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陈去病先生虎林杂诗四首(之二)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3-05-09 10:33:50 点击:262 回复:13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陈去病先生一九零六年写的一首《虎林杂诗四首(之二)》“勋臣祠宇接湖濆,殿绕荷花屋拥云。底事村人浑不解,瓣香齐上岳王坟?”有一种“陈去病诗选注”(上海文艺出版社)作这样的简释:“陈去病来到西湖,见到连接着西湖边的岳王殿,殿旁有荷花环绕像被云相拥。然而这里粗俗的人都不理解,盲目地烧香而把岳飞的精神抛在了一边,岳飞坟上飘出的是一缕缕香烟,由于时代的原因,陈去病游西湖,没有沉浸在美景之中,而是对岳飞的 业绩被人遗忘而感到悲伤,隐含着能有人像岳飞抗金兵一样抗击清军的殷切期望。”
  对这个简释解释陈先生心事“隐含着能有人像岳飞抗金兵一样抗击清军的殷切期望”,是同意的。但是“对岳飞的 业绩被人遗忘而感到悲伤”,则觉得不符合此诗原意。“瓣香齐上岳王坟”,正应当是人们对岳王的敬仰和怀念之表现,怎么会是遗忘呢。
  这最后一句其实不易产生不同理解。前面一句“底事村人浑不解”,选注者把“村人”看作粗俗的人,“浑不解”就是盲目地烧香,就是把岳飞的精神忘了。于是就觉得诗人感到悲伤了。如果把“浑不解”不看成批评,不看成恨铁不成钢,而看做修辞的反讽(不是不解,而是做得好,“村人”也不是粗俗的人,而是普通人),同时把第一句中的“勋臣祠宇”不理解为岳王殿,而认为是说清政府的勋臣们的祠宇,全诗就可以得到完全不同的理解了。
  “西湖边上,接二连三,许多清朝勋臣的祠宇,建筑雄伟又环境优美。可是为什么人们却不关心,而都来岳王坟烧香拜祭呢。”前面两句,像是正面描写,“底事”二字,是反问,诗人是站在“村人”一边而不是他们的对立面,所以“瓣香齐上岳王坟”,是诗人和“村人”一起做的事,而且就是本诗主旨。“隐含着能有人像岳飞抗金兵一样抗击清军的殷切期望”,还不够,可以理解为诗人自信,我们从事的事(一九零六,诗人有诗《怀刘三》说到他请刘季平为邹容营葬等事),是有群众基础的。是否可以?

作者 :ernie 时间:2013-05-09 11:45:00
  同意毕兄的解释。

  勋臣祠宇,再辉煌也得不到平民百姓的惠顾。他们“不解”为权贵捧场,却还是涌到岳坟进香。

  以前的人名有意思,曰:无病、弃疾、无忌的不少,民初跟进的也很多,如:

  柳无忌(柳亚子的公子)
作者 :ernie 时间:2013-05-09 11:46:00
  柳弃疾 = 柳亚子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5-09 16:52:00
  问好钱老,解释有新意。觉得还是钱老的解释更合乎情理。
  欢迎来到博雅!:)
作者 :启予者商也 时间:2013-05-10 08:18:00


  再进一解:

  “瓣香”是崇敬或者继承之意。上岳王坟对村人而言多得是求神拜鬼非崇敬之情。苟有继承岳武穆之精神,何事纷纷岳王坟?




  http://www.zdic.net/cd/ci/1/zdice4zdicb8zdic80330841.htm
  瓣香

  犹一炷香。佛教禅宗长老开堂讲道,烧至第三炷香时,长老即云这一瓣香敬献传授道法的某某法师。后以“一瓣香”指师承或仰慕某人。 宋 陈师道 《观兖文忠公家六一堂图书》诗:“向来一瓣香,敬为 曾南丰 。”按, 曾巩 ( 南丰 ),为 陈师道 的老师。 宋 米芾 《画史·唐画》:“ 苏軾 子瞻 作墨竹……运思清拔出於 文同 与可 ,自谓与 文 拈一瓣香,”《古尊宿语录·慈明禅师》:“此日一会,不是小缘。将一瓣香为我 无得禪师 ,且道,诸人还识 无得禪师 么?” 清 黄遵宪 《酬曾重伯编修》诗:“诗笔 韩 黄 万丈光, 湘乡 相国故堂堂,谁知东 鲁 传家学,竟异 南丰 一瓣香。”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5-11 01:51:00
  上岳王坟对村人而言多得是求神拜鬼非崇敬之情。
  ========
  把岳飞当做鬼神来拜祭,其中内置着一种崇敬之情。不过呢,因为缺乏文化的反思和提升,很难把岳飞的精神凝聚成为自己报国的意志,从而堕落为一种求保佑的自利心态。
  这个,应该说是一种遗憾。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3-05-11 06:50:00
  同时把第一句中的“勋臣祠宇”不理解为岳王殿,而认为是说清政府的勋臣们的祠宇,全诗就可以得到完全不同的理解了。

  -----------------------------------------------------

  如果这句成立,则我的“新解”成立。如果这句不成立,“勋臣祠宇”确是岳王殿,则我的解释也不成立。

作者 :启予者商也 时间:2013-05-11 09:28:00
  同时把第一句中的“勋臣祠宇”不理解为岳王殿,而认为是说清政府的勋臣们的祠宇,全诗就可以得到完全不同的理解了。
  -----------------------------------------------------

  无论此句是否成立,“勋臣祠宇”的确没有必要节外生枝而不理解为岳王殿。因为“瓣香”一词已经限定了诗意的贯通。

  整首诗:岳王祠堂壮美肃穆,身临此境,敬仰之情自会油然而生。村人不解此意,纷纷烧香岳王坟,究为何事?

  诗意大旨,很可能是说:古有帝王“不问苍生问鬼神”,今者村人不事人却事鬼,则生者何益?死者何益?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3-05-13 15:14:00
  十多年以前,从市区搬到了一个城乡结合部的新楼盘。那时,小区的西面南面和北面都是农田和村舍,水田里蛙声一片。大路边上就衔接着田间小路,高楼对面,可以看见村里的农舍。闲来无事,下楼去散步,也往往穿行在田间村里。见到过好几座小庙。见到过村人在此烧香礼拜。那些庙,好像没有和尚,也没有像样的建筑,往往就是普通民房,或是当年集体经济时候的仓房改变用途的。但是这并不影响村人的虔诚。
  十几年间城市化不断蚕食着乡村,农田和村舍陆续向远方退去。小庙也一座座消失。后来在一个新辟的苗圃中,出现一座联合苗。初一十五香火仍是很盛。
  我不烧香,也不拜佛。但是初一十五,偶尔也去这联合庙随喜。看看远乡近邻的烧香人,这联合庙,原来就是分散在各村的小庙。土地开发,庙之不存,佛将焉附?靠信众之力,搬到这里,联合起来了。不幸在几年间,竟然两次不戒于火,房子佛像都被烧了。又靠群策群力,两次都修复了。但是,后来者苗圃也改变用途,造高楼了。于是联合庙又没有了。
  对于这些小庙联合庙的信众,我是抱有同情心的。,对这些庙,我曾戏称为一种公益事业。既满足了信众的精神需求,也解决了经办人个人和家庭的生活来源。对这些公益事业的终归消失,略有遗憾。
  基于同样心理,对于“瓣香齐向岳王坟”不会感到遗憾,不会因此提出“底事村人浑不解”的诘问。这才在 既有“正解”在前,才会设想可以不可以有新解有别解,猜想陈去病先生会不会也对村人抱同情心,这诗的批判矛头会不会是指向清廷,而不是指向在岳王坟烧香的村民呢。这就是这个帖子的来由。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5-13 16:06:00
  谢谢钱老对诗歌解读的阐发。受教。
  圣人云,我欲仁,斯仁至矣。钱老可谓仁心者也。
楼主毕明迩 时间:2013-05-22 17:39:00
  陈先生另一诗中,也有用到“瓣香”这个词。

  分来一片孤山土,葬我千秋烈士魂。知汝平生私愿慰,旷观高冢四围存。雄心只化为雄鬼,义旅终须起义门。准似梅花好时节,瓣香重与奠清尊。

  这瓣香的用法和上诗同。(此诗悼陈子范勒生)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5-22 19:00:00
  好诗!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14 21:13:00
  钱老端午快乐!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14 03:04:00
  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