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白发人送黑发人!复旦投毒案凶手被执行死刑林林浩见亲人最后一面

楼主:送葬者001 时间:2016-01-08 10:24:00 点击:1240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白发人送黑发人!复旦投毒案凶手被执行死刑 林森浩见亲人最后一面(组图)
  2015-12-11 17:00 中国青年网
  复旦投毒案凶手被执行死刑 林森浩见亲人最后一面

  记者从最高人民法院获悉,备受社会关注的“复旦大学医学院学生投毒案”的罪犯林森浩11日被依法执行死刑。
  据悉,行刑之前,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安排林森浩与其父亲林尊耀等亲属进行了会见。11日下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的执行死刑命令,将罪犯林森浩执行死刑。
  2013年4月,复旦大学医学院发生一起投毒案件,致在校研究生黄洋死亡,经侦查确认投毒者系黄洋同寝室同学林森浩。本案因发生于大学校园等原因而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2014年2月18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林森浩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宣判后,林森浩提出上诉。2015年1月8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确认:被告人林森浩因日常琐事对被害人黄洋不满,决意采用投放毒物的方式加害黄洋。2013年3月31日下午,林森浩以取物为借口,从他人处借得钥匙后,进入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11号楼204影像医学实验室,取出其于2011年参与医学动物实验后存放于此处的、内装有剩余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原液的试剂瓶和注射器,并装入一个黄色医疗废弃物袋中带离该室。当日17时50分许,林森浩携带上述物品回到421室,趁无人之机,将试剂瓶和注射器内的二甲基亚硝胺原液投入该室饮水机内,后将试剂瓶等物装入黄色医疗废弃物袋,丢弃于宿舍楼外的垃圾桶内。4月1日9时许,黄洋在421室从该饮水机接水饮用后,出现呕吐等症状,即于当日中午到中山医院就诊。4月2日下午,黄洋再次到中山医院就诊,经检验发现肝功能受损,遂留院观察。4月3日下午,黄洋病情趋重,转至该院重症监护室救治。林森浩在此后直至4月11日,包括在接受公安人员调查询问时,始终未说出实情。4月12日零时许,公安机关确定林森浩有作案嫌疑并对其传唤后,林森浩才如实供述了其向421室饮水机投放二甲基亚硝胺的事实。4月16日,黄洋经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黄洋系因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致急性肝坏死引起急性肝功能衰竭,继发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林森浩明知二甲基亚硝胺系剧毒化学品且有严重危害性,而向饮水机内投放大剂量的二甲基亚硝胺原液,致被害人接水饮用后中毒。在被害人入院特别是转入重症监护室救治期间,林森浩仍刻意隐瞒真相,编造谎言,杀人故意明显,且实施了以投放毒物为手段的杀人行为,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林森浩仅因日常琐事对被害人不满,即利用自己所掌握的医学知识,蓄意采取隐蔽的手法,向饮水机内投放剧毒化学品,杀死无辜被害人,犯罪情节特别恶劣,属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惩处。林森浩归案后始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但不足以对其从宽处罚。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据此,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核准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维持第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林森浩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刑事裁定。
  见父面不到10分钟 林森浩: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11日中午12点半,林森浩的父亲、叔叔等三位家属进入上海二中院,与林森浩见面。林父出来后说,见面不到10分钟就被中止。林父问他换律师、是否投毒等问题,林森浩只重复说: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12月11日13:30
  中午12点半,林森浩的父亲、叔叔等三位家属进入上海二中院。目前林森浩正和父亲、叔叔等三位亲人见面。林森浩母亲因为身体原因没有到上海。

  上海二中院门口。
  11:30
  林父到上海二中院索要死刑复核裁定书受阻



  林父及其亲人们
  11日上午,林森浩父亲林尊耀等家人赶到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林尊耀说,尽管法院通知中午一点前到,但为了早一步了解案情,拿到死刑复核裁定书,他们一早就赶到法院,“这是救我儿子的最后希望。”
  11日上午,上海的天气有些阴冷。
  9:20,林森浩的父亲、叔叔从宾馆走到法院,这条落满梧桐叶的人行道,他们已经走了几十次。林尊耀不时用手捶胸,“堵得慌。”
  在法院门口,因为无法立即进去,林父有些激动。法警说,尽量帮忙。“他们很忙的,不可能一天等一个人的,我只能尽量帮助。一会我再催一下。”
  9:58,林父再度落泪,念叨着:“裁定书规定5个工作日内寄到,现在第四天了还没给我们……”
  10:33,法警出来说,可以先进去了。林家人站起来,走到换证处、安检,走进了法院。
  11点,林尊耀走出法院。他说,法院没有提供裁定书,要求下午一点,再来法院。
  一天前,林尊耀曾两次到最高检递交相关材料,申请最高检对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林森浩死刑的刑事裁定书提出抗诉。林尊耀说,当时工作人员表示,需要相关法律文书才能启动。

  疑似为林森浩叔叔林尊荣的中年男子离开黄洋家。

  黄家大门紧闭。
  这一天,两位父亲都备受煎熬…
  12月10日,北京,在律师的陪同下,林森浩父亲林尊耀向最高检提交了《林森浩案死刑复核抗诉申请书》,希望能抓住林森浩“重生”的最后一根稻草;与此同时,林森浩叔叔林尊荣千里迢迢赶往自贡荣县,寄希望于最后一刻能求得黄洋父母的谅解……
  而身在荣县的黄洋父母,面对“不速之客”选择了躲避,不希望林家人再来掀起内心最痛的伤痕。两次无人应答的敲门,一条未回复的短信,3个小时的逗留,成为3年来林家为挽救林森浩又一次没有结果的“道歉”。
  奔波北京上海 林父为救子尽最后努力
  11日,上海,林家父子可能的最后见面,将成为林森浩“重生”关键。林森浩父亲林尊耀在向最高检提交了《林森浩案死刑复核抗诉申请书》后,也于10日下午,在律师的陪同下,登上了北京前往上海的火车。
  上午10点 最高法提交暂缓执行死刑申请书
  12月10日早上,顾不上吃早饭,林森浩父亲林尊耀来到最高检察院,准备提交《林森浩案死刑复核抗诉申请书》,要求最高检察院立即启动对最高法院核准死刑裁定书的抗诉程序,并建议立即停止执行死刑程序。但是最高检察院经过研究认为,必须要有最高法院核准死刑的裁定书才能正式启动程序。

  上午10点,林尊耀和律师一起来到最高法院,林父提交了《暂缓执行林森浩死刑申请书》。
  下午2点 最高检提交死刑复核抗诉申请书
  当天下午,林尊耀再次来到最高检,提交了《林森浩案死刑复核抗诉申请书》。
  下午3点 北京向上海二中院索要裁定书
  下午3点,林尊耀从最高检出来,相关负责人表示:拿到死刑复核裁定书就可以立刻启动审查程序,建议法院停止执行死刑程序。
  林尊耀说,今天他已经多次和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联系,但法院表示,死刑复核裁定书五个工作日内送达。
  下午4点 北京南站搭乘高铁前往上海
  下午四点,林尊耀前往北京南站,搭乘高铁前往上海。
  林尊耀说,前往上海是他最后的希望,他将要求代理律师斯伟江、唐志坚向上海二中院要最高法的死刑复核裁定书,并希望与儿子见面。
  在去往南站的路上,林尊耀几次落泪。
  “20岁,早知道是这样,当初就不送他到上海读书了。”林尊耀说,“如果拿不到裁定书,我怕这次是见他的最后一面。”
  上车后,奔波一天的林尊耀一身疲惫,趴在座位上,整个人毫无精神。晚饭时,中午就没吃饭的林尊耀依然没有食欲,只象征性地吃了几口。
  林尊耀说:“很想儿子,但又怕见他,怕这是……”
  记者获悉,11日会见林森浩有三个名额,林父和他的两个兄弟。

  林家求最后谅解?
  黄父称不想见别打扰
  对于此次林家在最高法核准林森浩死刑之后前来致歉,黄国强认为,林家是为了给林森浩保命,根本不是真正道歉。黄国强说,“这是林森浩犯下的罪行,不是林家父母跟我们的仇恨,我只希望法律能还儿子一个公道。”
  不想见!不希望林家人来打扰躲避
  10日一早,林森浩叔叔林尊荣千里迢迢赶往自贡荣县,希望能做最后的努力面见黄洋父母,求得两位老人的原谅。
  面对这个从上海赶来的“不速之客”,黄国强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3年了!终于能还孩子一个公道了,不知道他们又来干嘛?不想见!也希望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了!”
  掐着林尊荣可能抵达的时间,黄洋的家人最终选择了躲,一家人早早地离开住所前往乡下。黄国强说,黄洋妈妈身体一直不好,一想起儿子情绪起伏很大,9日在得知最高法的结果后,昨天去给黄洋扫墓,她又大哭了一场,不想她再受刺激了。
  “不要说是林家的人,我们也很少见到黄洋父母。”黄洋家楼下邻居说,黄洋妈妈身体不好,以前总能见黄爸爸对她悉心照顾,背着妻子上下楼,虽然经济条件不好,但孩子懂事,一家人过得其乐融融的。但自从黄洋去世后,就很少见到黄国强夫妻俩进出了,特别是每年过年,总怕家家户户团聚的时候,让老两口想起伤心事。

  一条未回复的短信,3小时的逗留道歉
  10日中午,林尊荣终于到达了荣县,第一站便选择去了黄洋姑妈家,反复敲门后,无人应答。
  13点50分左右,黄洋父亲黄国强收到一条自称是林尊荣发来的“道歉”短信:黄大哥,这次来成都,不知怎么被媒体知道,我也不敢直接到您家,只好先发信息。我侄子给您家造成的伤害,我们都深感对不起您一家人。森浩的复核结果出来了,孩子若想重生,只有靠您一家给他再一次生命的机会了。再生机会永生报答!再多的语言都表达不了我们一家对您一家的乞求。我哥因时间关系,无法赶来道歉乞求,我嫂严重心脏病,家人一直瞒着的,我代表他们来向您一家道歉,乞求谅解 您给一次机会,也给孩子一次重生的机会!跪拜乞求!
  在转发短信给华西城市读本记者时,黄国强说,我没有回复,也不知道怎么回复!
  14点10分左右,一名背着背包的中年男子出现在黄洋家楼下,在得知黄洋家无人后,准备转身离开。面对记者的追问,这名说着广东口音普通话的男子并不承认自己是林森浩叔叔,他声称自己只是来找亲戚,而对于现场记者的问题也不予回答。经过侧面消息获悉,中年男子正是林森浩叔叔林尊荣。
  在没有见到黄家人,扔下一大堆现场记者后,林尊荣匆匆消失在黄洋家附近……半个小时后,林尊荣给华西城市读本记者发来一条短信:对不起,我到黄爸爸家是真心的,不想麻烦你们记者,以免给黄爸爸家造成不必要的麻烦,请谅解!
  而在记者收到短信的同时,林尊荣已经坐上了去往成都的客车,准备起身飞往上海,在荣县的逗留仅仅3个小时不到。

  林家“致歉”路黄家人永远无法原谅
  黄国强躲了!林尊荣走了!为这一次的道歉再次画上省略号!
  3年了,围绕一场投毒风波,两个父亲为了一个已经逝去的儿子和一个深陷囹圄即将被执行死刑的儿子,这样的“道歉”一次次的上演。
  对于为何不愿意见黄家或是原谅林森浩,黄国强表示,这除了林森浩和林家自始至终没有诚心道歉外,“更重要的是,2013年4月3日晚上,我到上海照顾黄洋,当晚我住的学校寝室,我还问了林森浩跟黄洋的关系如何,他(林森浩)说关系很好,他就没有主动承认这件事。后来黄洋妈妈和姨妈到上海,哭得那么伤心,他(林森浩)还假惺惺的主动问我们黄洋的病如何,但他还是没说出毒的种类。医院一直想查出病因,但林森浩到医院多次看望黄洋,他本来是有机会减轻自己的罪孽的,本来是有机会救回黄洋的,但他到黄洋去世都始终没有说毒的种类,心好歹毒。”

  代理律师:
  林森浩不敢想结果
  “12月11日1点前”,林父要见儿子最后一面,林森浩的代理律师唐志坚却“可能去不了”。而林森浩的另一位代理律师斯伟江,也去不成。启动审查程序,需要拿到死刑复核裁定书。唐志坚说,理论上来说,死刑复核裁定书要在5天之内送达,无论是邮递也好还是当面送达都可以,但是截至昨晚9:30,他们还没有收到。8日下午,林父在给唐志坚打电话时泣不成声,考虑到老人的精神状态,唐志坚目前都是和林森浩的叔叔林尊荣和发小在沟通:“我们电话沟通还是比较顺畅的。”
  从担任林森浩的代理律师开始,唐志坚和林森浩的会面、沟通,“接近30次”。对于林森浩,唐志坚认为:“我对他还是有一定了解的”。然而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最近这段时间,唐、斯两位律师去看林森浩,主要就是闲聊,想让他放松,但对于未来,他们并没有多谈,因为对于判决结果,林森浩“甚至是不敢想”的。
  华西都市报记者提出的最后一个问题是:如果林森浩的家人能够拿到黄家人的谅解书,有没有可能对这个事情产生进展?唐志坚回答:有这个可能性,最后的决定权还是最高人民法院。
楼主送葬者001 时间:2016-01-08 10:24:31
  
  
  
  
作者 :我自私科 时间:2017-01-18 09:20:47
  一家就一个孩子,尤其是孩子20、30岁正要成为顶梁柱的时候。白发人怎么送黑发人啊
作者 :我爱你可 时间:2017-02-19 18:49:14
  好可怜的二位老人家先后失去了二个女儿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是人世间最大的痛了愿老人家坚强起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