽度变成现在三分之一的宽度,只容得一辆公交的通过,每当这时长喜也会笑,“呵.”是无奈。“说了不要挤了,上面没位置了,师傅您就等下一辆吧”公交车上的售票员话里透着重重的京片儿味,“那不后面还有位置吗,让他们挤挤”一个挂在车门处不想放手的男乘客大声喊道,后面的其他车次的公交车不停地鸣着笛,乘务员不断挥着手,人群不散反而越聚越多,有等车门开了趁机挤上去的,有纯粹看热闹的,这样的场景每到下雨的天气都会上演,今天的雨稍微大些,空气中弥漫的火药味也更浓一些,司机不耐烦了,“赶紧他妈的放手,后面车还等着过呢”“你骂谁呢,你给老子下来.”说着乘客跑到另一边跳着去打司机的头,司机不示弱直接抓住那男的手,不料男的一用力,司机直接从窗户被拖出去,两人扭打在一块儿,一群人又围过去,劝架的、看戏的,还有不明事理伸长脖子的,没时间了,昨天临近下班领导交给的发言稿还差点结尾,本打算早点到公司,长喜无奈的看着人头攒动,直接走向下一站,刚走不远就听见交警的车鸣笛声,各种吵闹声还是没有消停,“呵呵,要迟到了”卷了卷裤管,长喜向着公交下一站走去,其实下一站又如何,挤上车的人谁又会只坐一站呢。

  7、

  雨停了,天放晴了,北京的天空仿佛长舒了一口气,半露出些许的湛蓝,长喜跟在同事后面走出写字楼,缓缓走在高矮不同的白衬衫和西装中,路口有一辆卖CD的三轮车,超强的音炮播放着赫云的《活着》 :每天站在高楼上/看着地上的小蚂蚁/他们的头很大他们的腿很细/它们拿着苹果手机/它们穿着耐克阿迪/上班就要迟到了/它们很着急...慌慌张张匆匆忙忙/难道生活就是这样/难道说我的理想/就是这样度过一生的时光...我不想这样活着,我不想这样活着。歌声越走越远,直到声音若隐若现,“不这样活着,还能怎么样活着,可怜的我连吉普车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呜呜,哈哈哈”同事拿《滑板鞋》的语调逗乐了大家,长喜也跟着笑“嘻嘻嘻”,“长喜,你老笑,你有啥子理想?”同事学着长喜的口音问道,长喜一时打不上来,只能干笑两声,“能有啥子理想呢?”长喜还在后面嘀咕着。

  8、

  长喜后来咋样了,你轻轻的问我,我不知道,那他为嘛老喜欢笑呢,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前世受经的苦难太多,这辈子只图个笑看人世罢了。那长喜还在笑吗,写到这儿我的笔一直动不了,突然想为长喜们作首诗:

  阳光普照,你在烈日下舞蹈/五颜六色的假发是你心的写照/你嘴角上扬一直在笑/你斜着头懵懂的看着我/不是你不搞笑而是我不想笑/我多想脱下你的礼服/我多想洗掉你脸上的颜料/我多想让你抛下这一切/闭上眼我能触摸到你脸上天使般的微笑。

知音:1

赏金:100

最高打赏: 竹琴月眸(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竹琴月眸

楼主孤岛残影 时间:2016-01-30 19:06:53
  新人报道,大家多多关照。
楼主孤岛残影 时间:2016-01-30 19:13:06
  有木有人?
楼主孤岛残影 时间:2016-01-30 19:26:11
  自己再顶!
作者 :胡迦海韵 时间:2016-01-31 15:54:34
  问好楼主,赶紧谢谢精彩分享!
作者 :胡迦海韵 时间:2016-01-31 15:55:11
  故事很精彩!!
作者 :胡迦海韵 时间:2016-01-31 15:56:27
  欢迎来到小路!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胡迦海韵 时间:2016-01-31 18:41:13
  @孤岛残影 送上红莲
作者 :竹琴月眸 时间:2016-02-01 21:20:28
  @孤岛残影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竹琴月眸 时间:2016-02-01 21:20:44
  谢谢支持!
作者 :赵云铭 时间:2016-02-02 10:36:14
  谢支持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竹琴月眸 时间:2016-02-02 12:09:31
  不急哈,我有点忙,等哈给你编辑!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竹琴月眸 时间:2016-02-02 12:20:12
  已经推荐
作者 :贾庄当真 时间:2016-02-02 17:08:43
  @孤岛残影 推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竹琴月眸 时间:2016-02-02 17:55:16

  
作者 :竹琴月眸 时间:2016-02-02 17:58:10
  已经编辑好了1
作者 :竹琴月眸 时间:2016-02-02 17:58:46
  祝贺首页1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fhtest123456 时间:2016-02-03 15:37:18
  不及汪伦送我情5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胡迦海韵 时间:2016-02-04 09:31:13
  @孤岛残影 恭喜 部落发现.精华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