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都说武侠已死,发几章原创小说,试试水,

楼主:墨骨骨枫 时间:2015-03-03 16:05:35 点击:566 回复:3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长剑飘花刀横肩,多情何必酒中欢,寒芒一点谁先到,豪情还往江湖看。
  江湖莫远,武侠未逝。
  酒!
  情酒!
  上好的竹叶情!
  一个人喝酒大多是为情所困,借酒浇愁而已。尤其是坐在独醉峰上,伴着将落的夕阳,映在他形消身瘦的身体上,更显的凄凉与落寞。酒浸湿了他鬓角的一缕长发,也浸湿了胸前的衣襟,他却全然不理,只自顾自的喝着手中的酒。
  他已在独醉峰上坐了一天,一个人喝着酒等着日落西沉,正如这座山的名字一样,每天只有他一人独自来到,从清晨到日暮,独自饮酒,独自醉倒。一个男人终日以酒为伴,心中全无它念,只为一个情字,无奈,落寞,离愁,唯有酒醉他处眠,怎奈,情关已锁解亦难。
  夕阳渐落,他站起身来慢慢走到山边,将手里的酒坛轻轻抛下,随后纵身一跃,向山下飘去,半空中双脚在酒坛上连点三下,以借力缓冲下落之势,然后一个折身飘落在地,随手接住落下来的酒坛,滴酒未失。身形还未站定,就已连灌几口情酒,就连这片刻的分离,都不愿多耽搁半分。
  他边走边喝,踉踉跄跄的往山后走去,他不关心周围的任何事情,他心里只有一个人,一个女人,他现在就要赶去见这个女人。此时正是日落黄昏,夕阳照在他清瘦的身体上,将他的影子拉的很长,像一道抹不去的伤口,在残阳中摇曳,晃动。
  山脚下的树林边上,两伙人正在打斗,兵器的碰撞声,嘶历的叫喊声,和倒地受伤的呻吟声,混成一片。两伙人分别是卧虎堂和金鹰帮的人,他们为何在此械斗没人知晓,也没有人愿意知晓,因为武林中每天都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每天都会有人争斗,每天都会有人死去,大家已经习以为常了,遇到这样的事情,只要不关自己的事避开就好,所以他就绕开这里向一旁走去,并不是怕了他们,而是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在他眼里除了手中的酒和心里的人以外,没有任何一件事情能让他关注,即使是刀剑相加的现在,他依然从容的喝着酒,走着路。
  突然!一道刀光闪过,一把钢刀斜刺里砍来,眼看就要沾到他的衣衫,他却一转身轻轻避过,随手在刀背上一弹,将刀推出尺许,正好挡住刺来的一枪,又一转身二指轻出,夹住飞来的一剑,双指一较力,“当”的一声,剑尖应声折断,随后被内力催动激射而出,擦着一人的左脸飞了过去,那人手里举着钢叉呆站在原地,动也不敢一动。
  他连看都没看一眼,喝着酒继续往前走,两旁的人握紧兵器就要冲上前去,因为他们不知道此人是敌是友,只有先将他杀死,以绝后患。他们刚一动,就被彼此的头目拦住,紧紧地拦住,没让他们迈出一步,卧虎堂的二堂主看着渐渐远去的背影,喃喃的说道:“你们不是他的对手,即使是整个卧虎堂的高手,也未必能伤到他丝毫,如果他不是我们的朋友,那最好也别做他的敌人。”
  一名手下似乎很怀疑他说的话,眼神轻瞟的问道:“堂主,他是?”
  二堂主轻叹一声道:“薄剑留情——雁鸿情,本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大侠,却为一个情字落得如此地步,哎!可惜他一身的本领,真是令人惋惜啊!”
  此时大家都停止了打斗,幕色渐渐的降了下来,众人怔怔的望着雁鸿情孤独的背影,任他消失在茫茫的黑夜里。
  树林,
  茂密的树林,清凉的树林。
  一个人若是走在这样的树林里,心情一定极为舒畅,丁邪现在的心情就非常舒畅,他喜欢一个人在这样的树林里慢步,自由自在。他喜欢自由,没有约束的生活当然会让人心情舒畅,所以他到哪里都是一个人,他现在就像一条大海里的小鱼一样,随意的漂流。他喜欢大海,因为大海的胸怀宽阔,也因为大海能给他足够的自由,就连他穿的衣服都是海蓝色的,从上到下都是蓝色的,他嘴里还叼着一片树叶,蓝色的树叶,你一定很奇怪这世上怎么会有蓝色的树叶,这是一种北茂之地独有的树叶,形状似柳叶一般,细长尖锐,但却质地柔软,而且还散发着一缕淡淡的香味,丁邪很喜欢这种香味,所以他随身总带着几片北茂蓝叶。他不心急,因为现在正是晌午十分,他要享受这难得的清凉,他只要在傍晚时分赶到倾城就好,以他的轻功是不会耽搁半分的,所以他还有大把的时间在这里享受,这是他的美好愿望,有愿望是好的,如果愿望能实现,那么,这一天真是千金不换,可是偏偏就有人破坏了他的愿望。
  正当他悠闲享受的时候,三颗银针从他背后袭来,他心知不好,急忙纵身跃上一棵大树,双脚刚刚碰到树身,一柄长枪破空而来,他脚尖在树上轻轻一点,长枪擦着衣襟掠过,又横空一闪,躲过飞来的一箭,然后一个翻身落在地上,他扭回头来一看,长枪的枪尖已经完全刺入树身之中,枪杆上站立一人,正冷眼看着自己。
  他一字一顿的说道:“长枪小楼。”
  那人冷冷的回道:“浪子丁邪。”
  丁邪看了看四周,还有三个人呈扇面形将自己包围,丁邪笑了笑问道:“几位不会是想和我一起搭伴赶路吧!我虽然喜欢热闹,但是一个人自由惯了,不想劳烦各位费心,如果方便的话,各位请回吧。”
  小楼冷哼一声说道:“不想搭伙也要跟我们走,堂主命我务必把你带回百管堂。”
  “哦?难道你们百管堂的人也对我感兴趣?”
  “不是对你有兴趣,是对你做过的事有兴趣。”
  “我每天做过的事太多了,多到自己都数不过来,不知道你们百管堂管的了我什么事。”
  小楼微微一笑道:“回去之后你自然会明白,我们江湖百管堂,专门解决武林中的各种纷争,大到帮派仇杀,小到偷窃掠盗,都有我们出面调停,这次百管堂找你,自然是有事情跟你有牵连,所以堂主要我请你回去。”
  丁邪听完笑道:“可惜我对你们百管堂一向没什么好感,在者我还要去赴会,美人相邀,怎敢辜负大好时光啊!”
  “只可惜你身不由己,必须跟我走。”
  “你拦不住我的。”
  “但是我遇到几个同样找你的人,他们会不会放你走,你应该重新考虑一下。”
  “哦!找我?我为什么都不认识。”
  “你现在可以问问。”
  “好,现在就问。”
  丁邪望向左边的一人道:“阁下是哪一位?因何而来。”
  那人将手里的弓箭一摆道:“为钱,有人出三十万两白银买你的命,和你身上的剑,我是谁你不必知道,你只要记住是我杀的你就好了。”
  丁邪摇摇头轻叹道:“如果是三十万两黄金,你也可以冒此一险,真不知道是我的命不值钱,还是你的人不值钱。”
  丁邪又转向右边,向其中一个黑衣人问道:“兄台有何贵干?”
  黑衣人将手里的剑指向丁邪冷冷的道:“比剑,江湖传言浪子丁邪的梵文剑无人能敌,武林中人甚是追捧,更有甚者称其为魔剑,在下这次来是想见一见丁兄的剑何以成魔,还有想跟丁兄在此一战,以搏扬名。”
  丁邪笑着说道:“好,既然为名而来,丁邪一定奉陪,敢问兄台怎么称呼。”
  黑衣人道:“等我扬名之后,江湖上的人自然知道我的名字,现在你只要知道我的剑就可以了。”
  丁邪忍不住大笑道:“为什么现在会有这么多的神秘人,难道名字都见不得人吗?”
  他又向旁边的女人说道:“你一定要告诉我你的名字,否则我会以为我今天碰到的全是疯子。”
  那女人冲他妩媚的一笑道:“我当然会告诉你我的名字,而且会让你记一辈子。”
  “哦?敢问姑娘芳名。”
  女人斜眼看着他道:“大名鼎鼎的浪子怎么会不知道我艳红唇,难道真的是我们相见恨晚。”
  丁邪上下打量着女人道:“原来你就是江湖人称,“相见恨晚”的艳红唇,你的确很美,而且你的唇也很艳,听说只要是你看上的男人,没有你征服不了的,艳姑娘今日为我而来,不知道是不是丁某的桃花运来了。”
  艳红唇双目含情,娇弱如水的道:“红唇我这次特地为你而来,都说丁邪你风流倜傥,卓骨不凡,世间女子若与你相遇,都会为你一误终生,今日一见,浪子果然名不虚传,而且比传闻中还要好上几分,倒不枉我此行,今日与你相见,只愿能与你修一宿之好,事后你我两不相干,不知你意下如何。”
  丁邪听后大笑道:“此等美事丁某倒是愿意成全艳姑娘,怎奈此时恐怕要刀剑相向,看来丁某要辜负姑娘的一番美意了。”
  艳红唇道:“他们的事我不管,总之你要先满足我的要求,这是我们事先约定好的。”
  艳红唇说完轻眼瞟了一下他们,三人都不约而同的伸出手做了个“请”字。
  “哈哈哈哈……。”
  丁邪看罢大笑道:“好,为名的,为利的,为色的,几位这么瞧的起我丁邪,真是我三生有幸,只可惜我丁邪不愿做他人嫁衣,更不愿束手就擒,几位的要求恐怕丁某不能成全。”
  小楼冷笑一声道:“那就要看你丁邪的本事了。”
  他一说完就动手,长枪在手中一抖,灵蛇般刺了过来,噗!的一声,丁邪将口中的蓝叶激射而出,刚好抵在左边杀手射来的箭尖上,然后一翻身躲过小楼的一枪,又纵起一跃,在黑衣人刺来的剑上用脚一点,轻轻掠过他的头顶,左手在他肩头轻拍一下,右手已经接住艳红唇射来的三颗飞针,落地之后一脚后踢,将黑衣人踹向扑来的小楼,借力向前一跃,一转身来到艳红唇身边,讥笑的说道:“这浸了失神引的毒针,我可无福消受,还是留给你自己慢慢享受吧。”
  说完将三颗银针分别刺入艳红唇的风池,人迎,哑门,三处穴位,然后飞身纵向密林深处,半空中还不忘射出三片北茂蓝叶,以阻止三人的追击,待到小楼等人回过头来,丁邪早已消失在密林深处。小楼扯下钉入树身的一片蓝叶恨恨的说道:“丁邪,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亲手抓你回去。”
楼主墨骨骨枫 时间:2015-03-03 16:06:25
  风情别愿是倾城最大的青楼,如果你来到倾城想找乐子,那么风情别愿绝对是那些江湖豪客,权贵富商的第一选择,因为这里不但有世上最好的酒,而且还有倾城第一美女,小酥姑娘。
  丁邪现在就躺在小酥姑娘的香塌之上,三日前他接到小酥姑娘的信物,邀他来风情别愿一叙,只因上次一别以有两年之久,小酥姑娘虽然身在青楼,但是一般的富商权贵却很难窥其一面,她只和江湖上出名的人物有来往,而这里面又对丁邪最为照顾,她曾说过只要你来,我便推掉所有人只与你相陪,不管你在此停留几日。可是自从她说完这段话之后,丁邪就在也没来过,因为当日有很多江湖人物放出话来,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杀死他,所以他就躲了,并不是怕了他们,而是一下要应付这么多苍蝇,实在是很烦,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从不缺女人,这次来纯属是为了解小酥姑娘的相思之情,叙旧而已。
  他来到这里很随便,也只有他可以这么随便的躺在小酥姑娘的床上。
  他喝了一口小酥送到唇边的酒,又一口吃下一粒剥好的荔枝,才懒散的说道:“躺在这金玉软床之上,喝一杯小酥姑娘亲手酿的红酥酒,简直是人间最美的事了,只可惜我只能在此停留一日便要离开,否则定要与酥姑娘一尽芳泽。”丁邪说完,抬眼看着这张白皙而质美的脸。
  小酥姑娘似有不悦,幽怨的说道:“难道我真的不能多留你几日?你就这么想离这里吗?”
  丁邪笑着拉住小酥的手道:“红酥美酒玉床边,软玉金香对枕眠,我当然希望能在此多留几日,怎耐近几日追我的人实在太多,如果在此多做停留,恐怕会连累酥姑娘你。”
  小酥叹了口气道:“薄剑不留情,浪子莫相逢,早知道你是漂泊不定的浪子,却偏偏与你相逢,明明知道留不住你的心,却偏偏想留住你的人,你说我是不是很苦。”
  “酥姑娘才情并茂,江湖中人即便是有财有势的人物,也要给酥姑娘几分薄面,怎会落得一个苦字,如果说是为了我丁邪,那姑娘大可不必如此用情,我一生漂泊无定,纵情酒色,早已习惯了江湖上的风风雨雨,而且多与人结怨,打打杀杀是经常的事,不是我丁邪无情,实在是不想连累姑娘,就像现在,我和你难得清闲,本不想被人惊扰,却无奈总有人想破坏这良辰美景。”
  丁邪话音刚落,一坛酒就破窗而入,稳稳的落在了桌上,随后一人撞碎了窗棂,满身酒气的冲了进来,他一下就坐在了桌子上,将身后背着的大号酒坛抱在胸前,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小酥并没有尖叫着跑出去,这种场面她见的多了,很多时候,都会有人冲进来为了她的美貌而决斗,开始她还会兴奋的在一旁观看,可是时间一长她觉的很是没趣,甚至是觉的很无聊,这些所谓的江湖豪客,大侠英雄,在她眼里只不过是一群舍得花钱的傻子而已,所以后来只要有人冲进来,她就会从侧门悄悄的离开,因为她对他们没有兴趣。可是这次不一样,她不想走,她想看看来人是谁,是不是喝完一坛酒就会离开,她不必担心自己会受伤,因为有丁邪在,有丁邪在任何人都伤害不了她,她也知道如果自己有危险,丁邪一定会保护她,所以和离开这里相比,留在丁邪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丁邪依然在床上躺着,任何惊动仿佛都不能改变他的姿势,他看着坐在桌上喝酒的和尚,对,喝酒的就是一个和尚。一个和尚喝酒要么就是破戒被逐出山门,要么就是一个假和尚,可惜这些都不是,他是一个真和尚,他是和尚庙的人。和尚庙里的和尚可以不念经,可以不拜佛,也可以喝酒吃肉,还可以上青楼找女人,你说,这样的和尚有谁不愿意当,唯一不同的是少林寺的人叫僧人,而和尚庙里的人叫和尚。和尚庙也是江湖上的神秘组织之一,不管你是什么人,做过什么事,只要进入和尚庙里,剃了头,你就是和尚庙的人了,也就是可以重新做人了,不管你原来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还是被武林通缉的罪犯,都可以一笔勾销,只因为你是和尚庙的人了,如果要问和尚庙为什么会如此霸道,因为所有追到和尚庙的人都被摆平了,而且是自愿放弃追捕,这一点其他门派就很难做到。
  和尚喝完一通酒后,对着丁邪一笑道:“要不要喝点,这是我刚从陈家抢来的酒。”
  丁邪吐出嘴里的荔枝核道:“陈家的酒虽然绵软柔长,却不及小酥姑娘的酿的酥酒有味,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一定不会喝陈家的酒。”
  和尚撇掉手中的酒坛道:“小酥姑娘的酒确实很美,就像她本人一样清甜可口。”
  丁邪笑道:“大师夜闯青楼不知是为酒还是为色。”
  和尚笑道:“为你。”
  “哦?”丁邪似有不解。
  “你难道不问问我是谁?”和尚端起桌上的酥酒喝了一口,慢慢的品着它的滋味,然后又欲罢不能的将其喝光,一滴不剩。
  丁邪看着他喝酒的样子开口道:“这么喜欢喝酒,又这么懂的喝酒的人,不用问也知道,阁下一定是鼎鼎大名的,“一醉千里”找酒大师。”
  和尚大笑道:“不错,正是在下,你认识我?”
  丁邪道:“找酒大师的威名,江湖中人谁人不知啊!听说你四处寻访美酒,只要是有酒的地方,你一定会出现。有一次你知道长腿瘪三身上有一坛美酒,为了喝上一口,你足足追了他四十七天,最后追断了他的双腿才得到那坛美酒,还一脚将他踢下山崖,还有一次,一只苍蝇沾了一滴你正在喝的黄酒,你竟一怒之下追了五十里路,最后它飞进了大刀马家,你就将马家上下十七口人全部杀掉,最后在马家找出珍藏了七年的女儿红之后,你才肯离去,还有一次,你在独醉峰上和薄剑雁鸿情比酒,结果你酒力不胜于他,喝到大吐,后来你就想以武解决,结果被他一掌打下独醉峰,不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丁邪说完冷眼看着他。
  和尚听完苦笑一声道:“你说的都是真的,不过这是江湖上人尽皆知的事,说来无益,你为什么不问问我,究竟为何事找你。”
  丁邪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道:“我猜大师一定是想取我的项上人头。”
  和尚摇头道:“非也,比起你的脑袋,我更对你身上的剑感兴趣。”
  丁邪道:“想不到大师也对剑感兴趣,只不过我身上的剑可没有喝酒好玩,而且如果不杀死我丁邪,宝剑没有任何人可以拿走,我劝大师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和尚道:“其实是我们庙主对你的剑感兴趣,我答应她为她做三件事,这是最后一件,做完它我就可以不在为和尚庙做事了。”
  丁邪叹了口气道:“如果大师不是为了夺剑而来,我倒可以与你痛饮几杯,只可惜了这大好的良辰美景。”
  和尚道:“你可以把剑交给我,然后咱们在痛饮几杯如何。”
  丁邪道:“可惜我以没心情与你对酒,更不想把剑交给你。”
  和尚道:“你是想逼我出手了,你知道我们和尚庙想要的东西,没有拿不到的。”
  丁邪道:“为了这把剑,江湖中人已经整整追了我五年了,可剑还是在我身上,真不明白你们为什么如此执着。”
  和尚道:“你既然无意称霸武林,何不将它送于他人,免得受奔波之苦。”
  丁邪道:“如若是一坛美酒我定相送于大师,至于这剑么,就不牢大师费心了。”
  丁邪说完将手中的一壶酥酒抛向和尚,对于一个嗜酒如命的人来说,一定会接住酒壶,不会让它散落半滴。只要和尚伸手接住酒壶,他就有时间甩掉他。丁邪一只手抛出酒壶,一只手已然推开身后的一扇小窗,双腿一用力,一招细胸巧穿云,身形倒掠而出,飘向外面的长街。但是他还是低估了找酒大师的实力,他不但接住了飞来的酒壶,而且还喝光了里面的酒,并且身形一晃,撞穿了挡在他面前的一堵墙,追了出来。
  和尚双脚还未落地,就将身后的锁链拽了出来,对准前面的身影“哗楞”一声抖了出去,也不知是他喝醉了还是眼睛花了,他明明看到了丁邪的身影,可锁链还是扑了个空,就像套住了丁邪留在身后的影子,双手毫无着力之处,待到他双脚落地,丁邪以在三丈之外,和尚暴叫一声,身形掠起,一晃之间已然追了上去。
  月光如镜,凄冷的长街上早已没有了行人的身影,只在高低错落的屋脊间,两个人正在争先的疾跑,丁邪在一处矮檐上脚尖轻点,一起一落间以来到长街中心,他将一片蓝叶含在嘴里,脚下却不敢停顿,他只想快点把身后的找酒和尚甩掉。他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无奈的追逐,甚至后来把他当成一种娱乐生活的方式。他已然将和尚越甩越远,只要在转过前面的街角,就可以彻底甩掉他,而且还能在天亮之前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可是当他刚转过街角,一支冷箭就迎面射来,他急忙纵身一跃,躲过一箭,双脚刚一落地,就看见一人挡住了去路。
楼主墨骨骨枫 时间:2015-03-03 16:06:45
  风情别愿是倾城最大的青楼,如果你来到倾城想找乐子,那么风情别愿绝对是那些江湖豪客,权贵富商的第一选择,因为这里不但有世上最好的酒,而且还有倾城第一美女,小酥姑娘。
  丁邪现在就躺在小酥姑娘的香塌之上,三日前他接到小酥姑娘的信物,邀他来风情别愿一叙,只因上次一别以有两年之久,小酥姑娘虽然身在青楼,但是一般的富商权贵却很难窥其一面,她只和江湖上出名的人物有来往,而这里面又对丁邪最为照顾,她曾说过只要你来,我便推掉所有人只与你相陪,不管你在此停留几日。可是自从她说完这段话之后,丁邪就在也没来过,因为当日有很多江湖人物放出话来,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杀死他,所以他就躲了,并不是怕了他们,而是一下要应付这么多苍蝇,实在是很烦,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从不缺女人,这次来纯属是为了解小酥姑娘的相思之情,叙旧而已。
  他来到这里很随便,也只有他可以这么随便的躺在小酥姑娘的床上。
  他喝了一口小酥送到唇边的酒,又一口吃下一粒剥好的荔枝,才懒散的说道:“躺在这金玉软床之上,喝一杯小酥姑娘亲手酿的红酥酒,简直是人间最美的事了,只可惜我只能在此停留一日便要离开,否则定要与酥姑娘一尽芳泽。”丁邪说完,抬眼看着这张白皙而质美的脸。
  小酥姑娘似有不悦,幽怨的说道:“难道我真的不能多留你几日?你就这么想离这里吗?”
  丁邪笑着拉住小酥的手道:“红酥美酒玉床边,软玉金香对枕眠,我当然希望能在此多留几日,怎耐近几日追我的人实在太多,如果在此多做停留,恐怕会连累酥姑娘你。”
  小酥叹了口气道:“薄剑不留情,浪子莫相逢,早知道你是漂泊不定的浪子,却偏偏与你相逢,明明知道留不住你的心,却偏偏想留住你的人,你说我是不是很苦。”
  “酥姑娘才情并茂,江湖中人即便是有财有势的人物,也要给酥姑娘几分薄面,怎会落得一个苦字,如果说是为了我丁邪,那姑娘大可不必如此用情,我一生漂泊无定,纵情酒色,早已习惯了江湖上的风风雨雨,而且多与人结怨,打打杀杀是经常的事,不是我丁邪无情,实在是不想连累姑娘,就像现在,我和你难得清闲,本不想被人惊扰,却无奈总有人想破坏这良辰美景。”
  丁邪话音刚落,一坛酒就破窗而入,稳稳的落在了桌上,随后一人撞碎了窗棂,满身酒气的冲了进来,他一下就坐在了桌子上,将身后背着的大号酒坛抱在胸前,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小酥并没有尖叫着跑出去,这种场面她见的多了,很多时候,都会有人冲进来为了她的美貌而决斗,开始她还会兴奋的在一旁观看,可是时间一长她觉的很是没趣,甚至是觉的很无聊,这些所谓的江湖豪客,大侠英雄,在她眼里只不过是一群舍得花钱的傻子而已,所以后来只要有人冲进来,她就会从侧门悄悄的离开,因为她对他们没有兴趣。可是这次不一样,她不想走,她想看看来人是谁,是不是喝完一坛酒就会离开,她不必担心自己会受伤,因为有丁邪在,有丁邪在任何人都伤害不了她,她也知道如果自己有危险,丁邪一定会保护她,所以和离开这里相比,留在丁邪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丁邪依然在床上躺着,任何惊动仿佛都不能改变他的姿势,他看着坐在桌上喝酒的和尚,对,喝酒的就是一个和尚。一个和尚喝酒要么就是破戒被逐出山门,要么就是一个假和尚,可惜这些都不是,他是一个真和尚,他是和尚庙的人。和尚庙里的和尚可以不念经,可以不拜佛,也可以喝酒吃肉,还可以上青楼找女人,你说,这样的和尚有谁不愿意当,唯一不同的是少林寺的人叫僧人,而和尚庙里的人叫和尚。和尚庙也是江湖上的神秘组织之一,不管你是什么人,做过什么事,只要进入和尚庙里,剃了头,你就是和尚庙的人了,也就是可以重新做人了,不管你原来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还是被武林通缉的罪犯,都可以一笔勾销,只因为你是和尚庙的人了,如果要问和尚庙为什么会如此霸道,因为所有追到和尚庙的人都被摆平了,而且是自愿放弃追捕,这一点其他门派就很难做到。
  和尚喝完一通酒后,对着丁邪一笑道:“要不要喝点,这是我刚从陈家抢来的酒。”
  丁邪吐出嘴里的荔枝核道:“陈家的酒虽然绵软柔长,却不及小酥姑娘的酿的酥酒有味,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一定不会喝陈家的酒。”
  和尚撇掉手中的酒坛道:“小酥姑娘的酒确实很美,就像她本人一样清甜可口。”
  丁邪笑道:“大师夜闯青楼不知是为酒还是为色。”
  和尚笑道:“为你。”
  “哦?”丁邪似有不解。
  “你难道不问问我是谁?”和尚端起桌上的酥酒喝了一口,慢慢的品着它的滋味,然后又欲罢不能的将其喝光,一滴不剩。
  丁邪看着他喝酒的样子开口道:“这么喜欢喝酒,又这么懂的喝酒的人,不用问也知道,阁下一定是鼎鼎大名的,“一醉千里”找酒大师。”
  和尚大笑道:“不错,正是在下,你认识我?”
  丁邪道:“找酒大师的威名,江湖中人谁人不知啊!听说你四处寻访美酒,只要是有酒的地方,你一定会出现。有一次你知道长腿瘪三身上有一坛美酒,为了喝上一口,你足足追了他四十七天,最后追断了他的双腿才得到那坛美酒,还一脚将他踢下山崖,还有一次,一只苍蝇沾了一滴你正在喝的黄酒,你竟一怒之下追了五十里路,最后它飞进了大刀马家,你就将马家上下十七口人全部杀掉,最后在马家找出珍藏了七年的女儿红之后,你才肯离去,还有一次,你在独醉峰上和薄剑雁鸿情比酒,结果你酒力不胜于他,喝到大吐,后来你就想以武解决,结果被他一掌打下独醉峰,不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丁邪说完冷眼看着他。
  和尚听完苦笑一声道:“你说的都是真的,不过这是江湖上人尽皆知的事,说来无益,你为什么不问问我,究竟为何事找你。”
  丁邪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道:“我猜大师一定是想取我的项上人头。”
  和尚摇头道:“非也,比起你的脑袋,我更对你身上的剑感兴趣。”
  丁邪道:“想不到大师也对剑感兴趣,只不过我身上的剑可没有喝酒好玩,而且如果不杀死我丁邪,宝剑没有任何人可以拿走,我劝大师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和尚道:“其实是我们庙主对你的剑感兴趣,我答应她为她做三件事,这是最后一件,做完它我就可以不在为和尚庙做事了。”
  丁邪叹了口气道:“如果大师不是为了夺剑而来,我倒可以与你痛饮几杯,只可惜了这大好的良辰美景。”
  和尚道:“你可以把剑交给我,然后咱们在痛饮几杯如何。”
  丁邪道:“可惜我以没心情与你对酒,更不想把剑交给你。”
  和尚道:“你是想逼我出手了,你知道我们和尚庙想要的东西,没有拿不到的。”
  丁邪道:“为了这把剑,江湖中人已经整整追了我五年了,可剑还是在我身上,真不明白你们为什么如此执着。”
  和尚道:“你既然无意称霸武林,何不将它送于他人,免得受奔波之苦。”
  丁邪道:“如若是一坛美酒我定相送于大师,至于这剑么,就不牢大师费心了。”
  丁邪说完将手中的一壶酥酒抛向和尚,对于一个嗜酒如命的人来说,一定会接住酒壶,不会让它散落半滴。只要和尚伸手接住酒壶,他就有时间甩掉他。丁邪一只手抛出酒壶,一只手已然推开身后的一扇小窗,双腿一用力,一招细胸巧穿云,身形倒掠而出,飘向外面的长街。但是他还是低估了找酒大师的实力,他不但接住了飞来的酒壶,而且还喝光了里面的酒,并且身形一晃,撞穿了挡在他面前的一堵墙,追了出来。
  和尚双脚还未落地,就将身后的锁链拽了出来,对准前面的身影“哗楞”一声抖了出去,也不知是他喝醉了还是眼睛花了,他明明看到了丁邪的身影,可锁链还是扑了个空,就像套住了丁邪留在身后的影子,双手毫无着力之处,待到他双脚落地,丁邪以在三丈之外,和尚暴叫一声,身形掠起,一晃之间已然追了上去。
  月光如镜,凄冷的长街上早已没有了行人的身影,只在高低错落的屋脊间,两个人正在争先的疾跑,丁邪在一处矮檐上脚尖轻点,一起一落间以来到长街中心,他将一片蓝叶含在嘴里,脚下却不敢停顿,他只想快点把身后的找酒和尚甩掉。他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无奈的追逐,甚至后来把他当成一种娱乐生活的方式。他已然将和尚越甩越远,只要在转过前面的街角,就可以彻底甩掉他,而且还能在天亮之前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可是当他刚转过街角,一支冷箭就迎面射来,他急忙纵身一跃,躲过一箭,双脚刚一落地,就看见一人挡住了去路。
楼主墨骨骨枫 时间:2015-03-03 16:07:10
  丁邪望向那射箭之人,杀手一箭落空,随后就退,急退。
  此时找酒和尚已然追了上来,但是他并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倚着墙从怀里掏出一个酒壶,自顾自的喝了起来,但是眼睛却始终不离丁邪半步。
  拦路的人慢慢转过身来,半张脸露了出来,为什么只有半张脸,因为丁邪只看到半张脸,他脸的另一半被半张蛇皮覆盖,看起来真像是一条蛇趴在脸上一般,他的名字也和他的脸一样,就叫半张脸,他是百管堂里九兽堂的堂主之一,身边自然还站着他的手下,长枪小楼。
  丁邪看了看他们,又向后看了看找酒大师,然后叹了口气道:“江湖都言,薄剑不留情,浪子莫相逢。却为何你们人人都要找我,看来这传言真要改一改了。”
  半面人声色不动的说道:“若要人不与你相逢,还请浪子跟我回一趟百管堂,路上百管堂的人绝对不会让你有半点闪失。”
  “哈哈哈哈……,闪失我到不怕,不过我很好奇,我丁邪究竟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居然要劳烦九兽堂的堂主前来相请,真叫我好生费解,不如堂主将事情讲明,也叫我丁邪心里明白。”
  半面人道:“你自己做过什么心里明白的很,不过既然你要问,我就不妨对你直说,我们百管堂怀疑你跟三桩命案有关,而且已有人向我们提供证据,你确实在三桩出现过,而且还杀了慕重楼慕重烟夫妇,并且杀光了那里所有的人,血洗了三桩,所以我们百管堂想请你回去向武林同道做个解释。”
  丁邪道:“三桩我的确是去过,而且还向三桩庄主慕重楼讨了几杯酒喝,不过当日我就已离开三桩,并没有发生你们所说的命案,不知道你们所说的证据是什么,有没有人看见我杀人。”
  半面人道:“没有人看到,不过我们在现场发现了几片北茂蓝叶,而且慕重楼夫妇都是死于剑下,伤口处都呈现不同的密宗梵文字样,想必江湖上只有丁邪你的剑能划出那样的伤口,而且那种蓝叶也只有你经常带在身上。”
  丁邪道:“这种蓝叶我经常是随处丢弃,随便找一找都能弄到几片,不过你说的剑伤到是很奇怪,梵文剑确实在我手上,不过我不会轻易拿出来杀人的,在者以慕重楼的武功,我根本不用出梵文剑,就能将他杀死,又何须刻意留下证据等你们来查。”
  半面人道:“那剑伤怎么解释,不会是有人偷了你的剑,杀完人,然后又还给你的吧,我相信江湖上能从浪子手中拿到梵文剑的人,不会超过五个,而且即便是真的拿到了,我想也没人会将它还给你的,所以你依然是我们怀疑的对象。”
  丁邪道:“你们怀疑我我也不会和你们回去,因为我没有杀慕重楼夫妇。更没有血洗三桩。”
  半面人道:“你这样说武林中人是不会相信的,而且慕重楼的弟子和朋友也在四处寻你,你难道不想证明你的清白,你只要跟我们回去,不管人是不是你杀的,我们百管堂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丁邪笑道:“杀没杀人我自己心里清楚,没有必要向任何人解释,如果非要水落石出,我丁邪自己一样会查,到时候我将凶手送到你们百管堂,一样能证明我的清白。”
  半面人怒道:“丁邪,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江湖有江湖上的规矩,武林有武林中的法则,百管堂是武林同道推选出来的盟会,江湖上的事,只要是找到我们百管堂,就要按我们百管堂的规矩办,这次三桩血案,我们也是受了武林同道的委托,特地来找你查证,怎么能任由你私自去查,无论是谁都不能破坏江湖规矩。”
  丁邪说道:“笑话,我丁邪不是早已经被你们武林正派抹杀了嘛!又何来按你们的规矩办事,不过我也不想一辈子背个无头命案过日子,我会找出栽赃嫁祸的凶手,不过不希望你们百管堂插手,我更不会受人所制跟你们回去。”
  半面人狂笑道:“浪子有魔剑在手,果然心高气傲,不过百管堂以立足江湖三十余年,多为武林同道所称赞,我劝你还是跟我们回去,不要一意孤行,和整个武林为敌。
  “呵呵……,自魔剑峰夺剑以来,我丁邪早已成为武林公敌,不管是正派还是邪派,为了我手中的魔剑,哪个不是费尽心机的明争暗夺。但你们又岂知,这魔剑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你们只知道江湖上有,魔剑梵文,浪子丁邪的称号,又怎知这些年我独自一人的苦楚。”丁邪似有难言之隐,不禁望向天边的一轮明月。
  半面人道:“我只知道你在夺剑之后,也曾残杀过不少江湖中人,很难相信这次三桩血案与你无关。”
  丁邪道:“既然你们执意如此,我丁邪也无需辩驳,总之人不是我杀的,我也不会跟任何人走。”
  丁邪说完看向躲在黑暗里的黑衣人和艳红唇。
楼主墨骨骨枫 时间:2015-03-03 16:07:27
  半面人见丁邪如此固执,当下便即刻动手,他一动手就将一条蛇抛了出来,一条黑色的蛇,在这样的黑夜里抛出一条黑色的蛇,他是想利用暮色做掩护,出其不意的达到目的。可是他并没有达到目的,因为他的蛇消失了,不见了,一条黑色的蛇消失在了黑色的夜里,这正像他想看到的那样,利用黑夜做掩饰,出其不意的进行攻击,但是为什么现在连自己也看不到那条蛇了呢。他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不是蛇没了,而是人来了。就在他抛出毒蛇的同时,躲在墙角的黑衣人,持剑纵身扑了过来。那是一把好剑,在明亮的月光下,只闪着微微的青光,只可惜它跟错了主人,一个会用剑的人绝不会在此时出手,一个懂剑的人更不会在此时出招偷袭,而且偷袭的人还是浪子丁邪。
  就在他剑锋还未触及丁邪衣襟的时候,一条蛇却咬住了他的手腕,他大惊之下急退,却不知丁邪眼里已现杀意,即使是此刻他急退而出,也未必能安然无恙,黑蛇的毒液早已遍布他的全身,更何况他还不能全身而退,因为丁邪一抖手,蛇口以松开黑衣人的手腕,他手里握着黑蛇的尾巴,以内力将其灌直,犹如一把黑色的剑在手中游走,在黑衣人刚要急退之时,以一下洞穿了他的左眼,蛇头从脑后透骨而出,黑衣人当场毙命,死时还保持着拿剑的姿势。丁邪松开蛇尾,黑蛇慢慢的从黑衣人的脑腔爬过,顺着他的后背滑了下来,然后慢慢的爬向了黑暗深处,却被艳红唇飞出一针钉入七寸,挣扎了几下,顷刻间化成了一滩黑水。
  丁邪将黑衣人的尸体推倒,冷眼看着半面人。
  “丁邪果然名不虚传,浪子莫相逢的传言也当之无愧。”半面人说着将双臂伸出,两条黑蛇从背后爬出,紧紧的缠绕在他的双臂之上,蛇头蜿蜒向前,吐着黑色的信子。
  但首先进攻的却不是半面人,而是艳红唇,她本无意夺剑,也不想知道谁是杀人凶手,但是她恨丁邪,一个女人对男人的恨,一个漂亮女人对一个英俊男人的恨,她自持自己美貌无双,没有男人会拒绝她的美貌,所有遇到他的男人,都对她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只有丁邪不同,他不但没有被她的美色征服,而且还讥笑她,嘲讽她,让她没有了征服男人的快感,尤其是像丁邪这么优秀的男人,所以她就恨他,一个女人如果过分恨一个男人的话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尤其是像艳红唇这样的女人,你一旦得罪她,让她忌恨于你,她就会不择手段的摧毁你,报复你。所以在黑衣人倒地之后,她就第一个出手,她一出手就将五颗银针射向丁邪的五处要害,银针在月光下闪着白光,向丁邪飞去。
  丁邪并不理会于她,而是向前飞跃,迎上冲过来的长枪小楼,他随手扔出两片北茂蓝叶,击落了两枚射来的银针,随后屈掌成拳,剩余的三枚银针悉数插入拳缝之中,然后随手向前一送,急射小楼面门。
  小楼急忙闪身躲过,长枪已然刺出,就在丁邪躲过这枪的同时,盘在枪杆上的黑蛇伺机而出,一口咬向他的脖子,与此同时半面人的身形也已到了他的身后,双掌齐出两条黑蛇顺势扑来,丁邪唯有向旁急退,同时伸手接住刺客射来的一只暗箭,一翻手插进一只黑蛇的脑袋,又用真气将口中的蓝叶激射而出,撞在随后射来的箭尖之上,真气将箭杆从中一分为二,蓝叶穿过箭杆,没入黑暗之中,随后就看到杀手的尸体瘫软在地,喉间插着一片完整无缺的北茂蓝叶。
  找酒大师一直没有出手,他在等,他在等机会,他在等一个可以一击必杀的机会,因为这样既可以省去很多无谓的争斗,还可以在旁边安然的多喝几口酒,不过现在这个机会已经来了,不过却不是他等到的,而是丁邪找上的,因为丁邪的梵文剑已然出鞘,一道红光闪过,以将几条黑蛇全部砍断,梵文剑在他掌心被真气催的来回翻滚,剑身铮铮作响,上面的密宗梵文在剑身上不断流动,像一段段青色的脉络,在月光的照射下映出紫色的寒芒。
  丁邪剑一出就将二人逼退,逼向墙角,同时也找上了在一旁喝酒的和尚,与其解决掉他们在和找酒和尚纠缠,还不如现在一起解决来的痛快。所以他就向找酒大师刺出一剑,平凡无奇的一剑,本来找酒大师不想现在加入战团,因为他还没有找出丁邪的破绽,他现在就想避开,退开,闪开这一剑,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三个人的所有退路都被丁邪封死,剑气笼罩着三人的全身,唯有接此一剑,方能全身而出。找酒想也不想舞动锁链封住全身十二处要害,随后双掌用力夹住剑尖,极力向旁边扭去,想用内力化解剑势,哪知道双掌刚一用力,一股灼热的痛感从掌心传来,他急忙松开剑刃,就见梵文剑在他双掌之间不断翻涌摇摆,呲的一下刺向他颈下咽喉处,找酒大惊之下急忙甩头极力避过,身形随后倒退而出,可惜还是晚了一步,肩头的锁骨被梵文剑刺穿,鲜血沿着剑身慢慢淌下,却没有滴到地上,而是被剑身的梵文吸纳,全部流入了魔剑之中,找酒大惊失色,同时肩头传来一阵灼热的痛感,鲜血似乎贴着自己的毛皮被魔剑一点点的吸走,而且丁邪的攻势丝毫未减,只要他手掌一翻,自己的这条胳膊就要废了,甚至会当场就被挑断,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在自己的胸口拍了一掌,重重的一掌,一口鲜血喷洒而出,找酒借自己的掌力向后猛退,足足退出十余丈远,才敢停住脚步休息片刻,他捂着肩头的伤口,怒目盯着丁邪的举动。
  丁邪并未理他,而是回剑向半面人攻去,他向半面人连攻十二剑,并用左手化解了小楼攻来的三枪,在第十三剑刺出的同时,一脚踢在了小楼的肚子上,长枪落地,小楼翻身栽倒。半面人双掌齐出抠向丁邪面门,丁邪不躲不闪反手一剑刺穿他的手掌,梵文剑透掌而过,剑尖抵在了他的喉间。
  丁邪看着眼前痛苦不堪的半面人,冷冷的说道:“百管堂既是武林公推,你们又是为查案而来,我便不多为难你们,不过我希望以后你们百管堂不要在插手与我,是非恩怨我丁邪一人承担,你走吧。”
  半面人恨恨的说道:“丁邪,今日你伤我左手,我们九兽堂不会善罢甘休,终有一日要与你算清这笔账。”
  “哈哈哈哈……,好,我丁邪五年来结怨无数,也不怕在多几个百管堂的人,只要你们找到我丁邪,丁某一定奉陪。”
  丁邪说完长身而起,半空中一折身掠向躲在墙角的艳红唇,丁邪将剑架在她的脖子上,冷冷的说道:“好在你今天用的针没有浸毒,要不然我第一个杀的就是你。”
  艳红唇妩媚的娇笑道:“你既然舍不得杀我,却为何要如此对我,不如趁现在良辰美景我们找间客栈休息一下,也好不负了倾慕而来。”说罢就要往丁邪怀里倒。
  丁邪冷哼一声,在她肩头猛击一掌,将她推出尺许,随后纵身一跃,半空中回手一剑,在她脸上划了一下,顷刻间鲜血顺着光滑的脸蛋淌了下来,艳红唇双手捂着脸,鲜血不断的从指缝中流出,对于一个女人来讲,毁了她引以为傲的容貌,要比杀死她更痛苦百倍,千倍。
  丁邪纵身上房,将梵文剑缠于腕上,原来他的左腕处裹有剑鞘,梵文剑薄如白纸软似蚕丝,平时都缠于他左腕之上,丁邪将梵文剑回鞘再不留恋,双脚在房上一点,已掠向远处,只留下艳红唇凄惨的叫声:“丁邪,我一定要杀了你。”
楼主墨骨骨枫 时间:2015-03-03 16:08:17
  雪。
  雁鸿情走到断崖边的时候,天空正飘着小雪,应该说这里一年四季大多数天气都飘着零散的雪花。
  这里是断崖雪谷,雁鸿情要过去,去到对面的一栋房子里守候,守候这漫天飘舞的飞雪,还有他心爱的女子。
  酒,再苦也要喝,对他来说不喝酒也许会更痛苦。他举起酒坛慢慢的喝了一口,随后飞身纵向断崖对面,半空中一朵稍大点的雪花在脚下飘过,他脚尖在雪花上轻轻一点,借力向前一跃,凌空一个翻身,随后身形飘落在断崖边上。这招“千帆渡雪”力道恰恰适中,那片雪花依旧完好无损的随风飘落到断崖深处。
  雁鸿情抱着酒坛,脚步缓慢的走进了眼前的走廊,走廊的对面是一座精致的木屋,四周种着耐寒的岁竹和雪松。在这落雪的季节,更显得它们苍白素美。
  木门两侧的柱子上刻有两行字,上联写着:“凭栏听雪,夜尽孤灯问路寒。”下联写着:“薄情无殇,独枕风霜伴雪眠。”横批写着:“红尘小筑。”
  对,这里就是红尘小筑,里面住着它的主人,“慕容红尘。”也是雁鸿情朝思暮想,而又不敢靠近的女人,既然是朝思暮想却为何又不敢靠近?
  不为别的,只因为他身上的薄情剑,凡是拥有此剑者,都不能与任何女子交往,不管你是多么的用情至深,多么的至死不渝,一旦与持剑者在一起,都会被薄情剑所伤,伤身,伤心,伤神,甚至会送掉性命。
  但是此剑也绝非凡器,虽然要绝情断爱,但是拥有此剑者足可以称霸一方,功力亦可随之大增,而且此剑锋利异常,透铁穿石犹如宝剑入雪一般轻松,所以自薄情剑出世以来,也引得无数江湖中人为其争斗不休,大多数都是薄情寡性,欲霸武林之辈。
  既然是如此薄情之剑,又怎么会落在用情至深的雁鸿情手里呢?
  原因很简单,只因雁鸿情是大漠雁家的人,薄情剑是雁家祖上之物,传入他手已是三代。
  雁家原本也是中原武林大名鼎鼎的世家,虽不能号令江湖,但是在武林中雁家也颇有声望,但是雁惊天却不满足,他不满足于现在的江湖地位,也不满足雁家在武林中的威望,他要让江湖中人俯首称臣,他要让雁家立于武林之巅,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雁惊天,所以他就铸了这把剑,这把薄情之剑。此剑乃是用冥铁所铸,铸成后在找来一百零八对生死相依的有情人,将他们硬生生的分开,使其终日不能相见,然后取其伤心怨恨之泪,反复淬炼而成。
  剑成之日,乌云密布,走雨惊风,雁惊天又用此剑当面杀死了那一百零八个男子,也许正是因为此举,才使的此剑受到诅咒,受到那一百零八名女子的怨恨诅咒,你用此剑杀死她们至爱的男子,她们就诅咒你手中的剑,诅咒你心爱的女人,凡是和持剑者有关系的女人,都会受到无情的伤害。所以凡是拥有此剑者,绝不能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在一起,否则就会伤了她们,害死她们,因此此剑取名叫薄情剑。
  虽然再不能和任何女子交欢,但是雁惊天却凭着薄情剑一跃成为武林霸主,薄情剑在手江湖中人莫敢不从,雁家也从此声名远播,统领武林二十于载。
  可惜好景不长,就在一天夜里发生了一件震惊武林的大事,雁惊天居然手持薄情剑追杀雁家族人,而且整整追杀了一夜,直至黎明时分,方才罢手,好在雁家地大人疏,家人多是分散而居,才不至于落得灭门之祸,但是雁家也元气大伤,从此一蹶不振,而且雁惊天也从此消失不见,只抛下几句留言:“雁家后人要世代保管好薄情剑,切勿落入他人之手,否则雁家必有灭顶之灾,也不可随意丢弃销毁,雁家要想重登武林之巅,还需借助薄情剑之力,三十年后我自当回雁家重整旗鼓,后人不可随意习之。切记!切记!”
  雁家遭屠之事很快便传遍江湖,很多昔日的仇家随即找上门来,但更多的人则是为了争夺薄情剑而来,雁家之人四处被追杀,无奈之下只得逃往荒无人烟的大漠深山,在大漠的深处落户为家,休养生息,当时薄情剑落在了雁惊天长子,雁留痕的手中,在他的带领下雁家在大漠一住就是十余年,只可惜他没有听从雁惊天的劝告,将自己关于木屋之中,苦苦钻研薄情剑的功法,想在有生之年让雁家重回武林,再争霸主之位。
  终有一日他破关而出,手中薄情剑惊鸿而现,所到之处裂石崩山,毁木卷草,雁留痕不禁仰天大笑,看来雁家重登霸主之位指日可待,雁留痕虽然功力倍增,但却性情大变,又整日想重振雁家声威,终于在某一天的晚上,继雁惊天之后,他又向族人举起了薄情剑,只不过这次他被人制止了,制止他的正是他的长子雁鸿情,只因他挥剑之时早已筋脉受损,虽有薄情剑在手,却是难以发挥劲力,父子二人一直斗到深夜,直至雁留痕吐血倒地,薄情剑离手,方才告一段落。
  薄情剑离手的那一刻,雁留痕的生命也仿佛走到了尽头,临终前他告诉雁鸿情,薄情剑虽然厉害,但是却容易迷人心性,欲望越大的人越容易被此剑迷惑,从而做出迷失人性的行为,即使武功修为再高的人,迷失人性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所以拥有薄情剑之人,不但要绝情断爱,还要人无欲无求,只要这样才能驾驭薄情剑,否则都会被薄情剑反噬,落得非死即伤的下场。
  本来应该毁去此剑,免的它遗祸人间,但是薄情剑是我们雁家所铸,又为我们雁家所用,而且还有家族遗训,所以此剑万不可销毁,纵观现在雁家上下,只有鸿情你能接下此剑,你的其余几兄弟都不能与你相比,而你又刚从中原武林归来,世间凡俗也略知一二,所以你一定要保管好薄情剑,待到十三年后你祖父归来,也好交于他手再做打算。我知道这样对你不公平,但是作为一个雁家的男人,应该勇于承担家族的重任,要面对命运的安排,因为那曾是你对家族许下的承诺。
  雁鸿情看着痛苦不堪的父亲,心如刀绞般疼痛,他的手狠劲的揪住心口的衣服,把衣服扭得歪曲变形,脑海里却是一片空白,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恨这个家族,恨这把薄情的剑,他更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会是雁家的后人,恨这喜怒无常,颠倒世情的命运,恨、恨的他心痛,他恨不能冲破所有命运的束缚,没有任何牵绊的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可是他不能,背负家族的命运不是他能冲破的,最终他还是无奈的接受了命运的安排,双手接过了薄情剑,从此以后只能忘情绝爱,无欲无求。
  他生来本就无欲无求,但是他真的忘的了情吗?
  正如他父亲所言,他刚从中原武林回来,正是此次中原之行,让他遇见了生命中第一个深爱的女人,也是唯一一个,她是慕容红尘,她是天下第一家慕容氏家的千金,她是“一笑动倾城”的绝色美人,江湖上的英雄好汉,为其美貌无不趋之若鹤,可是她偏偏爱上了雁鸿情,爱的不顾一切,爱的忘了等待,红枫林边初相遇,长情坡下许今生。
  雁鸿情三进中原,不顾江湖中人追杀,只为能与她相见,他曾许诺要和她生死不离,这次回雁家就是要和父亲说明,自己要娶慕容红尘为妻,但是没想到自己刚一回家,就碰到父亲失控发疯,最难受的是还要背负家族诺言,将薄情剑带在自己身上,这怎么能不让他心痛,不让他神伤。
  在埋葬了父亲之后,雁鸿情就离开了大漠,带着薄情剑离开了大漠,他怕有一天自己也会因为思念情人而失去理智,给家族带来灾难,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他想见慕容红尘,不管怎么样都要先见到她,见到那个他朝思暮想的女人,可是见到又怎么样呢,徒增悲伤而已。
  在听到雁鸿情已然接手薄情剑的时候,慕容红尘呆住了,整个人像没了灵魂般呆立在原地,她并没有象小女生般,哭哭闹闹,摔摔打打,她只是紧紧盯着雁鸿情的双眼,轻轻的问了句为什么?
  可是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问话,雁鸿情却回答不上来,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二人只是静静的站立在原地,相对却无言,任风肆意的吹走彼此的思念。
  最后她还是走了,走的毅然,走的绝决,这就是慕容红尘,一个让人思念的女人。
  临走时她还送了一个亲手绣的香囊,上面绣了个红色的情字,只不过这个情字她是反过来绣的。
  “情字反绣!”当雁鸿情看到这个反绣的情字时候,他的心就像被千万颗钢针穿刺一般疼痛。他知道那是慕容红尘对他的恨,恨他的空许诺言,恨他的反复无情,所以才将情字反绣,并且送给了他。这个情字是雁鸿情一生无法弥补的伤,也是他今生刻骨铭心的痛。但是他还是将它收下了,而且就挂在薄情剑的剑柄上,他要让自己记住,是雁鸿情负了慕容红尘,为了这把剑,为了雁家的遗训,他负了今生所爱。
  从此以后慕容红尘就把自己雪藏了起来,在也没有见过雁鸿情,独自一人在断崖雪谷住了下来,为此她还和父亲慕容氏大吵了一架,最终她还是坚持自己的决定,住进了红尘小筑。有人说她今生不想再看到雁鸿情了,也有人说她是为了和雁鸿情一起等那剩下的十三年,然而不管人们怎么说她都不在乎,因为自此以后她都没有踏出红尘小筑半步,江湖上的人再也没有见到过慕容红尘一面,而雁鸿情则终日与酒为伴,独自等待。
  虽然不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但是雁鸿情还是每晚都来到红尘小筑的走廊里,默默的守护着自己唯一心爱的女人,而慕容红尘也默许了他的行为,或许她还是在心底深爱着他吧。
楼主墨骨骨枫 时间:2015-03-03 16:08:40
  今天也不例外,他还是象往常一样独自来到走廊里,独自喝着蚀骨的情酒,独自守候。也许是喝的太多,又或许是这情酒真的很苦,一口酒从他口中喷了出来,随后就伴随着剧烈的咳嗽,听起来像是久病的呻吟。
  这时白色的布帘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你的身体越来越糟了,还是少饮点酒,免得伤了身体。”
  雁鸿情苦笑一声道:“酒可以麻醉我的意识,让我减少心理上的痛苦,和心里的痛苦比起来,我宁愿每天都酒醉不醒,这样我或许会好受一些。”
  女子凄婉的回道:“七年了!你又何苦这么执念,每晚都来这里陪我。”
  雁鸿情道:“你一个人独自住在这里,总该有个人陪,本来你可以过的更好,当初又何必对自己如此狠心,受这凄寒之苦。”
  女子苦笑一声:“当初!何必再提当初,岁月已慢慢老去,当初也只剩下回忆,习惯了这里的一切,一个人挺好。”
  雁鸿情道:“都是我害了你。”
  女子轻轻叹道:“两个人的错,又何必怪谁,也许一个男人对家族的承诺,真的比对一个女人的承诺重要吧!!!”
  雁鸿情心如刀割一般,久久竟无言已对,唯有将酒猛的灌入自己的喉咙,然后在剧烈的咳出来,这样就真的不会心痛了嘛!
  突然,三道身影穿过漂泊的细雪,在木栏上随意的一蹬,飘身形落进了走廊里。雁鸿情并没有看他们一眼,只是自顾自的喝着酒。
  三个人向四周打量了一番,其中一个年轻人走到雁鸿情的面前,用手中的折扇挡住雁鸿情的酒坛道:“想必这位就是誉满江湖的雁大侠吧,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果然是个以酒为命的半废人,真想不到昔日的雁大侠,今日会落得如此惨状。”
  雁鸿情并没有理他,只是轻轻的推开了折扇,想继续喝他的酒,哪知道年轻人却突然出手,纸扇直点雁鸿情咽喉,雁鸿情抬掌抵住折扇,紧接着一股大力袭来,年轻人将折扇下摆,扇面“唰啦”一声打开,挡在雁鸿情的面前,随后一反手扇骨直击雁鸿情面门,雁鸿情仰头躲过,随手夹住一片飘来的雪花,二指向前一点,指劲夹着雪花激射而出,快似流星一般,年轻人急忙撤扇回挡,雪花竟透纸而过,直击年轻人面门,眼看就到跟前,年轻人无奈只得一个翻身,避开刚劲的雪花,退回到原地。
  雁鸿情喝了口酒淡淡的说道:“不知道蜀中谭家的人,来到这断崖雪谷想做什么,我雁鸿情应该没和谭家有过恩怨,不知道谭公子此来是何意。”
  谭公子笑着说道:“我与你却无恩怨,不过是想见识一下雁大侠的身手,要说目的,我这次是专门为慕容姑娘而来,想见见当年号称“一笑动倾城”的慕容红尘姑娘,不知雁大侠可否行个方便,了却小弟一桩心事啊!”
  雁鸿情无奈的说道:“既然来到这断崖雪谷,就是想寻个清静之地,不想被世俗烦扰,各位又何必苦苦相追,天色以晚,谭公子还是请回吧。”
  谭公子讥笑的说道:“只可惜这清静之地好找,清静之人哪有啊!我想红尘姑娘也早就受够了这里的凄风冷雪,想找个温暖的地方安身立家,既然雁大侠你不方便与人相好,那不如让出位置来,方便江湖上其他的朋友,也好尽显一下你大侠的风范,是不是啊!雁大侠,啊哈哈哈哈……。”
  雁鸿情没有生气,他早已习惯了人们冷漠的嘲笑,嘲笑他痴,嘲笑他傻,如果一个女人为爱痴情,世人可以理解,但是如果一个男人也为情所累,终日心无它想,只沉迷于一个情字,那么他必定会被人嘲笑,尤其以他现在的武功修为,在加上薄情剑在手,足可以称霸一方建功立业,可是他却偏偏选择为情所困。青石塔下一役,他曾发誓不杀中原武林一人,从此不入江湖,只愿守在断崖雪谷,直至终老。
  从此以后他就过着被人嘲笑的日子,每日以酒买醉麻痹自己,很多人都说他傻,为了一个女人,断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实在是愚蠢至极,可是不管别人怎么说他都没有杀过一个武林中人,直到今天都没杀过一个人,薄剑不留情,却是对自己不留情,对别人却要处处留情,这究竟是怎么的命运,雁鸿情不知道这样还能坚持多久,但只要能守在慕容红尘身边,一辈子又有何妨。
  这时帘后的慕容红尘说话了:“谭公子请回吧,我既然选择在断崖雪谷避世,就是不想与任何人相见,我也早已经不是当年的慕容红尘了,容貌亦不如当初,——心以冷,不想与他人相见,还请谭公子见谅,请回吧。”
  谭公子冷冷的说道:“难道连我们蜀中谭家的面子都不给嘛?”
  慕容红尘冷冷的回道:“蜀中谭家也不比其他人尊贵,江湖上想见我的朋友,哪个不是恭恭敬敬的来,恭恭敬敬的走,谭家也不例外。”
  “哈哈哈哈……好,都说慕容姑娘冷若冰霜,今日随未曾谋面,但言语之间的傲气还是能让人心动,不愧是世家出身,不过既然我谭敏今日乘兴而来,自然不能败兴而归,今日我非要看看这绝世的美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说完他冲站在身后的一人使了个眼色,那人抽出双刀就要动手,却被旁边一个白衣人拦住了。
  白衣人微笑着对谭敏说道:“谭兄请稍安勿躁,长夜漫漫,今晚有的是时间让谭兄你一展风姿,倒不如先让小弟与雁大侠一叙旧情,说不定我能劝说雁大侠先行离开这里,到那时谭兄你在大展雄姿,岂不是如鱼得水啊!”
  谭敏哈哈大笑道:“好,既然陆兄你一番美意,小弟就再此先行休息一下,不过希望陆兄你要速战速决啊!”
  白衣人点头,微笑着来到雁鸿情面前,拱手道:“雁兄可还记得陆某嘛!”
  雁鸿情道:“当然记得,青石塔下一役,曾与陆兄有一面之缘。”
  白衣人嘿嘿笑道:“何止是一面之缘,当年你以一剑之力敌退江湖百于豪侠,小弟幸与雁兄交手,但却被剑力伤了左手二指,逃出青石塔,至此以后,小弟避于深山潜心苦练,终于在近年来功力小有所成,今日特来此地,想在次领略雁兄当年风采,不知雁兄可否赏脸赐教。”
  雁鸿情苦笑道:“当年之事还望陆兄见谅,我也是无心之举,不过陆兄既然想找回当年颜面,我雁鸿情奉陪就是。”
  “好,爽快,呵呵,既然雁兄这么爽快,我也就不妨直说,雁兄有薄情剑在手,我自知不是对手,所以想与雁兄切磋指力,不知雁兄意下如何。”陆封说完斜眼看着雁鸿情。
  雁鸿情咳嗽了几声道:“好,就依陆兄之言,但不知怎样个比法。”
  陆封将随身带的酒葫芦拿了出来,随手一抛挂在了一颗松树枝上,然后飞身纵向半空,双手在空中连续抓取,雪花纷纷落入他手,随后屈掌成指,雪片化成冰点飞射而出,一连串打在葫芦上,第一个冰点射透葫芦之后,其余的十几个冰点也随之穿孔而过,全部钉入了一颗松树的树干里,酒葫芦在风中微微的摇晃,里面的酒不断的流了出来。”
  雁鸿情喝了一口酒赞道:“好一招“化雪成冰”陆兄的指劲确实了得,不过却糟蹋了一壶好酒,实在是可惜啊!”
  陆封哈哈大笑道:“雁兄果然爱酒如命,小弟献丑了,不知雁兄接下来如何赐教。”
  雁鸿情站起身来往手心处倒了一口酒,随后一转身,将手中酒坛抛出,稳稳的落在一颗树干之上,而他手中的烈酒亦随后破风而来,就在酒坛刚刚落稳之际,那一口烈酒便停在了坛口之上,随后“吧嗒”一声,落入坛内,此时雁鸿情亦飞身赶到,伸手抱起了酒坛,双脚在树干上一蹬,一个翻身又回到了廊内。动作行云流水一般,力道拿捏得恰到好处,滴水不漏。
  陆封在旁边默默的看着,当雁鸿情飞身回来的时候,他的脸色变了一变,随即又恢复常态,不住的点头赞许道:“想不到事隔七年雁兄依旧风采如故,小弟自叹不如,待到他日相逢之时在向雁兄讨教,小弟就此告辞了。”陆封说完不待雁鸿情阻拦,已飞身廊外,几个翻身便消失在夜幕之中。
  雁鸿情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对谭敏说道:“山路难行,谭公子还是及早反回吧。”
  谭敏不屑的看了一眼雁鸿情,然后冲布帘内喊道:“如果慕容姑娘肯出帘相见,谭敏了却心愿之后自会离开,不知慕容姑娘能否赏脸相见。”
  谭敏说完此话,许久布帘内都毫无反应,显然慕容红尘已经离开了外室。
  谭敏遭到冷落,不禁心生怒火,他冲帘内冷笑了几声道:“好大的架子,就算是慕容氏家也要给我们谭家几分薄面,你却如此冷落本公子,今天我非要看看你究竟有多美。”谭敏说完以飞身扑向走廊外室。
  雁鸿情并没有阻拦,因为他知道谭敏肯定进不了外室,他为什么如此肯定,因为他知道有人会阻止他们。
  就在谭敏刚要接近布帘之际,两条身影飞身拦住了他的去路,谭敏大怒之下脚步未停,手中纸扇连打二人要害,企图逼退二人,好趁机进入,却不成想其中一人的刀法甚是凌厉,刀锋过处,纸扇已被削去一节,他赶紧身形倒退,双脚连连踢出,哪知道对方刀走偏锋,一转之间,已从斜刺里追来,寒芒直逼心口,谭敏退势已尽,以避无可避,就在这紧急关头,他身后的年轻人飞身扑上,手里已多了两把短刀,精光闪过,以夹住来人单刀,随后双手一分一错,双刀在掌心来回旋转,交替盘旋,直逼来人手臂,来人欲将刀撤回,却发现短刀如影随形般的,黏在了自己的长刀之上,依旧朝自己的手臂而来,恰好一把短剑刺来,将短刀分开,随手又挥出一剑,直刺年轻人心口,年轻人只得转身闪过,同时谭敏趁机拍出一掌,却被来人以掌相抵,四人同时翻身后退,待到身形站稳,四人皆是怒目而视。
楼主墨骨骨枫 时间:2015-03-03 18:03:04
  果然水太深,沉的很彻底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愚蠢的小胖 时间:2015-03-06 10:18:09
  不是武侠已死,而是写武侠的高手太少了。欣赏了。
作者 :愚蠢的小胖 时间:2015-03-06 10:24:59
  如果总是模仿古龙、金庸,那武侠就真的死了,总要有人来突破,来创新。
楼主墨骨骨枫 时间:2015-03-06 18:52:19
  创新就先别讨论了,我这个有能让人看下去的欲望吗?
  • 歆唐

    举报  2015-03-28 23:59:53  评论

    看书这种东西还得看个人品味。纯武侠的叙述风格并不适合网文快速的时代,最好还是有一些引人入胜的情节和与人共鸣的对白为妙。整本书不能为了苦情或者侠义或者传统从头到尾,适当穿插诙谐现代的精神元素更好些。
  • 歆唐

    举报  2015-03-29 00:00:05  评论

    小建议,一是发文的时候记得行间距空格 二是我本人比较不喜欢两人吟诗作对相互问答,像是在答应试考试语文卷一样……以上建议仅供参考,止增笑耳。
2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店小two 时间:2015-03-11 19:53:07
  好!
  
作者 :戏球花丛中 时间:2015-03-14 10:33:20
  不错
作者 :方外郎中 时间:2015-03-23 21:40:49
  有,期待中
  
楼主墨骨骨枫 时间:2015-03-26 13:33:02
  问一下看过书的朋友,武侠小说发网站好还是投今古传奇好。有大神知道吗?
  • 歆唐

    举报  2015-03-28 23:51:42  评论

    如果没有名气或者推荐的话,今古传奇不一定要
  • 墨骨骨枫

    举报  2015-03-29 15:01:57  评论

    @歆唐 怎么说?他们在网站上发约稿函,会有很多没有名气的人投吧,难道都不要?
5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悲凉散人与弃道人 时间:2015-04-14 23:17:22
  乍一看眼熟,lz是不是在群里发过
楼主墨骨骨枫 时间:2015-04-16 18:15:18
  我发过几个地方
作者 :悠悠笛8 时间:2015-05-13 11:58:11
  挺好看哒,继续继续。
作者 :冷汐颜浦 时间:2017-01-20 15:58:19
  有多少江湖可以重来侠客风云传。国产良心武侠单机游戏
作者 :我爱你陀 时间:2017-01-20 16:55:59
  全部看过,一刀倾城,可以说是最好的武侠片之一。实在太可惜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