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卢梭三百周年】婀娜摇曳的灵魂——植物世界里的两个卢梭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5-19 20:52:21 点击:368 回复:1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婀娜摇曳的灵魂
  ——植物世界里的两个卢梭
  

  一位朋友说,这世界上有三件事,明明是需要专家来完成的,可是女人总是自告奋勇地代劳:第一是妆扮,第二是装修,第三是教育——所以在他看来,这世界才会如此混乱而缺乏美感。这三件事的确都和美有关:仪表的美,居室的美,以及灵魂的美。不管他说的对不对,在大自然中,这三件事倒的确都不是女人来从事的,因为它们直接由造物主亲自安排——至于造物主的性别,虽说细细想来不能说不言而喻,可是按照约定俗成的观念,他大概是一位“父”。
  有没有什么学问把这三件事统一起来呢?我想是有的。那就是教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花卉学。“野地里的百合花如何长起来,它也不劳苦,也不纺线,可是所罗门极荣华的时候所穿戴的,还不如这花一朵呢”,我想这句话中包含的智慧足以胜过人类历史形成以来所积累的一切美容学问。学习植物学,需要制作标本,自然离不开采集,屋子里也就必然不会少了芬芳,这恐怕也是最自然最富于灵气的装修。最后,当我们看到在那样微小的事物上,宇宙也是如此精心地完善着它的意图,达到那和谐而至善的目的,作为人类,作为感知万物并且发问的此在,灵魂怎能不从中受到真正的教益?这就是植物学对于一个人的意义。
  “不管对哪个年龄段的人来说,探究自然的奥秘都能使人避免沉迷肤浅的娱乐,并平息激情引起的骚动,用一种最值得灵魂沉思的对象来充实灵魂,给灵魂提供一种有益的养料”。这是卢梭在1771年8月22日给德莱赛尔夫人的信中一开头就写下的话。观察大思想家彼此间的异同是件有趣的事情。在这组八封的植物学通信中,卢梭首要考虑的是人的灵魂问题。而两千年前,亚里士多德在《论植物》的开篇就廓清了植物的灵魂问题,因为那时关于植物是否是生物的各种看法甚嚣尘上。虽然阿那克萨戈拉和恩培多克勒坚持植物有感觉和理性,但亚里士多德认为此类探讨实在无聊,必须予以抛弃。最后他说,植物有灵魂,但灵魂不完全。因为植物没有感觉,而“感觉是生命光耀的原因”。所以植物是有部分灵魂的生物,介于动物和非生物之间。
  我认为卢梭在知识结构上是采取了亚里士多德的根本态度的。但这不妨碍他对植物倾注极大的爱意和心血。这些灵魂不完全的生命带给我们的灵魂的愉悦和完善,胜过无数灵魂完全的生命,例如我们的许多同类本身。对此他本人就有着很深的反思。在瑞士的圣.皮埃尔岛上的生活让卢梭享受了真正的幸福,他对此的看法是,那正是因为在那里周围没有强烈激动他心灵的事物和人。他在那儿和林奈的书、放大镜一同观察“灵魂不完全、生命不光耀”的没有感觉器官的植物,远离尘嚣的闲适让他在荡舟远足和给另一座小岛增添动物的孤独与快乐中度日。强烈激动心灵的人和事因为它们的突出而破坏了幸福所必须的一种完整的持续的境界。这境界必须温和、均匀、没有冲动也没有间歇。
  我想,植物大约就是这样一类灵魂。有趣的是,卢梭在漫步时谈到,圣.皮埃尔岛是如此宜人,特别是为喜爱自我禁锢的人的幸福而设的。喜爱自我限制(或自我禁锢),Aimer à se circonscrire,这个说法来自蒙田,在《尝试集》第三卷的十三章《论经验》中,他说:
  La grandeur de l’ame n’est pas tant tirer à mont et tirer avant, comme savoir se ranger et circonscrire. Elle tient pour grand tout ce qui est assez, et monstre sa hauteur à aimer mieux les choses moyennes que les éminentes. Il n’est rien si beau et légitime que de faire bien l’homme et d?ment, ni science si ardue que de bien et naturellement savoir vivre cette vie ; et de nos maladies la plus sauvage, c’est mépriser notre être.
  “灵魂的伟大不是高升和前进,而是懂得自我安排和自我限制。它为保持伟大所做的一切是它本该做的那些,升高到它的高度是为了更爱中庸之物而非突出之物。再没有比妥妥当当地做人更美更合理的了,也没有比深刻而自然地领悟如何度过一生更艰难的知识;我们的毛病中最野蛮不开化的,就是藐视我们的存在本身。”
  我想,一株最平凡的植物对于这段话的实践也比最伟大的人更名副其实。不过对我来说,对植物灵魂的兴趣不是让.雅克.卢梭而是亨利.卢梭培养的。从十六世纪以来,风景画逐渐成为西方绘画中一个重要的流派,从达芬奇那岩间的幻境,到卡拉奇充满野趣的乡村,到布里勒高大繁茂的叶簇,到普桑那充满了想象力和几何学的背景,更不必提那完美的克劳德.洛兰。但是这些风景画虽然带给人至高的美的享受,可是所画之物本身还没有明确的灵魂。在洛兰的一些作品中,树木已经有了特殊的妩媚之姿,有时甚至像一个女人的手。但是那毕竟只是偶尔为之,而且如果不仔细观察,是很难发现的。即便画家心中对于植物有了探索,这种探索的模模糊糊的感觉还毕竟没有正式形成一种确定的表现意识。但亨利.卢梭不同,他画的就是植物的灵魂而不是风景。
  刚刚接触到亨利.卢梭的作品时,一定会被其中奇异的异域情调触动。实在说,很多时候,西方文化中的“异域情调”这个词都是比较使我反感的。因为不管有时艺术家出于何种想法对之推崇备至,它总是属于一种“亚文化”的观念。如同我们中国人有时候说,动物还知道孝亲,比人还强。但是说到底,谁又愿意被当作动物呢?——可是亨利展示的其实不是“异域情调”,而是一种梦幻。他的植物常常是热带的,有着很大的叶片,姿态十分舒展摇曳,看起来像海底的水草,“水荇牵风翠带长”。在他的画中,植物独享一个拥有它们自身的语言的世界,而人类只是在那空中的王国的俯视下静悄悄地生活,因为那更高的存在者的庇护,人类显得非常规矩,非常可爱,非常本分,非常清洁,犹如童话中的插图,那个世界是没有一点儿灰尘的,仿佛亨利画中的人们都是心无杂念的清教徒。而植物却彼此吐露着心曲和友爱。
  奇怪的是,这些童话般的画作并不使人觉得肤浅。初看一目了然,细看则给心灵一种抚慰,让它像那些画中的植物一样自在地伸展着,呼吸着,从我们所忽视或麻木的紧缩状态下释放出来。好像植物了解人类的需要,并把它展示给我们看。它们好像在告诉我们世界本来的样子。“温和、均匀、没有冲动也没有间歇”,亨利很好地回应了让.雅克的需要。那些伟大的生命并不缺乏光耀,虽然它们不移动自己,可是它们懂得“自我限制”,但只是限制自己的欲望,却不限制灵魂的生长。它们或许没有感官,但不会因此就没有感觉,因为有比感官所能感受的感觉更原初、更内在的感觉,那就是灵魂婀娜摇曳的梦游。而这个世界,并不缺乏哺育这些不能移动的梦游者的养料。如同亚里士多德所说,植物令人喜爱的一个原因是它们“含有滋养自己所必需的养料”,它们自身就是完善的,无待他物的成全,也不必假手他人的塑造。在亚里士多德的时代——人类文明的高峰时代,我们可以俯瞰植物作为生物的物种等级;然而在人类退化的今天,我们却需要植物来矫正我们的灵魂,那被欲望、激动扭曲的感觉和感情。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5-19 21:28:00
  谢谢@雁也过 老师对亨利.卢梭的介绍。受益了。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5-19 21:48:00
  亨利.卢梭肖像:
  

  作品: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5-19 21:49:00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5-19 21:50:00
  
  
  
  
  
作者 :雁也过M 时间:2013-05-20 21:54:00
  太喜欢豆蔻贴来的卢梭绘图。

  如果说,东方的佛阅尽了人间苦难后的大慈大悲,那这些植物该是卢梭眼中性本善的温柔目光。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5-20 22:53:00
  问好雁老师,我看到卢梭画出的树木的枝条显得特别柔软妩媚,心里不信,可是这两天我观察了很多树木,发现它们的枝条果然是卢梭画的样子。我想,我们需要画家的眼睛帮助我们认识真实的世界——那个我们每天生活其中,自以为了解,其实却远远不了解的世界。:)
  卢梭为什么对树木枝条的柔软那么留心呢?在古典画家的笔下,那些枝条因为被叶簇遮掩而不太能看得出脉络,或者脉络不会留下这么明显的情感倾向。可是卢梭注意到了人所未见,或者说卢梭要这人人所见的东西重新被发现。
  画家是用另一双眼睛带我们打量同一个世界的人。由此我们被给予了另一个世界。
作者 :李拓羽 时间:2013-05-21 03:43:00
  豆蔻姐来看你啦~~嘿嘿,以后学西方哲学都来你这里啦~~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5-21 03:46:00
  
  欢迎之至。我会的,定当知无不言。不会的,就共同学习吧。:)
  你每次来都带来一股欢快的气氛,是博雅的快乐王子!
作者 :力挽雕弓如满月 时间:2013-05-21 10:34:00
  灵魂,就是对生命本身的向往。凝视灵魂,就有了灵魂。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5-21 17:38:00
  嗯,力挽说得也好!
作者 :李拓羽 时间:2013-05-22 02:58:00
  豆蔻姐,不知道电影《返老还童》你有没有看过~~~
  和你分享一下~~~希望你能喜欢~~~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5-22 03:07:00
  拓羽,你知道本杰明的这个返老还童的构思是从哪儿来的吗?是从柏拉图在《政治家》篇中的一个神话传说来的。
  这部电影我没有看过。但是听了你的介绍,我认为“爱情,人生,有时候就是一次倒流的回忆”这个说法是很有哲理的。
  谢谢你的分享!
作者 :苏阿仑 时间:2013-05-23 10:35:00

  文图音乐都很美,喜欢:)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5-23 14:17:00
  谢谢阿伦。:)
作者 :怒海疾鸥 时间:2013-06-07 21:13:00
  好看
  
作者 :雁也过M 时间:2013-06-08 00:22:00
  前段时间在读林达《带一本书去巴黎》,书中提到法国资产阶级大革命时期,国人将卢梭与伏尔泰遗骨移入先贤祠。有趣的是,影响法国现代历史的两位伟人,同年离开尘世,两位终生冤家对头死后隔着走廊默默相对,接受无数后人的顶礼膜拜。

  卢梭灵柩外形为一座乡村小寺庙,庙门微启,门缝里伸出一只手来,手中擎着一支熊熊燃烧的火炬,象征卢梭的思想点燃了革命的燎原烈火。


  一直对1789年法国大革命的积极意义存有疑虑,相比来看,与之千丝万缕的1776年美国建国留给后人的有益启示似乎更多。途径方式不一,结局大不相同,令人扼腕。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14 03:06:00
  谢谢骗骗,谢谢雁老师~:))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