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感恩母爱]岳母的挽留

楼主:呼啸的苍隼2 时间:2018-05-10 14:08:54 点击:51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岳母的挽留


  有件事情,困扰了我很多年,曾一直无法释怀。

  我是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具有一定的哲学功底,对灵魂之说也略有研究,我认为灵魂是存在的,但不象迷信传说那么玄乎。灵魂和我们的身体一样是一种物质,可能是暗物质或别的宇宙物质,虽然肉眼看不见,但也是组成宇宙万物的基本粒子之一。所谓轮回之说,也是一种物质在毁灭的同时转化为另一种物质而己,只是形式内容上发生转化,符合广义上的宇宙质量守恒定律。宇宙己不在神秘。

  岳母去世的第三天,她来到了我的床前,安详而慈祥地紧紧抱着我的腿,不愿离去.....

  一

  很多年前,刚从部队退伍的我,英俊而青涩,由于家境不好,有点卑傲。经别人介绍,认识了一位姑娘,见面头一次,我只跟她说了一段话,我说:“我是军人出身,除了一捆黄被包一无所有,你好好瞧瞧我,所有家当都展现在你面前。”她羞涩不语。我又说:“今就谈到这,不谈了,你回去想想,如行,明告诉我一声。” 说完我装着很拽的样子头也不回地走了。第二天清早,我急冲冲地跑去问她:“昨晚想的怎么样了,行还是不行啊!” 她小声地说:“行!”这一刻,我感觉到今儿天气昨这好!真想扑过去拥抱她一下,碍于初见,没好意思。

  经过一段时间交往,该到谈婚论嫁了,也该从地下转入地上了,帅女婿终要见岳母。我跟她说:“你把咱俩事跟你家里人说说,如行,咱要亲自登门要人了。”她回去跟家里人说了,别的没毛病,他们嫌我的姓比较稀少,有点犹豫。关键时刻,岳母拍板:“姓啥不都一样?!只要人好就行!”这一板拍的我万分感激,赶紧打点礼品,去拜见卓有远见的岳母。

  后来在网上查了查,我的姓,哪可是中国最古老的姓氏之一,距今己有3500多年,西周武王的后代,皇姓!

  第一次见到岳母,有说不出的感觉,中等瘦削的个子,瓜子脸型,慈祥而聪慧的目光,被岁月侵染花杂的头发,衣服虽然旧,却不象农村妇人邋遢,洗的发白,一尘不染,有一种在俗脱俗的气质,感到非常清爽、亲切。岳母嘘寒问暖,问这问那,我都巧言如簧,回答的妥贴满意。当她知道我十几岁就失去母亲时,我感到她在那一刻就没把我当女婿,而是当成了儿子!

  新姑爷上门,临行前,未婚妻再三叮咛,一定要给她家人第一好印象,并规定三条:一是不能乱讲,二是不能说会抽烟,三是不能说会喝酒,坐有坐像,站有站像,我一一铬记。头三天做的很好,她家人给我递烟:不会!劝我饮酒:不会!烟瘾来了,偷偷跑到土厕所里拨两口。农村有风俗,新姑爷上门要请人候席,顿顿饭我忍着不喝酒,他们却激情满怀,拳五拳六,敝开了喝。终于第三天我实在忍不住了,去他的什么“三条!”,喝!抽!原形毕露!这一露,我直接被他们灌的溜到桌底去了,酩酊大醉,洋像出尽!未婚妻气的低声啜泣。关键时刻,又一次亏了岳母拍板:“你们大人不自觉!顿顿喝!能怪他吗?下次少喝点就是了!”有惊无险!我打心眼感激岳母,真是我的亲娘!

  二

  岳母所有的儿子、女婿中,她最心疼的是我,我也早把岳母当亲母。在以后相处的岁月里,岳母就是我温暖的象征,有一种家与避风港的感觉。每年每月,一有空我就跑回去喊一声“娘!”,吃一碗土罐炖的土肉!我爱睡懒觉,娘总是不让人喊我,随我睡,一觉睡到中午才起床,娘把好吃的放在锅里暖着。妻子每次和我吵架,娘都怪我妻子,狠批她,帮我讲话,惹的我妻子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我和妻子对娘也很孝心,买这买那,从不吝啬。特别是当我知道娘年青时,岳父被打成右派坐牢,在艰苦、残酷、饿死人的年代,自己吃糠咽菜地把一阵孩子,一个没丢地拖大养大,我对娘的崇敬油然而生!恶劣的环境铸就了娘钢铁的性格,极端的困苦也养成了娘节俭的习惯,节俭到几乎令人难以接受的程度!每次我们带给娘好吃的东西,她都放在箱子里留着,自已舍不得吃,给孙子们吃,给她买的新衣服舍不得穿,也都放在箱子里留着,一年四季,娘都穿着那几件洗的发白的蓝布对襟小褂,这身着装仿佛似一尊雕像,永远定格,无论怎么做工作都做不通,无法使之改变。

  每次回家,娘都欢天喜地迎我们,我一呆在家里就不想走,三天假恨不得拖五天,常打电话跟单位领导撒谎延假,磨磨蹭蹭才走。每次走时,娘一山一坳地送,走的很远了,当我回过头时,总能看到:一个身穿洗的发白的蓝布对襟小褂、白发在风中飘逸、瘦弱的娘的身影,既酸楚又温暖。

  在改革开放打破铁饭碗的那几年,我保职下海经商,做木竹生意,天南地北地跑。娘为我操了不少心!既怕我受罪,又怕我受骗!我常安慰娘:“娘,骗我的人还没出生呢,当然,我也骗不了别人,这,你是知道的,不用担心。”娘认为我做生意很不容易,攒钱想接济我,每次都被我义正严辞地拒绝:“娘,只能下人孝敬上人,哪能下人用上人的钱呢?用你的钱,是啃老,证明我混的不行,有失气节!”娘只好作罢。有一次隆冬季节,我进山拉毛竹,顺便回去看看娘,告诉娘,回来看看您就行了,晚上不知什么时候能装好货,返回时车就直接走了,不回家了,您别等我了。当午夜时分,货车路过家门口,我坐在副驾驶,在很远处就看到家门口路边,有一堆燃烧的苒火,凛冽的寒风中,娘站在苒火边瑟瑟发抖地等我。我难受极了:“娘,这么晚、这么冷!您还在等我,不是跟您说了别等吗!”娘说:“看你回来,我就放心!”......这堆苒火至今还熊熊燃烧在我的心里,从未熄灭!

  三

  天有不测风云,在单位办公室,我接到家里打开的电话,说娘突然病重,不行了。我心急火燎地赶回去,己经迟了,娘走了。她是早上脑溢血突发,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

  娘直挺挺地、安详地躺在床上,我看着她那枯草般的白发、嶙峋的躯体,我知道娘是被爱榨的油尽灯枯!谁能想象,这样一付嶙峋的躯体养育了一阵儿女,个个养大、成家、立业,在孩子们都幸福的时候,她没给后人任何的拖累,放心地、静静地走了。这就是母亲----丰盈地来到世界,干枯地离开世界,把所有的都无私地留给了孩子们!

  我无限懊悔!这几年也不知都忙些啥,总是想着娘不会死,总是想着以后好好孝敬娘,现在没有机会了。她的遗物除了那一身洗的发白的蓝布对襟小褂,口袋里仅有的50元零钱,是我妻子前几天路过家时留给她的。

  在一阵阵哀哭声中,我静静地坐在风中,没有眼泪,没有悲伤,我在一遍一遍回忆着娘生前的音容笑貌,想抓住己经失去的温暖的余温,无神地看着那招魂白幡在窸窸窣窣地飘。

  按照农村风俗,三天圆火后,丧事就办完了,亲朋们都可以散了。当晚我们一家人围坐在火塘边拉话,我跟老婆说:“明天咱们也回吧”。午夜12点十分,我熬不住了,去睡一会,虽然是半夜,后面一排五间土房灯火通明,门都开着,岳父的房间放有两张床,岳父睡一张,孩舅睡一张,两人都鼾声如雷。岳父有个 惯,晚上睡觉时,把收音机音量开的大大的放在床头,一边收听一边打鼾,音响和鼾响混为交响。我歪在孩舅床上另一头,靠在床头,被这如雷的“交响”弄的心烦意乱,睡不着,顺手拿起一本书胡乱翻着。翻着翻着就溜到被窝里,脸朝里,屁股朝外,侧着身子,似醒非醒地睡了。

  大约十分钟左右,我非常清楚地知道娘来了,站在床前,过了一小会儿,娘把我一只腿抱在怀里,安详而慈祥,也不吱声,就这么默默地站着、抱着。我意识非常清楚,不仅不害怕,还感到一丝莫名的暖意。我一边喊着:“娘!娘!”一边想看看她。但我的头怎么也扭不过来!无论我怎么喊,娘就是抱着不松!没奈何,我想把孩舅弄醒,就挠、掐他脚心,每挠、掐一次,他把脚一缩,又继续睡,这几天他也是累坏了。这时,不知那来的一股勇气,下定决心、拼了死命也要把头扭过来看看娘!扭啊扭啊,终于把头扭过来了,我看到娘了,清楚的难以置信!我看到娘用双手把我的一条腿揽在怀里,粗糙的双手连每根筋、每道裂纹都看的清楚!依然穿着洗的发白的蓝布对襟小褂,连小褂缝补的针眼、布纽扣的毛头,小褂长期洗过后松懈的经纱纬眼都看的十分清楚!我顺着娘的腰部依次往上看,只能看到下颌以下。我当时十分明白,知道娘己经死了,也听说过:活人是看不到死人脸的。我就是想看到娘的脸!但无能怎么努力,费尽吃奶的力气也只能看下颌以下!就这么僵持了约十几分钟。这时,老岳父起夜,从他从床上坐起,下床穿鞋,娘都不松手,只到老岳父穿好第二只鞋,站起身来迈开一步,娘才松手走了。和娘相见,前前后后约有半个小时。

  我把孩舅叫醒,把刚才这奇遇说给岳父他俩听。岳父说:“怪不得老是听你嗡嗡叽叽地叫喊,先生算过,今晚你娘回煞。”

  我没有一丝恐惧!也再无睡意,靠在床头,象倒电影胶片一样,反复回映刚才的一幕幕。我在想,娘为什么抱我的腿不松呢?今天是她回煞的日子,是死者灵魂于死后由“眚神”引导回家看最后一次,看后就要上奈何桥,与亲人与红尘永别了。我十分确信不是在做梦,也不是被魇着了,因为房间灯火通明,刚睡十来分钟,孩舅和岳父的鼾声、收音机的响声以及岳父起夜的一系列举动,点点滴滴都听到、看到。想着想着,我猛然想起今晚和妻子说的话:“明天咱们也回吧。”,恍悟!娘是想挽留我们在家多住一天!就象她活着时,留我、送我一样!或是来和我作最后的告别,一阵揪心的痛后,眼泪无声无息地在流淌。

  四

  娘不在了,家也象木桶断了箍,四分五裂了。过年过节也没地去了,再也吃不到那土罐炖的土肉,再也见不到一个身穿洗的发白的蓝布对襟小褂、白发在风中飘逸、瘦弱的娘的身影!

  是啊,娘可能己经回归宇宙或在高天云端默默地注视、祝福着我们,我也常常久视天空,在白云中寻找哪一朵象娘的影子,在白云之后深遂堪蓝的太空寻找娘的影子!困扰我多年的问题也终于释怀:娘是在用她物质上、精神上最后的分子、粒子爱着我们!

  宁死做官的老子,不死要饭的娘啊!

  谨以此文记念挚爱我的、含辛茹苦的岳母!


  2010-8-30
楼主呼啸的苍隼2 时间:2018-05-10 14:09:22
  献给母亲节。

  伟大!这两个字,只有母亲能真正受用的起!
作者 :情深不恨花无语 时间:2018-05-11 11:23:15
  向天下母亲致敬!
作者 :离雨9 时间:2018-05-12 05:35:10
  有你这么赞自己的,不要脸模式开启。在这我还是感觉到母亲的伟大。不过你的不要脸真的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