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国庆:共和国之恋——江山靠谁守?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10-01 10:42:29 点击:1540 回复:18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前进,达瓦里希》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10-01 10:44:51
  共和国之恋:江山靠谁守?
——《前进,达瓦里希》



  几个月前,这部8分钟的动画美术片风靡网络,而我根本不知此事。今天,当我看到这部微电影时,不断被震撼得泪落沾襟。它浓缩了几代人童年时的理想——那时整个社会很少用“梦想”这个词,因为显得太软弱,太缺乏大无畏的革命气魄和鼓舞人心的伟大情怀。不错,只有空虚的自私自利的资本主义国家才讲个人“梦想”,而脚踏实地为了人民的无产阶级国家,有什么必要做梦呢?我们的事业是科学的共产主义,必定会实现。说它是梦想,等于自己没接受过从蒸汽革命乌托邦理念以来发展出的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教育。
  曾几何时,这些不言而喻的话,这些基础教育中的常识,被有计划的渗透、演变给动摇了,影片中的小女孩还有一个明确的时刻终于醒悟,可以喊出“我要告诉你们,妈妈已经背叛了我们,他们都背叛了我们”——而我们呢?某种意义上,温水煮青蛙难道不是更可怕的死法?有人说,那个对于苏联而言存在的历史时刻,在我们这里,不过是消解在了为期更长的时间段里,它已经发生了,而不是还未到来。当我听到这样的说法时,我总觉得,在精神上,我必须立即抓住想象中的鲁迅先生、毛主席,否则就会垮掉。然而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就好像从高高的悬崖坠落的人终于接触到了深不可测的谷底一样,虽然漆黑一片,却终于能够睁开眼直面这“浓黑的悲凉”。我意识到在人类的无数世代里,绝大多数有思想的人都是这样度过他们的一生,无所依靠,无可寄托,正如马基雅维利说,他只能在阅读古人的经典著作时感到参加盛宴的快乐,是的,我们只能在想象中重建那个和现实的被背叛的共和国相对的真实的共和国。
  这就是影片开始时,小女孩的讲述。那个共和国,从来都只是在人们的精神中存在,人们就是为了精神而行动的。哪怕现实是住在破旧的平房里,但是为了国家的建设,却甘愿奉献。我很喜欢这部动画片的充满丰富隐喻的细节描绘。从第二个镜头开始,趴在放磁带的录音机上的大猫弗拉基米尔,它身旁的《俄语大辞典》和墙上的画,就已经透露了一些信息。俄语大辞典是我童年时代,几乎每家每户的必备。但墙上的画虽然没有更多内容,出现的是一个穿着帝俄时代裙装,手拿折扇赴舞会的贵妇——这是谁呢?
  老咪,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是整个共产主义国家大厦的奠基人,这个比较容易猜到。菲利克斯在影片的后来,被注销的党员证上写着“捷尔仁斯基”,是契卡的第一任领导,也是早期备受各方尊重的钢铁般顽强又纯洁的共产党人。有趣的是,谈到菲利克斯时,背景里响着广播操的口令,多么熟悉的口令啊,好像让我回到了中小学时代!多少次,我梦想着回到那个健康向上、每天都和大家一起锻炼身体、一起做眼保健操的童年和少年时代。电影中家庭的布置也让人怀恋,那是一个桌上有台布,电视机上有罩布的干净而温馨的家,使人想起荷兰小画派的那些杰出作品中表现出的居家的整洁和恬淡的诗意。因为那些防止落灰尘的缀着流苏、绣着美丽图案的罩布,象征着兢兢业业工作之余辛勤操持家务的妈妈,千千万万一边为社会主义建设奉献精力、一边内心怀揣着对美好生活的动人渴望的女性。是的,现在的家比那时不知华丽了多少,可是当爸爸打算扔掉妈妈的陪嫁缝纫机时,我却拼命为那早已从实际生活中退出的物什保留了储藏室里的一席之地,因为每当我看到它,就想起幼儿时妈妈从时装杂志上看中了款式扯回了布料,兴致勃勃地踏着踏板扶着转轮做裙子的情景,那时候我就像电影里的小女孩一样,正坐在妈妈脚边的地板上搭积木,时不时挥舞一下空中飘下来的妈妈不需要的蕾丝边。当我把缝纫机保卫战的胜利和不易分享给最好的朋友时,她激动地抓住我的手说:“天哪,亲爱的,我家也是!爸爸们都是忘本的人!不过幸好,我和妈妈坚持,我们也胜利了!”
  在电视机上的那只戴眼镜的小鸡不该被忘怀,因为那是加里宁,也就是“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的原话出处,苏共早期国家名义领导人,在群众中享有崇高声望。而在影片中,妈妈是“伟大社会主义的园丁”,当然就是指教师,知识分子。做操的黄色小鸡是托洛茨基,旁边戴着绿色军帽、斜睨着他的,是斯大林。中间那盆水仙花和带插销的窗户,让人感慨万千!那水仙太细弱了,养的不得法。哦,那插销,那木质的窗框,让我恨不得伸手抚摸一下,我仿佛还能摸到那剥落的油漆、毛糙的有些开裂的木纹、干燥的触感。
  至于贝利亚,作为克格勃首脑,当然不受人待见,小女孩提到他哼了一声,也很有趣。更有趣的是,那个镜头里出现的,就已经是贝利亚在侵吞公有财产了。而令我心潮起伏的,则是他后面的背景:写字桌上的挡书板,那是我们家的文物——爸爸妈妈上大学时的文具。那时候,冬天了,妈妈还会织毛衣,虽然织的不多,但是家里也还是有几朵五颜六色的毛线团,什么羊绒、羊毛、兔毛、马海毛之类的,贴在脸上都好舒服好柔软。我记忆中冬天的沙发上,似乎总在扶手边搁着妈妈的编织袋,而我有时候淘气,就把妈妈的毛线针从正织着的衣物里抽出来,看一排传说中的未来的袖子好像一幅带卷钩的挂历。
  可是当影片中的知识分子妈妈,作为社会主义的人民教师走过时,她就粉碎了小女孩的梦,这个镜头的背景也让我感到亲切。因为那把靠着床的折叠椅子就曾是我写字桌边的椅子,式样上唯一的差别在于我的椅子的靠背是椭圆形的,而墙上的那张昭君出塞的古典美人挂历,也是八十年代晚期家中必不可少的装饰之一。但是最最亲切的,是右边柜子上的大相框,里面的黑白照片,那个相框应该是更早的传家宝了,因为我奶奶家的那个相框里还放着居委会颁发的六十年代五好家庭的奖状——奇怪,六十年代我们家怎么会是五好家庭呢?爷爷奶奶都是大地主、旧官僚后代啊。奶奶去世后,我整理她的遗物时,看到她保留的那个年代和兄妹的通信,封封信的内容都是对罪恶的家庭出身的痛彻忏悔,对单位批斗的无限神伤,彼此勉励听党的教育,积极学习毛主席思想,深刻改造灵魂。晚年时奶奶回忆起往事,她对于自己童年的家庭的感情依旧是那么醇厚,可是对于那段全民灵魂革命的历程,也依然觉得,从中领受了前所未有的升华和净化。我小时候总是跟奶奶故意唱反调,她信基督,我就说,蒋介石也信基督,如果基督真的有力量扶持信仰他的人,为什么蒋介石失败了呢?奶奶正色道,这个世界上,没有共产党做不到的事情;但是蒋介石信基督,所以基督帮助他不至灭亡。我说,那岂不是共产党比基督厉害吗?奶奶先是失笑,过了一会儿,她说,不是,基督的教导不容易做到,蒋介石没有做到,共产党虽然不信基督,但是反而做到了。
  影片里最富号召力的话语出现了:“妈妈说,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支持我们的建设,但并不能否认它的伟大。我们的战士,神圣的信仰,永远都不会磨灭。它照耀着我们每一个人。”但这部小小的美术品的深刻之处在于它的多层次性,其中不乏深刻而耐人寻味的反讽。例如这段话的画面,正是托洛茨基和斯大林的分歧,小黄鸡摇着红旗和绿头鸡吵嘴,而列宁、契卡和加里宁都在观望。
  接下来,最惹无数人猜测而又难解的情节,就是贝利亚叼走了积木的房顶,这到底隐喻了什么?当然,它又是蕴涵着多层次的解读。如果从“背叛”的角度说,是贝利亚为代表的苏共上层偷走了社会主义大厦的屋顶——公有制;但是实际的小黄鸭贝利亚在影片中故意引起小女孩的注意,然后兜了那么大一个圈子,把唯一的一块积木放进了小女孩的宝贝铁罐子里,作为大厦倾倒之后留下的唯一凭证和纪念,又是发人深省的。贝利亚是克格勃的代称,难道暗示着那最后引导着小女孩找回梦想的,是克格勃的后人——普京?这也是很多人的看法。书架上的套娃,中国宣传画,还有那穿着民族服装的小摆设,都唤起了许多许多记忆。
  审判贝利亚时,地上放着一张世界地图。那也是八十年代的家庭中,每家每户的墙上都必挂的学习资料。我记得小时候要做的一些说不上为什么的训练,就包括背出各个国家的名称,指出它们在地图上的何方。现在我明白了,那是一种国家意志,希望培养公民的国际主义精神,而这一点渗透在了老一辈公民的文化教养中,自然而然地传递到下一代。这部影片让那么多人有泪如倾,就是源于对公民教育的深刻怀恋。那是真正的公民教育!因为那个制度关心人的必然性、人的可能性、人的解放和尊严。公民这个词在今天被玷污成了什么样儿?!一同被毁掉的各种美好,数也数不清!那不是金钱和利益能够衡量的美好,也同样不是金钱和利益能够购买的美好。这世上有一些东西,是不会出现在“市场”之中的,也不会出现在资本统治的世界里。那标志着人的最高可能性的东西,岂是斤斤于私利者所能梦见?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10-01 10:45:14
  小女孩照着契卡的标志“剑和盾”宣判了贝利亚之后,呼唤捷尔任斯基,让他保存“决战的最高指示,要时时刻刻牢记,千万不能松懈”,多么熟悉的话语,还记得幼儿园时唱的《共产儿童团歌》吗?

  “准备好了吗,时刻准备着,我们都是共产儿童团。
  将来的主人,必定是我们,滴滴答滴答滴滴答滴答。
  小兄弟们哪,小姐妹们呀,我们的将来是无穷的呀,
  牵着手前进,时刻准备着,滴滴答滴答滴滴答滴答。
  帝国主义者,地主和军阀,我们的精神使他们害怕,
  快团结起来,时刻准备着,滴滴答滴答滴滴答滴答。
  红色的儿童,时刻准备着,拿起刀枪参加红军。
  打倒军阀地主,保卫苏维埃,滴滴答滴答滴滴答滴答。”
  今天那些孱弱无知、庸俗卑贱的自诩民主国家,有这样优秀的儿歌吗?有这样为了培养精神的贵族、勇敢的战士的儿歌吗?这凯旋式的自我肯定、乐观强健的行动力、划分敌友的斩钉截铁,在在都宣示着一种卑贱者无从拥有的由内而外散发的神圣的优越感——不,它们没有这样的抱负,为了个体的私利而存在的国家和民族,绝不会有这样伟大的志向。现实会使人扑倒在地,理想却永远高挂中天,指引着人类的方向。那些智力极度平庸的货色会对着这样的儿歌说三道四,什么破坏了“天真的童年”之类的愚蠢说辞漫天飞舞,这样的人生来是奴隶,根本不具备理解自由的天赋,遑论享受自由了。这是一种狂热吗?当然是的!然而拥有这种狂热的人是稀罕的,卓越者会不惜一切代价培养和巩固这种狂热,“‘好’的判断不是来源于那些得益于‘善行’的人!其实它是起源于那些‘好人’自己,也就是说那些高贵的、有力的、上层的、高尚的人们判定他们自己和他们的行为是好的,意即他们感觉并且确定他们自己和他们的行为是上等的,用以对立于所有低下的、卑贱的、平庸的和粗俗的。从这种保持距离的狂热中他们才取得了创造价值、并且给价值命名的权利:这和功利有什么关系!……高尚和维持距离的狂热,就是我们说过的上等的、统治艺术的那种持久的、主导的整体和基本感觉,与一种低下的艺术、一个‘下人’的关系——这就是‘好’和‘坏’对立的起源”,尼采在《论道德的谱系》中就差没说出“组织性”三个字了,然而他全部的努力都在强调组织性的精神来源。甚至在早期基督教的耶稣训导中,也有“时刻准备着”的教诲:“所以你们要警醒,因为那日子、那时辰,你们不知道。”
  列宁主义离去了,契卡随着捷尔任斯基的离去也变成了臭名昭著的克格勃,加里宁逝世了,凄凉裹挟着那个用天线收听广播的时代。影片中第一次出现了小兔图章,那无可奈何的“注销”是对于理想凋零的无限缅怀和未竟遗志的默默继承。一个国家的毁灭,就是一种价值观的毁灭,就是一种道德体系的毁灭。武器发明了可以销毁,科技落后了可以追赶,然而无知的人类啊,让我告诉你们,唯有道德,绝非从落后走向先进的一帆风顺,恰恰相反,这世界上只有道德,在人类历史的漫漫长河里,从来都只是在极少数的时代,极短暂的时间段里,由极个别拥有绝对偏执的强力意志者以随时随地的战备状态贯彻为国家和民族精神,成为最高伦理的。那,就是人类菁华凝结的珍贵果实。所有我们习以为常、老生常谈的道德习俗,看似天经地义、与生俱来、众所周知、唾手可得,却没有一样不是在血与火中锤炼淬砺而成的。呼喇喇似大厦倾,一切的物质都会迅速朽坏,也可以妥善保存,但是道德却将伴随着缔造它的权力意志随风而逝。
  让我们再说得清楚一些吧,道德,就是意识形态!凡自以为存在什么超越国族,超越阶级,超越……的“万国之上犹有人类在”的装模作样的开明绅士;或是一听到意识形态就吓得浑身发抖,唯恐自己纯真无邪的“人性”被政治绑架玷污的小资产阶级,都是既无法严肃地面对道德,也没有能力触及意识形态的自我感觉良好的小侏儒。我们时代盛产这样沾沾自喜、自怜自爱的小侏儒。
  小女孩搬家了,她的外套上绣着兔标,这是影片中第二次出现兔子的标志。我不得不佩服小导演的用心之深细和幽默。在一派虚构和隐喻之中,唯独“王记骨头炖菜馆”是实名,用实名的原因,是为了让有心人去索引它的地址:贝利亚们被卖到了朝阳区西民主大街1059号。“妈妈,我们的大楼会不会被美国炸掉呀?”任何一个说问这问题的孩子是被意识形态荼毒的牺牲品的轻薄儿永远不会明白,在去一栋比平房豪华十倍的大楼的途中,问出这样问题的孩子,是真正的公民。而将孩子不分阶层一律当作公民培养的国家与民族,正是这世界的主人和统治者。我记得一件十分好笑的事情。我的一位同学,他上中学时,有一次偶然了解到如今七长老之一的兄长是叛逃美国的大特务,而七长老之一却当上了省委书记,他下了课飞一样地跑到邮局去买了信封和邮票,中午回家就给他认为可以管理此事的有关部门写了检举信,被检查他午睡的妈妈看到了,不禁大笑:“这事儿是你该操心的吗?傻小子!”——他妈妈说得对,他是一个傻小子,但他同时是一位好公民!一位好公民,不怕是一个傻小子。一个伟大的国家,正需要傻小子式的好公民,也专培养傻小子式的好公民。
  墙上的挂图变成了秀兰.邓波儿,床上的玩具变成了米奇和芭比。它们和积木,和老咪、和菲利克斯、和贝利亚们的区别到底在哪儿?一个是少年老成的,一个是童趣可爱的吗?不,一个是属于小公民的战斗演习,而一个是属于奴隶的享乐主义。这个世界上,真正美好的事物是那些即使花费无数代价也难以保存的东西。因为要保存它,没有任何的技术可行性,它就在人的灵魂里。灵魂要保存它,就必须将革命进行到底。在灵魂中不断革命的人,才能在现实中保存革命的胜利果实。小姑娘怀念她的玩具,而不为物质所诱惑,因为她在她的游戏中倾注了真实的情感。这情感之所以真实,恰因为那不是一己之私意,一己之损益,一己之荣辱,一己之存亡。
  我为你从小时刻准备,而今你却身在何方?
  小女孩想起了菲利克斯,想起了那些有幸为国家为理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人。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她发现妈妈正在和朋友谈化妆品,妈妈为何需要化妆品?化妆品是为了让人戴上面具。妈妈为什么要戴上面具呢?到这时候,摘下来依然害怕吓坏了人民吗?那蚕丝一样柔滑的天鹅绒般的洗发水,洗的不正是长着头发的脑子吗?不得不说,小导演把隐喻用了个十足十。电视里无声地播放着广场上的列宁像被吊起,戈尔巴乔夫在无人在意的情形下兀自宣布着苏联解体。
  小女孩意识到那是她的共和国,她的理想,她的生命。她跑回了原来的家,迎接她的是一声巨响——她终于和先辈们团聚了。伟大的卫国战争的岁月回来了,在“妈妈背叛了我们、他们全都背叛了我们”的时候,“我们的战士,神圣的信仰,永远都不会磨灭。它照耀着我们每一个人”,弗拉基米尔,菲利克斯,贝利亚们,依然在战斗。生存还是死亡的分水岭,让有的人选择活着死去,有的人选择向死而生。捷尔任斯基保存着那不朽的最高指示,庄严地亲手交给了小女孩:
  前进,达瓦里希!
  “当年忠贞为国酬,何曾怕断头?如今天下红遍,江山靠谁守?业未竟,身躯倦,鬓已秋。你我之辈,忍将夙愿,付与东流?”
  毛主席去世前一年,写下了这阕词给周总理。一代伟人,默默地咽下苦涩,咽下难以言喻的哀伤,离开了我们。正像影片中的老咪,菲利克斯,离开了小女孩。苏联于我们,并不仅仅是一个启迪了我们的事业,又过早牺牲给我们警示的范例。它的离去带给我们的巨大损失,带给全人类的巨大损失,是怎么估量都不为过的。因为它的离去,全世界被压迫人民的解放之路日益被堵塞;因为它的离去,那真正的国际主义精神被缺乏信仰的利益交换彻底葬送;因为它的离去,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最高命运的可能性被缩减成了庸俗渺小而兴致勃勃的帝国主义;因为它的离去,再也没有一种力量在人世间将世界历史呈现为贯穿人类巨大活动的此刻,而只在利己主义中寻求存在的本质;因为它的离去,人类精神的无家可归状态被愈益深刻地揭示为形而上学之天命,英雄在夜近夜半时走遍黑暗的大地;因为它的离去,
  那被背叛的共产主义事业,
  还有谁在坚守?
  那本该进行到底的革命,
  在谁的灵魂里
  ——依旧?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10-01 16:46:57
  

  经典台词:

  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支持我们的建设,但并不能否认她的伟大,我们的战士,神圣的信仰永远都不会磨灭,她照耀着我们每一个人。

  这是决战的最高指示,你要时时刻刻牢记,千万不能松懈,为了我们的胜利!

  我要告诉你们,妈妈已经背叛了我们!他们都背叛了我们!


  转一个很经典的评论:
  无论如何,当老一代在用市场经济积累原始资本,却依然喊着社会主义口号的时候,历史的悖谬就自然产生了。我们应该反抗的是官僚资本主义的剥削,还是社会主义观念对于我们的束缚?于是,青年人们就分裂为两个截然不同的反思队伍。一部分人采取反抗政治意识相态,走向了自由主义反对独裁的道路;另一部分人则选择了回归社会主义理想,反抗官僚资本主义的侵蚀。虽然,看似这两派互相攻击和对立,但是我们必须看到这是因为他们的对立面自身的矛盾造成的。

  最搞笑评论:
  甲:哎,中宣部也不知道学学人家小姑娘,这毕业设计,秒杀啊~~~
  乙:同学,中宣部就是那个“他们都背叛了我们”中的“他们”啊,这动漫你白看了。。。
作者 :力挽雕弓如满月 时间:2013-10-07 09:20:11
  狂热和欣喜都属于自认为得到的人,名词或真知或感觉。这之后呢,应该还有一些平静的人。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10-07 15:07:17
  呵呵,平静地认为自己得到了名词、真知或感觉~~~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10-10 03:26:45
  有人说,如果想知道什么是当代中国托派,就来看看下面这篇文章。我并非托派,但认为这篇文章的分析很对也很好。它所批判的人,都是我喜欢的;他们的作品,我也爱看;他们的爱国情感,我也认同。但是,他们距离帝国主义确实只有五十米,应当批判:
  
作者 :毕明迩 时间:2013-12-21 19:46:41
  当年忠贞为国酬,何曾怕断头?

  这词遣词造句不像毛主席。像老红卫兵。

  感觉如此。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12-21 23:24:41
  主席是多面手,钱老请看:

  虞美人

  堆来枕上愁何状?
  江海翻波浪。
  夜长天色怎难明?
  无奈披衣起坐薄寒中。

  晓来百念皆灰烬,
  倦极身无凭。
  一钩残月向西流,
  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
作者 :若澜居 时间:2014-05-31 22:51:39
  楼主,写的好多。佩服
作者 :静之真谛 时间:2014-06-27 22:50:44
  没看懂的动画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