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风物

楼主:无常09 时间:2013-06-23 21:38:35 点击:116 回复: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风物】

  月光飞过山岗,饶恕了你的美丽。
  脖子根上,三级烫伤的小疤痕
  刹那明亮。那被月光锁住的
  血液,火焰一样再次奔涌
  在厢房一侧,饶恕
  柴薪的冬眠。

  天空之上,一滴水是圆的,
  冰滴清亮,砂粒的内核是坚果的涩。
  而在人世间,在不锈钢平底锅里一只月亮
  翻滚,物欲一样焦糊,
  油烟饶恕奢糜。

  我们的心灵被抵制,
  火舌吞吐信子,煤气像脾气忽大忽小。
  太富有了总是渴慕匮乏,
  太匮乏了总是向往信仰。
  而风物笨拙,需要一个同样笨拙的词
  去安顿它。

  【惊雷】

  第一声春雷——
  那天空的革命口号蓦然响起,
  我不知道要躲到哪儿去。

  雨就要落下,
  游行队伍就要到来。
  一根牵牛绳牵着那些人,
  后面的则举着愤怒的拳头。
  他们从公社操坪出发,
  (在那儿开批斗会)
  然后经过小学校的前门。
  前门右侧是一条土路,
  土路左旁有我家的一口地窖……

  雨落下来了,
  游行队伍马上过来了,
  激昂的口号一浪高过一浪。
  我爬在地窖的木梯上,
  扒开湿湿的地菜茅丛,
  一边啃红薯一边看热闹:
  一根牵牛绳牵着那些人,
  雨水打湿纸糊的高帽,
  上面的红字血一样化掉……
  又一声春雷炸响,
  我溜回黑暗的窖底继续啃红薯,
  心跳着,头发湿漉漉的。

  【萍岛】

  他要在潇水与湘江结合处
  缝一条痛苦的拉链。
  小鱼跳出河面制止他:
  “那些羽毛呀——
  野鸭游去的路线,多好的水拉链……
  那些帆影呀——
  桨橹走过的路线,多好的风拉链……
  噢还有皇娥女英呀——
  她们飞过的路线,多好的云拉链……”

  另一条小鱼跳出河面,呼应道:
  “水呀风呀云呀——
  三条拉链圈起来,链牙如浪花
  把小岛的快乐浮起来……”

  【躬耕】

  你扔掉羽毛拿起锄头。
  你收起雨伞披上蓑衣。
  你模仿父亲,
  你有了爷爷的怪模样:
  颤颤走在木桥上,手中锄头当拐杖。
  而在河岸,我的瞎子奶奶
  伫在屋檐下久久遥望。

  那些种子替锄头说出幸福,
  那些植物替幸福不断生长。
  现在你身临其境,
  你又一次长大了。
  雨停了,蜂蝶跟来了
  新的阳光和清白的风。
  你脱下蓑衣,赤膊,不停地挖,
  不停地喘息,胡须一个时辰长了半寸
  滴着汗水直指胸口。你的背
  越来越躬直到与泥土平行
  甚或进入泥土。像植物的根,
  我们的劳作总是从泥土开始,
  而庄稼从我们的脊背开始
  生长,然后伸向天空。

  【等待】

  一夜够了么,
  不,十年也不够
  睡一觉但总会醒来,
  而肉身已在别处,等待。

  有时行于山溪,
  有时清静,似乎满足于责任。
  一只死去的野兔,
  它的皮挂在槭枝上。
  它的肉身去了哪里?
  槭树下,山风阵阵,溪水潺潺。
  “对于诗歌,对于人性,
  最深刻的阅读是误读,
  最深刻的理解是误解?”
  我越来越清静,无为
  似乎满足于对自己的误解。

  “自救将后于死亡。”
  我仍然执于下一个十年,等待。
  我仍然羸弱。

  【春秋】

  更大的混乱来自禁忌。
  更好的道德来自怯懦。

  “秩序!”“秩序!”
  那垂钓的仙人惊呼。
  另有人代替鯈鱼思考,
  他的直勾让河流延伸开去,拥有
  意义空寂的海洋。

  然后溯至濠梁,彼时
  是非跟我们一样热爱诱饵。
  彼时,无名的是花朵,有名的是英雄,
  他一个不爽性便要乘桴浮于海。

  【艺术】

  它的话为别的鸟反复引述,
  剪贴在树叶上,
  一张黑白照。

  这意味着:
  用舌头思考的勇气
  超过了一座山脉奔涌的激情。
  在湛蓝的天空下,
  白云出岫,草木摇曳,
  鸟儿来回巡游,日复一日。

  它,或者它们
  呆在笼子时就像学院派诗人。
  他们沉在面盆里洗头
  一边哼唱蔡琴的歌:
  “爱已在路的尽头,
  付出过才能说你爱过。”*

  *注:蔡琴《爱像一首歌》的歌词。

  【深渊】

  我已不再疲于奔命,
  安静地,像一块黄金融入深渊。
  你听见回音了吗?
  你一定听见了黄鹂啼鸣。

  深渊上空黄鹂的讨论在继续:
  “黄昏时分,黄金何以暴跌?”
  “它是联通黑暗与深渊的导体,
  它凸现时就已见证人性的消失……”
  “就如隐身的电,只有触碰它
  才能体验战栗的爱情?”

  没有比天空更大的深渊,
  我的爱情就存放在那里。
  而在我掉进深渊的刹那,
  就已听见自己落在渊底的回音。

  【雾气】

  雾气消退,那些重新长出的风光
  如同梦境把天地开涮一番。
  那些梦呓,那些词语,隐匿的快乐
  还将随消退的雾气再次消退,
  在每一个清晨,
  在噩梦不肯醒来的时候。

  没有人被一再祝福,
  当噩梦醒来,他不能自生自长。

  【樱桃】

  不要迷恋红润的幸福。
  画布上,静物有波浪形状。
  霞光推开山影,你身上
  蛮荒若隐若现。你嘴里
  经不起咬嚼的智齿推开另一扇门,
  读你的唇语,玛瑙的心跳。

  黄昏时铃铛敲响。不要!
  不要,不要继续迷恋,
  铃铛敲响时你面容忧戚。
  你终会面容忧戚,
  因脱水而再度迷恋红润的幸福。

  【楼影】

  走在街上,太阳或已偏西,
  庞大的阴影中我在飞升。

  或许,高楼有多少层,
  阴影就会有多少层,甚或更多。
  它似乎没有覆下而是在空中
  接引我的身体然后一层一层剥蚀,
  像龙卷风,来自背后的
  拥抱山高水长。

  像我们的胞衣。那些行人、街道、超市、草木,
  那些风、瑟缩于虚妄的虫鸟和孩子们抑郁的歌声
  也将飞升,藏匿于阴影之中。
  而在阴影之外,世界正重新诞生,集结,
  预备将我们拯救带往更高的天堂。

  【黎明】

  黎明后面的青草,
  那天空飞翔的鸟,
  等待的光。

  夜的瞳仁旋进鸟的眼窝,
  在其中撩拨低矮的百日草。
  我坐在银杏下窥探隐约的天空,
  一些失去的时光进入鸟的画外音:
  “保持羽毛的湿度,
  把它转换成未来的冷光源。”
  云朵飘过,它心里涌出阴影。

  此是黎明,光源里荧光粉的气息。
  我起身离开,跨壕沟上公路,
  迅疾爬上垂直的斑马线。

  【炊烟】

  北窗下住着几户农人。
  时已近午,他们明净的厨房
  飘出仔姜炒血鸭的香味。

  窗台上,玫瑰的枝桠上
  向天空伸触角的小蜗牛,我的故居。
  曾经,我居住在稻禾上,姜叶上,
  居住在火焰上云朵上。
  星月前来参观,秋风
  用横扫落叶的笔慨然题辞:
  肉身之外别无爱。

  现在,无爱的肉身冒油烟。
  楼下空地上,沉疴的农人不停地干咳,
  挥着旧晚霞,嘴里的雾
  朝自己泄愤。

  【蟋蟀】

  空山新雨后,松间明月照。
  花草摇晃,蟋蟀天真如同
  刚刚冒出松枝的小蘑菇。
  一股气流起于谷底,
  穿过松林进入幽暗岩洞时一个人
  突然放弃犹疑,一声轻吼,一身轻盈。

  那字词穿过你,像花粉
  穿过鼻炎患者不幸的上颌窦。
  然后是一个清亮的喷嚏,那快慰
  如同月光溅于松间,十里之外
  蟋蟀始料不及。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23 23:47:00
  无常,今天好累,明天再拜读。:)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24 15:07:00
  《萍岛》写得好!非常生动形象。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14 03:13:00
  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