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奇怪的纵火案(小说)

楼主:激浊扬清2009 时间:2015-12-11 18:08:14 点击:1109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奇怪的纵火案


  火警小兵张一躲在“太阳炉”旁偎着火——今夜这么寒,怕有零下十九度吧——要知道这是大阴历的夏日夜啊!白天的太阳就如这火炉,大地冒着气!寒冷夜更长,张一多么希望黎明快点来,白昼总比暗夜强!热情包围着他,有点微醺的感觉,他见到了妈妈,夭折的妹妹,妈妈眼角挂着泪滴,他想去拭去母亲的泪水:妈妈,别哭,会好的,一切会好的,黑暗总会过去……
  “叮铃铃——”,一阵铃声,张一飞跃过去,一把抓起话筒——冰冷如铁的话筒,寒气从掌心沿着胳膊直冲向头脑,哎,刚才打个盹,实在不应该!
  “是,是——是——911吗?克——里——史——汀大婶家着火了……”一个奶声奶气的童音,话没说完,挂了。
  张一首先想到的是打电话给大队长,先请他去看看,到底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报假警;队长家就在那一片别墅区。他然后拉起警报,呼叫正在打牌的同事们准备出发。
  克里史汀大婶家,大家都这么叫她们家,也不知何年何月开始的。张一报道的头一天,就被招着去救火,正是去克里史汀大婶家的。在救火车上,他想了又想,也许这是个外国老太太?不对,也许是个嫁在这儿的外国女人?都说现在是地球村吗?现在我们国家许多人富得流油,外国人谁不愿意嫁过来呢?也许是个少数民族女人的名字吧?那也不一定。他自己对自己的分析有点好笑,管他呢!旁边的崴子冲他喊:你个小兵蛋子,他妈的想什么呢?他抓住他的衣领推搡着,眼里是邪恶的火。那天,克里史汀大婶家的管家婆不小心将壁炉里的火弄出到外面,火星又沾上衣裳,烧了一个破洞;她闻见一股焦毛味,那气味就一直在她的脑子里萦绕,她总是疑心还有哪里着了火。等到火警车“乌拉乌拉”地来到,管家早已自己打扫完了。管家抱歉地和他们一一握手道别,张一被他那充满老茧的精瘦五指握得有些疼痛,可是又不敢叫出声来。他抽回他的手,四指像被树皮刮过一般,火辣辣的,指头红殷殷的,“哈!这小兄弟细皮嫩肉的,也来火警……”,“这他妈壁的算什么,小时候都一样”,崴子道。
  崴子是他们的中队长。张一一次去撒尿时,“偷”听见两个老兵的拉呱才知道,他是某书记的小老婆的表哥的大舅子。猫城(我的小说《虬髯女》同一地方)人的婚姻历来都是“板门对板门,笆门对笆门”的,不用说,他们也都是官商界的,最不济的也曾经是。他原来在城管队是大队长,因为什么原因被人家砍断了腿,成了崴子。他不准别人叫他中队长,只能叫他句队长;不允许别人走在他前头,即使去救火!虽然他歪歪扭扭像个五饱六足的醉汉。

  这些,他当然没有公开命令这样,猫城人个个都精明能干,它们习惯了心领神会。原来的中队长没到退休年龄,就让他回家养老吧,一切待遇不变,不过是少了一些权力——他也乐得回去,正好专心经营火器材料防火材料店,没几年富甲一方。
  克里史汀大婶家在猫城外一千一百一十九里的地方,叫施家湖景观塞上江南别墅区。一年又一年,湖水已经要蒸发待尽,如果不是别墅区居民们每天的排泄物来补充,恐怕是两天两夜就会完蛋。湖水墨绿稠如泥浆,发散出遮天蔽日的脓臭味。许多黑蝇黄蝇绿蝇红蝇不远千里,啄臭飞来,最后都醉生梦死,晕倒在湖浆里,它们一代一代的进化着,白化出一批一批的白苍蝇,这里就是它们的温柔乡。居民们是看不到闻不到的,他们偶尔坐在全封闭的豪车里温暖如春,涤荡如风地夜来晨去,如鬼魅。他们的别墅也是全封闭式,都戴上防毒面具,太阳能动力,室内就是一个昼夜喧淫的好地方;只有节假日这里才有人气。周围的原住民们都搬离了,虽然他们不情不愿。
  那时听说村里面要大开发,他们多么兴高采烈啊!他们会有出头之日的:可以开饭店啊,可以开超市啊;可以让孩子接受好的教育吧……“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吗”,他们的梦多么完美!一天两天,一月两月,一年两年,不知不觉中,年轻的变老了,年老的色衰了,没有了。通往城市的大道依然坑坑洼洼,夜里是吵吵闹闹。小偷小摸的多了,它们无法偷全封闭式戴着防盗面具的别墅区,(它们本来想发一笔财的),临走时就顺手牵羊地真正地偷走了原住民家的猪牛羊,猫城人都知道,賊是不能空手走的。它们还门前屋后留下动物的内脏,村里面犹如经历了一场大屠杀,殷红殷红的动物血洒满村里村外,阳光下就像这里是一片凋残的玫瑰园,看,花蕊在摇曳,那是肉红色的蛆虫在跳摇摆舞!村民们递上状子,上面派来了几个人模狗样的人,它们这儿闻闻,那里嗅嗅,没有什么结果,“都不知道告谁”!有的村民们甚至怀疑是别墅区保安门卫干的好事!理由是,玫瑰花洒到它们那里就没有了;它们不让我们进去查找;它们不让我们靠边;它们一个一个戴着面具……上面回答,“你们的怀疑是可爱的……”。

  救火车“乌拉乌拉”地贴着地面飞翔,它的屁股后面喷出三道烈焰,把那些不知好歹的跟屁虫的车辆烧的炭黑。大队长已经通过话:“远看,克里史汀大婶家是有一根火柱”。张一他们十九分十九秒准时抵达。他们早已穿上防火服,慢吞吞背上消毒液背上氧气罐,这时发现氧气罐少带了一瓶。“你们冲进去,我留下来后援!”崴子柔软的手臂一耷拉,想模仿伟人的大手却走了样。
  他们一个一个跳下车,仿佛外来生物入境。保安门卫如临大敌,他们穿着另一种外来生物装,架起铁丝网,网上发出“嗤——嗤——”的电光,黑夜里好像黑天空的闪电,又好像张牙舞爪的幽灵在乱窜!近处的银针一样的植物,被鬼光辐射到,瞬间爆燃灰飞烟灭。
  张一他们通过译声器喊话:“让开!让开!我们是来救火的,不是来战斗的……”
  “你们是什么鸟人?!”译声筒里传来呼喝。
  “我们是防火队,不不,救火队……”
  “你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们没有接到上封的命令……”
  “……”
  “你们这些混蛋蠢货——闪开——不然我们抢进去!”句队长蹒跚着来到跟前。
  “你是狗队长吗?”一个保安喊道,他们关掉铁丝网。
  崴子“呼哧呼哧”地来到那保安面前,柔软的左手想打出一记勾拳,被保安右手轻轻一隔,顺时跌倒在地上,口吐白沫。
  这时,保安室内走出一位猪头人来:“我们这里二十四小时全封闭全自动全监控全国完美型监狱榜样,哪里有火?”
  “一个孩子,报——报——报火警的……”张一吓得结结巴巴地说,他怕人家骂自己愚蠢。
  “孩子?哈哈哈……哈哈——”保安们笑的相互捶肩,前仰后合,“这里没有孩子,孩子的话也信?!”

  张一赶紧使出吃奶的力气,背起崴子队长上车,他害怕队长冻伤甚至冻死了,和自己脱不了干系。他吭哧吭哧地把队长往车里塞,犹如一条死狗。刚入队不久的王二,见他脸憋的通红,也过来帮忙往里面拖拽。外号“老油子”的老兵,一声不吭,望着车外,像是欣赏着这“冻人”的夜景。只见那些奇奇怪怪的植物,似乎鬼魅一样,冒出细细的枝叶,叶尖发出莹莹的微光,好像有一种声音在呓语:长,长,长……
  王二不高兴地嘟囔一句:“它们怎么能喊狗队长呢?现在又不是在城狗——狗——管——管队……”
  “我们队长姓句。”张一小声地说,还冲着王二感激地一笑。
  “什么!你说什么!我们队长姓狗……”王二不服气地大声嚷起来,“他不是姓菊吗?”
  “就像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仇’,作为百家姓时读如‘求’,句子的‘句’,作为百家姓时读像‘狗’,还有……”
  “啪——”张一话没完,脸上被人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刮子。他本来就眼力不好,加上紧张,车上憋闷,他眼花缭乱起来,好像小时候在梦里数星星,赤橙黄绿青蓝紫;耳朵里“嗡嗡嗡”地响,像小时候去油菜花海里看蜜蜂采蜜;嘴巴耳朵火辣辣的热呼呼的。他拿起砍斧,在空气中晃晃,可是无人响应。老油子转过头,冷冰冰地看了一眼,嘴角漾出一滩轻蔑的笑,像是寒水里凝聚着的一块尖冰,冒着逼人的寒气,会刺人于无形。张一的眼泪潸然,嘴里咸咸的,用手按了按嘴角,手掌心“红花”点点……他低着头,崴子的三角眼睛如昂昂的毒蛇,就要吐出可怕的血引!他脸色铁青,像是已经死了几千年的恶鬼,就要獠起牙来吞噬他!
  张一没看到谁打他,其它人却看得清楚,是他所说的“狗”队长,特别是离得较远的老油子。
  就在张一的“狗”字吐出,崴子已经跳起,腿像被鬼摸过,脚底像安装了高级弹簧,同时右臂弯似一张弓,“箭”已经从扣满的弦上飞来,“啪——”一下子中的。狗队长本来左手也抡起来,准备“张弓搭箭”又射,却被王二有意无意挠头的手臂一挡,弦断了,崴子又躺下来装死。王二是武警部队退伍兵,据说王局长是他本家。
作者 :胡迦海韵 时间:2015-12-11 22:00:50
  感谢分享
作者 :胡迦海韵 时间:2015-12-11 22:02:05
  很多的时候 原点 画出去 又回来 还在
作者 :蜀海天使 时间:2015-12-13 17:08:02
  听故事
楼主激浊扬清2009 时间:2015-12-16 20:23:43
  车子回去的路上,歪歪扭扭,没有了来时的火热激情,大家默默不说话,路边的树木,落叶根根如中国针灸用的银针,打在玻璃打在钢铁外衣上,“丁丁”一片响。张一心里紧缩着,感觉着一股寒意白苍苍的从银针刺尖上袅袅的沁进皮肤,窜入心尖。他汗毛竖起来,身上鸡皮圪塔堆积,开始不停地打颤,“恐怕这回要死了……”一个声音忽远忽近地呓语着。
  局里决定,给队长记三等功,奖励黄金白玉章一枚,入干部医院治疗“羊癫疯”病,全额公款,队长暂由王二代替。张一,谎报军情,扣奖金一月一千九百一十九元,今年的购物卡他没有份。局里又打报考给猫城主,要追究保安队长的渎职罪过。
  一晃眼几天过去了,今晚又是张一他们值班。他关掉太阳炉,开起了空调。崴子不在,没有人要吃烤红薯。张一玩起了手机游戏,不时地听见王二他们打牌的骂骂咧咧声。
  “叮铃铃……”,张一顾不得放下手机,抓起电话:“911,克里斯汀大婶家——失——失火啦……”
  “喂,喂!喂……”对方电话早已挂了。
  张一习惯地拉响警报,出发吧。
  王二这次是早没有准备的。局长大人从城狗队调来两人,从刑警队调来一人,从安保部请来一人,从统计部要来一人,从审计部要来一人。
  他们用监狱犯人的一千九百九十九床破棉被裹住车子(后来统计犯人因此冻死九十九个,上报新闻部是部分慷慨自杀部分越狱掉护狱河里结冰。)以免有动静,部分破棉被扔进炉膛里烧火取暖。他们就这样静悄悄的来到别墅区,车上扎满了各种针一样的树叶,后来新闻播报说古有“草船借箭”,今有“铁驴借草”,他们的车远看就如一大丛灌木,好在现在雾霾处处,月牙在雾霾里如影影绰绰的僵尸白骨,保安门卫那里不时传来夜哭的狗吠。
  张一他们看看围墙上面“吱吱吱”的电网,大家想办法怎么能神不知鬼不觉进去。还是安保部来的人聪明:挖洞爬进去。这时各人有各人的分工:一个城狗队员学深夜的狗叫,引起保安狗不停地狂欢,直到它累爬下;另一个城狗队员学母鸡下蛋后的得意洋洋叫声,麻痹公鸡打鸣,以为一直是黑夜不醒;统计人负责统计它们的叫声,记录在案,以后奖罚分明;审计人负责查看挖地洞偷进通道位置长短途径;安保人负责望风指挥;王二负责脚印抹涂;刑警人负责第一个出洞;张一他们负责挖洞。张一咧嘴笑道:“鸡鸣狗盗……”被安保人一脚蹬爬下,王二也举起腿要再踩,老油子说:“还要他干活呢!”
  好在雾霾罩着天地,也不管白天黑夜,他们一伙挖了十九天又十九个小时。等到大家静悄悄的进去,透过落地窗,看见克里斯汀大婶家有一道火柱飘荡。
作者 :胡迦海韵 时间:2015-12-18 09:59:26
  好奇怪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孤岛残影 时间:2016-01-30 19:08:48
  写的不错,问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