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天涯有约]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楼主:扁舟一叶1 时间:2009-12-01 10:39:42 点击:672 回复:1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鱼不可以脱于渊,邦之利器不可以示人”;鱼的生存不可以脱离池渊,国家机器不可以用来碾压人民。“鱼”;应该是说管理天下的人。“渊”者社会与人民也。
        
        记得庄周与惠施游玩于濠水桥上,庄周看着水中条鱼从容自得的游来游去,说;“这是鱼的快乐啊”! 惠施问;“你又不是鱼,那里会知道鱼的快乐?“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周对答;“你又不是我,怎么会知道我不知道鱼的快乐”?惠施说;“我不是你,当然就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你不是鱼,所以你不知道鱼的快乐,这却是肯定的”。庄周呵呵一笑,说;“我们从头再来过吧,刚才你说;我不知道鱼是快乐的,如此就是已经承认了我知道,却又问我自哪里知道。我回答你吧,我是从濠水桥上知道的”。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呵呵,周就是这样子,喜欢讲些使后人反复琢磨着不停玩味的玄机。但个中不乏启迪。老子曰;“玄之又玄也”。此“鱼”此“渊”到是颇费思量了,如果说;“鱼”是比喻天下国家里的老百姓,那么“渊”就是天下与天下里的“朴散则为器,天下神器”的法律规则。也就似乎是说老百姓不能脱离法律规则的约束,而必须要有法规的约束体现天下意识。如此呢?国家机器也就不必使用于百姓。“利器”二字,即是表明此物于天下里是常备存在的。
        
        《吕览、功名》里这样说;“水泉很深,鱼鳖才会游向哪里。树木繁茂,禽鸟才会飞向哪里。百草旺盛,禽兽才会奔向哪里。君主贤明,豪杰才会归附于他。所以圣明的君主,不把精力放在归附不归附上,而把心思用在使民众愿意归附的条件如何创造上”,所以说;“而务其所以归也”。如何创造呢?看看《贵公》这样的说;“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天下之天下也。阴阳之和,不长一类。甘露时雨,不私一物。万民之主,不阿一人”。此应该是拓版老子之“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句。《论威》篇说;“人情欲生而恶死。欲荣而恶辱。死生荣辱之道一”。《节丧》篇说;“民之于利也,犯流矢,蹈白刃,涉血抽肝以求之”。而《贵生》篇说;“圣人深虑天下,莫贵于生”。如此在反观“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天下之天下也。阴阳之和,不长一类。甘露时雨,不私一物。万民之主,不阿一人”,逻辑如何呢?也是通顺圆润贴紧“人性”的智慧。《吕氏春秋》是战国时,秦相国吕不韦门下宾客所编纂也,于今日2100多年了,今日中国哲学界的思想家们就着汗梁充栋的自然科学书本,还没有先秦时候的脚指头高明,妄谈些个中国哲学与思想什么的,我为之汗颜。
        
        《吕览、论人》说;“主道约,君守近。太上反诸已,其次求诸人。其索之弥远者,其推之弥疏。其求之弥强者,失之弥远”。翻译过来是说;“为君之道,要简约无为。君王的操守首先要放在反省要求自身上,然后再去要求别人。如果对人们的索求多到了弥远,人们就越来越疏远他。如果要求人们的欲望之心弥强,那么他失去的也就越来越多”。所谓;“主道,君守”,只是“其索之弥远者,其推之弥疏。其求之弥强者,失之弥远”几句话,简约,明晰,深富哲理,还需要整天念叨抱着《通鉴》《沉思录》之类装模作样吗?奈何的,这就是中国的特殊国情。老子曰;“鱼不可以脱于渊”。
        
        老子曰;“鱼不可以脱于渊”,当管理组织者为“鱼”时,自然我们是其“渊”。老子曰;“弗居,身退,天之道也”,那么管理组织者亦是在我们中间产生,无形的我们或“鱼”,或者是“渊”,暂且是“鱼”吧,当人们都是“鱼”时,养育我们的大地自然就是我们的渊源。而这样一片土地的边际,追随着人类初民的脚步不停的在扩展着,脚步丈量着历史的足迹,我们发现从黄河到长江,珠江、、、,从幼发拉底河到底格里斯河,到希腊,罗马,巴黎,伦敦、、、、,从大西洋到印度洋,太平洋,从密西西比河到落基山脉到加利福尼亚、、、、,人类从世界的各个角落出发,行走着,将此“渊”踩踏为球形。自1840年或者更早,中国人的天下观也被强行塞为地球的概念时,170年来,东方土地上的圣人们也是整天念叨着;“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然不知惠施曰;“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呵呵,是的,子非鱼,安知鱼之乐”。老子亦曰;“鱼不可以脱于渊”。“是啊,当此“鱼”是我“个人”时,我“个人”的渊源自然是我的本性、天性统称为“人性”吧。而当文明这进步之“鱼”,离不开我这“本性、天性统称为“人性”之“渊”时,在东方大地上我的“本性、天性统称为“人性”被各种模样的孔丘们“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有耻且格”着僵硬的直立着。庄周曰;“条鱼出游从容”,大概已经是孔丘们的“是鱼之乐也”。然“子非鱼,安知鱼之乐”?老子亦曰;“鱼不可以脱于渊”。“唉,老爷爷啊!我离开“本性、天性统称为“人性”之“渊”很久很久了,“吾失我常与,我无所处”,心灵枯萎如灰烬如;“庄周家境贫寒,于是向监河侯借粮。监河侯说:"行,我即将收取封邑之地的税金,打算借给你三百金,好吗?"庄周听了脸色骤变忿忿地说:"我昨天来的时候,有谁在半道上呼唤我。我回头看看路上车轮辗过的小坑洼处,有条鲫鱼在那里挣扎。我问它:’鲫鱼,你干什么呢?’鲫鱼回答:’我是东海水族中的一员。你也许能用斗升之水使我活下来吧。’我对它说:’行啊,我将到南方去游说吴王越王,引发西江之水来迎候你,可以吗?’鲫鱼变了脸色生气地说:’我失去我经常生活的环境,没有安身之处。眼下我能得到斗升那样多的水就活下来了,而你竟说出这样的话,还不如早点到干鱼店里找我!唉;曾不如早索我枯鱼之肆哉”!
        
        “邦之利器不可以示人”;也说是“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而今之所谓“国家”的称谓,在老子前后的先秦时代是没有这个专用词的。《尚书、大传》说;“古者诸侯始受封,必有采地,其后子孙虽有罪黜,其采地不黜。使子孙贤者守之世世,以祠其始受封之人”,此之谓;“兴灭国,继绝世”。后来因为儒家所发酵出更为详备惨烈的株连、灭族制度,也就没办法继续了。在先秦时代与国家相近的词是“社稷”二字,也或者是“邦”,“社”是土神。“稷”是谷神,是居住于同一地方的人所共同供奉的,所以“社稷”沦亡,是说整个团体覆灭之意。“邦”和“封”是一个意思。“封”之义是部落交界之处累土,把土堆高以为标示,就叫“封”,是表示疆界,疆界所至之地,即谓之“邦”。周公旦曰;“周邦虽旧,其命维新”,大概就是这意思。至于“国”字,《礼记‘礼运》篇说;“天子有田以处其子孙。诸侯有国以处其子孙”,“田”与“国”同意,老子此“邦之利器”应该是“邦”非“国”。汉高祖姓刘名邦,两汉儒术昌盛蓬勃,秉承儒家文化“为尊者讳,为尊者隐”的原则,将古书中“邦”字都作“国”字,慢慢固定通用下来。“为尊者隐,为尊者讳”于书籍文字大概始自汉武以后,但因帝王走马灯般的轮替,尊号之“讳”,文字之“讳”,没有少的折腾中国人。以此“邦国”两字之演变兴废,可窥视中国文化进步与落后转变分野之一二三的。如果抱一部《吕览》比较汉武以后至今的中国历史典籍,视若水火一样。
        
        《吕览》成书大概在公元前230多年时,我以此为一截面,放眼当时之世界,我们有《左传》《国策》可以与古希腊希罗多德和修昔底德的历史记载相媲美。《吕览》去私篇说;“尧有子十人,不与其子,而授舜,舜有子九人,不与其子,而授禹。至公也”。庄周《外物》篇之商汤欲把天子之位让给务光。《国策》;“秦孝公疾且不起,欲传商君,辞不受”等等“天下是公”的表现。更不论先秦诸子对“天下是公”的议论纷纷,《老子》这里我不说,但就此等与古希腊、古罗马都是相提并论伯仲之间的长短智慧意识。
        
        就在今日世界里,人们惊讶的发现,原始部落的社会结构方式以及思维运行方式,在智慧的层面和当下的公民社会、民主制度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皆是以共通的思维法则运行,当然科学与技术和物质生活是不同的,着说明什么呢?虽然初民们的民主实践可能会被坠废,但民主的原理,则终无灭绝的道理,因为祖先的身体是穿越了自然选择之剪刀的适者,因此我们在行为上唯有相似祖先才能获得健康的身心。而生存方式是不可逆的,行为上的形似是不可能的,因此,应该和可以追求的唯有神似,比如狩猎已成往事,跑步却适宜今时。“人不是天使,是动物;不是机器,是生命。……生命的世界有着非生命的世界决然不具有的如下特征:有序、组织、整体性、机遇、偶然性、自我复制、自我调节、历史。……人类的这种本质特征决定了,生命科学将比一切非生命的科学给予社会科学更大的启示。”然而由于历史原因,社会学令人遗憾地“找错了对象”,当后世中国人抱着汉儒整理过的孔丘之“夏、商、周”通三统”儒家经典,才开始研究中国的文化思想与哲学时,说;“《左传》《国策》时代没有红太阳,没有阳光照射的思维,都是阴谋诡计也”。而“白马非马”,坚白狡辩”也。什么是哲学?什么是思想?智慧空白了两千多年矣!
        
        好在汉武以前的先人们“神似祖先”。“神似祖先”,“人”怎能例外?
        
        当然也不能说汉武以后我们就开始了“不是人”的历史,我们依然是“神似祖先”,不过确实今天我们“神似孔丘”,不似“祖先”。当然“孔丘”也是“祖先”。我们“神似祖先”,当然孔丘与出林梢后的中国人祖先是不太“神似”的。当然他“神似祖先”里的圣贤们。而老子曰;“鱼不可以脱于渊,神似祖先,“人”怎能例外?”唯赞叹;李老子行文之“见素抱朴,少私寡欲”,全篇道德经文不被构陷陆沉于时空范围的拘束,思维拓展之边际可以任意无限延伸。老子曰;“玄之又玄”也。老子曰;“欲以观其缴”,似乎全无边际般。
        
        
        
        “宇宙是合理的,宇宙忽然间有了无穷无尽的希望”!
    
作者 :陆家依萍 时间:2009-12-01 11:03:44
  沙发上欣赏~~~~
  
  


作者 :蝈蝈的江湖 时间:2009-12-01 11:29:19
  感谢扁舟兄弟的支持!
作者 :蝈蝈的江湖 时间:2009-12-01 11:29:54
  好帖红下~~~
楼主扁舟一叶1 时间:2009-12-01 11:41:24
  朋友该到你值班吗?有时间随意发贴坚强你哈。
作者 :ano12008 时间:2009-12-01 12:39:45
  慢慢欣赏
作者 :13760993258 时间:2009-12-01 13:30:46
  谢谢楼主的文章!
作者 :南夷露露 时间:2009-12-01 15:39:10
  你不是我,怎能了解我的荒谬。
  有时候,确实是,不在其位,不知其味。
作者 :_乞讨天下_ 时间:2009-12-01 15:51:27
  
   记得庄周与惠施游玩于濠水桥上,庄周看着水中条鱼从容自得的游来游去,说;“这是鱼的快乐啊”! 惠施问;“你又不是鱼,那里会知道鱼的快乐?“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周对答;“你又不是我,怎么会知道我不知道鱼的快乐”?惠施说;“我不是你,当然就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你不是鱼,所以你不知道鱼的快乐,这却是肯定的”。庄周呵呵一笑,说;“我们从头再来过吧,刚才你说;我不知道鱼是快乐的,如此就是已经承认了我知道,却又问我自哪里知道。我回答你吧,我是从濠水桥上知道的”。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呵呵,周就是这样子,喜欢讲些使后人反复琢磨着不停玩味的玄机。但个中不乏启迪。老子曰;“玄之又玄也”。此“鱼”此“渊”到是颇费思量了,如果说;“鱼”是比喻天下国家里的老百姓,那么“渊”就是天下与天下里的“朴散则为器,天下神器”的法律规则。也就似乎是说老百姓不能脱离法律规则的约束,而必须要有法规的约束体现天下意识。如此呢?国家机器也就不必使用于百姓。“利器”二字,即是表明此物于天下里是常备存在的。
  ------------------------------------------------
  
  这个看的我有点晕
  
作者 :_乞讨天下_ 时间:2009-12-01 15:52:27
  就在今日世界里,人们惊讶的发现,原始部落的社会结构方式以及思维运行方式,在智慧的层面和当下的公民社会、民主制度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皆是以共通的思维法则运行,当然科学与技术和物质生活是不同的,着说明什么呢?虽然初民们的民主实践可能会被坠废,但民主的原理,则终无灭绝的道理,因为祖先的身体是穿越了自然选择之剪刀的适者,因此我们在行为上唯有相似祖先才能获得健康的身心。而生存方式是不可逆的,行为上的形似是不可能的,因此,应该和可以追求的唯有神似,比如狩猎已成往事,跑步却适宜今时。“人不是天使,是动物;不是机器,是生命。……生命的世界有着非生命的世界决然不具有的如下特征:有序、组织、整体性、机遇、偶然性、自我复制、自我调节、历史。……人类的这种本质特征决定了,生命科学将比一切非生命的科学给予社会科学更大的启示。”然而由于历史原因,社会学令人遗憾地“找错了对象”,当后世中国人抱着汉儒整理过的孔丘之“夏、商、周”通三统”儒家经典,才开始研究中国的文化思想与哲学时,说;“《左传》《国策》时代没有红太阳,没有阳光照射的思维,都是阴谋诡计也”。而“白马非马”,坚白狡辩”也。什么是哲学?什么是思想?智慧空白了两千多年矣!
  ---------------------------------------------------------
  这个也太深奥了吧!
作者 :13760993258 时间:2009-12-01 17:23:49
  http://img9.tianya.cn/Photo/2009/12/1/16269188_26967397.jpg


作者 :水壶鱼 时间:2009-12-01 17:45:32
  呵呵,没所谓,能存在就是道理,善也好,恶也罢,你鼓掌也好,你跳脚也罢,还不是留于后人说,呵呵,我自清茶寻仙煮酒瞧,白雪寒山乐逍遥。。。。
楼主扁舟一叶1 时间:2009-12-02 08:46:54
  有酒有肉亲兄弟哦,鱼兄,不要忘记把我也邀上哈!
作者 :南夷露露 时间:2009-12-02 13:51:03
  还有我...也要凑下热闹、
  把酒论桑麻,怎能少我呢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