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六月诗笺

楼主:无常09 时间:2013-06-01 20:48:13 点击:398 回复:39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水下】

  话语无以为继,转入潇水支流。
  水面上,小昆虫的足迹又呈现出来,
  青山和树木好像刚刚诞于水下,
  模样新鲜,迂回,波纹中的波纹。

  船上,午后的假寐成为流水的一部分,
  流向倒影。青翠是节制的,
  无语,但充满了呼吸。
  然后是退下去的快镜头,
  推动河水的风把波浪推给河床。
  水下,人迹罕至,
  旧时光仍然在那里转动,
  螺旋桨的叶毂,锈迹也是安静的。

  【两只松鼠】

  落日在松枝上,
  它们也在枝松上,看落日。

  风低于枝桠。
  它们不动,不说话,
  声音会阻止落日。
  听不见云雾,看不见
  村落,石油精炼厂在很远的地方。
  它们的静默早沟通好了,
  预备在落日里点一只小烛火,
  让松脂滴下泥土,或是
  重溯松树,绕年轮流淌。
  它们,好像比我们更懂得爱的秘密,
  那行将进入黑夜,广阔的宁静。

  【敲击】

  一把锤子带出动词
  敲在纸上。书桌上
  台灯在震动,地板微微震动,
  并通过我的身体传达给锤子。

  夜深了,
  大街上,雨停了。
  街尾露地上,那敲击墓碑的声音
  又蓦地叮当传来。

  【蛾】

  它们的眼睛,两颗硕大的泪,
  日月从中渗出秘密的光。

  也渗出火,供它们扑灭自己,
  我们扑灭光。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01 21:15:00
  《两只松鼠》非常棒!
  所以,用松鼠替换水鸟。就这么定了,不得上诉。
作者 :猪头2012a 时间:2013-06-01 22:12:00
  欣赏好文,问好
作者 :怒海疾鸥 时间:2013-06-06 09:25:00
  六月真静谧啊。。
  
楼主无常09 时间:2013-06-06 11:03:00
  谢谢楼上三位:)
楼主无常09 时间:2013-06-06 11:04:00
  【敲击】

  一把锤子带出动词
  敲在纸上。书桌上
  台灯在震动,地板微微震动,
  并通过我的身体传达给锤子。

  夜深了,
  大街上,雨停了。
  街尾露地上,那敲击墓碑的声音
  又蓦地叮当传来。
  ————
  修改:

  【敲击】

  一把锤子带出动词
  敲在纸上。书桌上
  台灯在震动,地板微微震动,
  并通过我的身体传达给锤子
  一个更大的动词。

  夜深了,
  大街上,雨停了。
  街尾露地上,那敲击墓碑的声音
  又蓦地叮当传来。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06 13:27:00
  这首诗颇为后现代:)
楼主无常09 时间:2013-06-06 14:44:00
  我贴的那么多诗呢,全被删去了?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06 15:04:00
  谁删除的?不知道啊。。我只看到这一首啊。。。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06 15:04:00
  我还纳闷呢,为什么这次无常只写了一首。。。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06 15:09:00
  无常,可能是敏感内容。后台值班编辑操作。:)
楼主无常09 时间:2013-06-06 20:38:00
  我试着改改题目:)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06 21:13:00
  诗呢?
楼主无常09 时间:2013-06-06 22:17:00
  又删了:(
  奇怪,这些编辑竟也读得懂诗。
  敏感的几首不贴,看他删不删:)
楼主无常09 时间:2013-06-06 22:18:00
  诗歌也删,这什么世道呀
楼主无常09 时间:2013-06-06 22:19:00
  【摘杨梅】
  ——给少青,一次次相聚的快乐时光。

  枝头,腼腆的红
  和不腼腆的手指,游弋。

  这里,那里。这个,那个。
  “鸟把最好的吃啦。”
  “我吃鸟儿吃过的……我吃鸟鸣。”
  姑嫂鸟在远处眺望山岗,
  我看见它闪避的眼神。越过潇水
  我吞咽它静寂的唾沫。

  五月五未到,
  农历的杨梅地上掉。
  像突然折断的小树枝,掉下波浪,
  黄昏里的鸟影。

  【谁记得今天】

  谁记得今天,什么日子?
  高处的水漏下,微冷,像倒挂的
  间隙喷泉不愿阻隔天地。
  之前,它阻隔了四分之一个尘世。

  接住它,逐渐缩小的心灵
  缩成一滴雨,一挂喷嚏,从清晨的天空
  降下,让夹竹桃饥饿,
  玫瑰花瓣眼睑低垂。
  谁记得今天,谁记得
  那日子从天空降下而挣脱了日历?

  【鸟儿传记】

  我是鸟儿的传记作者,
  记录泉水,草叶和小芽虫,
  记录鸟鸣里的雨声,如同栅栏。

  我记录非人间的一切:
  山川,泥土,云朵,森林,
  它的声音披着霞光,被注释,被引申,被吞咽,
  我记录树荫遮蔽的天空,那绿篱笆
  在缠绕着垂下的光束中
  我记录,它的羽毛挣脱飞翔。

  我记录羽毛里我自己的生平:
  卑微,肮脏,饥馑,一个文明的弃儿。
  噢人间是你们的,我不幸路过,如尘醉于清溪。
  当你们活着我死去,
  当你们死去我已死过无数回——
  在一只鸟笼里。

  【清晨素描】

  走动时你的腰是个小王八
  把肉藏起,推向胸脯。哭时
  它把头伸出体外,
  流出的泪通过腰脊线回到身体,
  化为新的体液。

  你穿绿裙,暗藏水印。
  你的臀里有两个堰塞湖,
  将在深夜溃堤。
  但现在有虫鸣,你起身离去,
  裙子收起折痕,清晨
  风平浪静。

  【沉浮】

  有些东西沉下去:
  树木,稻禾,花朵。
  有些东西沉得更深:
  光,暮霭,炊烟的根。

  一条河穿过村落。
  傍晚,她手挽竹篮走过河岸。
  当风栖留,
  她在鸟鸣中迟疑着停下脚步,
  那些沉淀的此刻浮上来,
  涌向云朵。

  岸上,她旁若无人,
  像一缕炊烟来回甩动辫子,
  掸去胸脯上的花粉。
  仿佛走得更快了,
  岸上,她的身体沉下去又浮上来,
  令归鸟想入非非,
  啼鸣映于流水。

  【黑暗】

  寒风里,每一次飘落都寂廖。
  但每一片寒微的落叶
  都有一个泥土里的人相伴。

  当落叶卷进自己的心,
  它们小小的锯齿脱落。
  落叶下死去的人,牙也随之脱落,
  被他们自己吞进身体,忍耐着
  那另一片泥土。

  泥土下,死去的人每一次呼吸,
  落叶就会再落一次,
  落得更深,好像要与死去的人
  重逢,直到落进他们身体里去,
  送上尘世的光影。

  曾经,它们的锯齿上长着光影,
  叶上的花开得明白。

  【六一】

  反光镜中童声合唱退回
  邈远的冬季。栅栏后,墙根下
  荆芥茂盛。积雪上的枯枝——
  一条被截断的道路,
  它的首尾埋在雪下。

  仲夏,渴望凋零的花朵
  赶在种子之前进入泥土。
  美的冲动咿咿呀呀,气温高起来,
  我们佯装不知但留在了那里。

  【舒伯特】

  胸腔里积着溪水和鸟鸣
  唤出舒伯特。

  那昼的草滩寂静。
  被溅起的鸟儿光斑一样
  被溅得更高,天更蓝了。

  那夜的草滩寂静。
  被溅起的鸟儿光斑一样
  被溅得更高,天更黑了。

  “没有人来打扰我们,
  亲爱的别畏惧,亲爱的别畏惧!”

  【星空】

  夜松弛下来,
  星辰绷紧着光,向我们张望。

  雨后,走在野地,
  星空无限没人说话。
  脚下的紫草与牛蒡子在一起,
  昆鸟不吭一声。
  而在我们身体一隅
  微凉涌起,汇入身旁的溪流。
  而在更远处的水井,
  那夜的入口和昼的出口
  雾气散去。草木围绕它,
  风掀开井畔的泥土,
  似乎一切在重新开始。
  我们为之俯首,在雨后,在旷野
  默念星辰,那些不肯消失的声音
  又一次从脑海升起,嵌上夜幕:

  给每个词该有的光,无需修饰。

  【中年】

  身体的弯曲仍然在预期的
  剪刀差中。他鄙视物价,
  出门寻找尼斯水怪和泥泊尔雪人。
  一把旧剪子走过更旧的丝绸,
  低调年岁,低调的风景的意识形态。

  越来越沉默。
  他学佛,琉璃瓶子百杂碎去。
  他吃母猪肉而爱上潲水,
  他拍打大头婴儿,爱上三聚氰胺的惆怅。
  夜深人静时网警潜水而来,他吓一跳,
  赶紧为防盗网加固一层防火墙,
  凿通四只愧疚的猫眼如支出城垛的枪口。
  他沉默,声音却越来越尖锐,
  相信乌纱帽可以拿来滤酒,蒙尘,盗铃。
  饭局上,他起身挑起镊子,
  夹着的冰块掉进空空的大肚玻璃杯
  又高高弹起,落入石斑鱼无辜的
  豁嘴。他露出尖细的鱼牙,
  朝端坐首席的大官人吃吃傻笑: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童年……”

  他开始倒叙,退到遥远的乡土。
  在出生地,他捡拾柴刀和柴禾,
  用露水和猫尿洗脸,扯来
  稻草,挥舞着,满村落追看
  公猪跑春,感受肉身奇妙的悸动。
  然后回到旧居,在油盏下铺开宣纸,
  用水草的狼毫写下心得遥寄城里的女朋友:
  “瞧吧它跑过一个又一个
  猪栏,如同勇敢的刘翔……”

  【宽恕】

  鹭鸶在河上盘旋
  带来雨,小小的风暴。
  而风暴眼望向河岸,
  乌云在树冠散开,辽阔的寂静。

  抓住那眼神,宽恕它。
  世事几尽去,浊浪再次涌上,
  告诉它,雨是对自由的抵达。

  【岸树】

  春风也前来帮忙,栖于桑树的雀鸟
  在修剪着自己的翅翼。
  有一句话像羽毛
  扇过它的肺腑。桑叶
  在气孔里发出悠长的颤音,穿过雀鸟
  潮湿的羽枝。

  一棵树爱上风就会胜任波浪。
  那斜晖倒影,落落声光
  像被流水允诺。山河空寂,
  岸上事物老去多日。
  在阔大的空中,羽毛摆脱了飞翔,
  爱摆脱了爱。

  【鸟鸣】

  鸟鸣铺展在叶脉上,
  而在地下,根仍然醒着。
  它的声音像水蒸气,进入秋的花朵。
  而在地窖里,在空远的骷髅中
  受潮的黄豆长出新芽。

  霜一样轻,落在园子的玉兰枝上,
  从不当心虚无。

  【晨光】

  让我们跟晨光交谈,
  像花粉,让身体感到羞涩。

  灯心草,蔷薇,菖兰花,
  纤细的甘美汁液。
  我们明白并且确认:
  身体里有泥土,有根,
  向上,像雪杉的身躯供槭条攀爬,
  而在根下,泥土的坚冰千年不化。

  【扇贝】

  那些隐于文字的事物,
  有勇气留下活的肉身。
  它们克制喧哗的爱意,那些扇贝,
  那些小而柔软的触手战栗着伸出海面
  抓住天空的蓝。而在夜里,
  趁我写下第一行诗第一个字的时候,
  它们冲上沙滩,开启身子
  袒呈白昼的光。

  在夜里,在一首诗里
  我们说出这光,安置自己。
  而我们以迷醉烹制它的幻觉时
  已调好葱蒜、辣酱和思想,烧它
  沉默的色道!这是信仰?哦不。
  隔着星空静物,餐桌上的花是安宁的,
  隐于瓷瓶。你侧身望向它,
  笑容里有珍珠的色泽,
  那一刻你的鼻子似乎长出贝纹,伸过来
  一个湿润的小节日,突然袒呈的
  小恩惠。此时万物隐匿,
  花和花瓶在彼此身体里开放。

  好像这个结局令夜晕眩:
  你如扇贝隐于我的文字,
  我如文字居于你的肉身。
  我们彼此在对方的呼吸里,听
  海潮滚过而夜空静止。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06 22:20:00
  无常,敏感的就不要贴了。就把不敏感的贴出来吧。他们也是工作,不是故意跟你为难。这几天肯定上头查得也严。你也包容一下:)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06 22:25:00
  精品!
作者 :怒海疾鸥 时间:2013-06-07 06:55:00
  我爱看[清晨素描]与[中年]。。。
  
作者 :启予者商也 时间:2013-06-07 19:13:00
  无常君的诗作最近很多了些民歌的风气~~~~不再是原来一味儿的无韵无辙……
作者 :启予者商也 时间:2013-06-07 19:38:00
  大骗子好~~~~
作者 :紫纯63 时间:2013-06-08 13:30:00
  敢情无常兄现在是一纯诗人了!杂志收到了吗?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08 16:05:00
  我最喜欢的是《黑暗》,《星空》。整体好!

  《舒伯特》的中间两段写得好。重点是鸟儿像被溅起的光斑!

  《岸树》中这几句真好:
  一棵树爱上风就会胜任波浪。
  那斜晖倒影,落落声光
  像被流水允诺。

  《鸟鸣》,我觉得,如果无常舍得的话,就留下标题和最后两句,那就是完美的诗作了,不信?你读一下标题,然后:
  霜一样轻,落在园子的玉兰枝上,
  从不当心虚无。
  ——标准唐诗。加上现有的第一段,咳咳。。。啰嗦!

  《扇贝》这首诗我觉得试图表达的情调写得很好。但是有个问题,那就是主题不够集中。
  “那些扇贝,
  那些小而柔软的触手战栗着伸出海面
  抓住天空的蓝。”
  ——其实这几句就很好。但是总体来说,扇贝和所要表达的内容其实没有必然的内在联系。这首诗不像诗,像散文了。
作者 :丁巴达吉 时间:2013-06-10 10:21:00
  问候无常兄:)

  越来越有感觉了!
楼主无常09 时间:2013-06-11 08:22:00
  作者:怒海疾鸥 来自:Android客户端 时间:2013-06-07 06:55:00
  我爱看[清晨素描]与[中年]。。。
  ——
  大骗子口味重,比我重:)
楼主无常09 时间:2013-06-11 08:24:00
  作者:启予者商也 时间:2013-06-07 19:13:00
  无常君的诗作最近很多了些民歌的风气~~~~不再是原来一味儿的无韵无辙……
  ——
  好像民歌风气不怎么浓呀,只是稍稍讲究了一点,谢谢启予兄
楼主无常09 时间:2013-06-11 08:25:00
  作者:紫纯63 时间:2013-06-08 13:30:00
  敢情无常兄现在是一纯诗人了!杂志收到了吗?
  ——
  紫纯兄,杂志还未收到,大概逗留在路上吧。
  让你费心了,假日快乐!
楼主无常09 时间:2013-06-11 08:28:00
  作者: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08 16:05:00
  我最喜欢的是《黑暗》,《星空》。整体好!

  《舒伯特》的中间两段写得好。重点是鸟儿像被溅起的光斑!
  ——
  豆蔻,你的评论非常及时,褒扬的部分,我全接受,批评的部分,我有所保留地接受。
  总之,非常感谢你的细致阅读,它是我写出更多诗歌的灵感来源,之一,或者之二:)
楼主无常09 时间:2013-06-11 08:29:00
  作者:丁巴达吉 时间:2013-06-10 10:21:00
  问候无常兄:)

  越来越有感觉了!
  ——
  丁巴兄到访,我很开心
  久日不见,祝快乐!
楼主无常09 时间:2013-06-11 08:30:00

  【槭叶落】

  槭叶落于溪水
  重新变绿。它吹口哨,
  赶了很远的夜路,
  甚至溪水变得更清澈了。

  这拉长了溪水,
  拉近了我跟一棵萱草的距离。
  它正敞开,向风摇摆,燃着
  小小的篝火。我进入溪水,脚背有鱼,
  脚下流沙像火焰上腾升的羽毛。
  老天,我憋不住了,
  我喊出号子而雀鸟之音未缈。

  【纸钱】

  风浮在水杨叶上,
  纸钱浮在风上。

  鼠灰色的葬礼
  办了三天三夜,结束了。结束了。
  现在是纸花、熄灭的烛光和飘扬的白麻的
  怀念在空寂的旷野。

  村头,井畔,两孩子在水杨下
  抛石子,决定谁坐新娘的花轿。
  此时一片烧了大半的纸钱从枝丫掉落,
  随后是另一片,烧得更多,落得更轻,更慢。
  跑春的公猪跑过去了,村子
  又安静下来。男人死去五天后
  女人脸上长出雀斑。

  【一只鸟】

  他开始回忆一只鸟然后
  是许多只鸟。童年的光,露地的黑白电影,
  骨排凳上的狗狗凳。天渐渐黑下,
  有人打唿哨,晒谷场尘屑向西扬起,
  光束飞舞,旋转,眩目的蛾子
  席卷白色幕布。

  在两棵樟树之间,一只鸟
  摇摆在幕线上。另一些鸟
  倏地飞过,低低的轻烟一样散开,黑影留下
  河水的腥。还有什么还有什么?
  猫蹿上树枝随后跳下,落叶一样轻。
  石竹,百日草,晴朗的夜空,脚下
  突然冒出野菊花像火星噼啪。
  他揣揣不安,担心幕布掉下
  而鸟儿飞去。越过老奶奶的秃头
  他吞咽的光束不停地旋转,在黑白影像里,
  小主人公大步跨过北地的壕沟……
  他跨过记忆,陷入秋夜而词不达意。

  【清晨卧室】

  他咳嗽,喉咙突然涌出蛙鸣。
  在卧室他局促不安,括胸,
  来回走动。而在靠窗的妆台前
  她描眉,发垂于肩背,发梢赤裸
  像时针蓄着细小的烟波。

  风拂窗纱,拂他脸上。
  他经过妆台,加快了干咳的频率,
  有什么浮在空中但不被抓住,
  “又下雨了。”她说,收起眉笔时
  风似乎停了下来。白窗纱
  落于镜框,玫瑰静止了,
  天大亮,这之后将不会有水涨春池。

  【姨】

  她练瑜伽,收拾腰上脂肪。
  她在山野丛林游走,
  行于溪,脚踝白晰,
  痛风似乎一下子好了。

  她唱红歌,学黄鹂,
  把气推向钙化的颅骨。
  她踮起脚尖要推得更高,
  企及树梢和云朵。

  她逗弄四岁外孙,
  趴地上扮青蛙。
  碰墙时回头望我
  咧嘴傻笑,掉下一颗当面牙。

  她戴红宽檐草帽,
  着深色长开衫,V领,
  耳坠叮当,水晶恍惚。
  休闲的黑,无邪的情侣色。

  她泡小帅哥,
  窝在紫金路十号地下室玩纸牌,
  放输,一个月的退体金
  泡了西红柿蛋汤。

  离垂暮多远?
  我从不替她计算。
  但见她放慢步伐,在暮霭的河堤上
  踟蹰而行。

  【书生】

  你梦见水塔沦落,
  左旁的佛塔更显巍峨。
  大水漫向百年菩提时
  白娘子荡于水天,性力四射。
  藏经阁惑于妖气抖抖身子
  往天空长高十一公尺,
  然后回望塔尖,那水中倒影
  印于白娘子湿透的春衫,柔软的香。

  然后,你在春梦里醒来。
  持续的恍惚,愉悦的惊惧
  让你在深夜撕开被褥,窥见素贞,
  窥见女人腰上的素材和书生纸上的随波逐流:
  梦外,江山无限,风光缈缈;
  身外,丝绸如水,体香袅袅。

  【剧场】

  哪来这么大风?夜里,
  一曲荒诞剧演示鸟的话语权
  而它的黑色羽毛吹向天空。
  我沉默,在呛出泪水的剧场
  人群散去我独自留下,泪水的
  余温。我愿意一直呆着,
  敞开汗湿的拳头,再次竖起风衣的领。
  哪来这么大风?“下雨了。”
  离去的人有一些返回剧场
  回味荒诞的新剧情,然后携雨声离去。
  噢我独自留下,愿意离时光近一点,
  离一片羽毛更近一点——
  它落向一棵树,一座山空寂的雾岚。

  【春梦】

  冰结的水滴悬在空中。
  我们细小的快乐藏在冰中
  也藏在水中。夜深时
  锈结的水龙头净水器发出嗡鸣,
  跟天花板上的白矮星
  和我们虚缈的节制遥相呼应。

  它们的形成始于睡梦中
  一次纯净的仰望,终于
  冬眠里突然惊厥的一只冰眼。
  现在它醒来拧开水龙头,
  拧开春天,雪花掀起床单
  棉麻的黑白的小碎花。

  雪花,它们口含天宪
  降于腰背,蒸气腾腾。

  【静下来】

  静下来,有什么在动。
  深夜我看见血液
  流过手背淡青的脉管,
  岔向五指,奔赴黑森林。

  静下来,我看见溪水穿过森林,
  新月含去三片叶子。
  溪畔,蝼蚁溶化,
  浆果打开星光淌成另一条溪流。
  溪畔, 一些树趁夜走动,
  相互靠近,而在白天它们彼此疏离
  像隐藏的星,从未发出过声音。

  【黄昏】

  山腰上火车穿过丛林,远去。
  茶叶微微颤动,在杯底
  泛出黄昏。

  窗外风拂樟叶。
  叶子上,孩子们在唱歌,
  他们一会儿直起嗓子,一会儿
  向泥土鞠躬,飞鸟纷坠。
  但是风,一阵闪着恍惚柔光的风
  让茶水安静下来。

  【怀念】

  听它唱歌,舌头如水草飘逸。
  一只蜻蜓停在草叶上
  扇动翅膀。

  云朵逝去时
  你看不见怀念,像被瞬间抓住的
  风,潜在池底悄悄冒泡
  咕嘟蹦跳,像一串
  打不出去的子弹一往情深,向着天空。

楼主无常09 时间:2013-06-11 08:31:00
  【记忆】

  你仍然保有记忆:
  它遮蔽的声音长出枝桠
  在风中飘扬。而在人畜拥堵的道旁,
  它撇开喧哗暗自抚慰细嫩的虫鸣。
  从晨到夕,绿叶闪亮。

  你仍然保有记忆:
  一棵树在独自生长。
  你靠近它,置身树荫下,
  枝叶覆盖的事物在阴暗处
  长出新的光。仿佛你就是这光
  置身于自己的阴暗。仿佛
  这尘世从不存在而天空从不移动,
  从不隐讳,它的蓝。

  【汗颜】

  暮霭适于耳语,
  低头,倾心,能听见飞蛾拍翅
  像豆灯,在水中飘摇。

  人声隐去,能听见更多私语。当河水
  从天而降,淌在身旁,我听见
  蜘蛛在水面吐丝,星光
  荡开马陆的红色波浪。
  蝎子尾巴挑起正在凝结的
  露珠,像是祈祷,坦诚着期待。
  而露珠碰落的树叶
  飘在水上令我羞惭,
  低头,倾心,汗水湿透青杉。

  【相遇】

  不停地跑,只为喘口更长的气。
  “要多长的气,才能呼吸到你?”
  越过一个又一个人,进入一股又一股
  气流,循环着下降,或是
  上升,呼吸涌入植物的叶脉。

  “要多长的脚,才能靠近你?”
  跑完三个马拉松就该停下,
  喘口气,让左脚跟右脚相遇,
  而不是循环于大地上,
  像拖着钉鞋奔跑的植物,失之交臂时
  淌着血腥。

  【死去的人】

  死去的人肌肤相亲
  结伴在夜空飞行。
  他们成为王牌飞行员时
  飞过了千座山万条水。
  当我们睡去,夜鸟,流星,飞碟,神舟十号
  纷纷掠过人寰,带走他们的光。

  但仍然在飞。在夜空
  他们有隐形引擎,有另一种光
  不被鬼神所见,不被悲哀所控。
  他们骨肉相连不为云翳拆迁。
  我们降低屋檐寻找草叶上的光
  乃至挖地三尺。他们的骨肉
  仍连着泥土,但一经挖出就如冰块融化。
  我们扔掉铁锹,抬头望,星辰隐去,
  天渐渐亮了。

  【时空】

  诞生于天空的降在树上。
  而在同一时空,椿树上的事物
  归于泥土。或者
  去到河流。

  在同一时空,当鸟飞起,
  雨降在树上,我的膝关节发出声响。
  它吱咔吱咔,语义含混,它内部的
  逻辑韧带联通天空和椿树的根。
  此时人群左转,
  斑马线上,云朵向右飘去,
  河流不左不右主导绿鸟的方向。
作者 :怒海疾鸥 时间:2013-06-11 08:57:00
  我选[姨]和[剧场],但结尾都该换种方式。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11 15:27:00
  非常喜欢《静下来》和《死去的人》!:)))

  无常端午节快乐!
作者 :才如莫年 时间:2013-06-11 16:03:00
  好文顶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11 21:37:00
  问好楼上朋友!:)端午节快乐!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13 17:58:00
  静下来,我看见溪水穿过森林,
  新月含去三片叶子。
  溪畔,蝼蚁溶化,
  浆果打开星光淌成另一条溪流。
  溪畔, 一些树趁夜走动,
  相互靠近,而在白天它们彼此疏离
  像隐藏的星,从未发出过声音。

  être calme.Je vois le ruisseau traverse la forêt
  la lune arquée tien trois feuilles en bouche.
  Au bord du ruisseau, les fourmis se disolvent.
  Les baies ouvrent la lumière des étoiles écoulant comme l'autre ruisseau.
  Au bord du ruisseau, quelques arbres marchent grace à la nuit.
  Ils s'approchent, en revenche de s'éloigner dans la journée,
  comme les étoiles cachées, ne font du bruit jamais.
楼主无常09 时间:2013-06-23 21:43:00
  @紫纯63 时间:2013-06-08 13:30:00
  敢情无常兄现在是一纯诗人了!杂志收到了吗?
  ——
  紫纯兄,杂志收到了,谢谢。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14 03:14:00
  恭喜无常兄~~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