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野鸭

楼主:无常09 时间:2013-05-21 11:51:46 点击:159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碧岩录》第五十三则:

  马大师与百丈行次,见野鸭子飞过。大师云:是什么?丈云:野鸭子。大师云:什么处去也?丈云:飞过去也。大师遂扭百丈鼻头。丈作忍痛声。大师云:何曾飞去?

  胡兰成解:“万物之动皆在于机,而万物之机皆即是我身之机。所以可把万物之机皆收入于歌舞,亦收入于书法与图碁。马祖扭住百丈的鼻子时,百丈即是野鸭子。而曰:何曾飞去,则是机。”
  公案里的马祖,系马祖道一,禅史上唯一一个不以法传衣而被尊为“祖”的禅者,铃木大拙和胡适皆称其为“最伟大的禅师”。马祖有言“即心即佛”,还云“我说此话,为止小儿啼哭。”僧问小儿不哭时如何?他答“非心非佛。”这有趣极了,端的看出马祖以一颗老童心契入禅理,而他的禅理就像中国民间盛传的一种“收惊”法术(也叫“喊惊”,“叫魂”,“招魂”,老人家我小时候有过亲身体验),它扬言能治小儿夜哭。在马祖看来,即心即佛也好,非心非佛也罢,皆是一种好玩的把戏,但这把戏可以替人招回远去的魂魄。就像,鸭子飞走了,马大师扭一扭某人鼻头,鸭儿便鼓动翅翼,屁颠屁颠的再一次飞回来。神么。
  胡兰成解碧岩录里马祖这则公案,妙在此句:“马祖扭住百丈的鼻子时,百丈即是野鸭子。”泰戈尔说“天空没有留下鸟的痕迹,”如大师云:什么处去也?但老泰笔锋一转,道“我已飞过”,意即我就是那只飞过的鸟儿,跟“百丈即是鸭子”同出一辙。
  雪窦禅师更有颂云:

  野鸭子,知何许?马祖见来相共语。话尽山云海月情,依前不会还飞去。还飞去,却把住。

  把住什么呢?依佛理言,把住的只是一个幻象。但这里,我们且把这幻象当成一种具象的存在,就像那只飞翔的野鸭虽是自性空寂的幻境,然,百丈的鼻头却是被真切的把住了。因此,太平古颂:

  “野鸭野鸭,无来无去,飞去飞来,本无去住。忽然把住鼻头看,大地山河全体露。”

  尽可以无来无去,然而,鼻头里就藏着当下,一旦把住,山河大地尽显风流。这也是泰氏“我已飞过”的那刻,世界所呈现出的心境一如的本真面貌。
  佛传自天竺,这老泰便是那天竺人氏,其人其字怕也有佛的基因。鸟飞无痕,是印和佛的缘起缘灭,众生幻化之说,上林如许树,不借一枝栖。“但我已飞过”一句则是瞬息逆转的顿悟,虽是洒然,也有马祖扭住百丈鼻子时的痛感。它是栖下来了,是栖在自己的身上,鼻上。柳氏说“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但又说自己是空茫天地里的蓑笠翁,在一叶孤舟里,独自钓来潇湘的雪。那雪也该是痛的。但因了万物空寂而“我”在着,这痛感里也有一种自度的悦感。天竺佛教说“法无去来”,我想此言可拿中土六祖的“万法唯识”来印证。去来无意,惟悟识在着;岁月无痕,惟当下是真。当下所感便是痛感,也是悦感。人生也莫不如此。生命是大自然留下的意志,而大自然的意志便是要芸芸众生活在当下,顿悟人生,甘苦自知,痛悦自度。众多禅者也是以“当下”为机,契入心灵,以体悟树凋叶落时一体湛然的痛悦之感。
  “万物之动在于机。”我以为倒一倒也行:万物之机在于动。但这还不够,须加上一句:万物之机在于静。一静一动如一阴一阳,因缘合和化育万物,乃天道人伦的大机。静者如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我们止于心灵,是那闲看飞鸟的云儿。动者,如鸟飞天空,虽无以捕捉它的痕迹,但我们自己便是那痕迹里的一个点,当下的,动态的,像是迷茫虚线里一个通透的亮点,它是要把自己照亮的。
  是呢,野鸭已然飞过,天空没有留下痕迹,但总有什么在我们心上划下了印痕,如金钢钻划过蓝色玻璃,我们甚至能听到那吱离吱离的声音,恰是亦痛亦悦。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5-21 17:41:00
  无常的解禅有自身的感悟,非空对空地解禅。学习了!:)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5-21 22:04:00
  “一体湛然,亦痛亦悦”。

  “何曾飞去?”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5-24 07:41:00
  @无常09 无常兄,又用了你的句子了,跟你打个招呼:“亦痛亦悦”。就不告诉你用在哪儿了:)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14 21:16:00
  只此一禅否?:)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14 03:05:00
  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