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人在风景里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2-05 19:19:53 点击:1175 回复:2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人在风景里

  
  (一) 你只是过客

  一个人在人生旅途中,都会经历各种不同的风景,另通过学习的窗口,也能看到中外古今不同时空的风景,看着看着,有时竟然迷失了自己,不知道‘我’在那里?或许因为我们既是参与者也是旁观者而困惑了角色?是谁把眼前的这一切,通过诗词文字或摄影音乐,或线条彩画等艺术形式记录下来,最后我们看到了作品,但你又到那儿去了呢?

  苏轼于宋神宗元丰七年(1084年)由黄州一而再贬改迁汝州团练副使,途经过九江游庐山时触发逸兴壮思,写下了这首《题西林壁》:“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前两句描述了庐山不同的形态变化,庐山横看绵延逶迤,崇山峻岭郁郁葱葱连环不绝;侧看则峰峦起伏,奇峰突起,耸入云端;从远处和近处不同的方位看庐山,所看到的山色和气势又不相同。后两句写出了作者深思后的感悟:之所以从不同的方位看庐山,会有不同的印象,原来是因为“身在此山中”。也就是说,只有远离庐山,跳出庐山的遮蔽,才能全面把握庐山的真面貌。前人评论说“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特指诗句语浅意深,因物寓理,寄至味于淡泊,借助庐山的形象,用通俗的语言深入浅出地表达出人生哲理。

  现代诗人卞之琳(1910-2000)却是这样看风景中的自己:”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那个站在桥上看风景的你,面对着眼前的美景,显然是一副心醉神迷的样子,故而没有注意到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更耐人寻味的是,那个显然也是为看风景登临高楼的人,眼里所看的竟不只是风景,还有那个正站在桥上看风景的你。是的,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把你当作风景构成的一部分。

  人在风景里,你在哪儿?

  (二)我思,故我在

  哲学家笛卡尔 Rene Descartes(1596~1650年)有句名言:“我思,故我存在”。这个命题是怎么成立的呢?笛卡尔指出:“这既不是一个演绎推理,也不是归纳的结果,而是一个“直观”的命题。

  事实也是如此,当我们在思考或对某件事物产生怀疑时,肯定有一个执行“思考”的“思考者”,这个作为主体的“我”是不容怀疑的,它并非广延之肉体的“我”,而是思维者的“我”。所以,若否认自己的存在,那就是自相矛盾,因为当我否认怀疑时,而这个“我”就已经存在!另一方面,只有当我们行使理性思考时,“我”才真正获得了存在的价值,让真正的思考渗透进自己的人生里面,这时“我的存在”才有真正的意义。

  另有一位西方哲学家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在他1927出版的《存在与时间》书中提出对于"人是如何存在"的问题之思考,基于研究“存在”而提出存在主义Existentialism,他指出作为“存在”的人,需要面对的是虚无孤独无依,永远陷于烦恼痛苦之中。人之所以痛苦,是因为人同他的自下而上条件相脱节,面对着的是一个无法理解的世界,即是一个荒诞的世界,人永远只能忧虑和恐惧。正是因为忧虑和恐惧,才揭示人的真实存在,而只有存在,才谈得上自我选择的自由,它是与光明和快乐相联系,即在存在的基础上自我造就,活得精彩。

  海德格尔用他独特的哲学语言描述和批判了人在日常生活中的沉沦,认为只有当我们开始思考的时候,才能听见大自然的呼唤及觉悟自己存在的意义。

  ”我思故我在“这样的一个西方哲理认知,引起我重新审视自己半知半解的中国诗学,美学,佛经,禅宗以及先秦哲理的涵义之中,对”我’这主体的剥析,这或可作为自我学习的一种乐趣,特记为文。

  (三)正作庄生蝶,谁知惠子鱼

  这首诗句是唐宣宗年间与杜牧同时代的诗人李群玉(公元808~862年)在《昼寐》中写的:“正作庄生蝶,谁知惠子鱼“。诗中提到战国时期道家学派主要代表人物庄子(约公元前369年~公元前286年)的两个典故,这好像是五千年中华文化记载中,较早正式对“我‘进行审视的实例。

  “庄周梦蝶”原文出自《庄子-齐物论》:”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翻译成今天白话文意思是说:过去有个名叫庄周的,他在梦中幻化为栩栩如生的蝴蝶,忘了自己原来是人;梦醒后,才发觉自己仍然是庄周。但究竟是庄周在梦中变为蝴蝶,还是蝴蝶在梦中变为庄周,也实难以分辨。

  《庄子-秋水》另记载“濠梁之辩”的故事。讲述的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两名思想家庄子和惠施的一次辩论。这次辩论以河中的鱼是否快乐,以及双方怎么知道鱼是否快乐为主题。这故事翻译成今天的白话文是这么说的:

  庄子和朋友惠施在濠水的一座桥上散步。
  庄子看着水里的儵鱼说:“儵鱼在水里悠然自得,这是鱼的快乐啊。”
  惠子说;“你不是鱼,怎么知道鱼的快乐呢?”
  庄子说:“你不是我,怎么就知道我不知道鱼的快乐呢?”
  惠子说:“我不是你,本来就不知道你;你本来也不是鱼,你不知道鱼儿的快乐,也是完全可以断定的。”
  庄子说:“请回到我们开头的话题。你说:‘你哪里知道鱼的快乐’,就是已经知道了我知道鱼的快乐而问我,我是在濠水河边上知道的。”

  从逻辑上说,这次的辩论似乎惠施占了上风,因为人和鱼是不同类的,人怎么知道鱼的心理呢?但从审美体验上说,庄子也是有道理的,任何动物的动作、表情,痛苦或快乐,人是可以凭观察体验到的。

  人在旅途中看风景,有时也会忘了自己,人是几时知道自己存在的呢?

  (四)建安风骨和个人意识的苏醒

  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有四个思想上的大爆发和创造力的大解放,它促成了哲学、美学、文学等方面的大发展,人的精神不断从“形而下”向“形而上”提升。

  这四个时期就是:春秋战国、魏晋、晚明和五四时期。

  其中魏晋时期,社会的动乱引发不少文士卷入曹魏和司马氏的权力斗争旋涡之中惨遭杀戮,一时腥风血雨弥漫于朝野;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远离纷争、保全自身,不失为明智的选择;于是便出现了一批名士,他们放浪形骸、任诞不羁,邀游于山水之间,酣饮于林泉之下,或清谈吟咏,或弹琴长啸,以潇洒的风貌显示了对自由与超越的向往,这就是“竹林七贤”。这些文人面对着这样一个战争频仍、饥荒饿殍、鼠疫流行的年代,生命极其脆弱、经常要面对死亡,触发人们对世界有了新的认识,他们开始用诗歌把苦难的历程和痛苦的内心书写出来的渴望,而形成了“人的自觉和诗的自觉”这种慷慨悲凉的风格,后人以《建安风骨》称之。(建安是东汉末代皇帝汉献帝刘协(181~234)的年号)。他们用自己独有的时代悲凉特色和悲天悯人的精神,将千百年来诗歌的悲情推向了极致,尤其三曹的作品更体现生命意识里的感伤、自由、创造等意识,在文体、结构、文辞等方面呈现特有的作品气势。建安文学,它是中国文学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五) 佛家的无我与忘我

  随着魏晋南北朝(220~589年)玄学的发展,以及佛教的东进,尤其公元148年安世高东来译经,标志着一个新的文化运动——佛学开始渗透骨髓,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中国的文人,开始了一个“自我,无我,忘我”的千年追寻。

  佛教根据缘起理论,认为世界上一切事物都没有独立实在的自体,即没有一个常一主宰的“自我”(灵魂)的存在。他们认为房子是砖瓦木石的结合体,人是由五蕴(色、受、想、行、识)组成的,在这样的集合体中,没有常住不变的“我”,

  人无我(人空):因为人是由五蕴假和合而成,没有常恒自在的主体——我(灵魂)。法无我(法空):认为一切法都是由种种因缘和合而生,不断变迁,没有常恒的主宰者。一切事物和现象按其本性来说都是空的,它们表现出来的,只不过是一些假象,即所谓“性空幻有”。他们也认为“梵”是无所不在的唯一本质,宇宙间的最高主宰,自我(灵魂)是梵的一部分或梵的化身。而这种自我,其量广大,边际难测。只有亲证梵我同一,才能达到真正解脱的目的。


  无我之上,更有一种“忘我”之境:物我两忘、宠辱皆忘。有一种快乐在其中、心无旁骛的专注,而造就天地与我并生,以及万物与我同在的胸襟。老子道德经有说,“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哲人认为面对功名利禄太把自己当回事,面对荣辱得失太执着于自我,必然心为物役、患得患失,惶惶不可终日。孔子亦说,“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

  佛经认为有了忘我的专注与胸襟,就能获得更广阔的胸怀和视野,脱离蝇营狗苟和斤斤计较,体会追求梦想和奉献付出的精神快乐。当地位、级别、待遇在价值排序上占据优先,当物质、福利、享受在人生追求中位居前列,世人又如何能静下心来干事谋事?功名面前无我,则有得而不喜、失而不忧的淡泊,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豁达,寒波澹澹、白鸟悠悠的宁静。惟其无我,方可来去随意、心如平湖,不为利益所诱、不为物质所惑、不为金钱所动。

  (六)人间词话:有我与无我的境界

  历代文人追求的人生境界是:宁静以致远,淡泊以明志。反映在文学上就有‘有我无我“的境界。王国维在【人间词话】提出境界论,认为诗词是以境界为最高标准,一首诗词如果有境界,自然显得格调高超。而境界有‘有我无我’之分。

  这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我皆著我之色彩。其代表人物有:北宋欧阳修其作品《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高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就是典型的“有我之境”。又如秦观的《踏莎行》:“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其实还有柳永,其作品《雨霖铃(寒蝉凄切)》、《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鹤冲天(黄金榜上)》等都属于这一类型。

  这‘有我之境“,在描写自然景物时,偏重于主观情思的直接流露。在所创造的诗境中,作者移情入景,景物非完全客观的景物所呈现,而是带有作者的浓厚色彩,所表达的思想感情也比较具体明确和强烈。

  至于无我之境,以物观物,故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此种境界的代表人物有陶渊明,其作品《采菊东篱下》中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便是典型的“无我之境”。又如元好问《颍亭留别》中的“寒波淡淡起,白鸟悠悠下。”也是此类型的代表。

  唐朝王维也善写“无我之境”,如《鸟鸣涧》:”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春天寂静无声,桂花不知不觉地凋落。这般寂静使春夜里的山,更让人觉得空空荡荡。月亮出来了,小鸟竟然被月光惊动了,而时时发出的鸣叫,在山涧中回响。

  这“无我之境“是指作家在对客观事物的描写中,将自己的情感意趣隐藏起来,物和我似乎合而为一,使人看不出作家主观的感情色彩。

  王国维境界论的“无我之境”称为优美,“有我之境”则称为壮美。在“无我之境”中,我与物相对时,和谐宁静、物我相融于一体,无利害冲突。而“有我之境”在最终完成的时候,尽管也超越了利害关系,但我个人以为:这两者应该也是相对而言,“优美“强调静之美,“壮美”重在由动而静的变化所带来的震颤。

  艺术的境界既是如此,人生的境界亦不可无我。许多朋友欣赏‘无我‘之淡然宁静的境界,认为可安心一隅,对世界的纷纷扰扰保持一份淡定,亦对种种不正常的社会现象从容面对,物我两忘;其实这种种现象都只不过是“有我”的缺失,也即失去了自我担当的信仰。

  面对变幻莫测的人生,我们也时常面对“有我”还是“无我”的拷问时。

  唐朝柳宗元(773~819年)有诗云:“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诗人显然运用了对比和衬托的手法:千山万径之广远,衬托孤舟老翁之渺小;鸟绝人灭之阒寂,对比老翁垂钓之生趣;画面之安谧冷寂,衬托人物心绪之涌动。这苍茫天宇,皑皑大地,景界悠远。这洁、静、寒的画面,正是一种遗世独立、峻洁孤高的人生境界的象征,而这个渔翁的形象显然是诗人自身的写照,曲折地表达出诗人在政改失败官场失意后,虽处境孤独,犹显顽强不屈、凛然无畏、傲岸清高的精神面貌;其风范气骨,守贞不渝的心态,确令人钦慕敬仰。

  相对而言,唐朝韦应物(737~792)的“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则是另一番情调。诗人独喜爱涧边生长的幽草,上有黄莺在树阴深处啼鸣,说明这正是清丽的色彩与动听的音乐交织成的幽雅景致。“独怜”是偏爱的意思,偏爱幽草,流露着诗人恬淡的胸怀。后二句则是描写傍晚下雨潮水涨得急,郊野的渡口已没有行人,只有一渡船横泊飘荡水面。这两句以飞转流动之势,衬托闲淡宁静之景,可谓诗中有画,景中寓景。但这雨中渡口扁舟闲横的画面,却蕴含着诗人对自己无所作为的忧伤,更加说明韦应物宁愿做一株无人关注的小草,也不愿意去做那些大的官职。(备注:韦应物曾任苏州刺使,其父韦见素(697年-762年)曾任唐玄宗短期宰相高职)。

  (七)不生不灭即是佛

  人生要有什么作为吗?

  黄檗禅师(?- 855年)唐代大乘佛教高僧,留有语录,收录在(钟陵录)、《宛陵绿》(宛陵录),后人整编为《传心法要》。禅师特别强调在实际生活中"无心"的运用,他说"终日吃饭,未曾咬着一粒米;终日行,未曾踏着一片地。与么时,无人我等相,终日不离一切事,不被诸境惑,方名自在人。"

  文字中记载了他有关禅之意境的描述,他说:”语默动静,一切声色尽是佛事,何处觅佛?不可更头上安头,嘴上加嘴。但莫生异也。山是山,水是水,僧是僧,俗是俗;山河大地,日月星辰,总不出汝心。三千世界,都是汝自己,何处有许多般。心外无法,满目青山,虚空世界,皎皎地无丝发许与汝作见解。一切声色尽是佛事,若学道者不即不离,不住不着,纵横自在,那么,行住坐卧,语默动静,皆为道场“。

  他认为只要在一切时中行住坐卧,但学无心,不起分别,不着一相一物,亦无依倚,亦无住着,方名解脱。他又说:"学道人,若欲得成佛,一切佛法总不用学。唯学无求无着,无求即心不生,无着即心不灭,不生不灭即是佛。"

  这样的境界,让我联想起诗句:“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那是唐朝天宝七年(公元748年)诗人钱起参加进士考试而作《省试湘灵鼓瑟》的诗末二句;意思是说鼓瑟的人,一曲演罢,听客纷纷离去,曲终声寂;而江水依旧东流,峰峦叠起,青山依旧;留下的是(天地人)凝结锁定在那一刻的画面,还有悠悠无止境的思恋。人的一生是短暂的,韶华易逝,曲终人散;故而每个舞会都会有繁华尚未落尽悲已从中来的感觉。唐朝刘禹锡(772~842年)亦有诗云:“曲终人散空愁暮”。诗人泰戈尔也说:“天空没有留下翅膀的痕迹,但我已经飞过”,其中蕴含的生存与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毛泽东一九二五年写了著名的【沁园春:长沙】,上阕是这样写的的;“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桔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

  问这苍茫大地,谁主浮沉?实际上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


  (八)人生的境界: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宋朝辛弃疾《青玉案-元夕》有词云:“东风夜落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首词描绘元夕之夜,到处火树银花,街上车水马龙,人们吹着笙、管、笛、箫,载歌载舞,民间欢庆闹元宵的热闹场面。词的上半阕写元宵之夜的盛况,“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一簇簇的礼花飞向天空,然后像星雨一样散落下来。一开始就把人带进“火树银花”的节日狂欢之中。“宝马雕车香满路”:达官显贵也携带家眷出门观灯。跟下句的“鱼龙舞” 构成万民同欢的景象。“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凤箫”是排箫一类的吹奏乐器,这里泛指音乐;“玉壶”指明月;“鱼龙”是灯笼的形状。这句是说,在月华下,灯火辉煌,沉浸在节日里的人通宵达旦载歌载舞。下阕仍然在写“元夕”的欢乐,只不过上阕写的是整个场面,而下阕写一个具体的人,通过他一波三折的感情起伏,把个人的欢乐自然地溶进了节日的欢乐之中。“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这一句写的是元宵观灯的女人,她们穿着美丽的衣服,戴着漂亮的手饰,欢天喜地朝前奔去,所过之处,阵阵暗香随风飘来。“雪柳”是玉簪之类的头饰。“众里寻她千百度”:(这人)对着众多走过的女人一一辨认(但没有一个是他所等待的意中人)。“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偶一回头,却发现自己的心上人站立在昏黑的幽暗之处。灯火阑珊”虽然是灯火渐渐散尽的意思,但这儿说的是天空飘洒下来的礼花,快接近地面时早已熄灭散尽,所以即使头上有流光溢彩,站立的地方却是昏暗的。整首词在最精彩的地方戛然而止,却给读者留下无比宽阔的想象空间。经过等待、寻找、焦灼、失望之后再突然发现自己的意中人原来就在身后,那种从天而降的惊喜谁也想象得出来。

  我们对人生的领悟何尝不是如此。

  王国维把这种境界称之为成大事业者,大学问者的第三种境界,确是大学问者的真知灼见。我们确实无需像清朝黄景仁那样“一星如月看多时”。

  (九)人在旅途风景中,而你又在哪里?

  八零后诗人兼画家冬子在其新书【借山而居】中有云:“人若有隐之心,处处皆是终南山”。他又说:“每次站在山顶往下看这世界的时候,就会觉得内心一下子被打开了,就像你暗恋的姑娘突然对你说‘我也喜欢你’,让一个忧郁症患者豁然开朗。”

  笔者亦有诗云:是谁在彩霞粉染的晚风里,隔着重重叠叠不断转换幕帘布景的舞台,眺望永生不灭的凤凰涅槃,在炽红散飞的火焰中,把坯胎碎片,无声无泪地拼合成,洁白剔透的容颜如月。

  是谁在浓深如墨的夜色里,隔着生生世世几番迭起的山山水水的漂泊,眺望流金岁月,在梧桐雨声中,凝聚成永不褪色的青花幽兰,静观自己绽放的美丽。生命里,我倚栏守望天空的彩霞和明月,它灿烂壮观,高洁皓亮,欢快地,重复唱着一首我喜欢的歌。

  我们走在风景里,人会在中途离去,而风景不会,它一直映现在我们的心中,如山如水。
  写于2016年春节前周
  

作者 :胡迦海韵 时间:2016-02-05 23:26:02
  人生有许多的感悟 用笔写出来不容易
  • 薛依云

    举报  2016-02-05 23:35:39  评论

    @胡迦海韵 兄弟说的也是,这样的文字思考了一段时间,但完稿也费周折,钻了进去,还得冒出来,不至于被憋住。
  • 蝈蝈的江湖

    举报  2016-02-16 09:58:50  评论

    @薛依云 如同演员的入戏出戏,陈道明尤其如此,很难~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胡迦海韵 时间:2016-02-05 23:26:27
  @薛依云 问好薛先生
  • 薛依云

    举报  2016-02-06 09:56:28  评论

    问好@胡迦海韵 祝你:猴年行大运,天涯传美名。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胡迦海韵 时间:2016-02-05 23:26:55
  猴年大吉 !
  • 薛依云

    举报  2016-02-05 23:29:57  评论

    问好@胡迦海韵 我刚回到新加坡,遥祝兄弟新年好,阖家幸福安康,心想事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胡迦海韵 时间:2016-02-06 15:46:02
  @薛依云 祝先生猴年大吉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6-02-07 11:58:50
  八零后诗人兼画家冬子在其新书【借山而居】中说:“我们必须保持客观清醒,山顶和山下都看不清这个世界。最好的人生,是上可上,下可下,唯有中间状态最佳”。

  我想也是如此。祝小路的朋友新年乐。

作者 :蝈蝈的江湖 时间:2016-02-16 09:57:58
  问好薛老师新春愉快!
  隽永的小文沁人心脾,点赞~
  • 薛依云

    举报  2016-02-16 11:13:15  评论

    谢谢@蝈蝈的江湖 我刚回新加坡过年昨晚重返中国,向大家问好。
  • 蝈蝈的江湖

    举报  2016-02-17 09:08:21  评论

    @蝈蝈的江湖 在新加坡过年有好玩的见闻记得发帖子大家共赏哦~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蝈蝈的江湖 时间:2016-02-16 10:07:55
  好文收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竹琴月眸 时间:2016-02-18 18:59:36
  新年快乐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shao邵夜 时间:2016-02-20 09:59:14
  文思才涌,感触颇多
  • 薛依云

    举报  2016-02-21 16:43:21  评论

    问好@shao邵夜 久违了,很高兴相遇小路,刚读到你的【我坐在月亮上写封信给你】:四月的樱花和醉酒的寒星,停靠在桂树下,对望,那些曾经一起飞舞过的岁月....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shao邵夜 时间:2016-02-21 23:27:37
  @薛依云 感谢先生挂念,好久不见,问好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雪暗山村 时间:2016-02-24 20:05:42
  古人的“有我无我”观即便对于现代人也有借鉴和教育作用,人的一生必须时时牢记“有我”,也要善于“无我”,但是如何进退有度、把握精准恰当,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 薛依云

    举报  2016-03-01 21:08:44  评论

    谢谢好友@雪暗山村 来访留言,欣赏精辟见解,谨与大家共勉之。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