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俞樾交游小考

楼主:知白守黑 时间:2013-08-12 19:48:39 点击:802 回复:7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杨岘的事迹暂放一边了,尽管与杨岘与胡澍交情很好(见《内经校义》序中的胡培系《户部郎中胡君荄甫事状》。胡培系亦朴学家,曰:“先君授以段氏《说文注》、顾氏《音学五书》、江氏《四声切韵表》诸书,遂通声音训诂之学。后见高邮王氏书,益笃嗜之。”),缪荃孙《续碑传集》中也至少收集了杨岘的五篇文章,但上次杨岘的基本情况都有了,只是不太清楚的是杨岘与二胡、赵之谦、戴望何时订交的。费行简《近代名人小传》说杨岘少与俞樾为友,学训诂,但只是粗通门径。杨岘与俞樾的往来也尚不清楚。咸丰八年(1958年)俞樾被罢官侨居苏州,大概与杨岘会有一些往来,此时杨岘40岁,但多居杭州,所以往来时间也许更应该提前或者推后。推后的可能性极大,因为俞樾与曾国藩关系很好,而杨岘也在曾氏大营里呆过。

  俞樾是晚清浙江大儒,后世声名很响。但人们对他也有些不同看法。如近代语言学家王力、洪诚都很贬他,主要是他滥用通假和因声求义的方法,不免出新出奇。连不太通汉学的曾国藩在给何绍基的书信中也说俞氏两平议著书太早,妄自出新,应大加删减。

  实际上俞樾的这种学术不足是他交游的缺陷所导致的。他38岁才开始真正治经。并且是闭门,不太与外界往来,偶尔向人借借书而已。由于自家贫,他书籍不丰。由于新近罢官,仕途永绝,他有些羞赧而不愿见人。但他仍然写出了《群经平议》、《诸子平议》来,可见他很下功夫,很看重治学上的能力和抱负,因为他的仕途已经无望了。俞曲园是处于朴学刚刚受到太平天国起义的重创之后诞生出这两部著作的,因为在朴学史上很有历史意义。尽管有些不足,但毕竟是遵守朴学家法。这其实很俞樾在其他方面受到的影响也很有关系。如俞樾在6岁时从母学《四书》,10岁时跟戴望的父亲戴福谦(字贻仲)读书5年,15岁时随父俞鸿渐学,粗通经文大义。俞曲园在《群经平议》序言中说:自己有幸生于乾嘉诸位老先生之后,与闻绪论。后觉高邮王氏治经最精。这话是不错的。王氏父子以小学治经,当时处于学术的中心位置。俞樾在30岁时中进士,达到了自己生涯中的第一个高峰点。在京师圈里,他接触到潘祖荫、祁寯藻。祁寯藻以治《说文》著称,是承接乾嘉学术的余脉的。祁寯藻与前辈的阮元、程恩泽相往来,与后学何绍基、张穆为好友,在校刊小徐的《说文解字系传》时任江苏学政,又拜访过李兆洛,得其弟子之助,延接过俞正燮校书,并入惜阴书院,聘请过苗夔、王筠入幕府。因此,他给予俞樾的影响,也是乾嘉学人给他的影响。二人往来的书信见于俞樾的《春在堂全书》中的《袖中书》和《春在堂尺牍》中。

  俞樾在中进士前当过十几年的家庭教书,在教书时当然以训诂为主,这也为他以训诂方法来治经打下基础,所以他的《古书疑义举例》纯然是塾师的口气。不过,对他治朴学产生第二次推动力的还是在咸丰八年他侨居苏州的时候。那两年,陈奂和宋翔凤都在苏州。前一年他的表侄戴望已拜陈奂为师,因此俞樾自然会去拜访,这在他的《春在堂随笔》中也提到了。只是俞樾在同治之前的书信都没有保留,因此查不到更多的记载。宋翔凤对俞樾的影响是使之在治《春秋》时偏向《公羊传》。陈奂对他的影响应该是训诂,不过这种影响也实在有限。真正治朴学,需要坐冷板凳自己在书屋,阅读前人典籍下功夫,这点俞樾做到了,只是交游上的不足,为他的学术带来后世评之为得失参半的某些非议。当然,这之限于他的前两部书,章太炎在《俞先生传》中也说他好改经字。不过由于他治学广博,贯通群籍(任河南学政时他已写过易学著作),能下己断,特别是他所教的杭州诂经精舍的学生中举人的比例很高,他逐渐声名鹊起。在朴学走下坡路之际,起到了重振朴学的目的。

  后来俞樾的交游就广泛多了,与前辈、平辈、后辈都有很多交往。前辈学人除了上文提到的祁寯藻、潘文勤(《春在堂随笔》、《春在堂尺牍》均有记载)、陈奂、宋翔凤之外,还有何绍基、吴廷康(浙派金石学家)(以上二位见《春在堂随笔》)、高均儒(字伯平,秀水人。廪贡生。性狷介,严取与之节。治三礼主郑氏。尤服膺宋儒,见文士荡行检者则绝之如雠,人苦其难近。著《续东轩集》,为俞樾两平议著作的校勘者)、吴云(号平斋,曾官居苏州知府。好古,精鉴赏,性喜金石彝鼎、法书名画、汉印晋砖,宋元书籍,一一罗致,著有《两罍轩彝器图释》、《二百兰亭斋金石三种》)、乔松年(为祁寯藻弟子,著有《萝藦亭札记》,《茶香室丛钞》引用过)(以上见《春在堂尺牍》和《袖中书》)、冯桂芬(号景庭,江苏吴县人。道光二十年进士,先后主讲南京惜阴、上海敬业、苏州紫阳、正谊诸书院,约20年。所学甚博,经史掌故之外,于天文、舆地、算学、小学、水利、农田,皆有讲求。著有《校邠庐抗议》、《两淮盐法志》、《说文解字段注考证》十六卷、《弧矢算术乞田草图解》、《西算新法直解》、《显志堂诗文集》等。俞樾《春在堂杂文》续编卷三《冯景庭先生显志堂稿序》云:“先生于余为同馆前辈。同治中,余寓吴下,主讲紫阳。先生亦主正谊讲席,时相过从。其后先生移家木渎,距城稍远,然岁必一再至,谈经史疑义,又或纵言,及于时事。”)、雷浚(段玉裁弟子,光绪元年访俞樾,以《说文外编》十五卷相示,见《春在堂杂文》)

  平辈学人有桂文灿(见《春在堂随笔》)、孙衣言(同年进士)、刘恭冕(见《春在堂尺牍》,赠俞樾《论语正义》)、魏锡曾(字稼孙,浙江仁和人。平生酷嗜金石,富藏碑拓,撰有《续语堂碑录》及《金石跋》,欲为王昶《金石萃编》撰补正)。

  晚辈学人有胡澍(俞樾与胡培系曾同在杭州书局,胡澍因听说俞樾)、黄以周、戴望、谭献、陆心源、钟文烝(以上见《袖中书》、《春在堂尺牍》,又俞樾《春在堂楹联录存》有钟子勤孝廉挽联,言曰:“子勤精谷梁之学,著《谷梁补注》二十四卷,主讲上海敬业书院者十余年。余每至沪,必与讨论经义,今不可得矣。其殁也,年六十”。 挽联为:“廿四卷补注,为谷梁子功臣,频年手校青编,镂版告成犹及见;六十岁耆儒,是乾嘉间宗派,此后我来黄浦,谈经同调更无人。”)、孙诒让(见《古籀余论》序言)、缪荃孙(见《续碑传集》俞樾条)、于鬯(号香草,著有《香草校书》、《香草续校书》等)、冒广生、冯一梅、汪鸣銮(日本京都大学藏俞曲园尺牍)等。

  以上只是摘录了一部分,不过可见一般。俞曲园是很随性的人,也爱作诗词,这也影响了他的治经风格和著作体例(精审方面不如王氏父子,也不如孙诒让)。不过,由于他早早放弃仕途,而在书院教学,使得他有充裕的时间集中到朴学上来,所以他有东南大儒之称,并非浪得虚名。我曾访问过西湖三台山上俞樾的墓地,很孤零零的在绿草丛中。晚清的最后三十年,西学大量涌入,逐渐将朴学淹没,这也是俞曲园所始料不及的。不过他带出的弟子已经遍及国内各地,甚至远播东洋,这也许比他的朴学研究更为重要吧。


  2013-8-12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8-12 23:37:00
  学习了!谢谢知兄为我们带来的关于俞樾交游的考证。精品。

  知兄能否再加上些具体的例子,让我们多些感性的认识?~~~:)
作者 :ernie 时间:2013-08-13 17:29:00
  多谢知白兄好文!节日快乐!
楼主知白守黑 时间:2013-08-13 17:53:00
  这篇别字衍字有点多,不好意思,多谢版主给红脸。

  祝豆蔻和ernie兄节日快乐!

  感性例子就好比剧本那样叙述和描写一下,只有等下次了。是有点笼统,不过写起来还行,不算太费力。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8-13 18:34:00
  多谢知兄不断惠赐佳作!小院随时恭候~~~:)

  祝知兄七夕快乐!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8-19 19:05:00
  提
作者 :凉风起1 时间:2014-12-30 10:28:35
  知白先生,感觉清人为文,可用文省称省学政。但苦于资料有限,查之无据,望先生踢教!
作者 :凉风起1 时间:2014-12-30 10:33:56
  祁寯藻与前辈的阮元、程恩泽相往来,与后学何绍基、张穆为好友,在校刊小徐的《说文解字系传》时任江苏学政。----江苏学政,称文省?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