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朱希祖薙鬚考

楼主:喝咖啡的贝勒 时间:2013-06-25 10:01:36 点击:79 回复: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朱希祖是著名"而翁",学问和藏书不必说,一部大胡子享誉学界.
  朱氏1936年暑假回北大办事,其时知堂与相关教授人等正在校长室阅批考试卷子,见来人下巴光光的-以为是"一个小伙子"几乎没能认出来.待朱希祖与诸公打招呼,"这才知道是朱逖先""大家这才哄堂大笑".

  而翁剃须,一时传为佳话.
  好好的一部大胡子,为啥就给剃了涅?

  却说1932年10月,朱希祖受邀去广东中山大学担任史学系教授兼文史研究所所长.
  同年10月15日抵粤当日,在致罗香林函中,始透露出而翁薙鬚的消息-

  香林兄鉴:弟于十月十二日乘英国日本皇后船至香港,十四日抵香港,十五日抵广州.弟在途中已将胡须薙去,因须色现白者太多,人以为我已老朽,实则弟尚不过五十三足岁,西人至年五十余亦有剃须者,弟窃慕此,幸勿讶哂为祷.弟现寓广州西濠酒店,祈驾接洽至校为荷.专此敬颂时绥弟朱希祖启.

  这位"香林兄"字元一,号乙堂,是逖先未婚姑爷(女婿)-即次女朱倓的男朋友.既然还未成婚,乃翁还是以"香林兄""弟朱希祖"的称呼相授受,亦颇有趣......

  余急查朱希祖1932年10月15日日记,对此事件之始末源流记载较详:"六时抵广州.五时顷即起,凭栏而望,晓月照江,烟树凄迷,万家千艇,皆在睡乡,众籁无声,诚异境焉.抵广州长堤,尹君代余雇挑夫送至西濠酒店乃相告别,余寓二层楼二百二十二号,检点行李毕,乃嘱店员雇理发者来为吾薙鬚.余年三十五即留须,连鬓大胡,颇具美观,时沈衡山先生钧儒与余同自一月一日起留须.近四五年发未斑而须全白,恐人諡余老朽,乃常购乌发药水嘱内子小女代染,然黑白不均,且常现红色,弥增丑态.入广州境,未见有留须者,乃知此地更贱老重壮,于是决计剪薙.所剪落全须用纸封存,留为纪念,乃赋七律一首记其事".

  诗曰:

  才过中年须已白,尚存壮气发犹乌.

  人嗤朽腐真无奈,我未颓唐岂任他.

  别尔衰容羞卖老,返余旧面且摧枯.

  不辞辣手施删薙,廿载还须再迓渠.

  至此,敝国近代学界曾经轰动一时之"朱而翁薙鬚"事件可以结案矣.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25 13:17:00
  原来如此!:)))

  谢谢贝勒。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14 03:21:00
  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