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黄恽:春情一曲赠大絪(转载)

楼主:ernie 时间:2013-05-16 21:59:51 点击:211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Ernie 转载按语
  书友huangyun(黄恽),是研究民国的专家。昨晚偶然读到他一篇旧文,也谈到俞大絪。经征得他同意,转载于此,供参考。

  2006-11-02 10:25 星期四
  手头有一本戋戋之册《春情曲》,是1947年11月正风出版社(地址在南京)出版的“世界名诗选集之二”,译者林凡。在网上查找,这本大家只闻其名,未见“真容”的《春情曲》(印数2000册),因为收入了德国诗人里尔克(原是捷克人,但用德文写诗)的五首诗,被列入《里尔克汉语译本系年》中。至于译者林凡的资料,恐怕无人知晓了。
  不过读了《春情曲》,译者林凡的信息还是有一点踪迹可寻。在书的题赠页上,有“献给大絪师”的字样,大絪即俞大絪也,可见林凡是俞的学生。抗战时期,俞大絪在重庆,任教于中央大学(柏溪分校),教授英诗。据她的学生沈容(李普夫人)的回忆:“俞大絪讲课很受学生欢迎。虽在战时,她仍穿着入时,抹上口红,头发梳得很整齐,风度翩翩,夹着一堆书走进教室。她主要讲的是雪莱、拜伦、济慈等人的诗,也讲一点英国的古诗倍来德和十四行诗。”她是曾国藩的曾外孙女,陈寅恪先生的表妹,她的丈夫就是曾国藩的后代曾昭抡,解放初期当过高等教育部副部长。解放初,她来到北京大学任教,在北大西语系英语专业以饱学擅教著称。
  1966年8月24日,在被抄家和殴打侮辱之后,俞大絪服安眠药自杀。
  从《春情曲》出版的时间看,林凡很可能是俞大絪在中央大学时的学生。《春情曲》选译的都是德国诗人的作品,共收入德国诗人歌德五首,席勒六首,郭欧尔格四首,波姆五首,孟倍二首,里尔克五首,海赛(小说家赫尔曼?黑塞)一首,里特郝斯一首,选(一作迭,未知孰是)名一首,其中译者对海涅情有独钟,达二十首之多。较重要的诗人,译者都作了简单的介绍,还附印了诗人像,这些诗都是译者从英文译本中转译而来,毕竟他是西语系英语专业俞大絪教授的学生啊。
  诗是一种很娇嫩的东西,在翻译的过程中,它的活力常常会被另一种语言扼杀,因此,翻译诗歌是一种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作者深知这个道理,但他还是迎难而上,他说:“我却走上了译诗的路。不是因为我自信可以克服许多困难,而是因为我对某些诗爱之过甚,而想用翻译的手段去占有它,尽管有些部分曾被我扼杀,总有些是可以得到手,这对我也就够了。”译者既有自信,又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加上名师出高徒,这样的翻译自然是胜任愉快的。
  在《译者题记》中,林凡对自己从英译中重译作了有利于自己的说明,他表示:虽然译诗不如原诗美,甚至译诗会误传原诗的神韵,但译诗却可以剥去原诗华丽的外衣,来裸露它诗的本质。……能经过英译而保存其诗意的,翻成中文后也较能站得住。译者并且自豪地说:“依理论是如此,依经验也是如此”。译者是第一次译诗,却谈到“理论与经验”,想来这“理论与经验”,并不是来自译者,而是来自俞大絪课堂上的所授,是俞大絪的理论与经验吧,不知现今的翻译家们有没有这样的感受。
  《春情曲》在付印前,林凡还特请美学家宗白华用德文原文作了一番校阅,可以这样说,这本书是学生林凡向他的老师俞大絪奉献的一份出色礼物。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read.asp?BlogID=629724&PostID=7271617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5-17 02:11:00
  多谢黄恽先生的宝帖,更多谢E兄费心:)))
  一回家就闻到满院书香,真是太开心太开心了!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5-22 18:16:00
  诗是一种很娇嫩的东西,在翻译的过程中,它的活力常常会被另一种语言扼杀,因此,翻译诗歌是一种吃力不讨好的工作。
  ========
  不错,越是鲜活的作品越不容易翻译出原作的韵味。
楼主ernie 时间:2013-05-24 23:13:00

  摘录:《深圳晚报》专访黄恽

  那时,我理解的民国,是谢泳先生笔下的民国,但渐渐的,我的民国观还是产生了变化,我发现民国是个很糟的时代,动荡不安,民不聊生,战乱不断,仅仅是知识分子的地位相较49年之后,比较高些。这还是因为清朝的传统的延续,民国很多好的,都是清朝的遗留,就拿知识分子来说吧,清朝举人可以做官,可以不受刑责,可以免于赋税,这就造成民众心理上的高贵,于是到民国,知识分子在民众心目中,斯文一脉,还是高看一眼。教授、学者自然有了更多的发展空间,当后来知识分子的空间被极度压缩之后,我们看民国,忽然就惊异了,其实追根溯源,不过是清朝士大夫特权的余光而已。

  很多时候,我们谈民国、民国热,都不是学术研究,而是作杂文,借古讽今,这个风气,如今有愈演愈烈的情况,我越读民国书籍和报刊,越觉得民国热的可悲,可悲的是每况愈下的知识分子地位,造成一种怀恋,美化了当年。说实在的,人性是不变的,民国知识分子的毛病,我们这个时代也有,民国知识分子的优点,我们这个时代也有,只是当年比较容易受关注,如今湮没在人海之中,不被觉察。

  职此之故,我想写民国掌故,尽量不加伪饰地写民国的人和事,希望大家看到和我们一样的人和事,甚至猥琐可笑,并非很多人笔下的那么伟大崇高。在我的笔下,我尽量少作赞誉,做到主观的客观。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5-24 23:50:00
  黄老师说得中肯。民国实际是一个过渡时代,它有旧时代的一些特点,也同时开启了新时代的作风。尊重读书人是延续传统中好的一面。可是民国确实不是一个适合大多数人生活的时代。其实那时候受尊重的知识分子基本都是所谓“名流”,也就是思想界,文学界的那些大知识分子,真正广大中学教师和小学教师,以及大学中需要国家投入资金建设实验室的一些理工科大知识分子,待遇要么不好,要么得不到实质的支持。

  其实共和国在反右和文革之前,做的还是挺不错的。知识分子的真正待遇得到了提高,生活都有保障,社会清明,大知识分子跟旧社会的日子也不是悬殊很大。关键是,为国家打基础的学科得到了长足发展。弥补了很多空白。基础教育也大大普及。这都是旧社会做不到的。后来的事情,史料有限,我们的哲学的反思也还没有到达足以理解复杂的政治和国际环境的高度,虽然惨烈,但很难给予真正公正而有效的分析。

  重点是,人,作为一个个体,一个肉身,是非常脆弱的。人的生命也很短暂。说被耽误就被耽误了。任何一场运动,对于个体总是不顾惜的。而且在运动中遭逢的,也总是具体的个人。而每一个个人,都是不同的。受教育不同,成长环境不同,善恶倾向不同,层次不同,见解观点不同,一旦冲突,而且是没有法律限制的冲突,就会暴露很多问题。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01 19:12:00
  黄老师儿童节快乐!:)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20 00:42:00
  倏忽端午又过。问好E兄,黄老师!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14 03:23:00
  夏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