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残荷与睡莲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5-08-26 12:39:08 点击:1209 回复:1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残荷与睡莲

  我对莲花或荷花的感知,最初源自读书时代之周敦颐的《爱莲说》和余光中诗集《莲的联想》,以及唐诗宋词与佛经禅说中零零碎碎凑合而组成的意象。直到后来派驻中国,终于在南京玄武湖第一次看到真实的翠裙粉妆联翩起舞的荷花盛景。还有两次庆幸欣赏到透过画家的视野,更确切来说是透过画家心灵而展示的荷韵莲魂,算是在文字与形体之外,留下内心无可抹灭的感动。

  (一)
  四年前阳春周末一个不经意夜晚的不经意安排,在苏州一个茶室雅聚上,我听到了韵味十足难得的古琴曲,品茗了用山泉烹煮的普洱茶,还得到天圆(冯晓东)大师赠送的三本油画精装册子。其中一本是残荷/ 禅荷油画系列,虽然是印刷品少了厚重凝聚感,但看后还是蛮有感触,无奈俗人学识浅薄无以言表,只能数语小文还礼为复。

  

  荷者莲也,但何为怜?

  诗人有云:“一朵雪莲,在四千米雪域之上,独视青海”。

  "维摩诘经,佛道品"有云:“比如高原陆地不生莲花,卑湿淤泥仍生此花……烦恼泥中,仍有众生生起佛法”。故有宋理学家周敦颐的《爱莲说》:“予独爱莲之出于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周敦颐与莲的对话是文化的,哲学的,审美的,宗教的。一个人走了千年,一朵花开了千载,谁能跨越千年而依然美丽呢?

  我们都向往美丽的世界。诗人卡里纪伯伦也说:“灵魂绽放它自己,像一朵有无数花瓣的莲花”。台湾著名作家余光中的《莲的联想》中有诗云:“像一首小令,从一则爱情的典故里,你走来”,这在海峡两岸广为传诵,都在说人世间莲的美。

  实际上可怜的众生,都生活在满是烦恼淤泥的尘世里。金刚经有云“相即非相,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唯有修身可以得道,就好像淤泥中残梗下升华的莲花。

  画家的油画系列,从现实夏天盛开映红的荷花,到油画笔下秋冬肃杀惨败的残荷,再到精神宗教世界里的禅荷,展示着艺术生命深处面对苍冥战栗百回辗转反侧,以及历经千劫万难不死境界的追求。

  我以为这不是存在主义说的“我存在,我发觉它的不快”,而是勇于舍弃这一种境界,画家不追求夏荷的美丽,其油画展现了内心以及艺术生命里的纠结与挣扎,湫蘙与寒慘,我仿佛看到大家为杜甫的《茅屋为秋风所破》的隐痛而嚎啕,为百年饱受糟蹋磨难的中国等待新生的欢呼。

  画家的残荷也不是消沉的。他好像藕在枯干的滴水深处呼唤莲的名字,他对美好生活的思念深藏在那些枯萎残枝的根茎,等待春天到来时万物的萌动。

  油画凝聚的厚重度层次感,它积累了千百回的打锤勾勒挤压,在画册印刷中是看不出来,我想起日本著名音乐作曲家喜多郎电子琴巨作中的系列乐曲,其中有描写宇宙混沌世界开始时不停歇的折腾胶着纠结状态,然后是丝丝晨曦透过层层围剿脱颖而出。我欣赏天圆(冯晓东)油画系列 —残荷/禅荷,从欣赏画再回到人世间,就如黄粱一梦,我没有压抑没有不快,只有云开见月的喜悦。

  佛云:“伸足入水,已非前水”,拈花一笑的禅意,溢出画外。

  (二)

  走近法国画家克劳德-莫奈(Claude Monet,1840~1926) 这位著名的印象派代表人物和创始人之一,是来自蒋勋的《破解莫奈的美-用颜色锁住阳光的诗人》这本书,尤其是莫奈别具一格的【睡莲】油画系列,书中是这么总结的:

  "在莫奈的世界里,没有单纯的颜色,他的颜色都是一种光。因为光,所有的色彩都泛着一种瞬息万变的明度。莫奈引导我们开启了另一种视网膜上的感觉,像是要拯救我们观看的方式。我们感受到黎明破晓的晨雾浮游于水面,一朵莲花静静绽放;感受到雨后垂柳上的水滴,滴入水池,荡漾起一圈又一圈涟漪;感受到夕阳的光和倒影,一片沉静的金黄,像是无限委屈,要诉说什么,却终究沉默逝去”。

  这样的感性诗意描述是让人震撼的,也让我意识到艺术的认知,不全然是色与彩、形与相的问题,更是渺小的个体,在时空虚幻之间,面对生命历程的真实感受。

  作者写他在法国巴黎橘园艺术馆欣赏莫奈的【四季睡莲】:(几个朋友)静静坐着,好像从黎明坐到黄昏,好像从春天坐到秋天,好像月光初启,耳朵里都是水声,每一朵绽放的花蕊都是星辰的流转。

  

  作者另在英国伦敦国家艺术馆欣赏到莫奈的巨画【睡莲】感觉眼前:看到的就是一件抽象画作品,一圈一圈的鹅黄色浮在粉蓝色中,一缕一缕的笔触,交错迷离,像是垂柳,像是水波,像是闪烁的光,物象彻底被解体了,还原成色彩和笔触,不再有任何联想。

  

  莫奈最著名的作品要数【日出印象】,那是当时工业革命时代,对光,对速度,对瞬间之美最早的礼赞,从狭窄的框框中突破藩篱,创立了划时代的【印象派】。

  我更欣赏的是莫奈的多幅睡莲和垂柳的大型巨画,水中垂柳的倒影与向上生长的莲花,形成真实与倒影交错迷离,如镜花水月,这看似因画家白内障视力病变的紊乱,但也可能是年老画家一生长达四十年与庭院风景对话的丰富结果,又如同贝多芬凝视着那喧哗无声的世界,喧哗却如此寂静,或许那就是最接近天籁的声音了。

  莫奈的美学是光的信仰,也是生命的信仰。艺术家带领我们走向自然,感觉阳光,感觉风,感觉云的浮动,感觉水的荡漾,感觉每一朵睡莲花瓣上的光,感觉无所不在的光,让我们领悟到原来光就是生命本身,光一旦消逝,就没有了色彩,也就没有了生命。金刚经偈语有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这或许也是莫奈一生的领悟。

  画家眼中的睡莲有含苞绽放的,有凋零一瓣一瓣坠落水中,在眼前化为一缕光一线光,最后消逝无影无踪,留下的是心灵上缤纷璀璨的视觉记忆。

  我们虽然没能真实看到这些作品,而是通过画面欣赏,但亦能感受到扑面而来之跳动的笔触,线条的旋律和深邃的色彩。无边谧静里,微风吹拂,阳光普照,生命在泪光中微笑,幸福永恒凝聚在那一刻。

  刚离开学校时: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踏入社会后: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如今千帆已过: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

  但是:我们在诗画中读到看到想到的荷韵莲魂,是不是也有前面说的见山见水的三个阶段?这红尘世界的镜花水月,还待吾等参悟。
  

知音:1

赏金:100

最高打赏: 悠居散人(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悠居散人

作者 :竹琴月眸 时间:2015-08-26 12:56:32
  支持。先抢个沙发!后面先上图。荷花和莲花都美。
作者 :蜀海天使 时间:2015-08-26 16:20:33
  赞一个
作者 :倾世幽兰 时间:2015-08-26 16:57:20
  画家的残荷也不是消沉的。他好像藕在枯干的滴水深处呼唤莲的名字,他对美好生活的思念深藏在那些枯萎残枝的根茎,等待春天到来时万物的萌动。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5-08-26 17:14:01
  谢谢首席@竹琴月眸 盛情顶帖支持。也谢谢@蜀海天使 @倾世幽兰 接受“残荷与禅荷,”睡莲与谁怜“的寓意。拙见以为艺术的各种符号作为表达形式和载体,到最后都回归到作者内心最朴真无华的人生领悟。
作者 :雪暗山村 时间:2015-08-26 20:35:51
  把荷花写得如此的有深度与广度,映衬了作者深厚的文学修养与艺术鉴赏力,过去我的印象中,荷花似乎中国独有,所见的文学作品与摄影绘画均是中国特色的,比如:荷花仙子;出污泥而不染等,今见到此文,便感觉到了自己视野的局限,然而此文最让人赞叹的是: 刚离开学校时: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踏入社会后: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如今千帆已过: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写荷花在文学与艺术的高度融和里揉进了哲学的灵魂,就上了一个更高的台阶。
  • 薛依云

    举报  2015-08-27 09:55:51  评论

    谢谢@雪暗山村 留言鼓励,欣赏艺术如同走近山水心存敬仰。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胡迦海韵 时间:2015-08-27 01:26:44
  
作者 :胡迦海韵 时间:2015-08-27 01:28:31
  @薛依云 向薛老师学习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胡迦海韵 时间:2015-08-27 01:52:32
  部落名称:小路部落
  部落链接:http://groups.tianya.cn/list-163524-1.shtml
  帖子标题:残荷与睡莲
  帖子地址:http://groups.tianya.cn/post-163524-3f5a989f866d411cae37dfab88d2e076-1.shtml
  帖子摘要:我对莲花或荷花的感知,最初源自读书时代之周敦颐的《爱莲说》和余光中诗集《莲的联想》,以及唐诗宋词与佛经禅说中零零碎碎凑合而组成的意象。直到后来派驻中国,终于在南京玄武湖第一次看到真实的翠裙粉妆联翩起舞的荷花盛景。还有两次庆幸欣赏到透过画家的视野,更确切来说是透过画家心灵而展示的荷韵莲魂,算是在文字与形体之外,留下内心无可抹灭的感动。
  
作者 :胡迦海韵 时间:2015-08-27 10:18:18
  问好先生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5-08-27 11:03:16
  莫奈有几幅画都超过12米,其中一幅命名为【清晨】:描绘清晨薄雾,在初日的微光里,睡莲正在含苞待放,一片一片莲叶浮在水面,带着鲜艳湿润的红色,在大片水蓝的光里特别醒目。

  
作者 :未见的沉寂 时间:2015-08-30 21:16:11
  倘若有人说大便是美的,那确实,如果没有排泄,人不是要病了?可是你去赞美它?和大便一起?这只是个例子。原谅我不懂你的艺术和境界,这些话就是乱糟糟的。另外你说的周敦颐和佛经的清净世界与理学世界,是这样烦乱的画中世界吗?
楼主薛依云 时间:2015-08-31 17:23:07
  江南河桥多,天涯林子大,小路上会遇见的总是会遇见,但没想到就这么遇见了。艺术百花百鸣,或有春花秋月高人雅士,或有逐臭之夫,各有其好,确实无需执着较真。

  这里说个故事。据说:苏东坡在瓜州任职的时候,与一江之隔的金山寺的住持佛印禅师交往笃深,他们常在一起谈禅论道。

  有一天,苏东坡写了一首诗,遣书僮送过江去,请佛印禅 师评点。诗是这样写的:“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意思是说:我的心已经不再受到外在世界的诱惑了,好比佛陀端坐莲花座上一 样。诗中的“八风”是指人们生活中常遇到的“称、讥、毁、誉、利、衰、苦、乐”八种境况。

  佛印看了诗后,笑而不语,信手在上面批了两个字,就叫书僮带回去。苏东坡打开一看,上面批着“放屁”两个大字,恼怒不已,立马乘船过江去找禅师理论。

  此时,禅师已站在江边等他。苏东坡一见面就气呼呼地说:“禅师!我们是至交,我的诗,你看不上没关系,也不能侮辱人呀!”

  禅师平静地说:“我什么时候侮辱你啦?”

  “这不是侮辱人是什么?今天你一定要给我个说法。”

  禅师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还‘八风吹不动’呢!怎么‘一屁就打过江’了呢?”

  还有一次,苏东坡退朝回家,饭后在庭院中散步,突然指着自己的腹部问身边的侍妾:“你们有谁知道我这里面有些什么?”一侍女答道:“您腹中都是文章。”苏东坡不以为然。另一侍女说:“满腹都是见识。”苏东坡也摇摇头,到了王朝云,她微笑道:“大学士一肚皮的不合时宜。”苏东坡闻言,捧腹大笑。

  凡人俗子如笔者亦是一肚皮的不合时宜,看官若有不同道者,还请大量,无需一般见识。
作者 :悠居散人 时间:2015-09-04 07:30:45
  无限点赞~
  • 薛依云

    举报  2015-09-04 10:30:37  评论

    谢谢@悠居散人 来访留言支持。金刚经有云“相即非相,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悠居散人 时间:2015-09-09 23:34:01
@薛依云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楼主这么赞,更新这么勤快,打赏一下楼主以示鼓励吧!【我也要打赏
  • 薛依云

    举报  2015-09-10 13:12:56  评论

    谢谢@悠居散人 雅赏与鼓励,山穷水尽疑无路,泱泱大道天地阔,幸甚。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