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而翁”朱希祖

楼主:喝咖啡的贝勒 时间:2013-06-24 08:27:48 点击:105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关于朱逖先,知堂说:"北京大学日刊曾经误将他的姓氏刊为米遇光,所以有一个时候友人们便叫他'米遇光',但是他的普遍的绰号乃是朱胡子,这是上下皆知的,尤其是在旧书业的人们中间,提起朱胡子来,几乎无人不知,而且有点敬远的神气.因为朱君多收藏古书,对于此道很是精明,听见人说珍本旧钞,便揎袖攘臂,连说'吾要',连书业专门的人也有时弄不过他.所以朋友们有时也叫他'吾要',这是浙江的方音,里面也含有幽默的意思.不过北大同人包括旧时同学在内普通多称他'而翁',这其实即是朱胡子的文言译,因为<说文解字>上说,'而,颊毛也',当面不好叫他朱胡子,但是称'而翁',便无妨碍,这可以说是文言的好处了.因为他向来他就留着一部大胡子,这从什么时候起的呢?记得在民报社听太炎先生讲<说文>的时候,总还是学生模样,不曾留须,恐怕是在民国初年以后罢.在元年(一九一二)的夏天,他介绍我到浙江教育司当课长,我为家事未及去,后来改任省视学,这我也只当了一个月,就因患疟疾回家来了.那时见面有点麻胡记不清了,但总之还没有那古巴英雄似的大胡子,及民六(一九一七)在北京相见,却完全改观了.这却令人想起英国爱德华理亚所作的<荒唐书>里的一首诗来:

  那里有个老人带着一部胡子
  他说,这正是我所怕的
  有两只猫头鹰和一只母鸡
  四只叫天子和一只知更雀
  都在我的胡子里做了窠了.

  这样的过了将近二十年,大家都已看惯了,但大约到了民国二十三四年的时候,在北京却不见了朱胡子,大概是因了他女婿的关系转到广州的中山大学去了.以后的一年暑假里,似乎是在民国二十五年(一九三六),这时正值北大招考阅卷的日子,大家聚在校长室里,忽然开门进来一个小伙子,没有人认得他,等到他开口说话,这才知道是朱逖先,原来他的胡子剃得光光的,所以是似乎换了一个人了.大家这才哄堂大笑,这时的迪先恰好在我这里留有一个照相,这照片原在中央公园所照,便是许季茀沈兼士朱逖先沈士远钱玄同马幼渔和我,一共是七个人,这里面的朱逖先就是光下巴的.逖先是老北大,又是太炎同门中的老大哥,可是北大的同人中间似乎缺少联络,有好些事情都没有他的加入,可是他对于我却是特别关照,民国元年是他介绍我到浙江教育司的,随后又在北京问我愿不愿来北大教英文,见于鲁迅日记;他的好意我是十分感谢的"......

  知堂此段叙述,平和冲淡,绘声绘色.
  余本意是要夹叙夹议,倏忽钞了这么一大段,改编未必更精彩,还是藏拙-不再画蛇添足了罢.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24 13:51:00
  有趣。

  古巴英雄似的大胡子——此句如画。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24 14:12:00
  附大胡子:
  
楼主喝咖啡的贝勒 时间:2013-06-24 20:20:00
  @豆蔻梦乡 2楼 2013-06-24 14:12:00
  附大胡子:

  
  -------------
  配图颇佳-谢谢山长~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14 03:21:00
  :)))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