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一些片断,一些回忆,一些ID

楼主:独庸生 时间:2016-09-26 15:54:22 点击:191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我是06年到网易的,只到过散文随笔和心情故事两个版面。是什么原因到网易,现在真记不起了,想来无非是喜欢到处跑,好把那些拿不出手,又没人看的东东,到处张招罢了。
  06年,应是论坛黄金末期了,散文随笔的繁荣,我并没亲见,只是偶尔见一些老ID,说起今不如昔,而在我看来,那时的散文随笔,仍然是高手云集,哪有一点落寞呢?只能暗叹自己“生不逢时”。
  所有的人中,我最熟悉的是指尖,因为早在搜狐我就知道她,那时她也是搜狐散文随笔的版主。我还记得第一篇读指尖的文字,好像是《镜中窥人》,短句干净利索,让罗嗦的我深感简洁之美。但那时的指尖,虽然写得好,还不是好得让我惊诧,是到了网易后期,指尖仿佛打通了任督两脉,文风大变,以前跳跃,短促(读得不多,不知有没有错),一变成厚重与大气,手法和技巧,感情与情节,多变而丰满,作品数量也如井喷爆发,让我既吃惊又佩服。我隐隐觉得,指尖似乎受了西方艺术的影响,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方向和路径。
  第二位,是灯下的浅蓝,她也是我在搜狐就认识的,好像也曾做过搜狐的版主。印象里,浅蓝文字灵动而活泼,可以说颇为风趣幽默,内容充实,很有生活气息。到了网易,她突然写起了诗来,由青涩到熟手,对艺术的把控和驾驭,让我佩服。因为自己独爱散文,诗不会写,小说也编不了,最羡慕那些多才多艺的。我还有一种偏见,总觉得纯散文者,很难写出很好的散文,往往好的散文家,都身兼诗人或小说家的身份,相信是多一种艺术熏陶,人的精神、视角还有能力,都会成倍的增加吧?再说,写诗对文字的锻炼,对意境的营造,都大有帮助,浅蓝到了网易,散文更进一步,可能也和此有关?
  散文风格,多种多样,很难说谁高谁低,可每个人总有自己的偏好,我自己就较喜欢平淡朴实的。比如周作人的风格,虽然自己学不来,却极喜欢他的从容态度和平和心境,在散文随笔,我个人认为程非攻(程雪羽)最得知堂风味,文笔朴实,态度从容,让人读来如嚼甘橄,余味不尽。我较爱写游记,偏重于风景描摹,多是吃力不讨好,程雪羽也常写“游记”,却喜欢取用书信本,媚媚道来,有如面谈,又引人入境,我总是想:游记也可以这样写呀?我怎不行呢?
  苹果绝对是大才子,我初到散文,他还夸张过我。我一向认为,文学要讲天赋,虽然有时人力可为,可缺欠天赋,高妙处总是有点欠缺。我觉得自已就是一个欠缺天赋的人,写字与其是说一种喜好,不如说是自我抒发的渠道,因为我朋友不多。我想苹果是一个有天赋的人,他的文字极其流畅,如流水行云,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深深吸引着人。苹果的文章,是我在散文最爱读的几个。后来,苹果文风大变,颇有一点玄思,不类之前的晓畅,在散文引起了小小的震动,我记得江南幌子,还劝说过苹果,“反对其变法”。我记得苹果说,是现在的风格选择了我。我头脑简单,一向喜欢晓畅的,个人也是喜欢苹果之前的风格,以为后期颇不好懂。绣却理解,说苹果多有寄意,她读出一种味道来。文字随心境而变,如四季轮转,确实不能强求,也不必强求。后来苹果少得来了,是因为觉得知音稀吗?可能不是,也有不少人喜欢他后来的文风。
  江南幌子的文章写得漂亮,绝对才气过人。但我想说的不是他的才气,他的文章,是想说他的帅。我不知头像里的人是不是他,白衣,平头,微笑,非常阳光,非常帅气。我因为长得歪瓜裂枣的,年龄大了,不至于妒忌帅哥,还是会“格外留心”的。那个时候,也很少人会把自己的真容放到网上,所以对幌子的“幌子”特别深刻。奇怪的是,我不知为什么从没想过那头像里的人不是他,为什么我会相信那就是他呢,可能是迷信文如其人吧,我想写得一手漂亮文字的,相貌也不会太差吧?
  最神秘的是幻海沙,好长一段时间,我都为他的性别困扰,弄不清他到底是男是女,是雌是雄,文字风格是男人,资料里却说自己是少妇,还要人别来“性骚扰”,难道很多人垂涎他的美色?倒有可能。网络上,论坛上,文字成色往往就是作者的“姿色”。要是在散文选一个短篇圣手,选一个幽默才子,我想非幻海沙不可。都是说文章越短越难写,幻海沙显得豪不费手,游刃有余。王小波论文学,首推要有趣,这点我也认同,把文章写好写美,许多人都能,可在好美之外,还要有趣,能妙趣横生,就难了。嬉笑怒骂皆是文章,能把嬉笑怒骂变成有趣文章的,就寥寥无几了。幻海沙却有这本领。指痕就很喜欢幻海沙的文字,却胆怯不敢和偶像交往,于是我不辞劳苦当了一回“冰人”,后来他们有没有发展出点私情,我就不清楚了,也不归我管了(大家别乱想,我是为了风趣,才这样说。他们只是讨论过几回文学)
  我是三皮在散文最是奇特,他写的多是书评一类的文字。我写的较多的,也是游记书评,所以对书评类文字也很注意。记得三皮有一篇,题目叫《看她东张西望》,是评名叫黄爱东西的一本散文集,我那时还不知黄爱东西是广州人,看了书评也找过她的文章爱过一二篇,很短,类似于一些生活小随感,不是自己很喜欢的,当时还在想:这样的书也评?(人总有偏见,也总有盲区)我个人是蛮喜欢三皮的书评的,说他最奇特,他好像在散文从不回帖,包括不回自己的帖,反正我没见过他回过帖。总是扔下就走,与已无关的样子。其实,我也不太爱回帖,可是我还是做不到,一帖不回。
  扫叶子,一般人都称他为骚叶子。他是不是很骚,我不清楚,大家都这么叫,我就这么听。后来,我到红袖,也遇到骚叶子,可在红袖他不叫骚叶子,叫花若叶。我不知道扫叶子是男是女,看文字,看个性,男的居多。我可能是性别意识比较强,不太喜欢男性取女性名字。扫叶子这个名字性别不明显,花若叶在我看来就有点女性化了,一个男人起个女性化的名字,我总觉得有点别扭。当然,花若叶这名字是不是真偏女性化,这是见仁见智的事,只能说明我的狭隘而已。扫叶子,明显是一个爱玩的人,也爱热闹,他到红袖,就是嫌那时的散文变得冷清,他说玩就要玩人多的,就跑到了红袖,是不是被色诱过去的,这倒是个可能----我是偶尔在他的回复中见到的。扫叶子的文字也好,其实最后留下来的人,文字都不会差。
  上面提到的所有ID,都是早我而到散文的,只有笙歌拂衣比我迟,也许是这个原故,我和她“接触”倒多些。笙歌一出现,就给大家带来惊艳,一个爱红楼的才女,却没有一丝林黛玉的纤弱,也没有一点的文艺腔,文字阳刚而细腻,大气又优美。读文而能让人想见其人,读文字而能让人感其气质,笙歌绝对是一个。经常在QQ上听她谈论文学,感受到她对文学的热爱,还有很有很深的体悟。笙歌的文风,总让我想起那句“不爱红妆爱武妆”的诗,也许笙歌不是刻意追求思想,却处处显得很有主张和思考。她欣赏散文许多写手的文字,几乎对程雪羽也有种偏爱,记得她回程雪羽那篇长文《站在路遥坟前》:看了这个字,看其余的字就无味了(大意)。
  嘎玛丹增,一位灵魂的旅游者,这是他给我的最直接印象。印象里,嘎玛丹增一直在行走,一直在写作。他的游记,异乎常人,我不知道把他的文章说是游记,他会不会不高兴。我也是爱写游记的,但是,和嘎玛丹增的一比,我的显得浮浅和单薄。他的游记,真不是一般人能写得出来的,那是一种心灵和灵魂的声音。其实,我想不起他也曾在网易,倒是在天涯见他名字多些,所以一直以为,我认识他是在天涯(所谓的认识,是指知道他)。写这帖时,为了看有没有漏记想不起来的ID,见到他的名字,才想起,他也在散文发过帖。其他网友的情况,我不清楚,但我知道嘎玛丹增出了好几本书,得了好几个奖,成绩很是不俗。
  欧阳杏蓬的散文,我一向当作是记叙文来看。我生活平淡,文章心情多生活少,抒情多记叙少,很是羡慕欧阳杏蓬。古人早言充实为之美,欧阳杏蓬的文章最大的特点就是内容充实,他是把生活化为文字的人,文字又非常了得,琐事,小事也写得有滋有味,优美不下于抒情文。网上文章记叙文本来就不多,能写得这样好的,就更小了。当时一知道他在广州,就和笙歌说想找他一聚,笙歌说人家才不理你呢,才作罢。我后来在好多论坛都见他的踪影,见他赶场似的发帖,总是来去匆匆忙的样子,极小回帖,也许全副心思都在构思着下一篇文章吧?
  缺月,是我的好友,我们一起从搜狐到网易的。我们是在21CN认识的,那时她刚好在发金庸系列文章,文字精美,构思奇特,议论深刻,我一见就被深深吸引。就这样,两个金庸迷,认识了。她那时叫缺月挂疏桐,后来嫌长吧,才叫缺月。我比缺月大,可是交往过程中,却从来是她包容和迁就我,缺月有才,却不骄,友善,故能容人,博闻强记又极为谦虚低调。现在想来,以前自已常在她面前夸夸其谈是多么肤浅可笑,可她从不计较,只是微笑着听我大谈她早已知道的典故人物等等。为人低度,可能散文的朋友有些不注意到她,但知道缺月的,都知道这是位写得一手好文章的才女,很有自已的见地和主张。
  散文里还有许多才子才女,比如钾肥,现代印象,张佳伟,玫瑰,永昌,宇宙无限,芙妃,枯荷,唐山雨辰等等,有些因为了解不多,有些因为深像不深,也就不一一提及了。网易要关闭,自己曾在散文“混”过,临别之际,强作一记,不过自作多情罢了。若有冒犯,原谅则个。
  2016-9-25
作者 :会飞的鱼cM 时间:2016-09-26 20:25:20
  我来天涯最先也是在散文天下,因为没去过网易,所以楼主说这些我只知道嘎玛丹增,他的散文我也读过,确实好,欢迎楼主送网易转战天涯。
作者 :蓼江花溆 时间:2016-09-29 18:03:29
  嘎玛丹增的文章胜在信仰的力量
作者 :会飞的鱼cM 时间:2016-10-30 04:30:39
  恭喜聚焦
  
作者 :迷茫天使2014 时间:2016-11-20 23:17:33
  赞一个
作者 :迷茫天使2014 时间:2016-12-12 17:54:58
  回来看看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