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真实无悔

楼主:高隐 时间:2013-05-12 18:32:42 点击:250 回复:1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这是一篇04年底的旧文,缘起于以前朝夕相处的一些老领导----正统的老马列主义者,我和他们曾经共同有过的一段时光。



  真 实 无 悔


  我想我们彼此间疏远隔膜的日子,已经有很久了。我今天之所以写下这些文字,并不是指望你们就此能明了什么,而纯粹出于一种自我的抒发罢了。因为我们之间诚然已缺乏可以交流沟通的基础。况且这些年来你们也的确比我过得好。我不得不承认,你们是这个时代幸运的宠儿与强者。赫拉克利特说过,一个人的性格即是他的命运。虽然我也不是不想往名利和地位的本身,如果这些世俗的荣华锦绣能够不以自我独立的代价就可以换取的话。只是这样灵与肉完美结合的时代还远未到来,所以我只能选择当下这样边缘的处境。

  一个人生于天地之间,他究竟首先是活的生命,还是死的理念教条?他究竟应该是灵魂中那唯一真实的自我,还是仅仅作为社会关系的一个抽象符号?人生的意义究竟只是国家集体利益的自觉显现,社会政治意志的反映工具,还是主体独立而自由的精神创造?所有这些究竟怎样才是根本?怎样才是表象?怎样才是目的?怎样才是手段?

  我想这就是我和你们之间最根本的区别所在。我们之间一切言与行的冲突,都源于各自所理解的人生在本质上的不同。在我们这个世界,几千年的体制和传统从来就没有自我立足的余地;理性和秩序也从来就容不下感性个体的生命冲动。跟我许多同代人一样,我们从小接受的就是共产主义道德理想教育——要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要甘做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要自觉服从国家社会的需要与安排;不攀比,不计较,一辈子安心于自己所处的位置。这样的主流话语曾经时时刻刻充满在我们学校的课堂上,大会上单位领导的讲话中,以及报刊和广播电视等媒体上。它融化在我们周围的现实生活中,伴随着我们整个成长的过程。

  我不否认这样的话语本身不失为一种人生的信念与追求。只是当你们企图通过体制的力量把它推广为人人都应当信奉遵守的共同的生活方式,那么我要说的是,这可以是你们的选择,却不是我所信仰的价值。

  你们其实已经发现,随着我们工作中一起相处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在你们面前暴露出了自己的“庐山真面目”了。我不是你们心目中的那种人,不是你们所喜欢的那种“于国于家”都有指望的人。我无法象你们那样自我神化或伪装自己,因此也就很难同你们,同这个社会保持一致。我开始变得越来越狂放不羁,越来越不遵守纪律,不注意影响。我逃避你们要求的每一次劳动、学习或评比。我的声音从来就没有同你们的要求协调过。我在你们眼里变得越来越不积极要求进步,越来越缺乏组织和集体观念。我现在留给你们的印象是觉悟越来越低,表现越来越差。我正在一步步远离你们,远离这个社会的体制,也远离了自己的前程。

  我知道我这样很让你们失望。这么多年来我确实辜负了你们对我的期望。我跟你们实在有着很大的不同。你们代表了体制,你们的力量可以决定无数人一生的命运。你们自以为掌握了社会历史的必然规律,人生的全部真理;自以为始终代表了正确的方向。我不否认你们当中有些人确实有着比较崇高的境界。你们有存大义灭私欲的觉悟,有“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胸襟。你们任何时候总是要求把党 性、组织、纪律、集体这样一些无关于自我的原则放在首位,它们是如此地神圣,仿佛你们就是崇高和正义的化身。

  然而这世上所有的事物,难道果真象你们那样简单划分为正确与错误、进步与落后,就可以穷尽真相了么?难道党 性果真可以超越人性?难道一个人的表现果真不会成为伪装自己往上爬的阶梯?难道纪律不正是个体利益与自由的交换妥协,它又何以能颠倒为评判一个人好坏对错的道德高标与精神统治力量?当你们要求自觉献身于国家、社会的同时,实际上也正把自己物化为社会理性单纯的“传声筒”。你们从来只是某个党派、团体或机构中一个共性存在着的机器或工具,就象电脑从来只需要被输入指令而无需知道自己。而工具和工具之间又能有什么差别呢?你们有些人确实淡泊宁静,内心波平如镜.你们安心而知足地流动在规定的圈子里。你们自以为胸怀开阔得可以折射浩浩天宇之万千气象,却不知你们全部的存在仅仅随时代风云的变幻而变幻以外,又有多少自己的生命内容呢?你们往往耻于个人的荣辱悲欢,一己之狭隘天地,自以为心中装满了国家、民族和集体之类的“天理”和“大义”。然而殊不知这同那些中世纪教徒曾经深恶痛绝着自己的原罪,又有什么两样呢?你们刚刚挣脱了上帝的囚笼,却又把自己重新捆起来跪倒在社会理性的脚下;你们推倒了旧的神学,取而代之的却是新的神学。千百年来你们从来不曾也永远不会明白作为一个人的价值和尊严。你们什么时候才有过一个真正的自己!

  你们什么时候才有过一个真正的自己?看你们现在个个积极自觉地围在会议桌旁讨论学习什么“邓三卷”、“邓四卷”的,但是我却清楚地记得,二十年多前同样积极自觉地在街上会上批邓批得最凶的,正是你们这一群人!你们现在个个春风满面地出入于各自的事务领域、社交场所,在宾馆、酒楼、歌舞厅里频频举杯,舞步翩翩,卡拉.OK,然而二十年多前表现积极地把这种享受生活的乐趣说成是个人主义,把邓丽君们的港台流行歌曲斥为“靡靡之音”而自觉加以抵制的,也同样正是你们这些人! 多少年来哪一次政治舞台上风云变幻,无论谁被打倒了又起来,起来了又打倒,你们什么时候不都是大快人心、热烈拥护并且坚决支持的?那时候你们正是靠着自己的党性、觉悟和表现得以步步高升——开会、学习、总结、评比,如今你们同样能心安理得地靠着这些表面形式端居于高位,安享着高薪,执掌着大权,挥舞着吃人的道德大棒。你们不愧为善于保持高度一致的能手。多少山区里失学孩子们哀伤的眼神,多少为了生计而在凄风寒雨中瑟瑟发抖的妓女,多少高等院校里因付不起昂贵学费而卖血昏倒的学子,多少沿海城市被残酷剥削掉青春幸福甚至活活累死的打工族们,统统被......(略去数字)高度一致掉了,而代之以高度一致的歌舞升平的盛世景象. 你们从来不会替自己的伪装感到羞耻,从来不会因为良知的泯灭而忏悔。一个民族的灵魂、精神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死在你们手里。你们现在除了只会高度一致地人云亦云、麻木不仁、黑白颠倒以外,还能有什么自己的思考,自己的独立的声音?你们还能有什么精神创造的任何活力与生命?你们当中又何以能产生凡高,产生贝多芬,产生米开朗基罗?又何以能产生《汉姆莱特》,产生《史记》,产生《红楼梦》?

  有时候,我也常想,为什么我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为什么我不也象你们那样融入这个社会,而偏偏选择让心灵独自去背井离乡,终生在世俗和体制的双重追杀中四处流浪?我原本完全可以象你们那样,甚至比你们还要把自己埋藏得更深。我也完全可以回来,回到这个现实的尘世,回到你们的怀抱,回到我应该去的厂房、学校、机关或营地,在你们的眼光里,在这个社会和体制的安排下,一步步去搏取自己的功名和前程。我完全可以象你们一样经常谈论些房子、车子或者票子,安稳而无忧地度过自己的一生。往日里那些曾经一起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同窗好友们,如今个个都早已发福高升了。很多人都不明白我,正如当年楚庄王并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千年神龟宁愿拖着尾巴往泥土里爬,而不愿空留一把骨头被供奉于庙堂之上。而你们同样也不会明白,你们同样不会明白人在根本上首先是一种精神的独立。这种独立只能是不羁的飞鹰,是自由的蓝天;是山川,是原野;是幽谷,是深溪;是挥洒的春雨,是浩浩的长风,是喷涌的岩浆,是满天的大潮。正如天上的云无法用手可以去挡住,山中千年的大树也无法用尺寸可以去测量。这种独立她不是纪律可以去约束,不是秩序可以去规范,也不是党 性可以去替代。你们不会明白,这种独立只要她在哪里,那么真实也就肯定在哪里,感性个体的生命也就在哪里,整个社会的精神活力也就在哪里;你们不会明白,当一个民族谁都不再有自己的声音,而只会从上到下众口一词地指鹿为马,以黑为白,那么其实早已虽生犹死。

  更多时候,我宁愿幻想着去往一个远远的地方。那是一座孤岛,或者一片杳无人烟的荒原。我就坐在小木屋里静静地喝着咖啡,做自己的学术文章,让飞扬的思绪掠过群山,掠过草地,仿佛久困樊笼的鸟儿重新回到一片天高云淡的湖泊与沼泽地中。微风轻轻流动着,成群的野天鹅在远处自由自在地飞翔着。。。不错,党性和纪律,集体与组织也许是神圣的,但是我不知道倘若人类精神的苍龙可以用绳索去捆缚的话,那么她与笼中的动物又有什么两样!

  昔日曹孟德曾有诗云: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想想人活在世上的时间,总不比他没有生命的时间来得要长。如此我们还有什么理由要把短短的一生给出卖掉呢?也许在我们这个世界,历来都要为自我的独立付出代价,然而我决不后悔。因为我们在哪里,真实也就在哪里,这个世界的真相也就在哪里。只要谎言、伪善和强权的存在,真实就决不会灭绝。如屈原的放逐,如阮籍的悲吟,如嵇康的颠狂;如太史公的愤疾,如陶渊明的绝尘;如顾准的“出走”,鲁迅的呐喊,XX的不悔,以及张志新遇罗克们的献身。一代又一代,似江流不息,似青山不移,似苍穹中满天的星斗,黑夜有多长久,它们也就有多长久。

  是的,“黑夜有多长久,夜空中的星光也就有多长久”。



  2004年底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5-12 18:56:00
  从头读到尾,高隐兄,我认为写得很好。并不是因为我对你所反对的“大词”也感到反感——我还没有踏入社会,就我接受的教育来说,我非但不反感,我十分崇敬——而是我理解你反感它们在实际生活中的名不副实。
  正如嵇康是最崇敬儒家思想的,但因为被司马氏一伙滥用,他就决计要反礼教。
  理想常常被现实连累。如果那些社会倡导的风尚和价值,是真正被人们所实践着的,我相信高隐兄即使不赞同,也一定会尊敬那些践行者的人格。
楼主高隐 时间:2013-05-12 19:09:00
  多谢你的评点。文章不管好坏,有人读总比无处交流要好。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5-12 19:13:00
  此文中有真气,堪与卢梭忏悔录中的真气相比拟。

  博雅书院就是一个朋友们温馨交流的沙龙。期待高隐兄更多大作的到来,让更多朋友分享你的心路历程。:)
作者 :斫輪翁 时间:2013-05-12 19:16:00
  高隐也文青~~~
楼主高隐 时间:2013-05-12 19:28:00
  俺知道,如今“文青”是骂人的词儿:)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5-12 19:29:00
  :)高隐兄多心了。佳人爱玩笑而已。:)
楼主高隐 时间:2013-05-12 19:41:00
  呵呵,我知道,我这不也开开玩笑嘛。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5-12 19:49:00
  高隐兄爱读论语吗?佳人都爱读论语。:)))
作者 :同尘三千1 时间:2013-05-13 11:49:00
  看了,很好。
楼主高隐 时间:2013-05-14 12:55:00

  作者:豆蔻梦乡 时间:2013-05-12 19:49:00



  高隐兄爱读论语吗?佳人都爱读论语。:)))

  ======================================================

  论语那是很久以前必读物,早就忘得精光了。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孟子的言论,更加精辟,印象远比论语要深刻。
楼主高隐 时间:2013-05-14 12:55:00

  作者:同尘三千1 时间:2013-05-13 11:49:00


  看了,很好。

  ===========================================================

  多谢认同。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5-14 19:15:00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孟子的言论,更加精辟,印象远比论语要深刻。
  =========
  孟子的精气神和高隐兄也更相符。
  程伊川说,才有英气,便有圭角。:)))无圭角,便写不出孟子,也写不出此文了。:)))
楼主高隐 时间:2013-05-17 17:10:00
  多谢你的“精气神”三个字,深有感触。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6-18 18:55:00
  :)
作者 :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14 03:17:00
  提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