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美女无敌

楼主:罗东阳 时间:2017-05-09 00:37:19 点击:26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第一章 调皮美女和鬼怪森林


  南坪州是一个热带大岛,土地肥沃,岛上的坡地,橡胶林遮天蔽日,群山峻岭之中,原始森林延绵天际。岛中间的盘龙河象一条奔腾的蛟龙,弹奏着震天动地的乐曲,蜿蜓西流,奔腾入海。
  河边有一个大湾,岸边长着一排高耸入云的木棉树,名叫木棉湾,河中间水流湍急,“哗哗”作响,水湾旁边流水缓慢,四个美女在钓鱼。瓜子脸的名叫李娇,鹅蛋脸的叫邕三娘,面如圆月的叫扬水花,长得娇小玲珑的叫娇妹,她们同在南瓜镇的雌雄饭店当服务员。
  邕三娘手捉钓杆,眼晴却不停的往大路上张望,有点急不可待的说道:“这死亚龙怎么还没有来呢?”
  李娇“嘻嘻”的笑道:“看你心急的样子,肯定是喜欢了这大帅哥。”
  邕三娘红着脸道:“你才喜欢上了他呢。”
  众姑娘“嘻嘻”的笑。
  这亚龙是不久前刚从大陆过南坪州的小伙子,前天,有一个南瓜镇移民村的老乡请他帮忙装一车松木卖给雌雄饭店的老板肥佬作柴烧,因翻车厢的顶杆坏了,司机便请亚龙卸松木下车,亚龙居然将三百多斤的松木捧起丢下车去,“轰隆”作响,招引得四个姑娘走出饭店观看,但见亚龙穿一件白卦,勾勒出一身狂放的肌肉,英俊的脸容威猛之余又带着几分风流的神态。姑娘们无不被亚龙的帅气和惊人的力气所折服。
  亚龙卸完松木下车后,四个姑娘便走过来围着亚龙交谈,互通姓名,说些有趣的话,嘻哈大笑,和亚龙很谈得来,一下成了好朋友,她们约他今日中午来这里钓鱼,可今日姑娘们来了好一会,还未见亚龙到来。
  突然,邕三娘兴奋的娇叫:“鱼,大鱼上钩了。"但见她双手用力的将鱼杆向上抬起,一条大鳗鱼被鱼线拉出水面,奋力挣扎,水花飞溅。
  不料“咔嚓”一声,那钓杆突然断了,那鳗鱼拖着半截竹杆向河中窜去,眼看上钓的大鳗鱼就要逃跑,邕三娘不顾自己不识游泳,猛的跃入水中,扯住那半截竹杆,扑腾了几下,喊了一声:“救命”便沉入水里。
  旁边的李娇见状,不顾一切的飞跃入水,潜入水里去救邕三娘。
  扬水花和娇妹赶过来,站在岸上十分着急。
  李娇很快的将邕三娘托出水面,她沉入水中时间不长,只呛了几口水,很快的又回过神来。
  可李娇水性不是很好,托着一个人无力游动,被河水缓缓的推向激流奔泻的河中间,情况十分危急。
  扬水花见旁边有一条杯口粗的山中长藤,当即奋力的将它扯了下来,飞快的将一头紧绑在娇妹腰上,另一头紧绑在自己腰上。
  娇妹知道她要做什么?着急的道:“水花姐,你也不识游泳的呀,你怎么游得到她俩身边呢?”
  扬水花道:“我可以跳,等我抱到俩人后,你只管奋力的向岸上拉。”拖着那条长藤,向后退了二丈多远,然后似离弦之箭向前猛冲,冲到岸边,双脚猛弹,娇躯便似一发炮弹,“咕咚”一声,射落在水中挣扎的李娇和邕三娘身旁,一把将俩人死死抱住。
  娇妹不顾人单力弱,扯着那条长藤,拚尽全力的往岸上拉。将三人拉到浅水处时,已累得坐倒在地,直喘粗气。
  三人手牵手的向岸上走去,邕三娘一只手还死抓那半截钓杆不放,她走到岸上,双手将半截钓杆向空中抬起,一条近两米长,碗口大的大鳗鱼被吊到空中,摇头摆尾的挣扎着被移到了岸上。
  娇妹拿来网袋,双手张开袋口,将大鳗鱼接装进去,用手将鱼嘴的鱼钓扯脱下来,用绳子扎紧袋口。
  邕三娘道:“这条鳗鱼是我们三人用命换来的。”
  李娇喘着气道:“过瘾不?”
  扬水花道:“过瘾得要死,我们三人去做阎王爷的老婆更过瘾。”
  忽闻岸上的草丛中沙沙的响,一头黄毛野猪公突然从草丛中窜出,身上淌着血,嘴角露出两颗尖刀般的獠牙,向邕三娘扑来,这是一头被人们装在山上的反弓刀斩伤的找人报复的野猪公。
  三个姑娘见邕三娘危险,竟然不顾一切的向野猪公扑去,娇妹和扬水花俩人紧紧的抓住猪尾往后拽,李娇冲上去双手抓住野猪的一只耳朵往后拉。
  邕三娘见姐妹们为救自己如此齐心协力,大为感动,明知野猪公庞大凶恶,也不畏惧,娇喝一声,竟然冲上去双手顶住猪头。
  这野猪公三百多斤,力大无穷,猪嘴一拱,邕三娘便仰翻在地,拖着三个美女向邕三娘扑去。
  忽见一人从天而降,奋力的一脚将这三百多斤重的野猪公踢飞起来,跌出一边,翻了几跟斗才爬起身来,向山上逃窜。
  这人正是亚龙,今日他大伯带他来盘龙河边,认识他家的两百多亩坡地,好让亚龙开垦来种甘蔗,看过地后,他大伯先回,他近年做生意发了大财,他将房屋和土地交亚龙保管后,下午便要搬到南坪城去居住。
  他大伯回去后,亚龙便应姑娘之约,来盘龙河钓鱼,正遇四个美女勇斗野猪公,当即飞身来助。
  四个美女见野猪要逃跑,虽见野猪凶恶,也毫不畏惧,蜂拥而上,要将野猪生擒活捉。
  亚龙飞身跃在野猪公面前,正要挥拳将那野猪击毙,忽觉胯裆凉飕飕的,低头一看,内外裤的裤裆都裂作了两边,显然是刚才踢野猪时用力过猛,他那雄壮的零件全露了出来,完全暴露在众姑娘面前。
  那些姑娘看见了这宝贝,再也顾不了那野猪,一个个假装用手捂脸,将眼睛睁大,尽情欣赏。亚龙锐利的眼睛看得清楚,她们捂着脸的手指缝很大,分明看见她们的眼珠子在窥视自己的零件。李娇捂脸的双掌的手指缝特别大,两只眼睛滴溜溜乱转。
  亚龙的脸“唰”的红了,双手捂着胯裆,也顾不了那逃跑的野猪,跑到河岸,一个跟斗翻下水去,只露出头来。
  邕三娘觉得非常的可惜,望着水中的亚龙道:“你这么厉害干吗不追赶那野猪将它杀死?让我们吃它的肉?”
  李娇说道:“虽然你裤裆裂开,但我们都用双手捂眼,没有偷看你那零件,你这么厉害,你完全可以赶上那野猪,将它打死,你却将它放跑了。”
  扬水花“嘻嘻嘻……”的笑过不停。
  娇妹离亚龙最近,看得真切,那零件太雄伟了,真是太可爱了,她居然心跳加速,娇脸含羞。
  邕三娘望水中的亚龙道:“那野猪跑掉就算了,快起来,我将我的长裤留给你穿,和我们一起到饭店,我们煮鳗鱼肉给你吃。”将一条长裤挂在一条小树上,她只穿一条短裤露出两条雪白的长腿。
  亚龙仰头看着,眼都直了,直咽口水。
  突然,天空变得阴沉起来,远处传来山崩地裂的声音,接着传来阵阵的喊杀之声,还伴随着古战场隆隆的战鼓,和嘟嘟的号角,似是古代千军万马在演习,又似千军万马在撕杀,那声音令人胆战心惊。
  亚龙口吃惊道:“这是什么声音。”
  娇妹道:“你新来这里有所不知,这里有个鬼怪森林盘踞着成千上万的恶鬼,每逢阴沉天色或雷雨天气在鬼怪森林里就会传来各种鬼叫声,听这阵势,鬼怪森林里的恶鬼又在练兵。”
  李娇道:“鬼怪森林里有许多财宝,我十岁那年,我听我老爷爷说,他小时候,村里有一个青年的妻子被财主奸污后自尽,那青年将财主杀死后跑进了鬼怪森林,那财主当军官的儿子带兵追进鬼怪森林,突然天空中乌云密布,成群的恶鬼舞刀弄枪的冲杀出来,吓得那武官和士兵屁滚尿流,狠狈而逃,后来,这青年在鬼怪森林那里得到很多金银珠宝,在有一天回到村里,将一些颁发给村里的人,并出巨资建了现在还十分牢固的盘龙河大桥,并告诉人们,鬼怪森林里有富可敌国的金银财宝,后来便不知去向。”
  邕三娘道:“我也听说过那跑进鬼怪森林的青年掌握调遣鬼的口诀,能指挥鬼去助他,还能叫鬼帮助找到埋藏在地下的金银财宝,用鬼发财,听说有人自恃武艺高强,也有人自恃有枪有炮,为了发财,相继闯进鬼怪森林,但不是当场吓死在鬼怪森林,就是吓得逃回家后,大病一场。”
  李娇道:“这是真的,我也听老人说过,这些人都是财迷心窍,听说新来南瓜农场廿八队一个叫何连的美女就立志要解开鬼怪森林里的鬼怪之迷,她说若她能成功,能调遣鬼,她将天下无敌,富可敌国。”
  扬水花嗤之以鼻:“这何连简直是神经婆。
  亚龙不信有鬼,但现在亲耳听闻,不由得来了兴趣,想起自己在家乡时也听很多老人讲过,有些人得鬼的指点挖得金银财宝的事,自己原以为是不可能的事,他们是在讲故事,但自己十七岁那年,一个赌徒夜居破屋,偶尔听鬼话,挖到一瓮黄金,于是道:“到有时间也去看看鬼是啥样子的。“
  娇妹道:“好呀,到时候人鬼大战,看谁厉害?”
  亚龙道:“当然是人厉害啦,到时候我活捉几个鬼回来给你们看...”
  邕三娘道:“好象要下雨的样子,我们回去吧。”
  浸在水中的亚龙道:“你们先走,我穿了你的裤子随后就到。”
  天色阴沉,似要下雨,却未下雨,在南坪州南瓜镇的街道上,保安队长黄三和八个保安正狠揍一个小伙子,旁边站着一个打扮时髦的美女,周围有很多看热闹的人,眼看那小伙子被揍得口鼻流血,一个个满脸怒容,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拦,那美女更是面无表情。
  亚龙分开众人,拦在那小伙子面前,大声说道:“不准打人。”
  黄三冷冷的道:“你是谁?有什么权力管我们的事?想死是吗?”
  那小伙子道:“我叫亚龙,你们有权便可打人,我没有权力,说句公道话就是想死了?”
  黄三看亚龙时,十九岁左右年纪,一米八左右身材,生得相貌堂堂,上身穿一件旧白衬衫,下身穿一条青色女长裤,打扮得不男不女。便不瞧一顾的对那群保安道:“这小子竟敢教训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连他也一起打,只要不打死他,我保你们没事。”
  打红了眼的八个保安当即蜂拥而上,有的打眼晴,有的打头颅,有的踢胯裆,个个出手狠毒,好似打一条狗,打死打伤没有事似的。
  亚龙大喝:“我专教训你们这些横凶作恶之人。”拳脚起处,快似闪电,眨眼之间,将八个保安全部撂倒在地。
  围观的人大声叫好。
  黄三脑羞成怒,掏出手机,拨打派出所的电话:“胡度警官是吗?我在雌雄饭店对面的街道上,依法擒捉流氓犯,有人暴力抗拒执法,殴打保安,请火速出警增援。”
  亚龙将被打得倒在地上的那小伙子扶起,认真看时,虽然满面鲜血,却是一个帅哥,便问道:“他说你是流氓犯,这到底是啥回事?”
  那帅哥便将事情经过告诉亚龙。原来,黄三为了讨好南瓜农场的白总经理,今天早上约了一个自己试过味道极好的风.骚姑娘在农场门口等候自已,准备进贡给白总经理。想不到这风.骚美女,背后跟着一个帅哥。
  跟随这姑娘的帅哥便是这挨保安毒打的小伙子,是这姑娘的同学,长得十分帅气,当时这姑娘和这帅哥与黄三同时来到农场门口,帅哥要请这姑娘去饭店吃饭,黄三说要用小车拉姑娘去兜风。这姑娘对黄三说:“我先和我同学去吃饭店吃饭,两个小时后我再来这里坐你的小车去兜风。”
  黄三非常的愤怒,x你妈的,你这小子做第一,我们白总经理做第二。当即带了他八个保安去教训帅哥。也活该这帅哥倒霉,这姑娘在半路问他要伍佰元钱,他拿不出来,这姑娘二话没说,转身就走,帅哥急忙一把将她抱住,她便骂他耍流氓。
  正巧黄三带八个保安来到,立时拳脚.交架将帅哥打得口鼻出血,若不是亚龙赶到,这帅哥不知要被打伤成什么样子。
  这帅哥说完,摇头道:“想不到我这女朋友是这种人,我真糊涂,我为什么要抱她呢?”
  那时髦美女突然走到帅哥面前,指着他道:“你这穷鬼,青天白日调.戏我,打死也活该。”
  这帅哥怒视着她,吐了一口鲜血,站立不稳。
  一个中年汉子从人群中走出,一把将他抱住,声泪俱下的说道:“你被他们打得如此重伤,我为了送你读高中家贫如洗,已无钱医治,如何是好?”说完,泣不成声。
  亚龙怒视黄三,“你们保安打他如此重伤,必须出钱为他治疗。”
  黄三斩钉截铁地说:“他调.戏女人,罪有应得,休想。”
  亚龙毫不犹豫的将身上的钱全掏出来,塞进那汉子手里,“先拿去给你儿子疗伤。”
  那帅哥哭泣道:“我一定努力读书,考上名牌大学,当了官,有权之后,报答你的大恩。”说完,在他父亲搀扶下走出人群。
  围观之人无不摇头叹息。
  一个十七八岁如仙女临凡的姑娘,在人群外抚摸着身受重伤的小伙子,眼含泪珠的说道:“弟弟,姐来迟了,我听说你被毒打,急急赶来的时候,正碰见那叫亚龙的小伙子挺身而出,将那些保安队全部撂倒,爸你赶快扶他去医院治疗,亚龙为救弟弟得罪了众保安,保安队长已打电话给警官胡度,亚龙如果有什么危险,我绝不袖手旁观。”
  他爸道:“亚龙可是我们的大恩人啊!”扶着他的儿子走了。
  这绝色美女走进人群,感激的望着亚龙。
楼主罗东阳 时间:2017-05-09 00:39:37
  人群里面,黄三怒视着亚龙道:“你帮助这流氓殴打保安,让他逃走了,等一回警官带警察来到,有你好看。”
  亚龙道:“他抱美女不对,但你带保安当众殴打他,严重侵犯他的人身权利,那是违法的啊。”
  黄三理歪气壮的道:“我们执法人员也会违法,真是笑话,你妨碍我们执法,这才是犯法。”
  说话之间,一辆警车飞驰而来,众人纷纷让路。警车在黄三旁边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三个警察。黄三走到一个身材魁梧,有点胖,浓眉大眼的警官面前,弯腰说道:“报告胡度警官,有人当街抱美女,耍流氓,我和保安上前阻止,他竟出手伤人,我们正在防卫……”
  围观的人“哈哈”大笑,议论纷纷。
  黄三又指着亚龙道:“他武技厉害,竟然帮助那流氓将众保安全部打倒,让那流氓逃走了。”
  亚龙正要分辨,胡度走到他的面前冷笑道:“好小子,你竟敢殴打保安,武功很厉害是吗?”
楼主罗东阳 时间:2017-05-09 00:43:49
  第二章 帅哥逞英豪

  亚龙道:“我见众保安将人当作狗一样殴打,上前阻拦,众保安竟然动手打我,并出手狠毒,我是真正的正当防卫。”
  胡度道:“有些人比狗还坏,所以,我们将他当狗一样对待是对的。”
  亚龙道:“错,只要是人,在世界上就应该拥有人的权利,即使是在战场上捉到的,作过殊死搏斗的战俘,也不能殴打,美国士兵虐.待伊拉克的战俘也要接受军法的审判,何况保安队刚才殴打一个只是犯了错误的人。”
  围观的人突然静了下来,望着亚龙,一个个满脸的敬佩。
  胡度道:“你一介平民,没有资格说这种话,你殴打我的保安,我今天要你付出代价,我要将你打爬地下?”
  亚龙道:“我不想打架,但你敢先动手打我,我必还手,而且必赢,我劝你还是不要动手的好。”
  围观的人传来了叫好声。那绝色美女竟然鼓起掌来。
  胡度脑羞成怒,右抓突然疾风般抓向亚龙咽喉。胡度是侦察兵的转业军人,这招是侦察兵的捕俘手,一招制敌的“锁喉。”练习这招,先练五指强大的抓力,能一手抓碎青砖,若咽喉被抓,即使是武功高强的人,因为断绝呼吸,也会失去反抗能力,成为俘虏。
  胡度成功的抓在亚龙的咽喉上,却大惊失色,强劲的五指象是抓在钢管上,坚硬无匹,根本锁不住对方的咽喉。
  胡度急忙松抓,想将手收回。
  但为时已晚,手胫已被亚龙抓住,向面前轻轻一拉,竟然轻描淡写的将胡度坚实的马步牵动,猛的转身,将胡度的手臂担在肩膀上,身子一弯,一个“过肩摔法”胡度近两百斤的身躯,从亚龙头顶飞过,重重的摔在地上。
  那美女忍不住娇叫:“好!”
  胡度翻身从地上爬起,恼羞成怒,对不远处的俩个警察使个眼色。
  一个警察当即拨枪指定亚龙,另一个拿着手铐向亚龙走去。
  那美女正要挺身而出。
  忽闻一声“慢!”娇喝声中,走出四个十八九岁的姑娘。
  那美女不动声色,站定观看。
  胡度认得她们,都是在雌雄饭店的打工妹,自己都对她们动过手脚,但都没有成功,原因自己年近四十,又长得肥大,她们不喜欢,虽然每次都得饭店老板肥佬的配合,捉她们其中一个,但她们很团结,很勇敢,一声呼唤,另外三人便手拿木棍围拢过来,庄严警告:“我们的姐妹不愿意,即使是主席,敢乱来,我们的木棍也会毫不留情。
  每次胡度都请求他们别相事情传扬出去,四个姑娘倒也欲达,都满口应承。另外,胡度还经常带别人的靓妻,偷偷到雌雄饭店开房,众姑娘都看见,但都守口如瓶。胡度明白,这些丑事一旦传扬出去,他就会声名扫地,他的美女老婆更不会放过他,所以,对四个姑娘都小心亦亦,不敢得罪。
  胡度见四个姑娘脸色,分明是帮亚龙,不敢违抗,示意两个警察住手。
  邕三娘已买了一条长裤穿上,她娇声说道:“请胡警官看在我们四姐妹的脸上,放亚龙一马。”
  “为啥要我放他,必须有个理由?”
  娇妹指着站在旁边那打扮时髦的美女,用金玉交击般的声音问道:“胡警官你认识这美女吗?”
  胡度看这美女时大吃一惊,原来是在南街镇做暗鸡赚钱的姑娘,自己也偷偷约过她去雌雄饭店开过几次房,味道很不错,可惜每次都被娇妹撞见。见娇妹问他,他的脸当即红了,摇头道:“不认识。”
  娇妹道:“刚才被保安殴打的那帅哥对亚龙说的话,我听得清楚,是黄三和那帅哥争这美女而引起的,亚龙撂倒众保安,我们四姐妹都在现场,看得清楚,都是众保安先动手打他,且出手狠毒,他完全是被逼自卫还击,这就是要警官你放过亚龙的理由。”
  胡度虽然恨亚龙在大众面前将他摔倒在地,当众出丑,好想将他捉到监狱,用电棍击倒后好好修理,怕不答应娇妹和邕三娘,将亚龙放了,她们会将自己的丑事传扬出去,但今天这仇一定要他数倍奉还,以后再暗中指使黄三带黑道的人设法害他,叫他终身残废,当即说道:“既然如此,亚龙自卫还击的确无罪,我就放过他吧。”招呼黄三和众保安,与俩个警察钻进警车,一溜烟的开走了。
  这美女无限深情的望着亚龙,正要向他走去。
  但那四个姑娘已将亚龙围住,死拉硬缠的请亚龙回雌雄饭店吃饭,亚龙执拗不过,只得随他们去了。
  这美女直看到亚龙和四个姑娘走入饭店,才怅然若失的转身离去。
  亚龙和姑娘们回到饭店已是中午,厨师已睡午觉,饭店老板骑着摩托车外出,姑娘们便杀鳗鱼和偷老板冰箱里的穿山甲,野鹿肉等野味来煮。
  亚龙在雌雄饭店和众美女大吃野味,说说笑笑,非常的快乐。邕三娘试探着问:“龙哥哥,你有女朋友了吗?”
  亚龙道:“我就老实告诉你们吧,我的女朋友在京华大学读书呢,等四年她大学毕业后,就回去和她结婚。”
  众姑娘闻言一个个大失所望,但她们都是开放的美女,都很不甘心,觉得睡不到如此英後健美,如此侠义的帅哥,人生便失去意义,于是,她们一边吃喝,一边对亚龙大肆挑.逗。
  亚龙早就听说南坪州的美女大胆,又很开放,今日得见果然不错,我娴熟古代战神王甫少华留传于世的“培元功”体内储藏着强大持久的力量,不但力大无穷,身手敏捷,擒拿格斗无人能敌,而且在和美女啪啪啪时,能用意念控制体内精元的发放,要做多久就做多久,王甫少华娶五个靓.妻,轮流着啪啪啪,都能满足她们的欢乐,你们四个美女如果喜欢的话,我一定能满足你们的要求。
  “培元功”真实存在,简单易学,若练习成功,可用意念控制精元的发放,可长时间的和美女啪啪啪,并能强身健体,要真正懂得练习这套气功的练法,读完全书便见分晓。
  他们讲话都狠开放,说笑着吃了很久,无比的欢乐。他和美女们吃饱了,见天色不早,便告别美女回家。
  他刚走不久,饭店老板就回来了,见到桌子上吃不完的野味,大发雷霆。瞪着四个美女大骂:“是谁偷这些野味来煮的?”
  邕三娘道:“什么偷偷,说得那么难听,是我切来煮的,我们帮你打了半年工,难道吃一顿野味不行 么?”
  偷了野味煮来吃还有道理,气得肥佬五窍生烟,一气之下,当场发给这四个姑娘工资,将她们都辞退了。
  四个姑娘早以做腻了饭店的工作,巴不得肥佬辞退,当即回宿舍收拾衣服。
  亚龙有了女朋友,而且是大学生,这使姑娘们感到非常的可惜,邕三娘高中时已有男朋友,打算和他继续谈恋爱,却想和亚龙约炮。李娇在饭店也认识有一个做生意的帅哥,但她也想着亚龙,脚踏两边船。
  娇妹和扬水花还没有男朋友,扬水花虽然喜欢亚龙,但她更喜欢钱。
  娇妹爱上了亚龙,但她觉得自己不配。
  四人相处半年,同吃同住,有钱大家花,产生了很深的感情,都以姐妹相称,这时候要突然分开,四人都连连握手,依依不舍而别。
  娇妹回移民村,李娇回大岭村,扬水花回西瓜镇,邕三娘的家就在离南瓜镇不远的一个村子里,步行二十分钟便到。
  邕三娘拎着包袱正在大踏步的行走,一辆摩托车突然开到她的面前停了下来,笑道:“大美女,我刚才到雌雄饭店找你,饭店老板肥佬说你刚走不久,正在回家的路上,于是我开摩托车追了过来。”
  邕三娘忽闪着大眼晴道:“官鼻曲,你找我干吗?”
  “我想你呀,我很喜欢你这校花,你不是不知道,已经有一段日子见不到你了,我生相思病了,我这么爱你,你却给我起了一个官鼻曲的名字,难听死了。”
  邕三娘:“你有一个鼻梁弯曲的鼻子,鼻梁弯曲以后才能当官,所以给你起了这很有特色的名字。”
  “哈哈……鼻梁弯曲也能当官,这是谁说的?”
  邕三娘“嘻嘻”的笑道:“我说的,因为你是南瓜农场白总经理射进你母亲肚子里的,你的鼻子和他的鼻子一模一样,如果他肯认你这个儿子他就会任用你当连队经理。”
  官鼻曲摸了摸鼻子道:“我的鼻子确实象白总经理的鼻子,谁说我是白总经理射出来的?”
  “我听人们议论,十八年前,你母亲是南瓜镇学校的音乐美女老师,你父亲是数学老师,她俩结婚不够十天,你父亲就被调去南坪城学习,年轻帅气的白总经理晩上便到你母亲家里啪啪啪。”
  “这真是太好了。”官鼻曲大叫一声,高兴得跳起身来。他竟然忘记了是骑在摩托车上,双脚失去支撑,“哗啦”一声倒在地上,摩托车压在他的大腿上,痛得他呲牙咧嘴。
  邕三娘“哈哈大笑道:你一听说你的亲生父亲是南瓜农场神通广大的白总经理,你就如此高兴,你以为他真的会认你这个儿子,任用你当连队经理是不?”
  官鼻曲挣扎着说道:“是是,你快将摩托车立起身来,让我站起身来再说。”
  邕三娘便将包袱放出一边,弯腰去立摩托车,那圆臀正拱在官鼻曲面前,官鼻曲心中一动,竟伸手摸了两摸。
  邕三娘猛一松手,摩托车又压在了官鼻曲的腿上。邕三娘望着他笑道:“我再也不理你了。”
  官鼻曲看她表情,暗自高兴,他这两摸是试探,见她没有骂他,又开始实施下一步行动,他躺在地上,满脸深情的望着邕三娘道:“我太爱你了,我得摸你两摸,被压死了也心甘。”
  邕三娘竟被他这深情的话感动了,她矫健有力,轻轻的将摩托车立起。
  官鼻曲爬起身来,进一步感化邕三娘:“你知道吗,我特别的想你,晚上经常睡不着觉,抱着被子呼喊你的名字,如果我得到你,我愿为你去死。”大胆的望望她饱满的山峰,又望望她迷人的丰臀,再望着她的脸,一副乞求的神色。
  她的臀部刚才被官鼻曲摸了两摸,触动春心,又被他的甜言蜜语所感动,再被他无声的乞求所溶化,她的防线终于被官鼻曲勾美女的绝招所攻破。她刁蛮丶开放丶大胆丶爽快,当下说道:“只要你答应我提出的要求,我便立即坐摩托车到你家里去。”
  官鼻曲大喜,我果真是勾美女高手,终于成功了,笑道:“什么要求?”
  邕三娘道:“我到你家里住的这段日子,你要日夜赔着我。”
  官鼻曲高兴的道:“这个我也想的啊,你这是答应嫁给我了?”
楼主罗东阳 时间:2017-05-09 00:47:32
  美媚姐道:“你想得倒美,我这是试婚,如果你不能满足我,我是不会嫁给你的,还有就是你要去找白总经理,叫他认你这个儿子,任用你当连队经理,你当了连队经理有了钱以后我才能嫁给你,否则拜拜。”
  邕三娘来到官鼻曲家里,除了吃饭洗澡之外整天关着门在房里做事。官鼻曲怕不能满足邕三娘,试婚不合格,拼命的做,一个星期下来已头晕眼花,走路也摇摇晃晃。美女老师非常着急,在有一晚趁儿子洗身的时候偷偷的对邕三娘道:“你先回家去住……”
  第二天分别的时候,官鼻曲在房间里问邕三娘,试婚怎么样?我合不合适你?”
  邕三娘说道:“你已经竭尽全力,勉强合格。”
  官鼻曲又问:“你该把能让白总经理认我这个儿子的计策说出来了吧?”
  邕三娘低声道:“官老师每年都要带优秀学生到南坪城参加全国数学竞赛,到过两天又到参赛的日期了……她如此这般的说了一番。
  官鼻曲称赞道:“妙计,妙计,你真聪明。”
  邕三娘道:“你当了连队经理之后可不准和其她女人乱做。”
  官鼻曲心想:当官就是为了金钱和美女,现在当官的人那个不做一百几十个美女?我要做得更多。嘴里却道:“不会的,你放心。”
  邕三娘道:“只要你依计行事,白总经理很快就会任命你做连队经理的,到那时候你有了钱,我才会真正嫁给你。"
  邕三娘心情非常复杂,她喜欢亚龙,但亚龙又深爱他的女朋友,要和他做长久夫妻已不可能,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她很不甘心,就是嫁了官鼻曲,也要千方百计的和亚龙约上几炮,不然枉当人世。但她有所不知,亚龙因为救那帅哥,当众得罪了保安队长黄三和警官胡度,俩人怀恨在心,正在寻找机会对亚龙进行残酷的打击报复呢,亚龙的处境极为不妙。
  在一间十几平方米的房间里,灯光雪亮,身材高大的白总经理抱着山峰高挺,五官精致,满脸媚态的音乐美女老师。
  那美女老师柔媚的道:“你怎么来了,从那得来我房门的锁匙?”
  白总经理道:“是你的儿子,也是我的儿子给的,他对我说官老师今日带学生到南坪城参加全国数学竞赛,我妈叫我请你今晚八点钟到我家里来。”
  美女老师依偎在他的怀里叹了一口气,轻轻的道:“我沒有叫他请你来,这完全是这小子认了你这个爸爸,为了讨好你自作主张,他怎么知道了他的身世。”
  白总经理道:“十八年前我俩私通的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有人告诉他是理所当然的事,他既然肯认我这个爸爸,成全我俩今晚的好事,我也认他这个儿子,我一定任用他在我农场当一个连队经理。”
  美女老师娇声道:“你是勾美女的高手,我也是水性杨花之人,一见帅哥就想要,而且胆大,有其父母,必有其子女,我们的儿子勾美女比我还高手,一见美女就想要,读书时就玩了许多女同学,将来你任命他当了连队经理,虽然权力不大,也必定玩美女无数。”
  白总经理体內气血奔涌,有点迫不及待了,喘着气道:“什么样的人种生什么样的孩子,我俩无法改变,我今晚要在你这里和你肉搏到天亮。”
  美女老师想起十八年前的那天晚上连续和他数次很长时间的肉搏大战,立时浑身发热,娇媚的道:“我奉陪到底。”俩人拥做一团向房里走去。
  官鼻曲得邕三娘献计,再次让自己年轻漂亮的母亲和白总经理成就好事之后,得白总经理任用,年纪轻轻就当了南瓜农场廿八队的连队经理,人们称他帅哥经理。他刚上任,便开始打廿八队美女的注意,却碰到了足智多谋而又风.骚的,立志要解开鬼怪森林的鬼怪之迷,要凭鬼发财,要用鬼伸张正义的美女何连。
楼主罗东阳 时间:2017-05-09 00:48:50
  尊敬的读者!想看的请留言。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