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斯伟江:林森浩投毒案死刑复核记

楼主:送葬者001 时间:2016-01-19 21:34:31 点击:54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5月26日下午二点半,复旦林森浩投毒案最高法院死刑复核法官,约见了辩护律师,唐志坚律师和我一起向最高法院该案复核合议庭的二位法官陈述了意见,除了我们之前交的几万字的意见外,我们提炼的观点主要为五点。
  1,黄洋喝入的化学品远不到致死量,2,本案黄洋死因不排斥存在多因一果的可能性。除了胡志强法医外另二位肝病专家出具会诊意见,意见表明,本例患者(黄洋)除了二甲基亚硝胺中毒外(最好明确摄入剂量),尚不能除外药物过敏、药物性肝损伤和药物性肾损伤的叠加因素。3,本案定性故意杀人是错误的,林没有杀人故意,只有伤害故意,所谓见死不救,只是害怕投案、侥幸心理,以及认为黄洋能被救治好等因素导致。4,本案量刑过重,不应判处死刑。5,本案程序违法太多,质谱图也藏匿起来不出示,违法管辖,从侦查到起诉到审判管辖都违法。鉴定程序明显违法等。唐律师更仔细地谈了一些细节。
  最高法院法官表示,本案他们很重视,由刑三庭副庭长担任审判长,二位资深法官担任合议庭成员,并表示会依法公正复核此案。法官表示,他们已经到上海提审过林森浩。(在此之前,承办法官因为个人原因,被更换)。法官态度很好,仔细聆听了律师长达二个小时的陈述,但也不可能有任何迹象看出端倪。最高法院的法官问了二个问题,其中一个是,你们对林投毒是否有异议?另一个是细节问题。
  在前天下午去北京的前一晚,林森浩的父亲打电话来,说有人告诉他,最高法院内部已经通过复核,维持上海高院的判决。对于这种消息,真假难辨,我非常理解作为父亲的心,我儿子生个病,我都很担心,何况生离死别。我特意做了一个PPT,带了投影仪,希望最后一次机会能尽量说明清楚。我在陈述中也引用了复旦哲学系教授王德峰的观点,认为现在的教育,缺乏人文教育,偏重专科,教出了一批高学历的野蛮人,王教授说:
  “当他们进入了大学后,又被分到各种专业进行专门人才的培养,如果不是主动选择,还是不太会有机会去接近这些经典。那么,就算他(她)是一名高学历者,他(她)也很可能同时是一个人文修养有空白的人。更严重的是,这样的孩子,他们的人生观、价值观,容易偏向一个竞争社会的功利主义目标。说得极端一点,就是“有知识、没文化”。而一个“有知识、没文化”的人,会缺乏人生的基本信念,精神上没有一个可以安顿的地方。这个问题很严峻,但是人们似乎有些司空见惯。”
  林和我多次谈话,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四处乱闯,且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大学期间就只看了三本人文书,其中一本是《活着》。林说:
  “我也不知道我的自我评价是什么。我觉得我以前不是很珍视自己的生命经验,珍重自己的生命体验,我太不爱自己,对自己不满,我特别在意别人的看法。我认为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坚定的人,一种不坚定的人。有的人有评判标准、价值观稳定,有些人则随波逐流。我不知道什么样的价值观是好的价值观,不成熟。我在为人处事上一直在努力,又没有正确的输入。像一个到处走,到处闯,不知道去哪里的人。”
  现在的司法机关,明明手里有质谱图,因为可能对林森浩有利,对自己不利,就藏起来,不给律师看,这算不算高学历、懂法律的野蛮人呢?本来上海应该是国内司法文明的典范,为什么在这种案子中,不肯将事实查明,不能如念斌案一样,让警察出庭,所有的鉴定人出庭?
  死刑复核的核准率本来就高,这种案子在上海属于敏感案子,多重渠道显示,非法律的力量介入了司法,这样的力量,也不会在最高法院消停。不管如何,我在最后对法官说,这个案子,不管你们如何判,质谱图、肝脏切片都在,终有一天会重新复核的,我希望,律师、法官、检察官都能对历史交账,法律人对得起法律和自己的良知。
  深夜一点回到上海,一路上,不停地在想林父和黄父的遭遇,两个父亲,一个已经失去亲爱的儿子,一个正在经历或将失去的过程,法律跷跷板,悲剧连悲剧,此起彼落。又想起不久前一个德国法官来介绍德国司法,说德国已经废除死刑,最长的无期徒刑,一般也只坐9年牢就可以获释。我在想,这样的国家怎么治理呢?他们的犯罪率是否会畸高呢?又回到了孔夫子:“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家庭、学校、社会、个人,谁能告诉世人,谁有多少错?不过,法律上,最终都要林承担的,其他都是虚的,个人毕竟是实的。
  最高法院死刑复核法官的办公地点,在北花市大街X号,没有挂牌子,门卫是武警,里面大门用金黄色的金属装饰,据外媒报道,这里是全世界死刑核准最多的地方,比全世界其余国家加起来还多。如果核准,林也是这国家保密的数据中的一个阿拉伯数字:1。而我希望,他是0。据说世界就由0和1组成,生生谓之易。
  世界上很多事,可能本来就很简单,林自己说,”世界上很多没有头脑的事情,自己是无心的,在别人看来,就是有心。现在回过头来,我看得很明白就是记者所说的匪夷所思。”,这大概就是命运了,我们做律师的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而作为父母的,不管是林的父母,还是黄洋的父母,就如圆规一样,失去了一只脚,再也画不出圆来,如《诗经》云:踽踽独行,岂无他人!
楼主送葬者001 时间:2016-01-19 22:23:24
  没有他,更多林案的细节,我们无从得知
作者 :初见颐 时间:2017-01-17 19:27:28
  有多少人被枉判的事能引起学者教授关注,呼格案聂树斌案等,哪个听辩护律师意见也不至人头落地坐冤狱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