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问世间情是何物?

楼主:痞子_y 时间:2007-10-19 20:16:05 点击:1728 回复:1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问世间情是何物?
   ——古代的悼亡诗
  
  悼亡诗是人们为逝去的爱人所作,表达思念之情。早在《诗经》里就有关于悼亡的诗篇,如《诗经汾绶绿衣》:“绿兮丝兮,女所治兮。我思古人,俾无訧兮!”。这是一个男子睹物怀人,思念故妻的诗:妻子亲手所做的衣裳还穿在身上,但做衣裳的人已经见不着了……
  
  后来的很多诗人都作过悼亡诗,如鲍照、韦应物、孟郊、李商隐等。最著名的有4首,称作“四大悼亡诗”,分别是苏轼的《江城子》、潘岳的《悼亡诗三首》之一、贺铸的《鹧鸪天》、元稹的《离思》。
  
  最先读到的是苏轼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这是苏轼写给亡妻王弗的,虽然离开了十年,幽冥永隔,但感情却一直未断。词中的思念之情,写得凄凉沉痛,催人泪下,令人断肠。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是元稹《离思》中的句子,后面还有两句:“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元稹的《离思》共有五首,最出名的就是这首。“曾经沧海难为水”写得绝妙深刻:见过沧海后,再看其它的水便不能称其为水了,这些水永远也无法和大海相比。潜意思也就是:爱过韦丛之后,再看其余的女子,都无法和韦丛相比了。
  
  明代的徐霞客在写“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之时,或多或少都受点元稹的启发吧。
  
  另外的两首虽然也是“四大”,但我认为难比前两首。潘岳的诗为:“荏苒冬春谢,寒暑忽流易。之子归穷泉,重壤永幽隔。私怀谁克从,淹留亦何益。僶俛恭朝命,回心返初役。望庐思其人,入室想所历。帏屏无仿佛,翰墨有余迹。流芳未及歇,遗挂犹在壁。怅恍如或存,回惶忡惊惕。如彼翰林鸟,双栖一朝只。如彼游川鱼,比目中路析。春风缘隟来,晨霤承檐滴。寝息何时忘,沉忧日盈积。庶几有时衰,庄缶犹可击。”贺铸的《鹧鸪天》:“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原上草,露初晞。旧栖新垅两依依。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
  
  潘岳的诗太平淡,看不出有啥深挚的感情来,倒是有不少凑字凑韵的痕迹,而且诗的末句引用庄子妻亡之后鼓盆而歌的荒唐典故,实在是很不严肃。贺铸的词稍好一点,但是“谁复挑灯夜补衣”这句绝对是败笔,难道他怀念妻子就是因为妻子给他补衣服?或者说妻子去世后没人给他补衣服了?
  
  不过,我认为作诗应是“情为里、字为表”。悼亡诗主要在于感情的真挚,而不在于字面上的刻骨铭心。感情是真的就好,文未必如其人,有些感人的字句也可能是纯粹文学创作出来的。
  
  拿苏轼来说吧,《江城子》写的那么情真意切,但是他却纳了不少小妾,并且对其中的王朝云也是情深意浓,给她同样写了很多感人的诗句。所以我怀疑苏轼的“十年生死两茫茫”只是十年之后的某一瞬间想起王弗来而写就的,十年之间他并没有日夜思念,否则,他纳那么多小妾做什么?
  
  元稹就更别说了,虽然是白居易的朋友,但是人品并不怎么样,是个趋炎附势之徒。虽然“曾经沧海难为水”写得那么轰轰烈烈。该诗还隐藏着另一个女人的悲哀——那就是薛涛,历史上少有的几个才女之一。我们把《离思》翻译成现代汉语看一下:“见过大海后,别的水就难以叫水了,见(历经)过巫山的云后,看别的云就不是云了,爱过你之后,别的女人就看不入眼了,我也曾经在花丛(mm群)中找过几个次一点的,但我最终还是懒得理她们了,原因一半是因为我在修道(所以不近女色),另一半是因为你,你太好了,她们没法和你比。”
  
  元稹所说的“次”未必是一个人,也可能是很多人,但其中一定有女诗人薛涛,他曾经和薛涛有过一段爱恋,最终的结果是薛涛爱上了他,而他将薛涛甩了,搞得薛涛郁郁而终。如此薄情,却在《离思》里面说自己如何如何痴情,元稹就有点矫情的意味了,也许他对韦丛确实是真心的,但是不该拿对另一个女人的薄情来衬托这段深情,太没良心了,可曾想想,薛涛的一腔痴情和悲怨又托付给谁?
  
  抛开上述所谓的“四大”,我认为悼亡诗做得最好的是纳兰容若。曾有人言:“观纳兰之悼亡词,不记‘曾经沧海难为水’,亦忘‘十年生死两茫茫’。”
  
  纳兰不仅诗写得好,而且确实是对妻子一往情深,卢氏去世后,纳兰再也不恋红尘,终日沉浸在思妻之中,31岁便英年早逝。他的诗词中写满了对妻子的思念:“瞬息浮生,薄命如斯,低徊怎忘。记绣榻闲时,并吹戏雨;雕阑曲处,同倚斜阳。梦好难留,诗残莫续,赢得更深哭一场。”、“谢娘别后谁能惜?飘泊天涯。寒月悲笳,万里西风瀚海沙。”、“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纳兰曾梦到卢氏,梦中临别时卢氏说:“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道书生薄命宜将息,再休耽、怨粉愁香。料得重圆密誓,难禁寸裂柔肠。”……字字句句都表达了绵绵无尽的怀念与哀思,也表现了纳兰与卢氏夫妻感情之深、纳兰对爱情的真纯诚挚。
  
  本来我以为纳兰是千古痴情第一,但是想起了袁枚的“莫唱当年长恨歌,人间亦自有银河。 石壕村里夫妻别,泪比长生殿上多。”普通人平凡的生活中也融涵着浓浓的真情,深挚的感情并不见得非是才子佳人才有。于是,我说,纳兰只能是千古痴情第二。当时,有人问:“谁是第一呢?”我答道:“元好问笔下的那只大雁。”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这句诗并不是写给人的,而是诗人元好问写给大雁的,一对忠贞的大雁。元好问是山西人,太和五年,他去并州(太原)考试,路上有人捕雁,时有一对大雁飞过,一只不幸被捕杀,另一只大雁见伴侣被捕杀,竟悲鸣不肯离去,最后,飞到高空,合上翅膀,头向下,坠地而死,自杀殉情。
  
  元好问为这两只大雁所感动,写下了流传千古的《摸鱼儿》:“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人们觉得自己是人,是有感情的,动物们没有思想,没有感情,所以老用“禽兽”来骂人。殊不知:乌鸦反哺,羊羔跪乳;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狐死必首丘,池鱼思故渊。动物们对自己的母亲、家乡都含有深切的感情,而那对大雁的爱情更是远比人要深,想当年,天南地北一起飞,历经了多少寒暑,如今伴侣已去,自己形单影只,飞向何处?于是,与伴侣同去,这样,好在另一个世界里双宿双飞。
  
  大雁不会写字不会作诗,只能用行动来表示深爱,而会做诗的人类,有时候把感情当作了创作,字句感人难忘,实际却是另一番行径,真如纳兰公子那样痴情的,毕竟是少数。感慨!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作者 :蓼江花溆 时间:2007-10-19 22:04:40
  痞子,就是痞子.露水妹子介绍来得人文笔都很强啊.
  
  学习了!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