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北京小松工程机械有限公司涉黑,两审法院助纣为虐

楼主:五蝠 时间:2018-02-21 07:49:29 点击:4 回复: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控告书】

      北京小松工程机械有限公司涉黑; 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熊伟法官亲日害民。北京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法官万丽丽、林存义、周艳雯与熊伟上下串通,贪脏枉法、助纣为虐、伤天害理。无视铁证如山,无视党纪国法,枉法判案,甘当走狗汉奸,做黑社会的保护伞。电视剧中抗日战争时期,日本鬼子勾结汉奸走狗,侵吞民产、强取豪夺的血腥案例,就发生在抗日战争胜利70多年法治社会的当下,就发生在我的身上,我要控告!
     
       北京小松工程机械公司(以下简称小松公司)疯狂血惺抢夺客户财产(挖掘机),成千上万无辜的人民群众受害,冤民遍地。被抢客户有冤难申,有理难诉,甚至连案子也立不了。善良无知的受害者,在恶势力和保护伞面前,多数选择蒙冤受屈,冤死不告状。原来小松在各经销站所在地的公安部门,都有保护伞。‘辖区法院’在格式合同中,设定为北京市通州区法院,并在法院按插了'皇协军'。
      
      熊伟法官把持涉及小松公司案件十多年,无论你怎样有理、有据、有冤情,在通州法院都是小松公司赢官司。熊伟法官概不讲理又不依法 ,就支持黑恶集团血腥抢夺民产。在‘人民法院’长期伤害人民,以‘人民的名义'保护 着倭寇和强盗,助纣为虐、伤天害理。请查看十多年来所有 涉及到小松公司的案子,都会受到熊伟的偏袒保护   (小松公司可是一个集‘坑、蒙、拐、骗、抢、暴、黑’一身的黑恶团伙,长期以黑护商、以商养黑)  在通州法院想通过人民法院维权的受害的人民群众,没一个能赢得了小松公司,相反人民群众维权的最后一道防线成了黑恶势力洗黑的阵地。这一现象必须引起高度警惕,难道抗日胜利70多年,早已步入法治社会的今天,小松公司还能左右中国人民的法院不成? 希望有关部门严查熊伟审判过的涉及日企的所有案子,挖出深藏于人民法院内部的‘皇协军’  依法予以严惩。以免再发生以‘人民’的名义伤害人民的事情。
       
       先举发生在我本人身上的案例:  1、 (2015)通民(商)初字第4827号;   2、 (2015)通民(商)初字第4828号。这是两起挖机被小松公司血惺抢夺后拍卖,作为挖掘机主的我被小松公司打成重残,且血本无归的情况下起诉到通州法院,被熊伟法官推拖三年后,无理驳回的冤案。(熊伟也多次试图通过调解来解决这两起铁证如山的个案,然而,小松公司代理律师表示没有得到授权,不同意调解)  (从大数据获知,熊伟一贯独审小松公司案子有问题,申请熊伟回避,通州法院没有支持)
      
       我与侄儿于2011年3月11日交首付,以分期付款形式从小松公司乌兰察布市集宁经销站各购买TC_360挖掘机一台,(签合同时,业务员高彩文以时间紧马上要出去办事,明天又要涨价五万,为由不让看合同,也没有做任何合同内容的解释,仅赁“我是本地人,出事找我"的承诺,就在业务员的指点下签了字。签完合同后以拿到总公司盖章为由,长期不给我等合同。直到挖掘机被抢很长时间,才拿来合同说我有违约。签合同就是坑骗的开始)  5月24日收到挖掘机。同年11月侄儿因车祸身亡,挖机在我院封存,并告知小松公司来人解决。小松多次来协商要机不退款,被我拒绝。
      
       2013年6月21日深夜我(付122万)工作中的挖机被小松公司暴力抢夺至北京总部。
     
       歹徒们手持斧头、棍棒等凶器,工地所有人都被非法拘禁3个半小时,挖掘机司机、工地技术员因配合不好都被打。
      
       我多次到集宁经销站追讨无果,气愤之下把‘骗子、黑恶公司`等字喷写在墙上、玻璃上,以李致民为首的抢车团匪接到指令对我下毒手,到场时,见提前来到的公安,我才幸免于难。
      
       小松公司让业务员高彩文领我到北京总公司,协商处理被抢挖掘机的事情。7月8日我被领来北京小松公司总部,在大厅里见我的是自称岳峰的人,我要见他们董事长,他说:"董事长不在,他是我大哥,就你这事我就说了算,找我就找到头了",我指责他们'明着有事好商量,背后暴力抢夺是黑社会、土匪行为,是严重侵犯人权行为,社会主义法治中国决不允许你们这样胡作非为。我要到政府部门、到法院告你们,’!他说:“我公司上千员工,各地遍布经销站,目前欠银行3.2个亿,不这样使用强硬手段怎么给员工开资、怎么还银行贷款?我公司上面有人,无论你告到那里都不怕,公安、法院都不会向你,我多拖回一台挖掘机卖的钱,能把所有审案法官摆平"。面对岳峰的黑恶言词,我与他在大厅内大声争辩让过往客户听到。这时楼上下来一个年轻人在岳峰耳边低语: “头让你领到办公室协商…",我被领到大厅右侧尽头的一间办公室,岳峰拿给我一张《客户债权结算单》单上列有我以往交款的总记录,也有我13年3月26号交45396元、5月3日交40000元、5月30日交30000元,3笔共计:115396元现金记录。交到小松公司挖掘机款总计:1211943元,和我自己算的相符。岳峰总结两条道: 1、回去筹钱,再交984127元挖掘机完全归你。2、放弃追讨权。我看了一下,经他们这一抢夺,比原售价就多加出近50万元,他说: “这些钱包括:人工费,拖车费,拖板费,罚款等。想赎车你就回去筹钱,我这边给和我大哥杨董协商,尽最大努力少收你的,现在只能答应给你减3万元”。就在我回家筹钱当中,侄儿的挖机又被抢,我被打残。
      
        2013年7月22日午夜,小松公司指派职业打手近二十人潜伏于我租住的大院,在我刚入睡梦时,先把我同院的两户近邻居非法拘禁,再由七八个强壮的歹徒破门入室把我暴打致残,同时将停放在后院,我侄儿的挖掘机拖往北京小松公司总部。
       
       这伙以李致民为首的暴徒打人凶狠歹毒,他们破门入室后,将还在睡意中的我扑倒在地,六七个人对我拳打脚踢、打耳光、捂嘴、抓头发、纽胳膊…同时听到李致低吼:“不许喊,不许动,不听话要你命"。歹徒一边打一边骂:"再让你带头到小松公司闹事,今天看你骨头有多硬,我们在各地抢回近千台挖掘机,没有一个敢跟我们反抗闹事的,你到我们公司大嘈大闹惊动了我们杨董。今天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想联络其他人上告,我们上面有人,公安、法院都不会向你,打死你也白死。我们多拖回一台挖掘机卖的钱,能把所有审案法官摆平,告也没用“。我拼命喊:“救命啊!歹徒抢劫杀人了!"距我住处不足百米就住着两个中队的武警,还有两户邻居,我想惊动他们报警制止歹徒抢夺。(后来才知道,当时下着小雨,又是后半夜,武警将岗哨撤回到了室内,因为下雨天气不热,都关门闭窗,根本听不到喊声,两户邻居已被歹徒拘禁) 我拼命呼喊挣扎,六七个歹徒压在我身上,硬将一双袜子和一块枕巾塞进我嘴里,又在我脸上压了枕头和被子,还不停地打我。当发现我断气时,他们把我口中浸满鲜血的枕巾和袜子掏出,用脚踩在我胸脯上下按压,给我做人工呼吸。我恢复呼吸又能呼喊救命时,他们又把带血的袜子和枕巾塞进我嘴里,在场的杨驰升(小松公司董事长)的侄儿不许他们再给我捂枕头和被子了。四小时之后,他们接到拖挖掘机的车接近北京可以撤退,的短信指今,由李致民扔到我屋里一份《暂停使用设备通知书》扬长而去。
      
       解禁的邻居到我屋,看到我被打的起不来,我妻子卷缩在墙角里吓的说不出话来,用手机报了警并通知了我的亲戚。(我妻子亲眼目睹了歹徒暴虐致残我的全过程,时至今日精神不能正常,长期靠吃药维持)。我被送入乌兰察布市中心医院,诊断为胸椎11、12骨折,棘骨裂,血尿,浑身多处於青血肿,头脸肿的不成样。需要做胸椎手术治疗,手术费用约三十多万。
      
       正应歹徒所言,因小松公司上面有人案子进展不顺,警察去小松公司抓人空回,后经亲戚提供线索:看到歹徒又在租住屋集结,准备在集宁进行另一起抢夺,警察抓住以李致民为首的三名头目,不到一天就放了。小松公司不承担伤害责任,也不付受害者一分钱医疗费,理由是事先和员工他们有合同。为了结案推出两名替罪羊,胡波、胡超,他们承认打人、主谋都是他们干的,家是东北农村很穷,跟公司没有关系,经集宁区法院各判9个月完事。我因筹不到手术所需要三十万医药费,误过了手术治疗的最佳时期,造成终身残             
        
         再看2017年8月8日上午9:30至10:20,汉奸掌控下的北京三中院第22号民事审判庭。9:30由万丽丽宣告开庭,审判组成人员:万丽丽、周艳雯、书记员:仵霞,经法庭提议,上诉人、被上诉人同意两案合审,开庭约十分钟左右靠法官一边的门被敲响,俩位法官被叫到门外走廊里,五分钟后她们穿着由敲门人拿来的法袍重新回到坐位,敲门人坐在万丽丽左边,自己介绍叫林存义。庭审继续,林存义到来,法庭气份骤变,他让被上诉人任意抵赖狡辩,不让上诉人说话,五次打断上诉人律师呈诉,他对上诉人面露敌意,咬牙切齿反复说:"你不要照上诉状念,这些我们都看过了”,“上午时间很紧,我们还要审第三个案子"。10:20林存义安排第三个案子的当事人进入法庭,我们被撵出法庭,庭审笔录签字被领到另一个地方。2017年8月26日两案全部被驳回的判决书被寄达。
       
       只有经历过,才会身临其境的感受到那种痛恨与无奈。法律本当彰显公平正义,但庭审过程中却无需区分是非黑白。本末倒置,仿佛敛财护黑、助纣为虐成为了法官的唯一目的, 而不是揭开事实真相,更不是弘扬正气鞭挞罪恶。作恶方在权钱交易下,早已先入为主定下徇私枉法的审案基调,完全不容分辩。
       
       叔侄贷款投二百万分期付款购买挖机,又都被小松公司血腥暴力抢夺拍卖,二次敛财。暴徒曾放狠话"多拖回一台挖机卖的钱能把所有审案法官摆平"。四年多维权实尝到百姓寻求公正难比上天。一审拖三年驳回,二审两案合审50分,被告抵赖不让原告庭诉,终以上午还要审第三个案子为由被撵出法庭并驳回。
       
      综上,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当下,这算不算黑?够不够恶?在经济往来、买卖活动中,还有比这更黑更恶的吗?黑啊!恶啊!痛啊!悲啊!冤枉啊 ​​​!!冤枉啊!!!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