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半阙曲-归零

楼主:暮堇的紫色心情 时间:2017-12-02 09:09:14 点击:124 回复:6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半阙曲•归零

  —暮堇

  一件事情,到了最后,变成了本意的反面,那么这件事情就再也不是原来那件了。

  —题记

  夜星的光芒并不热烈,冷眼看着世间的荒凉。空白留下了一块一块得寸草不生,是难以说出的曾经。回首一次,视线要模糊一次,风沙吹得远了,便忘记了本来的面目。撩起衣襟,靠在木门边,随时光流逝,忘记了故事里的故事。

  随风翻飞,红尘往事,落落须臾间,仿回前生的朦胧,来来去去都找不到印记了,何苦为难自己。多少的惆怅,多少落寞,就只留下依稀背影,天地间是否还存在痕迹,都已是后来人的口舌之言。无所谓分辨明晰,取出那把斑驳了岁月的桐木琴,细细碎碎得调出两三音。在曲调里,跳脱几个拍子,让倾听的人再回顾一眸,眼神里刹那交汇却擦身而去了。

  一笑倾人尘,贵妃的笑容,雍容华贵,却不是北方那位佳人。两个方向,是不可能交集且停留的,所以那个门外听曲的人儿终不能长留。手一放,就天各一方,反反复复地练习,只是为了伊人能多留几分。

  二笑倾人国,北方佳人到底是不与谁同的,四时声起,已经征服了大地。君王冷冽的斜睨,尔等皆要伏于脚下。只一人,能走过这金碧的长廊,伴在君侧。可这君侧,怎么是那么禁锢的地方,逼仄得快要窒息。美人也不过是一则称呼,过了鲜期便要换人。

  愿不倾尘与倾国,佳人难再续。

  那就听琴吧,这一丝一弦的拨拢里,轻挑出隐秘在心中何等的情意?犹记那日初入这四面辉煌的宫殿,满风沙吹过的沧桑,陌生而熟悉的乡音,仿如隔世的全盘拍到了面前,没有任何推却的余地。一碗热粥的温度,想来是当下最深的慰藉与最激的震撼,也就在这一口口不知道如何割舍得温暖里。再后来,慢慢,慢慢有了默契,慢慢,慢慢交了心,听琴声从日出到日落,站在门外不知不觉就披了夜衣。

  若弦声有情,北星遥远与之呼应,用心谱出灵犀的光华,却抵不过分离的断奏。月光拖着影子,谁躲在里面哭泣。曾以为久久长长的陪伴,变成了长长久久的唏嘘。想起那年初见,未有惊人却相似得背景,未有钟情却相依的命运,慢慢,慢慢变成了透明。

  镜花水月成了近在咫尺的分离,鱼儿终要回到水里,游进自己的池塘。所以最后一次再弹起这半阙曲,有人欢笑有人在哭泣,门外的人儿渐渐平静了呼吸,好像就在怀里拥抱着的情绪。拨完最后一个音符,挑断了琴弦,把故事留在了年月里,悄悄过去。

  这半阙的曲子,在长长短短的光阴里磨折了棱角,使得原先听来的意思,都反复折射了角度,找不
作者 :蝈蝈的江湖 时间:2017-12-06 10:05:56
  点红推荐。
作者 :蝈蝈的江湖 时间:2017-12-06 10:10:29
  @暮堇的紫色心情
  最后一段没上传完整~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暮堇的紫色心情 时间:2017-12-07 09:27:30
  半阙曲•归零

  —暮堇

  一件事情,到了最后,变成了本意的反面,那么这件事情就再也不是原来那件了。

  —题记

  夜星的光芒并不热烈,冷眼看着世间的荒凉。空白留下了一块一块得寸草不生,是难以说出的曾经。回首一次,视线要模糊一次,风沙吹得远了,便忘记了本来的面目。撩起衣襟,靠在木门边,随时光流逝,忘记了故事里的故事。

  随风翻飞,红尘往事,落落须臾间,仿回前生的朦胧,来来去去都找不到印记了,何苦为难自己。多少的惆怅,多少落寞,就只留下依稀背影,天地间是否还存在痕迹,都已是后来人的口舌之言。无所谓分辨明晰,取出那把斑驳了岁月的桐木琴,细细碎碎得调出两三音。在曲调里,跳脱几个拍子,让倾听的人再回顾一眸,眼神里刹那交汇却擦身而去了。

  一笑倾人尘,贵妃的笑容,雍容华贵,却不是北方那位佳人。两个方向,是不可能交集且停留的,所以那个门外听曲的人儿终不能长留。手一放,就天各一方,反反复复地练习,只是为了伊人能多留几分。

  二笑倾人国,北方佳人到底是不与谁同的,四时声起,已经征服了大地。君王冷冽的斜睨,尔等皆要伏于脚下。只一人,能走过这金碧的长廊,伴在君侧。可这君侧,怎么是那么禁锢的地方,逼仄得快要窒息。美人也不过是一则称呼,过了鲜期便要换人。

  愿不倾尘与倾国,佳人难再续。

  那就听琴吧,这一丝一弦的拨拢里,轻挑出隐秘在心中何等的情意?犹记那日初入这四面辉煌的宫殿,满风沙吹过的沧桑,陌生而熟悉的乡音,仿如隔世的全盘拍到了面前,没有任何推却的余地。一碗热粥的温度,想来是当下最深的慰藉与最激的震撼,也就在这一口口不知道如何割舍得温暖里。再后来,慢慢,慢慢有了默契,慢慢,慢慢交了心,听琴声从日出到日落,站在门外不知不觉就披了夜衣。

  若弦声有情,北星遥远与之呼应,用心谱出灵犀的光华,却抵不过分离的断奏。月光拖着影子,谁躲在里面哭泣。曾以为久久长长的陪伴,变成了长长久久的唏嘘。想起那年初见,未有惊人却相似得背景,未有钟情却相依的命运,慢慢,慢慢变成了透明。

  镜花水月成了近在咫尺的分离,鱼儿终要回到水里,游进自己的池塘。所以最后一次再弹起这半阙曲,有人欢笑有人在哭泣,门外的人儿渐渐平静了呼吸,好像就在怀里拥抱着的情绪。拨完最后一个音符,挑断了琴弦,把故事留在了年月里,悄悄过去。

  这半阙的曲子,在长长短短的光阴里磨折了棱角,使得原先听来的意思,都反复折射了角度,找不到最初的样子。那时心里面的悲切与薄凉,都正在日复一日的应对中,变得坚硬而冷漠。回到最初的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已经麻木,一行一字一曲的意境,包含人世间诸多得感情,也已经平静如水,无有波澜。不再提起,不再继续,以为开始得很精彩,却原来结束得太匆忙。精彩变成了惊讶,没有了原心与愿望,只想在指缝间,把流沙散尽,留下斑驳的毛草地,无法看齐。

  至于前尘莫提,至于留白割裂,至于空气安静,至于忽然停止,至于有始无终,都已经无能为力,一地叹息。若然如此,不如抹掉了初衷,心如止水,归结去零。

  也罢,终于还是陪君醉笑三千场,终不诉离殇。
作者 :锦绣流成 时间:2018-03-14 16:47:55
  呵。。。树哺育了叶子,还是叶子温存了树。。。
作者 :人生如茶208 时间:2018-12-18 22:51:47
  写的真好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