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端午的误会

楼主:启予者商也 时间:2013-06-14 18:03:06 点击:234 回复:1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端午的误会


  端午节是全国性的农历节日,南北却各有其特色。南方多水,江河间可以赛龙舟抓鸭子;北方就难得有那么热烈的气氛,大都简单的吃吃粽子插插艾蒿而已。

  粽子,英语翻译作Rice Dumpling. Dumpling在北方叫做“饺子”。“饺子”是小麦面粉儿搅和成面筋,擀面杖压成薄皮儿,包着各种馅儿,巧手捏得半月白,开水煮成满口香。Rice Dumpling却以竹叶儿,苇叶儿或者橡树叶子为皮儿,馅以糯米,大枣,蛋黄,瘦肉,豆沙等等,细线绕缠,在苏打水里浸泡半晌,文火煮熟,植物的天然清香自是唇含齿染。所以,粽子译作Rice Dumpling,并非是味道或气味上与“饺子”通感,小麦和大米的Dumpling仅仅略有形似而已。

  不说Dumpling之异型,单说粽子的味儿,南北也各有不同。嘉兴百年老品牌五芳斋粽子,我喜欢吃带一块肥肉的那种,软,香,细微,滑腻。北方的粽子以天津卫风格为代表,塘沽盐碱地的芦苇叶子,裹上一个大大的板栗,或者核桃仁儿,大异于南方的香软和柔媚,突兀而起一种深远的爽气。

  过端午,门前要悬挂艾草。这艾草,也南北有别。南方艾草,以楚地蕲艾为翘楚,茎、叶均可入药。蕲春和大悟古称蕲州,以蕲竹、蕲艾、蕲蛇、蕲龟闻名。《本草纲目》中说:“近代惟汤阳者谓之北艾,四明者谓之海艾,自成化以来,则以蕲州者为胜,用充方物,天下重之,谓之蕲艾。”

  所谓“用充方物”,也就是“针病炙疾”。“针病”就是用金针银针或者铜针扎治身上经络穴位;而“炙疾”则是用艾草制作艾绒,通过机械能或者热能把艾的微量元素溶进人体血液循环,以便杀菌排毒。“炙疾”后的皮肤往往严重受损,留下一个不再有毛孔的疤痕。小时候见到这样的疤痕,都称作“救(炙)过了”或者“爱(艾)过了”,戏谑中充满了对疾患者友爱和同情。

  在北方有谚语说,“春捂秋冻”,又说“吃了端午粽,再把棉袄扔”。按照农历节气而言,立春时阳气初动,清明时阴阳分离,端午时阳气初占主导地位。南方虽不至于“吃了端午粽,再把棉袄扔”,然而南方多瘴气,天地山泽间,必到端午时节方能感觉到天清地明的爽气。在多瘴的日子里,老百姓皮肤红痒,气管儿因潮气或者花粉过敏,惊蛰以来的蚊叮虫咬,往往令人不胜其烦;端午节时採得大把艾草,艾叶儿搓洗全身,利用其中富含的钾和锰,祛痒,抗过敏。艾叶儿的其他中药成分还能平喘,止血;艾叶的气味儿,也能熏得飞虫退避三舍。

  北方常常误把茵陈认为艾叶。三月茵陈四月蒿。茵陈可以治疗黄疸肝炎,春天又是甲肝流行的季节,所以茵陈冲茶,佐以板蓝根,是相当实惠而又实效的验方。端午节时门前挂上蒿草,已经是过时的茵陈;虽然已了无药用,却也聊作心理的慰藉。还有一种青蒿,因为中国从中提炼出青蒿素,善治疟疾,是草民的草药,早已闻名亚非拉。端午节的门槛上,想必也有此君的身影,混在艾草里误传其气味儿。

  《孟子·离娄上》:“今之欲王者,犹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也。”端午的艾草,不单是作为祛病辟邪的药物实用地插挂在门楣,也制作荷包服艾以盈腰,美美的摇晃着她的芬芳。小时候每逢端午节,我妈妈就会给我缝制各款各式的荷包,里面填上艾叶,各种香花,外面饰以金丝银线绣成的碎花什锦,挂上平时积攒在墙角的古代铜币,并用黑乎乎的一分二分五分人民币钢镚儿细细地敲打成各种银光瓦亮的装饰品,诸如戒指,耳环,生肖图案等等,叮叮当当地交响于我蹦蹦跳跳的荷包边上。人民币钢镚儿必须是发黑的,那表明其中含铅含锌成分多,延展性好,在制作小饰物时不易破裂。正是古人所谓“衫裁艾虎。更钗凫朱符……荷香暗度。”

  民间端午风俗中的艾草各有不同,不管是插在门楣,还是悬在腰间,相同的是对屈原的误会。“户服艾以盈要兮,谓幽兰其不可佩。”“何昔日之芳草兮,今直为此萧艾也。”《离骚》里生长着的艾蒿,屈原以为是与芝兰芷蕙对立的俗物,却在纪念他的节日里高悬低挂。细按其诗意,似乎是家家户户服艾以盈腰在屈子时代已然流行于世,不过他老人家信而好古,立意追求“昔日之芳草”。

  北方民间俗世误会了屈原,归根结底是《诗经》与《离骚》的流风所致,一方文化养育一方人。而南方民俗也用屈原蔑视的艾蒿作为节日的纪念物,那似乎是传统上《诗经》胜过《离骚》的明证。屈原慨叹“何昔日之芳草兮,今直为此萧艾也。”而《王风·采葛》则吟唱:“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至于《小雅~鹿鸣》: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呦呦鹿鸣,食野之蒿。我有嘉宾,德音孔昭。视民不恌,君子是则是效。我有旨酒,嘉宾式燕以敖。
  呦呦鹿鸣,食野之芩。我有嘉宾,鼓瑟鼓琴。鼓瑟鼓琴,和乐且湛。我有旨酒,以燕乐嘉宾之心。”

  这儿的“苹-蒿-芩”,笼统地被经典注释家们解作“蒿”,混淆了艾蒿,茵陈蒿和青蒿,浑然分不出性状的区别,也辨不来形态的差异。古代注释家们似乎乐于做这种相似性的《易经》或者《山海经经》式的联想,而不是像林奈那样追求植物分类的确定性,也没有达尔文那种归纳推理能力。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14 20:27:00
  姐姐,替换不?:)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14 20:26:00
  先推荐!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14 21:03:00
  已换!删除否?:)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14 21:09:00
  多谢告示,已删除!:)))以后均照此惯例,你说替换,我就替换,然后直接删除冗余。
  谢谢姐姐惠赐佳作!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14 21:32:00
  嘉兴百年老品牌五芳斋粽子,我喜欢吃带一块肥肉的那种,软,香,细微,滑腻。北方的粽子以天津卫风格为代表,塘沽盐碱地的芦苇叶子,裹上一个大大的板栗,或者核桃仁儿,大异于南方的香软和柔媚,突兀而起一种深远的爽气。
  ==========
  我爱吃肥肉带板栗带蛋黄的那种,我的口味仿佛最重,呵呵~~~
作者 :神农二123 时间:2013-06-15 13:06:00
  关于这三年之艾可以治病,在《思亲补读录》书中读到过,不过是用作比喻的(钱穆先生以此作喻,劝联大学生安心读书,积累本领,将来发挥大用)。但是浦江清作诗云“难将蓬艾意,还共世人论”等等。
作者 :同尘三千1 时间:2013-06-15 14:04:00
  民间端午风俗中的艾草各有不同,不管是插在门楣,还是悬在腰间,相同的是对屈原的误会.

  ------------------------

  这个,和屈原什么关系没有。祛病祭祀的延伸罢了。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18 18:49:00
  在北方有谚语说,“春捂秋冻”,又说“吃了端午粽,再把棉袄扔”
  ========
  巴黎真正是吃过了粽子,才真正算暖和起来。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14 03:10:00
  姐姐最近四处旅游的吧,羡慕~~~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