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点滴日记之回家放羊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10 19:13:45 点击:4756 回复:262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上页123下页 到页 确定
火车走走停停,慢啊...三个半多小时,终于到大英了。下了火车,我在大英火车站看到一辆大英到步云的中巴车,售票员说车要过卓筒井,犹豫了一下,扫了扫附近,没扫着大英到河边方向的车,于是索性上了这辆车。二十几分钟后,中巴车还不到卓筒井镇上就停了,原来卓筒井搞旅游规划,前面路段正在施工,所有的车只能绕道行驶。我和一大群人下了车,穿过坑坑洼洼的施工路面,走到卓筒井镇上,那里有几辆车到河边的,其中一辆马上就要开了,我扫了一眼车内,里面站了好多人。心里掂量了一下,我在三星桥下,现在上车不管多近最少都要收1.5或2元车费,不划算啊,况且我晕车嘛,所以我决定锻炼锻炼我那养尊处优得快老化的腿和脚,步行回家。步行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快到家了。妈,我终于回来了。妈和李保都在湾里干农活。李保远远就看见我了,我却看不见他们(唉,惭愧惭愧,可悲的近视眼),只听到他的声音:“佳伦在屋呢。”
  回到家,佳伦刚睡醒,正哭着找他奶奶呢,他祖祖怎么哄都哄不了他,看见他满脸的汗水和泪水,我急忙打了一盆水,用湿毛巾给他洗了一帕脸,呵呵,小鬼竟然停止了哭闹!
  不一会儿,妈回来了,她交给我一个好差事,叫我去放羊。原来家里添了一只羊!我最喜欢放羊了!放羊可以让人心里愉快、轻松、纯净。可是这一次,我发现再也找不回儿时的那种纯粹的心境了,有点怅然若失啊。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10 19:20:00
   转眼到了5月2号。今天是平二爹的生日,中午去他家吃午饭。吃到中途,李保接到一个电话,是派出所的,说1队疯子er家房子被烧着了。李保马上匆匆往1队赶去。
  
   吃完午饭回到家里。妈中午喝了一些白酒,有点累,就躺在沙发椅上睡着了。婆就坐在干岩上看佳伦一个人砌长城。我也坐在干岩上掏出手机玩游戏。信号断断续续的,网络连接时好时断。没耐心了,决定去屋里睡觉。推门,门不动,好像被锁了。从碗架拿来钥匙开门,半天,门锁硬是没反应。我怀疑钥匙拿错了。“妈,门怎么打不开?”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10 19:26:00
   妈被我喊醒。她拿起我刚才开门那把钥匙说:“这把钥匙才是。”
  
   我再试,还是打不开门。“妈,怎么打不开啊!”
  
   妈起来了,她也打了一下,是打不开。
  
   我们沉默了。突然,我想起早晨出来的时候我把门后的阴锁反锁了,因为我担心门被风啊什么的一吹就关上了,到时候没钥匙我进不了屋。妈不知道门后的阴锁是反锁着的,锁门时她像往常那样顺手一拉就把门一下子关上了。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10 19:29:00
   “你又反锁!你干嘛要反锁啊!上次也是...”妈想起了上次猪圈房的门不知道被谁反锁了(妈认为极有可能是我反锁的),结果打了半天也没打开。李保生了好大的气。最后,李保从楼梯间进到柴楼,然后从柴楼跳到猪圈房,才从里面把门打开。这一次...这个屋子可不比猪圈房,能从柴楼上跳下去。这间屋子四面皆土墙,顶上是青瓦盖的房顶。房顶和土墙间只有两个拳头大小的空间,连个脑袋也伸不进去。
  
   妈的情绪显然有点失控了。长这么大,我很少看见她发那么大的火。也许上次李保的态度让她心有余悸吧。我说什么妈都无法平息怒气。索性我继续玩手机游戏。我哪有心思玩得进游戏啊。不知道什么时候佳伦回屋里睡觉去了,婆也回她屋了。妈的指责声越来越大了,我觉得自己是千古罪人,罪无可恕啊!我决定暂时进堂屋躲躲。我的脚步刚要跨进堂屋,这时,李保回来了。我收回跨出去的脚,想看看李保对此事的反应。呵呵,李保瞧见妈的情绪那么地激动,他自己反而激动不起来了。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10 19:33:00
   然后,妈、李保、我,三个人,不同的心态,我们站在门前想办法。
  
   妈说:“只有撬门了!”
  
   年轻时做过木匠的李保说:“怎么撬得动!这么结实的门框!”想了想,李保接着说:“也许只有从房顶,把瓦掀开,然后跳到屋里。”
  
   我觉得这些方法太费周折了,而且破坏性比较大。撬门吧,门得被撬坏吧。上房掀瓦吧,如果一不小心脚底踩滑,后果不堪设想。而且就算上了房,掀了瓦,房顶离地面那么高,又怎么能跳得进屋?这些风险都太大了。还有一个办法。我说出了我的想法。“上次这个门也是被反锁了,蒋姐请李三娘从墙上爬进屋里,然后开了门。”
  
   李三娘就是平二爹四个子女中唯一的那个儿子。李三娘当然不是他的名字,而是他的绰号。中午吃过饭,他就得赶两点多的班车回成都,现在人早就走了。
  
   听了我的话,妈说:“李三娘已经走了。怎么叫他来啊!”
  
   “我可以上去。”我说。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10 19:38:00
   妈看了看我,毫不犹豫地说:“你进得去吗?李三娘个头小才进得去。你怎么进得去!”
  
   是啊,李三娘个头是有点小,比我小。他人挺不错的,头脑灵活、手脚利索,又能赚钱,他又是他家唯一的儿子,各方面条件论理说挺不错了吧,不过就因为个子矮点,讨老婆真的是一波三折啊。
  
   我个头挺大,一米七左右,一百多斤。上次在哥哥家称体重我有54千克,以前都是保持在56.5千克。想不到还没到夏天就瘦了5斤!所以,我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10 19:42:00
   李保说:“那找楼梯才上得去。”
  
   我去找楼梯。里屋没有。妈妈从粮仓房里把楼梯扛出来。我接过来,把楼梯安放在干岩上。干岩上有两根木梁,上面搭了几块木板,木板上放了几捆干猪草之类的。我把楼梯靠在木梁上。李保递给我一根钢钎。当时我还不明白钢钎有什么用处。只听李保和妈说:“屋里有一层用篷布(塑料的)做的天花板,待会要用钢钎把篷布撬开,才能下得去。”
  
   想想也是。篷布就是塑料纸嘛,它能经得住我的重量吗?管他的,李三娘都没有事。我应该也不会摔得太难堪吧!我想最坏的情况就是,屋顶除了一层篷布什么都没有,我从墙上滚落到篷布上,就算篷布破了,我摔到地上,中间经篷布的阻力挡一下,我也不见得会受什么伤。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10 19:51:00
   所以,我不假思索地从楼梯上往上爬,爬到木板上,我弯着腰(因为直着身子站在木板上的话头会触着瓦房顶),扶着土墙,脚下的木板颤颤悠悠的,我把脑袋往土墙和房顶之间的空隙伸去,伸不进去!我想硬挤进去应该勉强可以吧!只要脑袋进去了,身子就好说了。或者我身子先进去,脑袋再慢慢往里挤,应该不成问题的!于是我上了,虽然脑袋还在外面,但我身子已经整个趴到土墙顶端了。我想再使把力整个人就可以进到墙的另一边去了。但是进去之后呢?想想接下来的动作难道可能更大。再看看我的牛仔裤,一裤子的土灰。回家我没带换洗的衣服,这个...还怎么穿回学校啊!所以,我又灰溜溜地从土墙上下来,从楼梯爬下去。
  
   “妈,给我找条旧裤子嘛!”边说我边拍打着牛仔裤上厚厚的一层土灰。自言自语。“应该还能穿的!牛仔裤拍一下就干净了!”
  
   旁边的李保看了说:“你没带换洗的回来啊!”
  
   李保真是明察秋毫哈。
  
   “嗯。”我点了点头。一边继续使劲地拍去裤子上的土灰。
  
   李保看着我身上穿的老古董说:“回成都自己从邮政卡上头取钱买套衣裳嘛。”
  
   “恩。”我听了不置可否,转身往屋里走去。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10 19:58:00
   我换上妈找的旧裤子。扣子是坏的,怎么穿啊,不要一走路裤子就往下掉!我还要翻墙呢!我拉着妈又给我找了一条,口袋边破了一条长口子的,不管他了,将就穿上吧,妈今天被我折腾得够呛了!
  
   换上旧裤子,我又从楼梯爬到木板上。
  
   正犹豫间,李保在下面说:“找个空子大点的地方钻进去。”
  
   是啊。姜还是老的辣呀!我扫了一遍土墙,发现靠草房那一头的口子是要大一些,足够我脑袋伸进去了。于是我颤悠悠地踩着木板和干猪草,往那边走去。
  
   “小心!”李保在下面惊呼。
  
   我的脚踩空了,差点从木板间隙间掉下去。
  
   我急忙抱住干猪草,定住身形,喘了口气。“没事!”我说。继续往前走。更加小心了。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10 20:10:00
   终于走到那边。我看了看土墙,再看了看墙边的电线。我皱了皱眉头。这时,李保也从楼梯上爬上来了。他说:“我给你把电线往外边拉一点!”
  
   我说:“没事!没得事!不用了!我能上去!”
  
   我以为李保也要走过来,帮我拉电线。太危险了,他怎么能走过来呢!
  
   呵呵,聪明的李保没有走过来。他站在楼梯上面,一只手把着楼梯,另一只手握住竹耙。他用竹耙把电线往外边挑开。
  
   我从电线下钻过去,踩在木板上,踮起双脚,右脚用力往上一抬,翻身上墙,整个身子趴在墙上,然后我把腿往屋里移,双手抱住土墙。
  
   李保和妈在外面喊:“找到梁没有?”
  
   我把头扭向屋内,往下搜寻,脚下不远处果然有一根木梁(以前搭柴楼用的),可是我的脚离它还有一定高度,够不着啊。
  
   看来只有降低身体的高度才行。我把两手抱墙的姿势慢慢地改为两手使劲地抓住墙顶边沿,手抓住的土墙处泥巴直往下掉。还好,我的脚够着木梁了。
  
   李保在外面喊:“脚踩到梁子没有?”
  
   “踩到了。”我说。
  
   我一手把着墙壁,蹲下身子,另一只手把掉到篷布上的泥巴捡起来,往外面扔去。
  
   “掉了很多泥巴在篷布上哈?”李保刚刚也听见泥巴掉落的声响了。
  
   “嗯。”我继续扔泥巴。
  
   “对,把篷布上的泥巴捡了嘛!”李保在外面赞赏地发出指令。
  
   我不想扔泥巴了,那么多,又细,怎么扔啊!
作者 :余聪 时间:2008-05-10 20:25:00
  呵呵,这么快啊:))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10 20:27:00
   我看了看篷布,篷布边沿是用木条夹住的,铁钉把木条固定在土墙里。于是,我把钢钎插进木条和墙的夹缝中,使劲地撬,终于,铁钉从墙里撬出来了。
  
   我把篷布往里折,使劲地折,因为我怕待会下去的时候篷布反弹过来,木条上面的铁钉岂不要我流血!
  
   “篷布弄开没有?”李保他们在外面喊。
  
   他在墙外面对我的每一步都了若指掌哈!
  
   “脚踩在墙上,手吊住梁子,慢慢下来!”李保喊道。
  
   我正蹲在木梁上发愁呢,木梁离地面这么高,我现在除了一根木梁和一面土墙可以依靠,基本处于悬空状态!
  
   我试着伸出一只脚去踩墙壁,怎么踩得稳呀!掉了好多泥巴!收回颤悠悠的脚。我想起以前去柴楼拿柴,每次下来都不用楼梯,也不用踩着门背上的木环,而是直接双手吊住柴楼上的梁子,把整个身子悬在空中,这时脚离地面不过半米来高的距离,双手一松,脚就自然落地,既简单又快捷。不过好久没这样玩过了,我担心我的手臂吃不住那么大的力。
  
   总不能一直蹲在上面吧。妈他们还在外面为我担惊受怕呢!都是自己惹得祸!不管了,我双手紧握木梁,脚从木梁上蹬了出去,整个身体悬在半空,晃了几晃,终于慢慢稳住身形,于是,我松开双手,脚落在一包棉絮上。还好,没有落在电风扇上,旁边就是电风扇。屋里都被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堆满了。
  
   跳下来的时候,我听见妈在外面提醒:“墙角有风扇,莫踩稳嘛!”
  
   哎,妈真厉害,连我脚边有风扇也猜得到!
  
   从棉絮上跨到皮箱上,再从皮箱下到木桌上,最后安全跳到水泥地面。把阴锁打开,再把门打开。哈哈,我成功了!
  
   门打开后,妈第一个进来,她看了看我,说:“以后再不要把门反锁了!搞不懂为什么要反锁!做锁的为什么要弄个反锁!”
  
   妈问我为什么要反锁,我随口应道:“习惯。”
  
   “习惯!那你在学校不是也经常反锁?”
  
   “学校...学校门没得反锁...”
作者 :天使之蓝幽 时间:2008-05-10 20:32:00
  新朋友?速度真快,呵呵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10 20:40:00
   我为什么要说“习惯”啊!自己找死呀!我的确就死在这两个字上面了!妈说她要改掉我的坏习惯!以后,不论我从哪个门出来,妈都会大声提醒:“千万别反锁!”搞得我比吞了苍蝇还不自在!我就反锁了这么一次嘛!我...
  
   说到我的坏习惯,妈真的是毫不留情啊!以前刚来李保家的时候,因为环境陌生,我老觉得没有安全感,而茅厕小小的空间却让我感觉很自在、很安全。所以有事没事就喜欢往茅厕里跑。渐渐的,茅厕让我有了依赖感,所以,以后我只要进去就长时间蹲在里面不出来。后来,终于因为这个习惯而误了几次赶车的时间。妈可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她就说要改掉我这个习惯。怎么改呢?想起来就心惊胆颤呀!每次蹲茅厕,还没蹲到一半,妈就会扯开嗓子叫我的名字,提醒我快出来了。“幺妹仔,蹲这么久还不出来呀!”
  
   她的嗓门本来就大,平时说话声,院子里十几户人家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她这么扯开嗓子喊,那...全队的人都听见了吧!还叫我的名字!我上个厕所嘛,太恐怖了!
  
   “我马上就出来!”我投降了!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10 20:42:00
  呵呵,谢谢鼓励~~
  在网吧呢~~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10 20:48:00
   下午穿着雨靴,下到水田里去割田坎边的草。妈给我挑的鞋子,挑来挑去,还是一双破雨靴,田里的水漏了一雨靴,把我的裤子齐膝以下打得透湿。
  
   看羊的云公公说:“妹仔割草割得硬是干净,像剃头一样!”
  
   呵呵,过奖了!几下割完草,我回到家,把湿裤子换了,往湾里走去。
  
   “羊在哪?”我问李保。
  
   “上面。”他说。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10 20:49:00
  最后一段~~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10 20:55:00
   我向上望去,看见了羊,跑上去,解开绳子,拉着它去别的地方吃草。最后一次放羊了呀!明天就走了!广播叫了!李保叫我把羊拉回家。我把羊往坡上拉去,拉到水渠边,羊子,再陪我吃会草吧!羊子东嗅嗅,西嗅嗅,我看它的肚子,胀得像个小鼓了!“我们回去?”我把羊子往坡下拉去,想不到意外发生了,羊子不知受什么刺激了,一个俯冲,跃到我前面,拉着我往下面狂奔而去。“慢点啊,羊子...”
  

作者 :小坏尚尚 时间:2008-05-10 20:58:00
  有意思! 等待~~~~
作者 :爱是错呢 时间:2008-05-10 21:16:00
  一个字真TMD快
作者 :淡雅悠然 时间:2008-05-10 21:59:00
  日子过的真舒服,羡慕着
作者 :爱是错呢 时间:2008-05-10 22:37:00
  我们来看着楼主享受这样的生活,
  朋友继续
作者 :rainyday1990 时间:2008-05-11 00:34:00
  记入汇总...
  
作者 :俺家门前有蚂蚁 时间:2008-05-11 09:07:00
  母亲节快乐!
作者 :小狗和茉莉花 时间:2008-05-11 11:49:00
  小黑羊?
  
  问好,母亲节快乐!
作者 :rainyday1990 时间:2008-05-14 20:47:00
  后来呢?
作者 :禾每文 时间:2008-05-14 21:35:00
  这羊毛是双色的。不是全黑的哦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15 14:04:00
   我被羊子拉着跑了一段,我穿的可是拖鞋呀,不想陪它疯了,我使劲把它拉住,羊子心不甘情不愿地收住奔跑的脚步,我急忙绕到羊子前面,拉着它往家里走去。
  
   回家要路过三婆家,她家真的像花园啊,路边的玫瑰花真香啊,从我记事起我就想去摘几朵据为己有,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却一直没有得手。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15 14:11:00
   花真香啊,真好看啊!可是我怕啊,小时候我怕三婆骂我偷花贼,现在我怕她笑我,我更怕她家的小麻子,这个小麻子长得高大威猛、膘肥体壮,又敌我不分、六亲不认,在战术上小麻子明的暗的都来,它咬得赢就硬咬,咬不赢就偷脚咬人。三婆说只要叫它小麻子,它就不会咬。但是一叫它的名字,它就会扑到人的身上撒娇,这个...我虽然自认为与狗渊源蛮深,但是还是不想去惹小麻子,看见它在家,我就绕道而行吧。至于玫瑰花,其实它们长在枝头上更好看,我就远远多看它们几眼吧。
  
   可是这一次我还用绕道回家?我还用只是远远看看玫瑰花就知足了?呵呵,我看了羊子一眼,它其实蛮有战斗力的。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15 14:29:00
   拉着羊子,走到三婆家,走到玫瑰花前,我停下来,把鼻子凑到花前嗅了嗅。小麻子终于发觉我们了,它叫了起来,想冲过来,这个时候,羊子也咩咩地叫了几声,三婆闻声走出来拉住小麻子,哎,羊子还没出手呢!我拉着羊回到家,把它栓在羊圈(暂时被羊霸占的旧猪圈)。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15 14:50:00
  
   妈他们都回来了。下午婆在家帮我们炖了猪肉汤,婆的口味偏淡,李保说汤里没盐,于是妈和我从碗柜顶上拿了酱油、油辣椒、花椒、味精之类的倒在碗里调成蘸汁,然后把肉在蘸汁里面浸一下,勉强可以吃。妈的口味在家里是偏浓的,所以她重新从锅里舀了一碗,在里面放了很多盐。佳伦这几天感冒了,吃不下饭,躺在沙发椅上睡觉。李保蘸着汁吃。我三种口味的肉都往嘴里送。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15 14:54:00
   地震了,这几天寝室停水了。寝室里有两个同学昨天飞南昌了,她们一个家在江西,一个家在什邡。崔还在操场打地铺。昨天我去了一个高中同学那玩。她还没有上班,店里这几天关门了,她说今天不上班明天就回大英。我突然有点想家了。家里好像比成都震的要好一点。家里喝的是井水,地下的,也不会担心被什么化学物质污染。再熬几天,再过几天没有水刷牙洗脸的日子,我说过与606共存亡的,寝室楼不倒,我才不走呢,寝室也是我的家了。昨天住同学那一点都不习惯。还是寝室好。
  
  
作者 :爱是错呢 时间:2008-05-15 15:25:00
  朋友来了,见到你来就放心了,开样子很好
作者 :宝贝熊点点 时间:2008-05-15 17:31:00
  祝福
作者 :rainyday1990 时间:2008-05-15 18:24:00
  在成都啊,都还好吧。
  
  什邡是重灾区啊,让人揪心的......
作者 :浪漫的雨star 时间:2008-05-15 22:04:00
  一切都还好吗?
作者 :露莹 时间:2008-05-16 09:27:00
  咋那羊的样子,和我小时候见过的样子不一样咧?
  
  问好八月令.
作者 :天使之蓝幽 时间:2008-05-17 21:16:00
  问好..还是以安全为主..
作者 :露莹 时间:2008-05-19 18:32:00
  哀悼日,壮行日.
  擦干眼泪,重新上路。
  深圳在为亡者而哭泣.
  喜欢现在这样的中国.
  比任何一个时刻都团结,友爱.
  愿这样直到永远.
  这样的日子里,觉得中国真好.
  生为中国人,真幸福.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24 21:50:00
  多谢大家的关心,我们很好,我相信四川会越来越好的!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24 21:53:00
   5月18日早上5点40分起床,赶到校团委办公室已接近6点半了,志愿者没到齐,我们等了二十几分钟,7点左右,到达目的地--成华区体育馆,在大门口蹲了1个多小时,8点半终于进得大门。我们这一支人有26个,那里只要20个人,多一个少一个都不行,两个当一个也不行。没办法,我和另5个女生主动退出了。我们又回到校团委登了记(不过我不指望会再接到通知)。
  
   不知道是哪一刻,我滋生了强烈的回家的念头,要不回家割麦子、插秧子、放羊去,比呆这儿强!
  
   在学校食堂吃过午饭,回寝室拿起衣物,步行到公交站台。27路公交姗姗来迟,我急忙跨上公交车,随便寻了个座位坐下,摊开手里的《成都商报》看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12点23分。火车13点14分开。我还没买火车票。坐了二十几分钟了,怎么还不到?站台名称怎么越来越抽象?不对!怎么坐到沙湾来了!难道...我急忙在下一站下车。这已经是第二次赶错27路了。27路“一环路高峰线”这几个字...唉,上次赶火车也是这样。
  
   我还回家不?我回家的信念够坚定不?反正都出来了,难道现在又折回学校,正如同学所说的那样我回家的决心不够坚定?我咬牙,拦了一辆出租车(第一次自己拦出租车呀),上车。“到火车站。”我发现出租车司机有点咳嗽,貌似感冒了。还没到火车站,我就冒冒失失地下了车,奔到售票大厅,在里面排了二十几分钟的长龙,终于到我了!
  
   “到哪里的?”
  
   “大英。”
  
   “火车不走那边过。”
  
   我像一只霜打过的茄子,焉焉地走出售票大厅。我还回家不?汽车票可比火车票贵多了,而且汽车站的位置我也是心中没谱。上次,就是5月12日,我和同学约好在春XI路人行天桥碰头。我在盐市口下了车,跑到人民商场附近的那个天桥上。同学打电话问我到没,她说她在太平洋百货。我说:“到了。”
  
   “你在哪里嘛?”
  
   “我在天桥...”我手机没电了,自动关机。
  
   我在市中心转了一大圈,将近1个小时后,终于转到太平洋百货那,看到那也有一座天桥,比我刚刚呆过的更大、更长、更有气势。站在步行街边边等了会儿,我的近视眼没看到有像同学的身影,于是赶公交车回学校。上了公交车,坐了几个站后,意识到方向反了,于是下车,重新赶。车子走到红心路3段的时候,刚好是14点28分。后面一阵喧哗。杀人了?出车祸了?发生动乱了?爆炸了...前面的车都停了下来,公交车也停在原地。人行道上突然聚了好多人,街边建筑物上不时掉东西下来。人越聚越多。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刚才公交车的接近1分钟的连续抖动有些异样。车门打开了,有些人下了车。我也准备下车。不知道谁在说:“车上更安全!”我又忙收住脚步。车外好壮观!可惜手机没电了...
  
   我在成都都呆了几年了,却还像只无头苍蝇,经常迷路。同学对我无语,我何尝不是!
  
作者 :爱是错呢 时间:2008-05-24 22:01:00
  小八好几天没见了 欢迎加入点滴群
  东:22382936|南:42257920
  西:1107227|北:23570728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24 22:28:00
   出了售票大厅,我上了一辆三轮车,我叫他把我载到荷花池汽车站(没办法,我找不到路啊)。路上我才发觉,原来我坐的是一辆人力三轮车。还没下车,有一个老奶奶过来,问我到哪里。
  
   “还有到大英的车没有?”车夫问。
  
   “有。”略一思考,老奶奶说。
  
   车夫叫我跟老奶奶走,老奶奶叫我千万跟紧她。我想她长得那么善良,大热天的,挣个钱也不容易,于是我就老老实实地跟在她后面。汽车站一片混乱,售票大楼好旧好旧,周围被围了起来,经过5.12事件它可能也快寿终正寝了吧。
  
   下午4点,我终于上了一辆汽车。1个半小时后,汽车到达大英。我下了车,从车站出来,上了一辆公交车。公交车发动,售票员向我收钱。我递给她1元钱,一边大喊:“我要下车!我赶错车了!”
  
   “你是到哪里的嘛?”售票元诧异地问。
  
   “我到河边方向,就在那。”我用手指了指斜后方。
  
   “你怎么上这个车了!有人下车!”售票员喊道,一边把1元钱退给我。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24 22:42:00
   1个多小时后,我听到李保的声音了,他说:“你妈在湾里。”
  
   我继续往前走。十几天不见,家乡的山坡更翠绿了,山花也更多了,我最喜欢的刺李子也开花了...
  
   妈在湾里叫我:“直接到这里来!”
  
   我朝湾里走去。走近一看,妈和香梅(我表妹,李三娘的老婆)在捆麦子。我放下书包,加入了她们的行列。
  
   第二天,上午也是在湾里捆麦子,下午在家里用平二爹家的打麦机打麦子,麦子打完后用谷草打谷草腰腰,再用谷草腰腰捆麦秆。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24 22:52:00
   “幺妹仔!这么大太阳,回来了嘛!”妈在下面叫我。
  
   我想把土里的麦穗拣完再回去,听广播也特别有意思,我想看他怎么说动社员积极踊跃捐款。他在广播里说自从十八号他开了广播会后我们村已经捐款的只有几户人,一共才几百元,他接着又列举了一些捐款积极的村以及个人,“...他们捐钱的难道又有多富吗?我们其他的人难道素质就这么低吗?...”最后他说现在正是农忙时节,社员可能没有时间,可以抽中午午休时间来交钱,或者请人代交,他说他会为捐了钱的写红榜,谁捐了多少钱,上面会写得清清楚楚,镇上也会为大家贴红榜,到时候大家可以去看。
  
   中午云公公找到我妈借钱,他说他要捐钱。云公公的瓦房是半年前国家帮他盖的,下午我听广播,又有八十多户人捐了钱,捐的数目最多的有一百元,最少的有十元,捐的人中有八十多岁的老人,也有小学六年级的残疾学生,云公公捐了一百元。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24 23:00:00
   下午在干田里捆油菜秆,然后把捆好的油菜秆往家里拖。我拖了十六捆油菜秆,房子后面已经堆不下油菜秆了。妈刚刚叫我去把千担拿回家。于是,我朝新大田方向走去。我看见了羊,它正在公路边吃草。我解开绳子,拉着羊往家里走。羊继续低头吃草,不愿意这么早回家。我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一连喊了好几遍。我拉着羊朝家里跑。羊不紧不慢地跟着我,还趁我不注意把嘴伸向了路边的庄稼。我回头,忙拉紧绳子,继续往前走。羊又是一个偏头,咬住路边的油桃树(不知道油桃树打农药没有)。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24 23:02:00
   时间过得好快,都到十一点了!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24 23:03:00
  再写点就回去了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24 23:06:00
   回到家,把千担放在干沿上,把羊栓在羊圈,我走到捆好的麦秆前,把麦秆往柴楼上搬,刚搬了二十几捆,四公来了。我想他这时候来一定是叫我去吃晚饭,刚刚很有可能也是他在叫我的名字。
  
   “刚才我在外面,听见你在叫我。”我说。
  
   “快点进去吃饭了嘛,月琴。”
  
   “好的,马上。”我关了楼梯间的门,脱下手套,本来准备去洗一洗脏手的,看到四公在旁边等我,于是打消洗手的念头。
  
   “你一个人再去煮饭太麻烦了...”四公边走边说。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24 23:13:00
   “嗯。”四婆今天下葬了。我还没看到她最后一眼。她是晚上睡觉睡过去的,再也没有醒过来。邻居们说她前一天人还好好的呢。四婆一点也不出老,她看起来和我妈的年级差不多,五十七八岁的样子,她很瘦,很高,脸瘦尖瘦尖的,年轻时一定很好看。她的大儿子和我是同学,她的小女儿以前和我玩得很好。她的二儿子在山东当兵,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家里联系不上他了。四婆有病,据说每隔一段时间,她会变得神经兮兮,一个人不停地自言自语(她不发病的时候是很安静的),有时候还离家出走。四婆的绰号是杜十娘,不过现在好像都是我妈这样叫她。四婆好像很喜欢我,有好几次,她偷偷地给我塞好吃的东西。平时我看她对自己亲生儿女还没这样上心呢。在我的印象里,除了自己家里人,四婆一般不和其他任何人接触的...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24 23:25:00
   第四天,上午在秧母田里扯秧,下午在樱子田插秧。
  
   下午,我和妈往樱子田走去。妈牵着羊在我前面走。羊上午一直呆在家,它吼着喉咙叫了一上午,没有人牵它出去吃草,再说羊子怕雨,上午一直在飞雨。
  
   “哎呀!羊子怎么了!”妈突然喊道。
  
   羊看起来浑身无力,趴在地上再也不想迈动脚步。
  
   傍晚,羊子变成了羊肉。家里熟悉的房间添了一股陌生的异味。
  
   “我这辈子再也不养羊了,可惜一条性命,造孽呀!”妈在田里说。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24 23:38:00
   在水田泡了一天。刚开始下到水田的时候,觉得田里的泥巴软软的,滑滑的,田里的水温温的,还过得去,但是时间长了,感觉会变的。妈心疼我,她知道我这几天身体不大舒服,现在水田里的水变凉了,她说:“幺儿,乖,快回去了嘛,田里的水凉了,泡久了不好,会生病的,快回去嘛,听话!”
  
   见我不走,妈眉头皱了:“听话嘛,快回去了,剩下这点秧子我扯,你快回去嘛!”
  
   我回家。手机没电了,想充电,家里的保险丝中午被烧了,所以家里现在也没电。没手机玩,也没电视看。还有小侄儿呢!我扯住佳伦,要他教我唱儿歌。《我的好妈妈》他最拿手。他唱一句,我跟着学一句。“我的好妈妈,下班回到家,劳动了一天,多么幸苦呀。妈妈妈妈快坐下,请喝一杯茶,让我亲亲你吧,我的好妈妈。”还有《小雨沙沙》、《过家家》、《悄悄话》、《丢手绢》、《字母歌》...
  
作者 :余聪 时间:2008-05-24 23:57:00
  呵呵,继续:))
作者 :爱是错呢 时间:2008-05-25 00:00:00
  期待继续:)平淡里充满温馨
作者 :浪漫的雨star 时间:2008-05-25 00:46:00
  问好,周末快乐
作者 :月下池边树 时间:2008-05-26 10:00:00
  这样的文字读起来很亲切。一家人在一起真好。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27 20:53:00
   第五天,我想回学校了。但是天公不做媒,雨一直下,泥巴路烂,不好走,只有再等等,吃了午饭再说。
  
   “幺妹仔不吃羊,她说羊肉的气味很重。”妈对婆(陈姓)说。
  
   知我者,我妈也。三岁那年那天也是家里农忙割麦子,请了二舅、大舅他们帮忙。晚上杀了小羊煮了打牙祭。小时候我很挑食,我不吃花生,不吃苦瓜,不吃豆腐,不吃羊肉...所以那天我没有吃羊肉。(现在,在妈妈的积极的暗示下,我不挑食了,以前碰都不敢碰的苦瓜成了我的最爱)妈以为我不喜欢羊肉的气味,其实,羊肉煮熟后气味也不浓,我就是单纯的不喜欢吃羊肉,没有原因。
  
   第二天早上,妈没有像往常一样起床给我煮早饭,哄我起床,为我穿衣梳头扎发辫。
  
   我醒了,望着妈。她说她肚子疼,叫我去隔壁叫婆(周姓),让婆去河岸喊对岸的二舅、大舅他们。这是我最早的记忆。
  
   那之后,过了半个月我才再见到我妈,她的头发剪短了,记忆中自那时起她再也没蓄过长发了。好怀念长发的妈妈!我差点没认出她来。我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她。
  
   “怎么不叫你妈?不认得了吗?”陪妈一起回家的周正英保保(婆的侄女)说。
  
   我转身朝坡上跑去,一边跑一边喊:“婆,妈回来了。”
  
   ......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27 21:11:00
   “那单独用一个锅煮吧。”婆说。
  
   吃过午饭,雨停了,我要走。妈给我装了一袋花生和一袋瓜子。我说学校也有卖啊。她说什么也要给我装上。我喜欢菜园土里的枇杷。妈马上提了一根板凳走到枇杷树下给我摘枇杷。大个的枇杷都长在树顶。妈爬上枇杷树。她也不怕摔啊!
  
   我说:“够了,妈也,不摘了,这么多了。”
  
   妈仿佛没听见。她继续摘。
  
   下午两点多,我终于背着妈妈装的花生、瓜子,提着一大口袋枇杷出门了。
  
   “注意安全。”妈和婆对我说。
  
   “路好烂!”我说。
  
   “要不你走那边公路,公路要好走些,你李保保也在那边,过去跟他打个招呼嘛。”妈说。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5-27 21:27:00
   走出家门,我才知道路面也不是想象中的烂。我选择走小路。还没走出村子,广播叫了,我又听见了那个熟悉的声音。我听到他说又有三十多户人捐了钱。他说代老师(我小学班主任)的孙子才二岁多,听到广播说捐钱后,硬是哭着闹着找他奶奶要了二十元钱来捐。他还没念完捐钱的人员名单,又有两个学生来捐钱。因为话筒开着,他们的对话所有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他问那两个学生叫什么名字、怎么写,家长是谁。然后他对大家说这两个学生是严鬃的孙子和孙女,严鬃前天捐了一百元。
  
   我是在赶路还是在散步啊!速度太慢了。还好,广播不叫了,我可以专心赶路了。我继续往前走。
  
作者 :爱是错呢 时间:2008-05-28 00:15:00
  来看看这个挑食的女子,更新了
作者 :rainyday1990 时间:2008-06-07 12:31:00
  继续往前走 :)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6-08 21:10:00
   __记高考那年那人那事
  
   6月7日。
  
   明天是端午节。我没有回家。不好意思回去了,最近回家太频繁了;再说家里没粽子吃,家里只会做包子,而学校有卖粽子。
  
   又是11点半了,时间过得好快啊。妈他们都睡了吧。我又忘了打电话。
  
   最近有点不能掌控自己,犯罪的冲动越来越强烈。以前这个时候,好友会在身旁骂我神经病,“又在胡思乱想了吧!”
  
   我精神一振:“果然是高手,一语中的!佩服!”心中的阴霾刹那间一扫而空。
  
   本来想焉个半把月的,没想到一下就被好友的话治好了。
  
   “想什么哦?一副愁眉苦脸的!叫你莫想那么多!”好友以为我还没好。
  
   “你真的不觉得我非常非常...阴险坏透吗?我好想犯罪啊!”我说。
  
   “你...要气死我是不?哪有你这样急人的嘛!叫你不要想那么多偏要想!真真气死我也...不行,我的心脏气坏了,又要少活几个月,都是你,拿命来,赔我...”好友握着拳头向我讨命。
  
   “呵呵。”原来这就是我要的结果。我果然是坏人,要不,怎么会看着好友生气的样子还觉得是一种超级享受啊。
  
   结果每一次我情绪低落烦乱,好友都会气得大叫我赔她寿年。
  
   情绪真的会相互传染的,那时我觉得好友是太阳,有她的地方黑暗无处安身。不过我担心我会在潜移默化间把我的不好的情绪传染给她了。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6-08 21:26:00
   后来我回母校,庆子告诉我好友经常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教室写信、听音乐。好友以前不是那样的。“她真的非常想你。”庆子说。
  
   “你不想我吗?”我说。
  
   “想啊。但是二牛比我更想你。”庆子说。
  
   “呵呵。”我看了看庆子,她好像和以前不大一样了,现在更坦诚、拿得起放得下了。看来我得从新认识身边的人了。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6-08 21:39:00
   我真的是坏人啊。才十几天时间,我就差点把好友忘得一干二净了。酸菜捎来好友的三张信页。字写得真好看!我在心中感叹。我把信拿给莹萍看。谁知她从信头哭着看到信尾。莹萍说好友的信太感人、太伤感了,莹萍说好友应该非常想念我。我怎么没看出啊,我只是觉得好友的信写得非常优美,文笔细腻(第一次看好友写的信)...我把信页再从头到尾一个字一个字认真地、仔细地看,试着揣摩好友的心情。
  
   “应该平静面对才对呀。她是那样开朗、乐观、豪爽、直率、仗义,这些细腻伤感的文字怎么会出自她的手下呢!难道她真的因为想我?”我在心里嘀咕。
  
   于是,我试着想好友。惨了,这一想一发不可收拾,我惊觉世界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天昏地暗了,一丝丝阳光都进不来。原来太阳已经不在我身边。我死定了。我眼睁睁地看着我的情绪又在灰暗中爬行、爬行,似乎永无尽头。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6-08 21:47:00
   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思念一个女子而消沉那么久。我以为我们会笑着面对一切。好友的信、音乐磁带现在都躺在我的案头。现在,我把她的每一封信读了一遍又一遍,几乎都能背下来。我专门去买了一个单放机,把好友听过的磁带听了一遍又一遍,原本从来只记旋律不记歌词的我,居然也能完整地哼出几句歌词了!从来没尝过烈酒的味道的我,居然也有了酒醉后的幻觉。到处都是好友的影子,到处都是好友版本的搞笑笑声。上课走神,下课走神,走路走神,和别人说话走神,吃饭走神,睡觉也走神...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6-08 21:58:00
  
   以前我虽然也经常情绪不稳定、低沉消极,但是我没料到我会因为思念一个人而搞得几乎神形俱灭。我觉得我病了,病得很厉害。
  
   我一直都在庆幸,还好,好友没收到我那一封极具破坏力的信。那封信就是我觉得自己生病时写的。憋了很久,我以为自己很坚强,撑得住,结果还是输给了自己。总得找一个缝隙宣泄一下吧。洋洋洒洒写了几张纸,全是胡言乱语,那时脑袋昏昏沉沉的,也不知道写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6-08 22:11:00
   结果信在中途被以前的班主任老师KILL了。他像往常一样警慎地检验着每一封寄往班上的信。我不知道他从信里看到什么了。他没有把信交给好友。也许他做得对。
  
   后来我听妈说哥打电话给家里问我好不好。后来我听哥的同事说哥他们差点冲到学校看我,因为他们从孙老师处得知我病得很严重。半天我都没反应过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天书,我什么时候大病一场了?后来回想,也许就是那封信惹的。那次我真的病了一场,我以为只有我自己知道。
  
   “我真的没事,可能压力有点大,刚转来这里,环境有点陌生,久一点就没事了。”我在电话中说。
  
   “那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哦,有什么问题就打电话给哥说好吗?”
  
   那段时间,也是我和哥哥联系得最多的时候。哥哥真的的好耐心,不管我在什么时间给他打电话,问他多么幼稚、琐碎的问题,他总是细心地给我解释,他总是开导我不要太大压力。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6-08 22:23:00
  
   后来,好友来看过我一次,我也回母校看了她几次。还是看见好友人舒服,再听到她那极富感染力的笑声,哎呀,我又感受到了阳光的温暖。
  
   和好友一比,我真的是坏人啊。好友为了不影响我的情绪,她的文字慢慢地越来越积极、乐观、欢快、幽默。她暗示她过得很好,她的心态在逐渐恢复,班上的人都很好,很有趣,大家都很玩得来。她鼓励我也要积极地融入周围的新集体。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6-08 22:38:00
   三年前的六月五日,也就是那年高考的前两天,我坐在教室里,望着窗外的土坡,又开始神游了...“去年的今天,我应该和好友坐同一辆中巴车,坐同一排座位,我晕车,于是趴到好友大腿上呼呼大睡流了她满裤子的口水,一个多小时后,我们一起走进考点,我们分到同一间寝室,我们在同一餐桌吃饭,我们撑着同一把伞在雨中散步,我们一起去小卖部买吃的,我们一起去冒险、翻围墙,我们绕着校园一圈又一圈地逗着,我们一起看着太阳慢慢落下、血染的天边慢慢蒙上一层又一层黑夜的颜色,我们挑灯夜话,我们一起走进那年的高考考场...”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6-08 22:49:00
   放神易,收神难。我还在望着窗外出神。“现在,好友她们应该坐着车出发了吧,像去年一样,只是今年,又是谁坐在她的旁边?”
  
   “李锅,呵呵,你又在出神了呀?”同桌小丽小声地说。
  
   “哦,对了,我怎么还出神,后天就高考了,应该加紧复习才对哈。多谢提醒。”我终于醒了。好友也加油呀。我们一起加油吧!
  
   “是啊。李锅,你最喜欢一个人发呆了。”小丽微笑着说。
  
   “呵呵...”我尴尬地笑了笑,一边快速地翻着手中的课本。
  
   ......
  
   回忆结束。该睡觉了。明天起晚了抢不到粽子。
  
作者 :风行奇缘 时间:2008-06-09 07:51:00
  问候下朋友
作者 :月下池边树 时间:2008-06-09 09:06:00
  快乐和明朗是可以传染的,也是可以可以分享的.祝一切都好.
作者 :kitty925 时间:2008-06-09 10:12:00
  问候新朋友哦
作者 :wozijideyanse 时间:2008-06-09 10:19:00
  长篇:)记号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6-22 05:56:00
  在网吧下了一晚上五子棋。天亮了。。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06-22 06:22:00
   日记在心里生霉长毛毛了,拿出来晒晒。
   月亮落下去了!猜的。今天农历多少没概念了,今天星期几也忘了。原以为自己会很啰嗦,猛然发现好多想法都是昨天、前天的。过时了。就不说了。。
   我以为极端的放纵才会让自己醒悟、振作,想不到一点预期的效果都没有。怎么上了一晚上的网,头还如此清醒啊?算了,回去了,不跟自己赌气了。
作者 :rainyday1990 时间:2008-07-04 21:54:00
  继续期待有意思的日记......
作者 :霍青城 时间:2008-07-04 22:45:00
  我也喜欢五子棋,呵呵,问候棋友~~
作者 :rainyday1990 时间:2008-08-20 13:00:00
  农历八月快到了..
作者 :rainyday_ 时间:2008-10-01 19:43:00
  一直等你更新啊
  
  国庆假期快乐!
作者 :一枝篱花压海棠 时间:2008-10-01 22:51:00
  110#
  国庆快乐!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10-12 22:55:00
  搬寝室了,从大一搬到大二,从大二搬到大三,从大三搬到大四,距离网吧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作者 :rainyday1990 时间:2008-10-13 00:18:00
  离网吧越来越远没事,别离咱点滴越来越远啊 :)
作者 :栏杆拍遍007 时间:2008-10-13 00:40:00
  问候:)
作者 :是非非是无极 时间:2008-10-14 20:44:00
  八月好:)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12-16 00:41:00
  好久没来了,学校的银杏树都黄了,叶子也快掉光了。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12-16 01:00:00
  
   十二月十三号,今天要考试,准考证上说必须在九点十五分至九点四十五分时段进考场。昨晚看了下地图,从学校到考点的距离不是很远,只有一环路总长的1/3还多一点;闹钟时间定为六点半,想想又改成了七点整。闹铃很短,响了几秒钟就停了。我也早就醒了,可是不想起床。这半年来我纵容自己变成了一只彻底的大懒虫,每天不到吃午饭时间不会起床。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12-16 01:18:00
  
   “李*起床了。”上铺的小崔说。今天是周六,她要起早赶车去清水河校区上她的双学位课程。
  
   “噢。”我低低地应了一声,继续赖床。
  
   “今天你不是还要去笔试吗?”崔提醒我。
  
   “对哈。”我一鼓作气掀开被子,温暖的被窝不再温暖。
  
   十分钟左右,穿戴洗漱完毕。“钢夹呢?”我嘀咕,一边拿开枕头,找了又找,没找到;把被子移开,在床上仔细摸索,还是没它的踪影。“到底在哪里呢?”我前额头发太多,用钢夹可以把头发固定一下。坐在床沿想了一会,我又低头弯腰在床下、凳子下和鞋子里面都找了一遍;不死心,又找了一遍。还是没找到。
  
   七点四十多了,我不找了,吃饭要紧。刚走出门几十步远,发觉鞋子要坏了。又往前走了几步,犹豫着要不要回去换双鞋,但是时间好像来不及了。再往前走了几步,觉得不对,弯腰脱掉鞋子,一倒,原来是钢夹。
  
   快到餐厅门口,想起饭卡好像忘带,把笔袋掏出一看,果然。我在赶时间和吃早饭之间犹豫,最后决定奔回寝室拿饭卡。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12-16 01:50:00
  
   喝了一碗稀饭,我揣着笔袋往公交站台赶去。离公交站台二十米左右处,一辆34路公交车驶过。离公交车站台十米左右处,又一辆34路公交车驶过。刚好赶到公交车站台时,第三辆34路公交车正在启动驶离站台。我追着公交车跑,大声喊:“等一下!”公交车没有犹豫,毫不拖泥带水绝尘而去。原来34路公交车的高速度是这样得到保证的哈!我决定原谅它。
  
   等到下一辆34路公交车的时候已经八点半了。在公交车上站了四十几分钟,下车,等到77路公交车,坐了两、三分钟,下车,往回走了五十米左右,掏出准考证,进得考点大门。开考前十几分钟入得考场。
  
   爬到一教三楼,挨个找考室,只见所经过的考室门口都堆了一大群人,把走廊堵得满满的,好像是在挨个验证考生身份,我费了点劲才从人群缝隙中挤过,终于,走到另一头倒数第二间考室门口,找着了我的考室。还好,门口只有几个人在等验证进考室。那几个人已经顺着走廊靠墙壁那一侧站成了一小排。从众心理,我也站在了他们后面等待。不一会,我往身后看了一下,已经排起了五米左右的队形了。真是奇迹哈!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12-16 02:32:00
  那个长得很善良的监考大叔突然从教室里边伸出脑袋,目光从空旷的门口终于找到墙壁边乖乖排队等候的我们。
  
   监考大叔确实善良。他做事认真负责:我们每个考生的试卷以及答题卡的填涂情况、准考证和身份证的核对,他都是一一仔细地检查;监考期间他也一直在教室行走,没有坐下休息。考完出教室的时候,监考大叔还提醒我别忘拿先前寄放在讲台前面的包。他多善良啊。虽然我只兜里揣了一只笔袋,没有手提包,但还是对他感激地点点头,转身出得门来。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12-16 02:37:00
  
   今天我的心情特别好。但和考试没关系。和善良的监考大叔也没多大关系。是好友。昨天她突然叫我到她家去改善一下我的伙食。我非常受宠若惊。我非常开心。
  
   从搭上驶往金沙车站的77路公交车起,我就一直处于一种兴奋状态。大部分考生都上了77路公交车,所以77路公交车很挤,挤了差点一百多人,所以它的容量潜力其实蛮大的
  
  哈。
  
   二十几分钟后,下车,再转乘405路公交车,到茶店子公交站下车。在车站门口等了十几分钟,回头就看见好友在叫我。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12-16 02:50:00
  
   “你穿的哪个的衣服哦?”好友说。
  
   “我春梅娘娘的啊,她才四十几岁,看起来挺年轻呢,怎么了?”
  
   “你背影看起来像个老太婆,我差点没认出你。”好友回答。
  
   “真的吗?不是吧!”
  
   “兄弟,都大四了,马上要出来工作了,你应该注意形象了哈。不要再捡别人衣服穿了哈,你给自己买件衣服没哦?”好友说。
  
   “呃,买了啊...”我给好友举例子,好几件衣服都是买来穿了一下就不想再穿了,而且我买衣服又极少砍价的,真是浪费啊。“这件衣服颜色深,不容易脏,我穿了就懒得再
  
  脱下来了,而且它的口袋很大,今天我正好用它装笔袋。”说着,我从衣服口袋里掏出笔袋向好友晃了晃。
  
   “你..”好友对我彻底无语。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12-16 03:03:00
  
   到达好友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好友她爸煮了一锅面条,我们三人一人一碗。具体点就是我一大碗;好友说她肚子不舒服,就要了那种袖珍形小碗一碗,剩下的就是她爸的,大半碗。面的味道很好,那一碗我吃得连汤都不剩。
  
   “你吃饱没?”好友问我。
  
   “饱了。面很好吃,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面了。”我说。
  
   “你们是陪我吃吗?”我问。
  
   “不是,我们也没吃午饭呢。”好友回答。
  
   “哦。昨天不是说好不要等我吗,给我留点饭就行了。”我说。
  
   “面怎么留啊。今天中午暂时先吃面哈,下午我们去菜市场买你喜欢吃的菜。你喜欢吃什么菜哦?”好友说。
  
   “我都喜欢。”我已经不挑食了。
  
   “你不挑食哈。”好友说。
  
   “嗯,是啊。”我点头附和。
  
楼主八月令 时间:2008-12-16 03:28:00
  
   下午和好友去菜市场买菜。
  
   晚上,小崔打电话来。“你在哪呢?”
  
   “我在刘*家,今晚上不回去了。”我说。
  
   “哦,没事,那你好好玩哈。”崔说。
  
   “嗯,拜拜。”我小感动了一下。
  
   晚上好友的妈妈和舅娘也回来了。一家人,围着一张小矮桌,吃了饭,说了会儿话,感觉很安心。还记得去年和前年的大年初一是在好友老家过的。好友老家常年没人住,所以没有通电。晚上,点上蜡烛,吃过饭,一家人也是在桌边谈天说地。
  
   第二天,吃过午饭,和好友在院子里晒了一会太阳,下午两点多,好友送我到茶店子公交站赶车回学校。 下午四点多,我回到寝室。然后再无时间概念。
  
   第三天,手机铃音提醒我已经十二点过了。今天是我爸的生日。我、我好久没有和他联系了。我好希望我的嘴不要那么笨。实在是不知道对他说什么。还是只有发条短信祝他生日快乐。哥哥说我已经二十二岁了,早就成人了,不要那么不懂事,该说的还是要说。哥哥说得对。我确实应该学着表达自己。
  
  
  
  
  
作者 :fhqyygywxf 时间:2008-12-16 10:26:00
  这是今天的第五个问候~~~
  没有细细的看,我很老实的说,在这里记一笔,明天返回来再看.
  我的小沙发~~~
作者 :rainyday1990 时间:2008-12-20 14:04:00
  看到过一句话,“爱,与其藏在心里没有利息,不如说出来温暖对方。”
  
  问好 :)
作者 :stones205 时间:2008-12-20 15:42:00
  问好~~~~
  周末快乐~~~~~~~~
作者 :玲月西江 时间:2008-12-20 22:38:00
  周末愉快,貌似第一次来,问好!
举报 | 收藏 | 100楼 | 打赏 | 评论
上页123下页 到页 确定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