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对吴亮《思想的尖叫》一文的点评

楼主:高隐 时间:2013-07-13 16:31:21 点击:204 回复:10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1、被马克思颠倒的肯尼迪追问
  别问作家有没有为时代提供思想,应该问的是,时代有没有为作家提供得以自由提供思想的必要条件。批评家的当前任务不是向作家索要所谓的思想,而是先为没有思想、不愿意思想或不愿意表达思想以及思想陷于茫然乃至于等待你们这些自诩的先知赐予他们以思想启蒙的作家们解释一个迫在眉睫的疑问: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社会历史条件,影响了、限制了、生产了、纵容了和决定了如你们所见的犬儒主义意识状态?

  点评:这种说法无非是在为作家自己的平庸和无能寻找遁词罢了。所谓“没有思想、不愿意思想或不愿意表达思想以及思想陷于茫然”等等,说来说去,无非仍然停留在“创作权利”的圈子里原地踏步而已,就一点也没有再往前进一步的能力了。如此重复又有何益?除非作家们写出来的东西不给大众阅读,那么所有这一切人们自然也无从评价。可是一旦你交付读者,那么这就是文学批评这门学科的权利了。
  事实上也没有多少人否定你们怎么写的权利,而仅仅是针对作品本身的精神内涵作出高下优劣的评价。提出这种追问的人自己首先也不想想,如今这个互联网时代比之我们古人所处的情境如何?难道我们今天的作家们深受体制困扰而不得不虚无平庸,古代人就很自由了?难道我们今天文学作品思想精神深度就一定等于必然跟体制发生刑事和人事冲突,才算得上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古人那些风骨及其经典又从何而来?谁能给解释解释?
  如果说当今的体制确实压住了作家,作家们真正的大作全都据说只能被私藏进“抽屉文学”里面,那么请问,在这个伟大得互联网时代,貌似读者也并没有从你们那里读到发在网络上任何有多少内涵的文字吧?更甭提什么震撼人心了。相反倒是那些默默无闻、始终处在社会与文坛边缘的民间文化人,反而写出不少远比成名作家要深刻多的作品。比如我这里有一篇无名人士写的一篇文章,题目叫做《致朋友们的公开信》。体制的问题是一个方面,但并不是全部,不然就无法解释我们的古人留下的成就。这不禁让我想起小时候看的电影,国军将领惨败后分析道:不是我无能,而是共军太狡猾。呵呵,这种辩词貌似在这里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而既然,这位谢穆一直在以作家对世界特殊的理解方式这一权利来为平庸化辩护,那么如今又何必找出体制的理由,从而来增加自己辩词的底气呢?这岂非多此一举?


  2、未必强大的思想
  按照帕斯卡的经典定义,思想不过是一种芦苇的属性,这种芦苇就是人。思想未必强大!思想很可能十分脆弱,易折的思想,渺小的思想,不可能的思想,幽暗的思想,不被表达的思想,异端的思想,犯禁的思想,有罪的思想,享乐的思想,不道德的思想,孤立的思想,狂妄的思想,任意的思想,尚未成型的思想,偏执的思想,苟且的思想,充满怨恨与敌意的思想……这样的思想不是思想吗,这样的思想需要“重振”吗,这样的思想应当打入地狱吗,这样思想的人恳求你们去拯救了吗,这样的思想不正以它们各自的野生方式或变种的方式已经出现在文学中了吗?

  点评:思想当然有许多种,这也本身也是老生常谈罢了。人们有平庸的思想,也有深刻的思想;有天才的思想,也有凡人的思想;有合乎道德的思想,也有反道德的思想;有自由主义思想,也有社会主义思想。希特勒也有他的法西斯思想,拉登也有他的恐怖主义思想。思想如果不转化为具体行动,那么尽可以藏进你的脑子里,也可以写成文字作品,构成文学现象在事实上的千姿百态,这还是你的权利,思想自由的权利。
  说来说去这个谢幕还是停留在权利的表层里,却始终不能正面回答:人,或者文学,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思想选择,来提升自己的精神价值?还是根本无需选择?或者文学根本不需要精神?而如果文学真的根本不需要什么终极的精神和价值,那么你又如何证明这才是真正发现了文学的真相?代表了文学的本质和真理的全部?而不是您自己所嘲讽的那种“‘自以为找到了真理的教条主义者’”?!
  谢幕先生这类A、B、C、D的思考,貌似深沉,然而其实每一点都仍然停留在权利的圈子里原地踏步,始终没有给我们增添任何新的内容。


  3、把哲学与文学混为一谈是一个明显的错误,文学根本就不应该把自己建立在哲学理论的基础上,哲学追求的是普遍性,而文学所坚持,也就是它所致力于反对的,恰恰是普遍适用的哲学理论,回到复杂的人类生活及个人历史经验的差异之中。

  点评:这个谢穆又在偷换概念!文学当然不可与哲学混为一谈,谁又在这里混为一谈了?文学本身难道不是一种精神创造吗?既然如此,那么,难道一涉及到精神价值领域就等于把两者混淆等同起来了?
  说文学要“回到复杂的人类生活及个人历史经验的差异之中”,这本身没错,这原本就是文学艺术自己的特性,反映或者表现生活现象本来的面貌。但问题是,这种回到生活面貌本身,又是为了什么?难道文学就如同摄影一般机械地、毫无作家个人主观倾向的纯客观的复制?仅仅是为反映而反映,为表现而表现?用以前孙绍振的说法就是,溶解在生活中的秘密才是文学真正要表达的。而这就构成了作家本人对人生和世界的基本立场、观念、情感、思想、体验在内的精神内涵,并且随着每个人禀赋和认识的差异而有深浅高下之分。
  因此谢穆先生这段话在此如果不是在是用文学对具体生活的表面现象的描摹和再现,去偷换、掩盖在生活表面背后作家以及公众普遍的精神联系,那么又能说明什么?而实际上,作家本人对生活的表现和描摹本身不可能不融化进自我的感知和认识的,那么这本身不又跟精神价值发生联系了么?谢穆这番话不就等于白说了么?
  而文学一旦涉及到精神内涵的考量与评价,那就必然涉及到思辨领域,而思辨则是哲学的本性,也是哲学本身的存在方式。按照王德峰教授的理解,哲学是一切科学的发源和基础(并非最高的概括和总结),那么用在这里,也正好印证了文学的精神实质,与哲学密不可分。文学如果没有一种哲学形而上的皈依,就象道德法则在康德那里没有“上帝”这样一个预设那样,是缺乏终极性根基的,自然也难以被历史记忆的。



  以上文字原始出处:2010年1月份“小众菜园”论坛《谢穆:思想的尖叫》一文及其跟帖。
  http://bbs.99read.com/dispbbs.asp?boardid=18&Id=149959
  谢穆是吴亮笔名,人生过客乃本人在菜园的ID。
楼主高隐 时间:2013-07-13 16:48:00
  附上吴亮原文:


  《思想的尖叫》

  谢 穆



  被马克思颠倒的肯尼迪追问

  别问作家有没有为时代提供思想,应该问的是,时代有没有为作家提供得以自由提供思想的必要条件。批评家的当前任务不是向作家索要所谓的思想,而是先为没有思想、不愿意思想或不愿意表达思想以及思想陷于茫然乃至于等待你们这些自诩的先知赐予他们以思想启蒙的作家们解释一个迫在眉睫的疑问: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社会历史条件,影响了、限制了、生产了、纵容了和决定了如你们所见的犬儒主义意识状态?


  不够格

  在什么样的历史条件下文学的声音会被淹没?反之,又是在什么样的历史条件下,那些次要文学甚至次品文学居然成为显赫一时的文学主流?那些次要、低能、自以为是的写作者,他们糟糕的成功之作,他们那种软骨的时髦,本应是仁慈而无情的批评家最好的猎物,但是批评家却与他们同样的糟糕,真是不幸啊,本来你们有机会通过一种令人信服的解释把那些作品放在时代之中,即便是一堆碎玻璃渣,也同样可以在你们批评理性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但可惜了,你们只会辱骂,而你们的缺乏修养正是那枚劣币的反面,你们错过了将辱骂变成愤怒修辞的大好时机,你们的批评应该成为作品,你们的辱骂至少应该表现为一种秋风扫落叶般的激情风貌,如果你们的批评配不上是一件让人怦然心跳的作品,不具备任何难以混淆于他人的辛辣风格,谁又会记住你们究竟说了些什么?

  畏惧者众

  一旦思想被监视,思想就成了危险之物,而监视者并不需要思想,他只需要甄别思想的警犬式嗅觉。畏惧啊,畏惧是人的天性!畏惧者众,畏惧就不再是一种耻辱……思想者只要因失去自由保障而给自己带来麻烦,思想者的遭遇就会沦为鼓励装聋作哑、平庸以及假装服从的反面教材,人并非生来平庸,并非命该无条件服从,趋利避害乃是人后天习得的求生之道……危险的思想躲进沉默,则胆小鬼的人生哲学大行其道,不应该把矛头指向胆小鬼,他们已经有失尊严,现在却还要为自己的懦弱受到嘲笑。作家为什么无权做一个胆小鬼,他们和普通人有何两样?谨言慎行,软弱,稍有风吹草动,即如惊弓之鸟。他们以为思想意味着危险,那是被吓着了,他们不清楚思想甄别者的执法尺度,干脆做小市民,干脆疏于思想吧……何止是思想的惰性?思想本来是愉悦的,因自由是愉悦的,而思想即自由——遗憾啊,现状正好相反,而你们却装作没看见。


  椅子错觉

  也许因为长期从事一种职业的原因,他们总是自以为坐在某张思想的椅子上,其实,他们只不过坐在他们自己的屁股上。站起来吧先生们,回头看看,你们难道真的以为那把椅子已经变成你们身体的一部分了吗?


  失败的喜悦

  当有人比较低调地宣布文学是一项“失败主义事业”时,他至少因赢得了一个回合的胜利而感到了喜悦。


  对组织会议的一个偏见

  帕斯捷尔纳克1935年在巴黎呼吁:“别组织起来。组织是艺术的死亡。唯一重要的是个人的独立。1789年,1848年,1917年,作家没被组织起来反对任何东西。我请求你们别组织起来。”


  元素

  大概受了滥用词语的时尚界影响,有人主张文学应该呈现思想,方法十分简单:将思想理解为可以信手拈来的“元素”撒在作品中。真是荒唐,“元素”原指构成某一特定物质的最小基本单位,现在不但沦为时尚界任意乱贴的轻薄标签,居然也让文学界邯郸学步了。元素就是元素,元素是事物的根本,元素不是便宜的胡椒面……今天仅有极少数写作者还一如既往地葆有思想的精髓,即一种决定性的内在结构与理性的运行能力;大多数人没有,那就没有吧,撒在作品表皮的“思想元素”,不叫思想,更不叫元素。


  三明治

  批评可以批评某一种批评缺乏思想,换言之,思想竞争本属批评内部之战,批评家当属概念人,惟有概念人同概念人才热衷于思想交锋。迷惑的是,一个自诩有思想的批评家与另一个据称缺乏思想的小说家又如何交锋得起来呢……谁缺乏思想?难道不就指那些只擅长说故事的人吗?你明明知道他们不可能回复你,这倒不一定是他们缺乏反驳你的能力,也许他们没听见,没在意,因他们专注于杜撰一只故事,并不在表达一种思想。我猜想他们背后会辩解说:“我提供的是面包,你却埋怨还缺一片火腿,如果你坚持认为面包必须与火腿一起吃,我建议你买三明治。”


  批评的周期

  周期性地指点一下文学现象中的思想状况,看来仍然能够让一些人上瘾,再没有比这种高屋建瓴的思想挂帅更不易过时的话题了,也再没有比那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思想更对文学无效的了……透露一个小谜底:指出别人没有思想,总要比说出自己的思想容易得多!


  日常生活与现象学

  试图教导小说家如何去思想,这从来就不是批评家力所能及的工作,何况在一个连批评家都吞吞吐吐所言非所思的社会条件下,你们真不觉得你们的高谈阔论有点匪夷所思?当然啦,这不是一起孤立的思想事件,它源于黑白混淆的日常生活,而在这里,恰恰小说家最有可能说出其中的现象学秘密——无须谋求掌握思想,小说家关注的不是概念与本质,只有漂浮在日常生活表面的现象牢牢地吸引着他们,现象!惟有现象才是小说的永恒题材……小说家也许愿意思考这些现象,但这绝非是必要的前提,“因人而异”乃形形色色小说家们的生存铁律,小说是现象学的事,它与世界上的其他现象一样,通通是你们的思考对象,而不是你们苛求它的作者和你们同样进行抽象思考的对象。


  不作为

  小说家的思想不作为,能够算是一种渎职吗?也许正相反,小说家的思想不作为恰恰是他再三思考的结果:隐藏起他的意图、故意装作无所适从、不置评、态度暧昧、自相矛盾及至谬误百出——小说所呈现的思想线索,小说人物的思想,那些混杂在情节中忽隐忽现的思想幽灵,文本和世界思想的重叠或背离,阅读者的联想和批评家的引申,这一切的活动所产生的“思想意义”难以预料,与小说家是否有思想作为已经毫不相干,一部小说如因外在的思想理由挑起争议,常常事出偶然,并非小说家之本意,但他的思想渎职却反为他的作品附加了思想性,这样的例子在文学史上真是不胜枚举。


  一厢情愿的培根

  培根的名言“知识就是力量”反过来照样成立:力量就是知识!这个世界至今还是由强力支配,知识顶多不过充当谋士与幕僚们的说辞,面对重大决策,甚至讨论何谓真理时,最后拍板的永远是政治家们的强力。培根的书生意气还不仅于此,他在《增进知识论》一书中进一步为人类的知识安排了一份美妙的分工计划,“把历史安排给记忆,把艺术安排给想象,把哲学安排给理性”,而我们看到的现实又正好相反:把历史安排给谎言,把艺术安排给宣传,把哲学安排给政治……有道是:把汝裁为三截,送你们一截,他们拿走一截,留给我们一截,环球同此凉热。


  未必强大的思想

  按照帕斯卡的经典定义,思想不过是一种芦苇的属性,这种芦苇就是人。思想未必强大!思想很可能十分脆弱,易折的思想,渺小的思想,不可能的思想,幽暗的思想,不被表达的思想,异端的思想,犯禁的思想,有罪的思想,享乐的思想,不道德的思想,孤立的思想,狂妄的思想,任意的思想,尚未成型的思想,偏执的思想,苟且的思想,充满怨恨与敌意的思想……这样的思想不是思想吗,这样的思想需要“重振”吗,这样的思想应当打入地狱吗,这样思想的人恳求你们去拯救了吗,这样的思想不正以它们各自的野生方式或变种的方式已经出现在文学中了吗?


  穷亲戚

  在一片呼吁思想的尖叫声中,我听到的不是思想,而是一种心情,一种急于摆脱被鄙视为思想苍白的心情——在那个外来思想资源与库存比较阔绰的思想界看来,文学界只是它们的一个穷亲戚,正如传统哲学一直以为哲学是一门比科学更高级的学问,思想界也自以为理所当然地优于文学界,如果两者之间展开一场思想竞争的话。但是,把哲学与文学混为一谈是一个明显的错误,文学根本就不应该把自己建立在哲学理论的基础上,哲学追求的是普遍性,而文学所坚持,也就是它所致力于反对的,恰恰是普遍适用的哲学理论,回到复杂的人类生活及个人历史经验的差异之中。
楼主高隐 时间:2013-07-13 16:56:00
  我这个评点当时只选取了主文中一部分文字作了反驳,实际上还有其他内容当时没精力和时间继续讨论,而且吴亮那个帖子当时被陈村后来给锁了,也没法继续批下去。这三年来,我也一直没提起兴趣继续关注此文,以后如果兴趣再起的话,也许我还会继续批驳吴亮其他诸段高论。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13 18:07:00
  我认为高隐写得很好!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13 18:11:00
  期待完整版!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14 04:41:00
  多写点,批判的笔触更准确一点!~~~:)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0 04:21:00
  咦,怎么不继续了呢?
楼主高隐 时间:2013-07-21 22:41:00
  谢谢关心,这几天一直很忙,这里顾不上。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2 00:54:00
  先忙正事要紧!:)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