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普鲁斯特】亚眠行——兰斯与亚眠大教堂笔记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04:21 点击:303 回复:4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按:几年前的旧文,这次配图发布。主要是为了配合秋季专题,普鲁斯特翻译的罗斯金的《亚眠的圣经》。

  亚眠行——兰斯与亚眠大教堂笔记

  抵达亚眠的时候,虽已上午九点半,整座城市仿佛还在梦中。从火车站出来,几乎一个人也没有,我和芳芳环顾四周,街道萧索寂寞,冷冷清清。半晌,一个盲人持着手杖,探着路走过来,我上前询问旅行之家在哪里,打算去要一份地图。盲者十分热情,让我们跟随他。我和芳芳面面相觑,盲人为我们带路,这心意真让我们感动。  
  是来找大教堂的,走了不到五分钟,便来到了市中心广场,和盲者分手。我们找到了他指示的十字路口,右拐,就已经看到大教堂鸽灰蓝的钟楼塔尖和椭圆形后殿了。
  
  在这样逼仄的小街里目睹大教堂,还是第一次。不由得回想起当初的兰斯之行:  
  兰斯城里并无特别的风景可看,像这样的小城我已经看了很多座,就风光的精美和市镇的富庶来说,它远远比不上安纳西;就人情的温暖来说,它也不似尚贝里;就历史氛围的浓郁,它更不是阿维尼翁的对手。而且我们来的也不是时候,因为眼下是旅游淡季,城市正在大兴基建,铺筑轻轨轨道。虽然没有任何噪音,但是到处都是红蓝二色的帷幔。整个城市极其安静,咖啡座无人落座,商铺无人购物,连行人都寥寥无几,而外国人,大概就我们两人。一路无语,匆匆向南。途中,也经过一个教堂,十分古老,爽爽为圣像和钟楼拍了照。我心下正琢磨着,兰斯圣母院到底是什么样儿呢?克洛维受洗的地方,历代法国君王加冕的地方究竟有什么特别呢?  
  忽然,爽爽喊道:圣母院!我抬起头,加快了步伐,走出一条小街,转过身的一刹那,就望见了那座马上要飞升而去的大教堂,宛如一簇纯青的火焰,意欲直上重霄。爽爽冲口而出:简直比巴黎圣母院还要……,她找不出词来形容此时心中的激动。  
  她竟是那么高!在几乎找不出超过三层的楼房的城里,在中世纪肯定遍布更加低矮房屋的市镇上,她的高几乎就是上帝必将再临的保证。年深日久的雨水的侵蚀,教堂主体已经被锈蚀成深墨绿色,但却更加森严气派。可是她与巴黎圣母院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她“我欲乘风归去”的强大意愿。有人说,哥特式大教堂是一位跪地向天祈祷的女子,不,要我说,她是一领基督升天时褪落人间的斗篷。  
  而这一次,亚眠的大教堂,我是从后殿开始沿路转到正门,接触到她时没有那样强大的视觉冲击力,它柔和的色彩和较为阔大的宽度也为它带来一股女性化的气质,亚眠的大教堂看起来如同王后的卧床。正门的双塔和后殿的风向标就是支撑着帐幔的床架。  
  在侧门前勾留许久。她独特的玫瑰花窗更加深了我的猜测——这是一所女性气质浓郁的大教堂。和巴黎圣母院的玫瑰花窗不同,这朵玫瑰花并不是以直径分割花瓣的,而是被雕成六朵在两片叶片陪护下的花骨朵组成的,因为曲线的增加而使得玫瑰呈现流线性。圣母院的花窗以端庄灿烂昭著,这里的花窗以秀美柔情见长。
    
  直等走到了教堂前的广场,也并不觉得它十分高大。这当然并不是因为它不高,而是因为兰斯大教堂高度方面的独特比例——兰斯大教堂将所有直立的线条都加长了,显得更加高耸,以及它繁复的披挂雕饰,如同斗篷边镶着的流苏,所有这些都加强了兰斯大教堂高度方面予人的深刻印象,两相对比,亚眠大教堂在这方面就不显得突出了。  
  亚眠大教堂胜在它的妩媚细腻和它的丰盛华美。犹记得走进兰斯大教堂内部,犹如走进了一个空空的树洞,仿佛升天的基督把所有的一切都带走了,教堂只剩下了躯壳。而花窗甚至还是现代派画家的作品——我并不反对现代派艺术家对大教堂的改造,因为当年造成这些大教堂的时候,也是经历了数百年的岁月,使得大教堂融入了多种多样的风格,现代艺术当然也可以进入大教堂,因为这就是我们时代的历史,就是我们的生存,为什么大教堂一定要作为博物馆纹丝不动呢?事实上,在巴黎,有一座很有名的哥特式小教堂,圣.色佛兰小教堂,就在花窗上极好地运用了现代艺术。那是我最钟爱的一所小教堂,像一朵小小的雏菊悠然自得地绽放在绚烂的圣母院玫瑰旁。看到它,真使人感慨:野地里的百合花怎样长起来,它也不劳苦,也不纺线。然而所罗门极荣华的时候,穿戴得也还不如它。但是兰斯大教堂的现代派花窗绘画却使人觉得失败。尽管题材依旧是神圣的,但是明显艺术家的精神状态已经不再能够领会这些题材。而圣.色佛兰的艺术家们尽管并不取材宗教信仰,可是那些简约神秘的色彩却很好地烘托了小教堂里古老的气氛,也与窗外的摩登世界交相辉映。再说,兰斯大教堂的花窗整体给人一种汪洋大海般的模糊和静谧,可是这与那所大教堂特别鲜明的森林气质相差太远,森林是阴郁、伺机而动的,结果当人们走了半圈来到后殿时,仿佛受了欺骗似的,白白提心吊胆一场。那紧张的神经没有获得一个与之相匹配的信号来释放自我,融入更高更美的境界,反而截成两段,不伦不类。  
  在亚眠,就决不会有此类担心了。亚眠大教堂,它不是上帝弃于尘世的斗篷,它是王后的寝宫,处处都精工细镂,奢华典雅。阳光从窗户里照射进来,仿佛销熔了窗框和高高的拱柱的上端,也部分地驱散了积聚在大教堂内部逼人的阴湿寒冷——在这些石头房子里呆久了,是要得关节炎的。犹记得去年夏天去阿维尼翁游玩,参观教皇宫时,引起了我对哥特式宫堡最深的厌恶之情——那可是童年时代的梦啊。都说中国人的性格是封闭的,就因为我们造了长城,天晓得,说这种话的人看到中世纪欧洲遍地开花的哥特式城堡,该怎么评价西方人呢?如果中国人还叫封闭,那西方人简直是自我虐待,自我囚禁。可是当抵御外患时,这些都是不得以的。而中国人的长城始终只是一种姿态,是象征性的文明的分水岭。那些城堡可是在失去防御功能很久之后,都作为建筑样本保留在西方人的日常生活中,直到近现代才被彻底淘汰出生活。那么厚的石壁,那么狭小的窗户,光线暗淡,阴森的室内氛围,密道,——这一切难道不是为囚徒准备的吗?童话中的公主和王子结婚之后就住在这种地方,真是很难想象如何“幸福快乐地生活”,难怪公主一般都早逝,留下小公主给后妈欺负,而后妈也很快变成心理疾病患者,成为魔法,伎俩和阴谋的寄主。早先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西方历史上那些悬疑惊悚较为极端的小说,常被冠名“哥特式小说”,如今我明白了,在极其不适宜人居住的哥特式城堡里生活,是很容易衍生出类似的精神产品的。接连参观了几所哥特式城堡之后,我已经患上了城堡恐惧症。连毛毛兴致勃勃地提议下个月去卢瓦尔河畔参观全法国最美的文艺复兴时代城堡群落,我都心理阴影而意兴阑珊。是的,哥特式城堡的外部始终是可爱的,可是内部却使人恨不得拔腿就逃。尤其在冬季,寒冷多雨的时节,如果到了其中没有暖气或者火炉的房间,或者上下楼梯时,那简直是受刑,阴冷的空气就像一根根小针,钻进骨髓,敏感的手指关节立刻就像变肿了似的,即刻希望到阳光下把充塞其中的说不清何种物质的东西蒸发出来。从中国运到欧洲的茶叶,在半途中发了酵,绿茶变了红茶,这真是上帝的恩典。在这种房子里住,不喝红茶肯定不得长寿。  
  言归正传。光明是亚眠大教堂的灵魂,一直以来我以为大教堂就该像巴黎圣母院一样昏暗,那象征着默默的祈祷,团结和痛苦的泪水低吟,但亚眠大教堂里却充满了光明祥和,温柔明媚,用罗丹的话说,如同十七世纪贵妇的小客厅一样优雅绝伦。当我在脑海中回忆起它,它就坐落在一片蔷薇色的雾霭中。我从没见过哪所大教堂像亚眠大教堂一样拥有这么多精美的雕塑,金碧辉煌的壁画;偏殿的格局如此繁复,功能如此实用又诗意——为阵亡将士立碑,为死去的亲人布置圣母祭台等等。仿佛和参观者一样,当地民众对于大教堂也倾注了深情,将自己最深沉最丰富的感情与之融为一体。相比之下,兰斯大教堂寒碜得令人心惊。而在亚眠,这里是名副其实的民众之家。在一所圣母小祭台前,坐着一位瘦削优雅的黑衣老妇人,她望着祭台上童稚甜美的女孩照片,满眼含泪,当我只顾仰着头观察穹顶的壁脚线花结,冒冒失失拿着相机毫不避讳地走过祭台时,我发现她赶紧擦干了眼泪,在胸前匆匆划了个十字,就起身离去了。我心里十分愧疚,打扰了她同亲人的相聚。可是又觉得如果叫住她,请她留下我走开,反而更不相宜。圣母满含慈悲地注视着小女孩的照片,祭桌上摆满了鲜花,她已经变作小天使了吧?在这个每天迎来送往,接待无数游客的神圣之所里,教堂本来的意义倒反而被我们这些观光客漠视了。难道请老妇人回来继续她们祖孙的对话,让我或者别人观看吗?这难道不是更大的不敬?与神圣者的交流是不能被观看的,因为这件事本身就不能包含一个第三者。
  
  
    
  也因此,我忽然觉得,这所大教堂之所以处处洋溢着动人的女性气息——罗丹称之为“童贞女”,真是恰到好处,因为它绝妙地将少女与母性的所有特点浑然无间地流露了出来——并不是因为她的装饰的奢华与精细,而是这所大教堂里还依旧保留着她真实的感情寄托。她不是一所停留在过去的老旧的千年文物,她还和亚眠人的生活息息相关。或者说,在这些奢华与精细的装饰中,寄寓了亚眠人对于死者和圣者的感情,从而淡化了它们的物质属性,使之驯服于人类更高尚的情操。  
  是啊,能够让这些冰冷的石头房子散发出无限诗意与凝聚力的,难道不正是爱与美吗?  
  走出大门,我又回头细看了门楣上的壁塑。那一幅幅生动的小图讲述了一个又一个圣经故事。虽然它们经过了维修,显得和教堂刚落成时一样崭新,但我不再计较,如果,亚眠人像那位怀念孙女的老妇人一样真切地需要这座大教堂,那么,这是比取悦游客,考古者和艺术家都更重要的事情。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17:00
  郁闷,编编,我的投票为啥被删除了哩?!!!里面啥敏感内容也没有啊。。。

  诚邀编编来跟我们一起游亚眠,一起参观大教堂,一起学习一下亚眠的圣经!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20:00
  九点的亚眠:大教堂附近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21:00
  亚眠大教堂的玫瑰花窗从外面看的样子: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22:00
  亚眠大教堂正面图: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23:00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25:00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25:00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27:00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28:00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29:00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31:00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31:00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32:00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35:00
  这就是“亚眠的圣经”了,中世纪不识字的农民看不懂文字版圣经,就只能读图: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35:00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36:00
  进教堂啦: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37:00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38:00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39:00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38:00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41:00
  玫瑰花窗从里面看的样子: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42:00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42:00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43:00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44:00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46:00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43:00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47:00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3:48:00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4:22:00
  亚眠在皮卡底大区,是一个比较不富裕的小城。类似不富裕的小城我还见过的有士兵打碎克洛维的花瓶的苏瓦松。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4:25:00
  亚眠城中有河流过: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4:25:00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4:26:00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4:26:00
  对话: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4:27:00
  科幻小说大师凡尔纳的宅邸,他生前就是在亚眠写出一部又一部杰作的:
  
作者 :海歌2000 时间:2013-07-28 07:14:00
  来看《亚眠的圣经》~~~
  图片很好。等看兰斯圣母院~~
  谢谢!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08:09:00
  问好海歌,好久不见,谢谢!欢迎来到博雅书院!
  图片皆是我所摄。技术不高明,兵器也不尖端,就看个意思吧。
  兰斯无图,因去兰斯的时候的摄影任务是交给同伴的:)
作者 :wx6665666 时间:2013-07-28 17:26:00

  感想一:不看看大教堂,不知道普鲁斯特《追忆》之妙。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8 19:17:00
  是的。《追忆》这幢大建筑的确跟大教堂有异曲同工之妙。
作者 :wx6665666 时间:2013-07-29 17:38:00

  感想二:亚眠大教堂里的雕像密密麻麻,追寻》里的人物形形色色。人啊人!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29 18:33:00
  呵呵,的确!不过,其实每一座大教堂的门楣上都雕刻了很多人,而且都有宗教寓意。亚眠的特殊在于它的人物雕塑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并且它的墙上的讲述圣经内容的浅浮雕也很有意思。这跟门楣上起进天堂还是下地狱,天使称量罪过的雕塑不同。
作者 :wx6665666 时间:2013-07-30 16:52:00

  感想三:《追寻》里的彩窗与亚眠的彩窗,哪个更魅?
楼主豆蔻梦乡 时间:2013-07-30 17:11:00
  这可真不知道。应该各有各的味道。因为追寻里的花窗是小教堂的,而亚眠的花窗是大教堂的。有的小教堂实在是美得惊人,比如威尼斯的那些教堂。当然,法国乡间一般的教堂谈不上特别美,但却也是别有风味。何况据普鲁斯特说,贡布雷的本堂神甫认为,自己的教堂的历史渊源还特别深呢。~~~:)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