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林森浩见亲人最后一面 反复说这9个字

楼主:_林森浩 时间:2019-01-06 19:05:05 点击:7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林森浩见亲人最后一面 反复说这9个字
  2015-12-11 15:04 华西都市报 编辑:张雷
  【最新进展】
  见父面不到10分钟 林森浩: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11日中午12点半,林森浩的父亲、叔叔等三位家属进入上海二中院,与林森浩见面。林父出来后说,见面不到10分钟就被中止。林父问他换律师、是否投毒等问题,林森浩只重复说: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12月11日13:30
  中午12点半,林森浩的父亲、叔叔等三位家属进入上海二中院。目前林森浩正和父亲、叔叔等三位亲人见面。林森浩母亲因为身体原因没有到上海。记者王国平 王浩野

  上海二中院门口。
  11:30
  林父到上海二中院索要死刑复核裁定书受阻



  林父及其亲人们
  11日上午,林森浩父亲林尊耀等家人赶到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林尊耀说,尽管法院通知中午一点前到,但为了早一步了解案情,拿到死刑复核裁定书,他们一早就赶到法院,“这是救我儿子的最后希望。”
  11日上午,上海的天气有些阴冷。
  9:20,林森浩的父亲、叔叔从宾馆走到法院,这条落满梧桐叶的人行道,他们已经走了几十次。林尊耀不时用手捶胸,“堵得慌。”
  在法院门口,因为无法立即进去,林父有些激动。法警说,尽量帮忙。“他们很忙的,不可能一天等一个人的,我只能尽量帮助。一会我再催一下。”
  9:58,林父再度落泪,念叨着:“裁定书规定5个工作日内寄到,现在第四天了还没给我们……”
  10:33,法警出来说,可以先进去了。林家人站起来,走到换证处、安检,走进了法院。
  11点,林尊耀走出法院。他说,法院没有提供裁定书,要求下午一点,再来法院。
  一天前,林尊耀曾两次到最高检递交相关材料,申请最高检对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林森浩死刑的刑事裁定书提出抗诉。林尊耀说,当时工作人员表示,需要相关法律文书才能启动。
  华西都市报记者王国平 王浩野 上海报道

  疑似为林森浩叔叔林尊荣的中年男子离开黄洋家。

  黄家大门紧闭。
  这一天,两位父亲都备受煎熬…
  12月10日,北京,在律师的陪同下,林森浩父亲林尊耀向最高检提交了《林森浩案死刑复核抗诉申请书》,希望能抓住林森浩“重生”的最后一根稻草;与此同时,林森浩叔叔林尊荣千里迢迢赶往自贡荣县,寄希望于最后一刻能求得黄洋父母的谅解……
  而身在荣县的黄洋父母,面对“不速之客”选择了躲避,不希望林家人再来掀起内心最痛的伤痕。两次无人应答的敲门,一条未回复的短信,3个小时的逗留,成为3年来林家为挽救林森浩又一次没有结果的“道歉”。
  奔波北京上海 林父为救子尽最后努力
  11日,上海,林家父子可能的最后见面,将成为林森浩“重生”关键。林森浩父亲林尊耀在向最高检提交了《林森浩案死刑复核抗诉申请书》后,也于10日下午,在律师的陪同下,登上了北京前往上海的火车。
  上午10点 最高法提交暂缓执行死刑申请书
  12月10日早上,顾不上吃早饭,林森浩父亲林尊耀来到最高检察院,准备提交《林森浩案死刑复核抗诉申请书》,要求最高检察院立即启动对最高法院核准死刑裁定书的抗诉程序,并建议立即停止执行死刑程序。但是最高检察院经过研究认为,必须要有最高法院核准死刑的裁定书才能正式启动程序。
  上午10点,林尊耀和律师一起来到最高法院,林父提交了《暂缓执行林森浩死刑申请书》。
  下午2点 最高检提交死刑复核抗诉申请书
  当天下午,林尊耀再次来到最高检,提交了《林森浩案死刑复核抗诉申请书》。
  下午3点 北京向上海二中院索要裁定书
  下午3点,林尊耀从最高检出来,相关负责人表示:拿到死刑复核裁定书就可以立刻启动审查程序,建议法院停止执行死刑程序。
  林尊耀说,今天他已经多次和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联系,但法院表示,死刑复核裁定书五个工作日内送达。
  下午4点 北京南站搭乘高铁前往上海
  下午四点,林尊耀前往北京南站,搭乘高铁前往上海。
  林尊耀说,前往上海是他最后的希望,他将要求代理律师斯伟江、唐志坚向上海二中院要最高法的死刑复核裁定书,并希望与儿子见面。
  在去往南站的路上,林尊耀几次落泪。
  “20岁,早知道是这样,当初就不送他到上海读书了。”林尊耀说,“如果拿不到裁定书,我怕这次是见他的最后一面。”
  上车后,奔波一天的林尊耀一身疲惫,趴在座位上,整个人毫无精神。晚饭时,中午就没吃饭的林尊耀依然没有食欲,只象征性地吃了几口。
  林尊耀说:“很想儿子,但又怕见他,怕这是……”
  记者获悉,11日会见林森浩有三个名额,林父和他的两个兄弟。华西都市报记者王国平北京报道
  林家求最后谅解?
  黄父称不想见别打扰
  对于此次林家在最高法核准林森浩死刑之后前来致歉,黄国强认为,林家是为了给林森浩保命,根本不是真正道歉。黄国强说,“这是林森浩犯下的罪行,不是林家父母跟我们的仇恨,我只希望法律能还儿子一个公道。”
  不想见!不希望林家人来打扰躲避
  10日一早,林森浩叔叔林尊荣千里迢迢赶往自贡荣县,希望能做最后的努力面见黄洋父母,求得两位老人的原谅。
  面对这个从上海赶来的“不速之客”,黄国强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3年了!终于能还孩子一个公道了,不知道他们又来干嘛?不想见!也希望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了!”
  掐着林尊荣可能抵达的时间,黄洋的家人最终选择了躲,一家人早早地离开住所前往乡下。黄国强说,黄洋妈妈身体一直不好,一想起儿子情绪起伏很大,9日在得知最高法的结果后,昨天去给黄洋扫墓,她又大哭了一场,不想她再受刺激了。
  “不要说是林家的人,我们也很少见到黄洋父母。”黄洋家楼下邻居说,黄洋妈妈身体不好,以前总能见黄爸爸对她悉心照顾,背着妻子上下楼,虽然经济条件不好,但孩子懂事,一家人过得其乐融融的。但自从黄洋去世后,就很少见到黄国强夫妻俩进出了,特别是每年过年,总怕家家户户团聚的时候,让老两口想起伤心事。
  一条未回复的短信,3小时的逗留道歉
  10日中午,林尊荣终于到达了荣县,第一站便选择去了黄洋姑妈家,反复敲门后,无人应答。
  13点50分左右,黄洋父亲黄国强收到一条自称是林尊荣发来的“道歉”短信:黄大哥,这次来成都,不知怎么被媒体知道,我也不敢直接到您家,只好先发信息。我侄子给您家造成的伤害,我们都深感对不起您一家人。森浩的复核结果出来了,孩子若想重生,只有靠您一家给他再一次生命的机会了。再生机会永生报答!再多的语言都表达不了我们一家对您一家的乞求。我哥因时间关系,无法赶来道歉乞求,我嫂严重心脏病,家人一直瞒着的,我代表他们来向您一家道歉,乞求谅解 您给一次机会,也给孩子一次重生的机会!跪拜乞求!
  在转发短信给华西城市读本记者时,黄国强说,我没有回复,也不知道怎么回复!
  14点10分左右,一名背着背包的中年男子出现在黄洋家楼下,在得知黄洋家无人后,准备转身离开。面对记者的追问,这名说着广东口音普通话的男子并不承认自己是林森浩叔叔,他声称自己只是来找亲戚,而对于现场记者的问题也不予回答。经过侧面消息获悉,中年男子正是林森浩叔叔林尊荣。
  在没有见到黄家人,扔下一大堆现场记者后,林尊荣匆匆消失在黄洋家附近……半个小时后,林尊荣给华西城市读本记者发来一条短信:对不起,我到黄爸爸家是真心的,不想麻烦你们记者,以免给黄爸爸家造成不必要的麻烦,请谅解!
  而在记者收到短信的同时,林尊荣已经坐上了去往成都的客车,准备起身飞往上海,在荣县的逗留仅仅3个小时不到。
  林家“致歉”路黄家人永远无法原谅
  黄国强躲了!林尊荣走了!为这一次的道歉再次画上省略号!
  3年了,围绕一场投毒风波,两个父亲为了一个已经逝去的儿子和一个深陷囹圄即将被执行死刑的儿子,这样的“道歉”一次次的上演。
  对于为何不愿意见黄家或是原谅林森浩,黄国强表示,这除了林森浩和林家自始至终没有诚心道歉外,“更重要的是,2013年4月3日晚上,我到上海照顾黄洋,当晚我住的学校寝室,我还问了林森浩跟黄洋的关系如何,他(林森浩)说关系很好,他就没有主动承认这件事。后来黄洋妈妈和姨妈到上海,哭得那么伤心,他(林森浩)还假惺惺的主动问我们黄洋的病如何,但他还是没说出毒的种类。医院一直想查出病因,但林森浩到医院多次看望黄洋,他本来是有机会减轻自己的罪孽的,本来是有机会救回黄洋的,但他到黄洋去世都始终没有说毒的种类,心好歹毒。”华西城市读本记者 兰江刘恪生自贡摄影报道
  代理律师:
  林森浩不敢想结果
  “12月11日1点前”,林父要见儿子最后一面,林森浩的代理律师唐志坚却“可能去不了”。而林森浩的另一位代理律师斯伟江,也去不成。启动审查程序,需要拿到死刑复核裁定书。唐志坚说,理论上来说,死刑复核裁定书要在5天之内送达,无论是邮递也好还是当面送达都可以,但是截至昨晚9:30,他们还没有收到。8日下午,林父在给唐志坚打电话时泣不成声,考虑到老人的精神状态,唐志坚目前都是和林森浩的叔叔林尊荣和发小在沟通:“我们电话沟通还是比较顺畅的。”
  从担任林森浩的代理律师开始,唐志坚和林森浩的会面、沟通,“接近30次”。对于林森浩,唐志坚认为:“我对他还是有一定了解的”。然而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最近这段时间,唐、斯两位律师去看林森浩,主要就是闲聊,想让他放松,但对于未来,他们并没有多谈,因为对于判决结果,林森浩“甚至是不敢想”的。
  华西都市报记者提出的最后一个问题是:如果林森浩的家人能够拿到黄家人的谅解书,有没有可能对这个事情产生进展?唐志坚回答:有这个可能性,最后的决定权还是最高人民法院。华西都市报记者 王浩野上海报道
  此前报道>>>
  林森浩投毒案最高法核准林死刑 林父:将申请暂缓执行

  2013年一审宣判后,林森浩父亲林尊耀痛哭。(资料图)
  “复旦投毒案”出现新进展,华西都市报记者12月9日获悉,林森浩的死刑复核已出结果,最高法已下发核准林森浩死刑的裁定书。
  得知这一消息,林森浩的父亲林尊耀懵了,对一直在为救儿子苦苦奔走的他来说,这“简直是晴天霹雳”。
  而另一边,被害者黄洋的父亲黄国强也心情复杂。3年了,终于可以告慰亡灵,但曾经那个乖巧懂事的儿子,终究是回不来了。
  一场投毒风波,一个打了3年的官司,最后留下的,是两个白发苍苍,形容枯槁的老父亲,他们,一个已经失去儿子,一个将眼看儿子赴死,却无力回天……
  林森浩父亲林尊耀:“接到消息,犹如晴天霹雳”
  据林尊耀说,他在8日中午接到上海法院方面的通知。
  “在电话里告诉我,最高法对林森浩死刑复核结果已经下发,并告诉我在11日1点之前必须赶到上海见林森浩,否则‘后果自负’。”林尊耀说,“接到这个消息后,简直晴天霹雳。”
  林尊耀说,接到这个消息后,他又给律师打电话,“律师说,可以确认最高法核准了林森浩的死刑判决”。
  “我现在很懵,不知道该怎么办。”林尊耀说,“我觉得这个案子还有很多疑点没有说清楚。”
  对于为何要在11日1点之前,林森浩代理律师唐志坚说:“一般从程序上来讲,家属在见最后一面后,很快就会执行死刑。”
  唐志坚说,他向最高法提交了一份暂缓执行死刑的申请书。
  再次来京欲向最高法、最高检提交申请
  9日,林尊耀再次来到北京救子,准备在10日向最高法提交《申请暂缓执行死刑申请书》,向最高检提交《林森浩案死刑复核抗诉申请书》,其中提到了10余条申请理由。
  这份《申请书》中写道:申请人认为上海两级法院的一二审判决、裁定存在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
  林尊耀说,法院已经通知家属见林森浩最后一面。行刑在即,人命关天,十万火急,“希望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法能够慎重考虑。”
  “直到现在林森浩仍然承认朝水里投放了毒物,如果我们假定这样一个事实是存在的。但是黄洋的死亡是否真的与二甲基亚硝胺中毒有关,法院不能仅仅依靠林森浩的口供,还必须有科学的证据来支持才能加以认定。”林尊耀说,“从目前的证据来看,包括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上海市公安局的鉴定机构出具的毒物分析结果,是存在重大矛盾的。司法部科学技术研究所没查到尿液中含有二甲基亚硝胺,但上海市公安局鉴定中心的化验结果就查到了二甲基亚硝胺,法院依据矛盾的检验结果作出了死刑判决。”
  林尊耀坚持认为,本案没有质谱图,不能确定鉴定报告结论的真实有效性。
  为救儿子,林尊耀今年7月还向最高法递交11份材料申请撤销林森浩死刑。最高法院刑庭法官当场接收了材料,并出具了加盖最高法院刑事审判庭公章的材料收取清单。
  对话林父
  林森浩的妈妈现在还不知道这个消息,但是她已经感觉到了,她也一晚没睡,饭也不吃,一直在哭。”在从机场去往北京市区的路上,林尊耀几次哽咽。
  妻子还不知道但已经“感觉到了”
  问:林妈妈还不知道这件事?林尊耀:全家人,全村人都在瞒着她。但是她已经能感觉到了。昨天她就没有吃晚饭,药也没吃,哭了一晚上。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问:法院通知你们11号去见林森浩?
  林尊耀:二审结束后,没有见过他,快一年了,每天每夜都在想他。但我现在宁愿不见,这次见了他,以后……唉。
  问:看您身体比上次要差很多。
  林尊耀:我怎么样都不要紧,关键怎么救儿子。这个案子真的有很多疑点,如果这些疑点不讲清楚,我心里不服啊。
  华西都市报记者王国平北京报道
  关于捐献遗体
  林父:“会尊重儿子的选择”
  在今年1月份,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对林森浩涉嫌故意杀人案进行了公开宣判,裁定驳回林森浩的上诉,维持一审法院作出的死刑判决,并依法报请最高法核准。二审法院没有认可辩方提出的辩护意见,法院最终认为林森浩构成故意杀人罪,手段残忍,后果严重,虽然林森浩到案后能如实供诉,但不能从轻处罚。
  当时,林森浩在得知二审判决结果后发布声明表示,如果判决最终核准,他希望捐献遗体。
  对于儿子的这个决定,林尊耀说,他会尊重儿子的决定,“但自二审结束后,我都没有见过儿子。我申请过,但是没有得到批准。”
  换律师风波
  原律师:“今天帮林父申请抗诉”
  在该案进入死刑符合阶段后,林尊耀曾委托谢通祥为代理律师,但此后原二审代理律师曝光了一封林森浩拒绝更换律师的声明。
  9日下午,林尊耀和谢通祥来到最高检听取林父此前提出的“复旦投毒案”律师代理权及相关问题给予的答复。
  答复的主要内容:“林森浩已经委托其他律师,故不再听取谢通祥律师的辩护意见”。
  谢通祥说,最高法院非常慎重对待这件事,主办法官曾亲自去看守所当面询问林森浩本人,林本人确认解除谢通祥律师代理权的声明系本人书写。
  谢通祥说,此前他已经按照最高法院的要求,把林森浩案件的所有卷宗材料退给了最高法院。
  “因为林森浩在2015年7月份就已经解除了与我的委托代理关系,所以今后我无权针对林森浩案件向最高法院提交相关申请包括暂缓执行死刑申请。”谢通祥说,但是在不少热心人士和林父的强烈请求下,“我连夜从外地赶回北京,将于10日最后帮助林父向最高检察院申请抗诉,并要求最高检察院立即对最高法院核准死刑的裁定书启动抗诉程序,并依法立即启动建议人民法院停止执行死刑程序,总计一万三千余字的相关书面材料将提交给最高检察院,再为林父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复旦投毒案始末/ 2013年4月16日
  复旦大学医学院研究生黄洋遭投毒后医治无效死亡,上海警方认定其室友林森浩有重大作案嫌疑。
  2014年2月18日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林森浩死刑。
  2014年12月8日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庭上,林森浩的代理律师提出,该案在投放毒物的检测程序、剂量等方面存在诸多问题。
  2015年1月8日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死刑判决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死刑核准期间,该案接连出现“更换代理律师”风波、“林森浩亲笔信”风波等事件。
  此前报道>>>
  林父:最高法已核准林森浩死刑
  华西都市报讯(客户端记者 王国平)“复旦投毒案”出现新进展,华西都市报记者9日从林森浩家人处获悉,林森浩的死刑复核已出结果,最高法已下发核准林森浩死刑的裁定书。
  “接到通知后,一晚上没睡。”林森浩父亲林尊耀说,他在8号中午接到上海法院方面的通知,告知他最高法对林森浩死刑复核结果已经下发,并告诉他在11日之前必须赶到上海见林森浩,否则“后果自负”。
  林尊耀说,听到这个消息后,他又给律师打电话,再次确认最高法核准了林森浩的死刑判决。“我现在很懵,不知道该怎么办。”林尊耀在电话中说,“我觉得这个案子还有很多疑点没有说清楚。”
  9号中午,林尊耀再次来到北京。
  “林森浩的妈妈现在还不知道这个消息,但是她已经感觉到了,她也一晚没睡,饭也不吃,一直在哭。”林尊耀说。
  2013年4月16日,复旦大学医学院研究生黄洋遭投毒后医治无效死亡,上海警方认定其室友林森浩有重大作案嫌疑。2014年2月18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林森浩死刑。2014年12月8日,此案二审开庭。2015年1月8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死刑判决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死刑核准期间,该案接连出现“更换代理律师”风波、“林森浩亲笔信”风波等事件。
  今年7月,林尊耀曾来北京到最高法、最高检等相关部门陈情,递交相关材料。7月21日,最高法院刑庭主办法官经过请示,同意了林尊耀与主办法官的会见请求。在最高法院刑事审判庭内,林森浩案件主办法官和林尊耀交流了部分案情,并告诉林尊耀最高法已经多次派人到上海方面了解情况了。
  为救儿子,林尊耀今年7月还向最高法递交11份材料申请撤销林森浩死刑。最高法院刑庭法官当场接收了材料,并出具了加盖最高法院刑事审判庭公章的材料收取清单。
楼主_林森浩 时间:2019-01-06 19:05:19
  

  

  

  

  

  

  
楼主_林森浩 时间:2019-02-22 10:07:14
  林森浩一审起诉书 共享文档
  2015-09-25 5页 5.0分
  用App免费查看
  公诉人: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起诉书,沪检二分刑诉【2013】96号:被告人林森浩,男,1986年9月14日生,公民身份号码, 440582************,汉族,硕士文化,原系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影像医学与核医学专业2010级硕士研究生。户籍在上海市邯郸路220号,住上海市东安路130号复旦大学枫林校区西二十宿舍楼421室。2013年4月12日因涉嫌故意伤害罪。由上海市公安局执行拘留,同年4月15日,延长刑事拘留期限至七天,同年4月25日经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检察院批准,以涉嫌故意杀人罪,于次日由上海市公安局执行逮捕。本案由上海市公安局侦查终结,以被告人林森浩涉嫌故意杀人罪,于2013年7月29日移送本院审查起诉,本院受理后于法定期限内告知被告人有权委托辩护人,告知被害人近亲属有权委托诉讼代理人,依法讯问了被告人听取了辩护人、被害人近亲属及其诉讼代理人的意见,审查了全部案件材料。经审查,于2013年9月13日退回补充侦查。上海市公安局补充侦查终结,于2013年10月12日移送审查起诉。
  经依法审查查明,2010年9月,被告人林森浩与被害人黄洋分别进入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攻读相关医学硕士专业,并于2011年8月起共同住宿于复旦大学枫林校区西二十宿舍楼421室后,林森浩因琐事与黄洋不和,竟逐渐对黄洋怀恨在心。2012年底,在攻读硕士学位期间,林森浩因个人原因不再继续报考博士研究生,黄洋则继续报考
  了博士研究生,2013年3月中旬,复旦大学2013年博士研究生入学考试初试成绩揭晓,黄洋名列前茅,2013年3月底,林森浩决意采取投毒的方法杀害黄洋,同年3月31日14时许,林森浩以去实验取用品为名,从他人处取得钥匙后进入曾经实习过的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11号楼二楼影象医学实验室204室,趁室内无人,取出装有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的试剂瓶和注射器,并装入一只黄色医疗废弃物袋内随身带离,当日17:50许,林森浩回到其与黄洋共同住宿的421室,趁室内无人将随身携带的上述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全部部注入室内的饮水机中,随后将注射器和试剂瓶等物丢弃。同年4月1日上午,林森浩与黄洋同在421室内,黄洋从饮水机中接取,并喝下已被林森浩注入的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的饮用水,之后黄洋发生呕吐,于当日中午至中山医院救治,次日下午留院治疗,随即因病情严重,与同年4月3日被转至外科重症监护室治疗,此后,黄洋虽经医护人员全力抢救,仍于同年4月16日死亡,经鉴定,黄洋符合生前因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致肝脏、肾脏等多器官损伤而死亡。
  同年4月11日,林森浩在两次接受公安人员讯问时,均未供述投毒事实,直至次日凌晨,经公安机关依法予以刑事传唤到案后才逐步供述了上述投毒事实。上述事实有以下证据证明:
  一、吕巍巍的证人证言以及相关辨认笔录实物照片。吕巍巍购买涉案二甲基硝酸胺的登记记录发票等证据证明,林森浩作案所用的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的来源,
  二、公安机关现场勘查笔录,以及相关扣押清单,吕鹏的证人证言等
  证据证明,林森浩于2013年3月31日,获取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的经过。
  三、公安机关现场勘查笔录、扣押清单、调取证据清单、盛磊等证人证言、黄洋在案发前购买饮水的记录、相关监控视频、侦查实验笔录、法医毒物鉴定报告等证据证明,林森浩于2013年3月31日17:50许,回到421室,趁室内无人,向饮水机内投毒,并随即丢弃相关作案物品的经过。
  四,王欢、孙希才、钟鸣的证人证言,以及相关辨认笔录,黄洋的病历资料等证据证明,黄洋于2013年4月1日上午喝下被投放了剧毒化学品二甲基硝酸胺的饮用水后,至中山医院就医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的经过。
  五,调取证据清单,法医毒物鉴定报告,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相关情况说明,法医病理司法鉴定意见书的证据证明,经鉴定在黄洋使用过的饮水机,饮用水桶,出水口封装盖,饮水杯,饮用水以及尿液中均检出二甲基亚硝氨成分,黄洋符合生前因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至肝脏,肾脏等多器官损伤,功能衰竭而死亡。
  六、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化学品登记中心《关于对二甲基亚硝胺化学试剂品名特性说明的复函》,林森浩撰写的相关学术论文,硕士毕业论文,吕巍巍的证人证言等证据证明,林森浩使用二甲基亚硝胺进行过肝纤维化方面的动物实验,并据此实验撰写发表了多篇学术论文。林森浩明知二甲基亚硝胺,系肝毒性物质,能够导致实验大鼠因急性肝功能衰竭而死亡。
  七、公安机关接受证据清单,计算机司法鉴定报告,及其附件的证据证明,2013年3月31日17:50许,林森浩投毒后又上网查询了二甲基亚硝胺的相关信息,已查明二甲基亚硝胺系高毒类化学物,摄入、吸入或经皮肤吸收可能致死。
  八、调取证据清单、葛俊奇、盛磊、付令元的证人证言相关情况说明表格的证据证明,林森浩与黄洋平时关系,以及黄洋的博士研究生入学考试初试成绩的情况。
  九、公安机关工作情况说明,张阳勇等证人证言等证据证明,本案案发经过,以及林森浩的到案经过。
  十、法医精神病鉴定报告证明,林森浩作案当时及目前,无精神病,对本次做案行为的辨认和控制能力完整,评定为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且目前具有受审能力。
  十一、公安机关提供的户籍资料证明,林森浩的基本身份情况。
  十二、林森浩到案后对本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作了供述,并对相关的犯罪现场,以及物证,书证等进行了辨认,其供述,辨认内容与证人证言的相关证据吻合。
  上述证据收集程序合法,内容客观真实,足以认定指控事实,本院认为,被告人林森浩因琐事与被害人黄洋不合,采用投毒方法,故意伤害黄洋,并致黄洋死亡,手段残忍,社会危害极大,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2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
  法》第172条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审判。
楼主_林森浩 时间:2019-06-16 21:00:36
  从小就读和平中,
  成绩优秀人歌颂。
  寒门贵子生死路,
  希望知识改命运。
  人生回满在广东,
  跨越中大命必休。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