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我的诗歌

楼主:俺还是王月 时间:2015-08-01 16:59:00 点击:668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几年前在香港听过北岛先生的课,老人家过六十了,消瘦而苍老,突出的喉结,眼镜也遮不住眼袋。课后签名时间,一个女粉丝半撒娇地去耳语,先生受惊似得避开,在安全距离又礼貌回应……。先生的形象一如中国现在的诗歌,清癯而困顿,敏感而雍容。

  十几岁时正是为赋新诗强作愁的年纪,第一次接触先生的诗是《候鸟之歌》,瞬间击倒我:
  候鸟之歌
  我们是一群候鸟,
  飞进了冬天的牢宠;
  在绿色的拂晓,
  去天涯远征。
  让脱落的羽毛,
  落在姑娘们的头顶;
  让结实的翅膀,
  托着那太阳上升。
  我们放牧着乌云,
  抖动的鬓毛穿过彩虹;
  我们放牧着风,
  飞行的口袋装满歌声。
  是我们的叫喊,
  冰山吓得老泪纵横;
  是我们的嘲笑,
  玫瑰羞得满面绯红。
  北方呵,故乡,
  请收下我们的梦:
  从每条冰缝长出大树,
  结满欢乐的铃铛和钟……
  这是北岛70年代所作,那时的先生立意做一个热爱诗歌的普通人。但那样的环境,被桎梏的自由,让他的理想充满了沉重。可理想永不泯灭,于是,即便是缝隙里,也结满欢乐。

  青春期的我,就这样被一首不太被传颂的诗歌,带进了海洋。

  若干年后在课堂,我开篇便说:提起中国现代诗歌,如心里涌动着清泉,连表情也会温柔起来……。同学们窃笑不已,我也忍不住喷笑,似我这般凶神恶煞的长相,估计温柔也不吸引人。可这清泉不止在心里,会汩汩的涌出,弥漫全身,再从眼眸里溢出,又转给同学们,那一堂课全是明亮的眼睛。下课时有同学喊了一嗓子:老师好温柔,哄堂大笑。

  自己写的第一首诗已经记不住全部,偏偏记住的几句,恰是对诗歌的理解:
  萌动或懵懂的季节
  拾拣路边的芬芳
  那色彩刺痛我的眼
  恍惚中 看见你的影子
  ……

  即便还未到高深的境界,那也是高尚的东西,热爱它的人会如教徒般虔诚和纯净。试想,能在在干涸、荒芜、拮据、寂寞、低迷的环境里,用遣词造句的方式搜索心灵,便如教子和教父的对话,便如沙漠里寻找水源,荒野里遥望闪亮的星辰,这就是诗歌。

  能让自己静静的思考,拨开心灵的荒草,想方设法的忘记怨恨,摒弃私欲,而使得爱喷薄而出;能让心灵在善良的氛围里变的脆弱,能让自己的眼睛因泪珠而绚烂,并把这一切能与人共享,这就是诗歌。

  能轻轻拭去灰尘和阴霾,能让睿智的感悟逐渐积淀,能让思念串成珠链,能和深爱着的人即便遥远也可以紧紧拥抱,能把过去未来变成现在的感动,这就是诗歌。

  文字的最初是阅读,当上述的一切以文字跃入我们的眼帘,从这个心灵的窗口进入我们的内心,并不断地拨动它。人类的创世纪开始了,那宗教般的的慈悲,除了使我们获取知识,也从此开始文明的跋涉,从沙漠到绿洲的跋涉。

  诗歌正是跋涉路上的音乐和天使的翅膀。它一定是自由轻盈的,因为身处最广阔的世界;它一定是慈悲和雍容的,因为被那么多人仰望;它一定是真实的,因为那是心灵最深处;它一定是快乐的,因为音乐是它的帽子。

  朱自清背着手穿过荷塘,颇不清静的心绪被月色撩拨,月光如弓子,荷叶是弦,奏出梵婀玲的名曲,回到家时熟睡的妻儿……。淡泊的大师用散文写诗,而后拒领美援面粉,死于困顿,做了真正的诗人。

  散漫的笔头沾着心水,写这些文字时哀叹着网络的雾霾。那些拒绝继承和学习的人们,那些虚拟清冷假装酸楚的人们,那些剽窃或炒作的人们,他们不是诗歌。

  没有继承让诗歌苍老,假装让诗歌困顿……,还好北岛说:五千年的象形文字,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只有让眼睛闪亮起来,诗歌,才会重新雍容。

  我至今记得朱自清,记得北岛,甚至记得李金发。这些在我灵魂深处驻扎的人,手里有鞭子,不断抽打我虚伪的笑脸和内心的失落。也提醒我在城市的喧嚣里抬头看看月亮,顺便保护路边的一朵野花。

  只是很少动笔了,心诗伤人,等我能收敛心内的苦痛,在诗歌的音乐里理顺哲学和生活,将激情澎湃修炼到波澜不惊,再拿起笔吧,如北岛79年的喷发。

  诗歌不是个人的,是社会的,广袤的森林里每一片叶子都有它的意义。灵感需要碰撞,但灵感又是脆弱的,就如叶子的渺小,它需要阳光和水。诗歌铺天盖地的时代,真正的诗歌却是怯怯的,还在黑夜,一线的曙光也被雾霾遮住。

  而我们要牢牢抓住枝干,顺着树的脉络去寻根,然后孜孜的吮吸大地的乳汁,到了春天,去绽放色泽。我说的是我们,是一大群爱好诗歌的人们,吮吸着营养,在黑暗中静静等待诗歌的春天。

  结尾用一首烂诗吧,那是我的诗歌:

  我的诗歌

  水泥筑成枝干
  根是脚步
  孩子的风车旋转着燥热
  密密麻麻的缝隙里
  有爱情和欢乐

  别指望斑斓的色彩
  美丽已被榨干
  一张仓皇的蛛网
  封住透明的方向
  我看不见家乡

  鸟儿衔来黎明
  风托起城市里--
  一片孱弱的叶子
  还不到最美的色泽
  可那一定是,我的诗歌

作者 :大安山人 时间:2015-08-01 19:34:30
  在这个浮躁的时代,文学要耐得住寂寞。
作者 :会飞的鱼cM 时间:2015-08-02 19:46:42
  先来占座,手机好不容易爬上来
作者 :会飞的鱼cM 时间:2015-08-03 15:05:39
  月哥生日快乐!
作者 :曹玉和 时间:2015-08-03 19:05:14
  岳哥,你的文字越来越有大家风范了,向你致敬!!!
作者 :风过无雨痕 时间:2015-08-04 10:37:14
  真正地接触过诗人
作者 :怕见阳光 时间:2015-08-07 15:27:18
  。。。
作者 :苏子半夏 时间:2015-08-30 17:37:45
  来向月哥学习,好棒\^O^/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