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九泉稍待眼枯人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4-05-01 09:44:17 点击:1591 回复: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涕泣对牛衣卌载都成肠断史 废残难豹隐九泉稍待眼枯人
  这是陈寅恪先生辞世前几个月为他夫人“预写”的挽联。上联大意是说,夫妻已经都成了悲惨的历史;下联说,我这个废残之身,也难以继续多少日子,你在九泉之下,稍微等等我这个眼枯之人,我很快就会来追随你了。
  当时夫人唐篔病重,陈先生残疾,相依为命,牛衣对泣;而又处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烈火正旺之时。夫妇二人,真是风烛晚年朝不保夕。后来没过多久,陈先生夫妇就先后撒手,相依而去了。学贯中西名动天下的陈先生,最后竟这样走完自己的人生旅途。更为不堪的事,这种情形不只是先生一人一家的遭遇,几千几万大学教授,忽然都失去了教学、研究的自由,失去尊严,失去生活保障,失去生命保障……巴金先生提出,应当建立一个文革历史纪念馆,可惜到今没有能实现。
  近在《读者》二零一四年十期读到一篇文章,说到这副对联。对“九泉稍待眼枯人”这一句,文章解释说“纵然身赴九泉,定会在黄泉路上安心等待他泣血眼枯的亲人--------他的爱妻唐筼”。并把这幅对联说成是陈先生生前预写的自挽联。
  或许是,挽联本是无题之作,可以猜想是预挽夫人 ,也可以理解成预拟自挽?
  你先走了,稍微等等我,我也就要来了。“九泉稍待眼枯人”这一句,和“卌载都成肠断史”一句就形成更大的震撼力。陈先生讲历史,常常用以诗证史的方法。这预挽联,也可证史。一个家庭的肠断史,可证一个时代的肠断史。
  我即使先走了,也会在那里安心的等着你。这就像是最后的情书,证明忠贞不渝的爱情了(《读者》上那篇文章,题目就是《陈寅恪的“四等爱情”》。为了说明陈唐夫妇的深深爱情,引用此联好像很有说服力?)。
  二者相较,我愿认为这是陈先生为夫人唐筼所写预挽联,是悲愤之作,当然也可见夫妇之情深。当年傅雷先生夫妇同日自尽,可以说是夫妇情深,但更是以死证史。这都是悲愤的控诉,那肠断史,是不可以忘记的,也是不可以淡化的。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4-05-02 09:09:01
  典故的使用和作用

  1919年以前,诗文中用一些典故,是最平常不过的事。那时候“推车卖浆”者流基本上和文字无缘,文人用典不用典和他们也不发生关系。后来识字人多了,但是虽识字而还未能博览群书,碰到文人雅士诗文中的典故,就不能理解,不知所云。于是文学革命就提倡用白话文,把那些旧诗旧文称为“死文学”,其中的用典故被认为是故弄玄虚,故意要人看不懂云云。
  读诗读文遇见不熟悉的典故,真会有两眼抹黑,无从索解的感觉。但是若是知道这典故的读者,他会觉得,这个典故的使用,大大加深了诗文的感染力。
  “ 涕泣对牛衣卌载都成肠断史 废残难豹隐九泉稍待眼枯人”
  这是陈寅恪先生辞世前不久为他夫人“预写”的挽联。大意是说,四十年夫妻已经都成了悲惨的历史;我这个废残之身,也难以继续多少日子,你在九泉之下,稍微等等我这个眼枯之人,我很快就会来追随你了。
  其中两个典“牛衣对泣”和“南山豹隐”。如果不清楚,也可以大致了解对联说的什么(如上)。
  《汉书 王章传》:“王章字仲卿,为诸生,学长安,独与妻居。章疾病,无被,卧牛衣中,与妻诀,涕泣。其妻呵怒责曰:‘仲卿!京师尊贵在朝廷人谁逾仲卿者?今疾病困厄,不自激昂,乃反涕泣,何鄙也!’”王章妻子在他因贫病而涕泣时,用呵责来勉励他奋起共度时艰。对联用这典故更见夫妇情深,更见丧妻之痛。几个字胜过多多字。
  《列女传 陶答子妻》:“妾闻南山有玄豹,雾雨七日而不下食者,何也?欲以泽其毛而成文章也。故藏而远害。”对联用这个典故,着重在“藏而远害”一点上。当时文革正起,陈先生夫妇被扫地出门,家被抄,存款被冻结,人被伤,还要天天批天天斗。“废残难豹隐”,五个字有多少潜台词在里边!和下面“九泉稍待眼枯人”加在一起,又是何等的凄苦哀伤悲情!
  要用白话文不用典故,说说同样的意思同样的感情,不知要用多少字,而且还不知能不能达到同样的程度。这就是典故的作用了
作者 :ernie 时间:2014-05-03 08:40:34
  用典,文字的容量和意蕴都大大扩展。

  意会,因此得以“言传”。

  文学革命那些妄人,其实是只许自己用典,不许别人用。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4-05-03 23:04:10
  文革对知识分子,确实是不公正。这是发动群众的害处。但是对于当时的政府部门当权者,却的确有关进笼子的效果。事情只能一分为二地看。

  对用典,赞同钱老和E兄!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4-05-05 13:30:04
  这是陈寅恪先生辞世前几个月为他夫人“预写”的挽联。


  以上是一种说法。

  陈先生诗集编者认为“此联可能预作于一九六七年前后”,则比上面说法更早。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4-06-01 08:59:13
  文革对知识分子,确实是不公正。这是发动群众的害处。但是对于当时的政府部门当权者,却的确有关进笼子的效果。事情只能一分为二地看。
  -------------------------------------
  但是从后来的”效果“看,后来的当权者就更肆无忌惮了。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4-06-01 15:54:41
  后来的当权者恐怕正是因为缺乏文革的约束,所以更肆无忌惮了。所以那不是文革的结果。而恰是反文革的结果。

  知识分子的两难处境在于,他们的实际地位在依附于人民时,往往不被人民看重,没有受尊重的感觉。在依附于权力时,往往拥有虚荣,但会让良心不安。

  这个问题毛主席看的很透彻,知识分子是没有独立主体性的阶层——这是一个很深刻很诚实的判断。他主张知识分子跟工农结合。但在他的时代,虽然结合得很好,但有些怨声载道~~~

  另外,文革初期恶性迫害知识分子的人,往往并不是工农大众。那些人,带有真正的法西斯色彩和投机性。实际上正是发动文革者试图去改变的。

  总的来说,我心理上反对文革,反感文革。因为运动一起来,泥沙俱下,往往坏人首先跳出来作恶,把好人整得死去活来。美好的东西都脆弱,禁不起。可是也许美好的事物该学得皮实些,让自己经过大震荡之后迎来曙光。那就会是一个又美好又强大的新生。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4-11-06 19:26:35
  后来的当权者恐怕正是因为缺乏文革的约束,所以更肆无忌惮了。
  ------------------------------------------------------------------
  外在的约束,即使强大,也是不能解决问题的。特别是当权派,如果不能自我约束,差不多总是会走错路的。
作者 :宋人爱杏花 时间:2015-01-06 21:05:08
  学习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