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第十一个故事:爸爸

楼主:耶姿 时间:2016-02-28 12:18:47 点击:1403 回复:5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第十一个故事:爸爸
  (故事归属人:@上官二少 )

  其实年初的时候我就想给爸爸写一封信。鉴于爸爸对打印的文字还存在敬畏,信要打印,用EMS快递给他。
  信中我会劝他不要经常出去打牌,要多陪陪妈妈,要帮妈妈做些家务,不要太固执,从外面听到的那些消息不要全信……
  想说的话似乎很多很多,可是年底了,那封一直牵挂在心底某个角落的信,却始终不曾写出。

  1、爸爸

  其实我们那里是将爸爸叫“大”的。
  电视机出现的时候,爸爸还是个时髦的词儿。妈妈怂恿我改叫爸爸。
  也是在一个早晨,爸爸还没有起床的时候,我扭扭捏捏的喊了一声“爸”。从此,我叫他爸爸。哥哥叫他大。

  爸爸喜欢赖床。每天妈妈早早起来做好饭后开始叫他起床,直到生气了他才从房间里出来。
  小时候跟爸爸一起赖床,我用一根棉线拴着他的脚趾头,另一头拴在床头。爸爸起来的时候,颇费了一番周折……爸爸没有打我。
  爸爸很严厉,可是他很少打我们。
  实在气急了,他也会打人。打人的时间很短,啪啪两下子。筷子断了。脸肿了。

  2、错过的发财机会

  从爸爸的经历来看,他那个时代有很多的发财机会,可是他一次次的错过了。
  后来,我把这归结于爸爸不读书,思想跟不上潮流。

  他的第一次发财机会是他跟妈妈结婚之后不久。
  他从外公那里借了八块钱去做生意。
  算起来那大概是八十年代末。刚刚开放。
  爸爸到了武汉,赚了一些钱。那些钱对于他来说应该算是客观。如果坚持下去,成为那个时代的“万元户”也未可知。
  可是在回来的时候,他遇见了一个神神秘秘的人。
  据爸爸说,他跟那个人说了几句话之后,一摸口袋,钱不见了,那个人也不见了。
  第一次失败,让父亲放弃了做生意。
  同时放弃的,还有在外面摸爬滚打开阔眼界的机会。
  那次听爸爸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就想,为什么不再试一次呢?
  爸爸输不起。

  爸爸第二次发财的机会,是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大概是九十年代末。
  因为爷爷去世的早,爸爸很小的时候就去学瓦工。
  我上小学的时候,爸爸已经是“掌线儿”的了。
  掌线儿的是我们那里对“工头”的叫法。那个时候的工头还不是现在意义上的工头,他们瓦工的技术比较好,能够规划房屋的盖法,“会放线”,因此叫掌线儿的。
  我听见他念叨,有人想跟他合作盖楼房,如果成功的话能赚几十万。
  那个时候有几十万,就是有钱人了。
  但是,爸爸怕失败。
  他不能承担失败的后果。
  有些机会,失去了也便失去了。其实也不用后悔,因为就算当年做了,到底是成功还是失败,其实也未可知。


  3、掌线儿的

  爸爸当掌线儿的很多年。
  开始的时候他还很有优越感。因为他是比较早“搞副业”的人。在大家都种地的时候,他挣了田地之外的钱。他将土坯房翻盖成平房。
  大家都是乡里乡亲,干的一些小活儿他经常不收钱,“送工”。竹排,树杆等建筑工具他免费供人使用。他得到了大家的尊敬。红白喜事大家常常找他主持。
  可是慢慢就不对味儿了。
  那些出去包大田的,打工的很多都挣了钱,一回家就盖了楼房。
  别的掌线儿的也发财了。
  他是掌线儿的,也是一个干活的瓦匠,带着十几号人盖房,盖楼。
  他还是会送工。可是得了便宜的人也没有怎么念他的好,反而在结账的时候斤斤计较。这让他很生气。
  他说别的掌线儿的干活不如他,从其他的瓦匠和小工身上提的钱太多。言语之间好像是说别人不仗义。
  他颇愤怒人心不古。
  他停留在他想象的那个仗义的时代,可是时代已经不在那里了。

  4、逻辑

  别人家的房子盖好了。自己家的楼梯破破烂烂的在那里无人修整。
  他的逻辑是:自己家里破,说明心思都放在外面,会替别人好好干活。
  我们对他的逻辑嗤之以鼻。妈妈多次表示了不满。
  他的做法是:闲暇的时候,他能一整天一整天的睡觉,一整天一整天的打牌。可是有活儿的时候,他总是精神抖擞的出门。

  本是普通人,逻辑太强大,其实不是显得眼界的开阔。反而是自己没有找到自己的位置了。
  所以我记得之前爸爸说看新闻联播比较好,要我们看新闻联播。可是看新闻联播到底好在哪里,我想他心里并没有谱。有的,无非是听人说,可以了解国家大事。

  记得小时候,他一直想要我学一样东西。他说的东西,其实就是一种艺术。
  记得我买了一个竹笛。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学。他也不过是知道我买过一个竹笛,如此而已。

  很久很久之后,我一直有个想法:干好自己的事,活出自己,这才是最重要的。
  虽然我一直无法做到。

  5、吹牛

  他见过的人也许不少,道听途说的事情也不少。他感兴趣的事情,基本上他就接纳了,并且会作为传播者,说的头头是道。
  记得哥哥说想学“人工做鸡蛋”的技术,并且弄了几页说明书。在爸爸的眼中,那人工做出的鸡蛋,就跟真的鸡蛋一般无二了。甚至可以孵小鸡。
  我那个时候好歹学了生物,顶撞了几句。最终嗓门没有他的大……

  有一次姨夫介绍他干了一个活挣了一些钱。他见到熟的或者不怎么熟的人都喜欢往那个话题上引。
  我当时心里一直说,财不外露。
  因为曾经有过教训。记得哥哥打工往回寄钱的时候,爷爷会在村子那头扯着嗓门喊:某某寄钱了。
  这导致有一天早晨起来,妈妈发现门栓上有刀痕。当时就后怕,那是晚上有人拨门栓没有拨开。

  其实我能理解爸爸的失落。
  有时候失望了,他会说,当年我在畈圈里混的怎样怎样?
  有种好汉想提当年勇的无奈。可是无人会再理睬好汉的当年。
  所以,爸爸跟很多的农村人一样,喜欢吹牛。
  仿佛吹牛能给自己带来自信。
  是的,这世界上很多人喜欢吹牛。
  如果吹牛能够带来自信,我想更多的,是吹牛之后的失落。
  而我比较遗憾的,是混的不好。没有给他带来不用吹牛也有自信的程度。

  6、距离

  2014年国庆节回了一趟家。爸爸带我到他的工地上去看。
  他给我们细细说着建筑上面的事情,指出某个细节他是怎样的认真,别人是怎样的不懂。看得出,那个工地让他充满自信。
  那一刻,我很喜欢他的那种状态。他似乎找到了他的价值。

  可是回到家里。多数时候却是默然无言。他坐着坐着,就会出去找人打牌。

  如果打开话匣子,他说着说着,却又常常说到某人说怎样怎样,在他的眼里,他听的那些消息,那些话,似乎都是真的。
  这样,我免不了会驳斥他。
  看的出来,他如今在我的面前也不那么自信了。可能在他的眼里,他的儿子在外面有了一定的见识。
  有些时候,他听着我说。就那么静静的听着。
  想想有些难受。

  这篇文章我写来写去,总是感觉不那么顺畅,那天将稿子发给哥哥。哥哥回过来一段话:
  我前几天回家了。在家住了一晚上,我看得出来,我家的气氛很难缓和。我爸和我妈也没什么话说,就算说话,说不了几句就得争吵。我也没什么话说,我就害怕说错话,我一直羡慕别人家里那种和和睦睦,没事时一家人一起聊聊天,说说家常,看来我爸和我们之间是不可能这样。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我想来想去,可能是这几种原因:

  爸爸不会顾虑别人的感受。
  我的印象中,他曾不止一次的当面训斥哥哥。就那么直接的训斥。
  今年妈妈的生日,那几天正是忙碌崩溃的时候,白天的时候我忘记了打电话,晚上哥哥给我打电话说妈妈的生日。
  我心里一沉,电话打过去,果然,爸爸很严厉的训斥了我。
  以至于我当天在崩溃难受之外,再多了一层难受。

  爸爸比较自我。
  可是他的这种自我却不是很有自我思想的那种自我。他的那种自我,很多时候是一种奇怪的逻辑:在外面的时候,他说的话可能会经过深思熟虑。虽然那些话的逻辑也不过是很多年前的逻辑。
  在家里的时候,他很多的话,完全是脱口而出,没有经过任何的思考。他会问一些很奇怪的问题,这往往让妈妈很不高兴。比如,要擦桌子的时候,他会直接跑到厨房问忙忙碌碌的妈妈抹布在哪里,而不会低头去找一找。

  爸爸比较“端着”。
  我的印象中,他多半是一种严肃的形象。
  不会跟我们开玩笑,不会很耐心的跟我们呆在一起。
  没事的时候,就喜欢打牌。
  这打牌成了妈妈的一块心病。因为这打牌,他在家的时间少了很多;因为这打牌,妈妈做好饭后常常要等着他……
  有时候我劝妈妈,他本来也没有多少消遣的时候,打牌就让他打吧。
  可是想想妈妈做好饭等着他打牌回来的情景,我就又理解妈妈的愤怒了。

  爸爸不会照顾人。
  毕业那年,哥哥做心脏手术。
  那年本是爸爸在医院照顾哥哥。
  可是面对不能动的哥哥,爸爸却经常不在他身边。
  我记得一次我扶着哥哥上厕所,哥哥突然之间就很感慨。那感慨之间,其实隐藏着一丝愤怒吧。

  然后,有一年回家,妈妈反反复复的说自己住院那次的事情。
  那些寒冷的日子,她在医院不能动,爸爸却经常不在身边。

  7、手艺

  爸爸自己是掌线儿的,手艺却一点也没有传给我跟哥哥。
  他不希望我们也走瓦工那条路。那条路他吃尽了苦头,他不希望我们再吃那样的苦。
  在热的人不想动的夏天,他搭着一条毛巾爬到屋顶上“捡瓦”。从屋顶下来后,毛巾、衣服都能拧出水来。如果在屋顶上呆的时间长了,衣服外面会生出一层白色的盐。
  这种苦,坐办公室的人是永远体会不到的了。

  8、感触

  第一次找工作面试,面试的人问:你最有感触的一件事情是什么?
  初中时每周只有一次回家的机会,因为离学校有八里路,回家的时候会比较晚。
  有一次比平常更晚了一些。那个时候农田里的稻子快成熟了,长的很高,人在田间小路上走会被淹没在里面。
  到家后妈妈告诉我,爸爸拿着手电顺着我回家的路找我,一路喊着我的名字。
  爸爸的那种举动显得很幼稚。
  可是那一刻触动了我。
  该是怎样的担心,才让他做出了平日不会做出的事情呀。

  9、爸爸

  零零散散,这篇文章罗列了这么多,却好像没有说出我的心里话。
  仔细想想,我写这篇文章的初衷,是希望这篇文章编辑到书里,爸爸看后能得到一些触动,能改变一些事情。
  可是我想要怎样的改变呢?
  让爸爸从此能够温和的跟我们谈话?
  让他从此不要经常到外面打牌?
  让他学会照顾人?
  让他学会生活,多陪陪妈妈?

  可是,一个人几十年养成的习惯,岂是一篇文章能够改变的?
  我记得生孩子那年,爸爸跟妈妈来到我所在的城市。他找不到人说话,他时常躲着看电视,时常躲着抽烟,他时常在外面瞎逛……我知道那年他憋闷坏了。
  在一个完全独立、陌生的环境他改变不了,如今他又怎能改变呢?

  再回想爸爸错过的那些发财机会。虽然遗憾,可是,万一失败了呢?
  是的,爸爸不能承担失败的后果。他带给了我们安稳的生活。
  回过头来,我要感谢,感谢他带给我的,安稳的生活。
  而我也想对他说一声:生活是自己的,不用活在别人的眼光里。




知音:2

赏金:600

最高打赏: 傲雪伴梅(500.0) 隐尔刀凌(100.0) 我要上榜

最新打赏: 隐尔刀凌 傲雪伴梅

楼主耶姿 时间:2016-02-28 12:27:44
  跟爷爷有关的那些玄妙故事
  (故事归属人:@长歌唱采薇 )


  迟子建的《额尔古纳河右岸》中,当萨满穿上神衣,带上神帽时,就意味着她要牺牲一些东西换取另外的一些东西。比如牺牲自己孩子的生命换取别的孩子的生命。令人心碎。
  很多玄妙的东西,让我们好奇,却又难以接近,也不敢接近。

  那天,跟她聊着聊着就聊到了爷爷。下面,我以她的口吻来叙说那些玄妙的故事:

  大自然是值得敬畏的。
  我的爷爷出生于中医世家,写一笔漂亮的小楷,比较精通易经八卦。
  爷爷是上门女婿,因为那时候,太太家业巨大(我们叫奶奶的父亲为太太),奶奶姐妹四个,奶奶最小,另外三个姑奶奶,大姑奶奶嫁给了当地的大户人家,住进了深宅大院里,早逝;二姑奶奶与小姑奶奶上了女学,然后参加了共产党,投身到了当时的革命队伍;奶奶与另外三个姑奶奶年岁相差较多,太太眼见生下的又是女儿,且纳妾无望,因为,女太太实在是太彪悍了,太太惧内,所以便将奶奶当男儿一般养着,到了待嫁的年纪,便招女婿上门,承家业为他们养老送终。
  太太很忧心他死后子孙依旧不能繁荣昌盛,多年来就为他死后能否埋葬到一块好地开始筹谋。但是,看风水的人,从来不会真正的给他人看真正的好地,因为窥伺天机,是要遭受天谴的。
  爷爷读过私塾,又是祖传中医,太太认为,爷爷聪慧,如果他懂得了这些,定然会为自己谋求一块好地,所以将爷爷送到了我们当地公认的高人哪里,拜师学艺。当然为了能够拜师,当时也很是费了一番周折,在此,就不再赘述。
  爷爷给太太看了一块真正的风水宝地,到年老的时候眼睛几乎失明,爷爷说,这眼睛就是窥伺天机后的祭奠。
  (我想到了我的老家,私下叫算命的不叫算命先生,而是叫算命瞎子,大概也有窥破天机遭受惩罚的意味儿。)
  可能有人会问,何以见得太太埋葬的地方就是风水宝地呢?我只能说,这么多年以来,我们家族人丁兴旺,且个个都混的还很不错,多年来稳坐我们当地望族头把交椅,且暂时没有衰败的迹象……
  当然这个说法,很唯心,虽然我也很想严谨的运用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主义理论来解释,可是,真的没有办法解释,因为崛起时间太短。
  文革时期,太太家成分不好,两位姑奶奶因为政治斗争牵连了娘家,两位太太在文革时期被斗争身死,财产全部被收缴,爷爷与奶奶只能带着孩子住在牛棚,可就在太太埋葬后的三年里,两位姑奶奶先后官复原职,爷爷与奶奶的日子也越过越好,先后生下我爸爸他们兄弟姐妹8个,且个个聪明伶俐,品学兼优。


  她说到了“艺”。 我特意去问了一下 @在牛A和牛C 之间,是否知道这个“艺”。牛B哥也没有听说过。
  我想到了一个词语“拜师学艺”,可这是儒家的说法。她说的“艺”,更像是道家的“术”。
  我们老家,称爷爷这样的人,为“有艺的人”。

  关于爷爷的艺,我亲眼所见,不过是些些微小事情,但是,让我倍觉神奇。
  我是农村的孩子,从小便会帮助家里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在一次帮妈妈剁猪草的时候,一刀剁到了左手虎口部位,顿时血流不止,我看着奔涌的血,哭的惨绝人寰,爷爷见状,瞪我一眼,然后用手指摸了摸我的伤口,点了点,说:“不流了!”我看着渐渐止住的血,一边自己往乡村医院飞奔,一边腹诽,爷爷啊,你没洗手就摸我的伤口,会不会感染,会不会破伤风啊啊啊啊……
  我一路狂奔到村卫生室,给我清洗伤口的阿姨奇怪的问我:你这伤口这么大,怎么不流血了呢?
  我说:不知道啊,可能我捏的紧吧。
  她说:不可能啊,就算捏的紧,也不至于清洗的时候也不出血啊....
  我看着被双氧水洗的白森森的翻开的伤口,猛然间叫起来:给我打破伤风的针,我爷爷没洗手就摸我伤口了!
  那阿姨了悟了一般,嗔怪说:真是个傻丫头,让你爷爷给你弄点药包扎就好了啊,还跑我这里来干嘛啊!破伤风不用打了,没事了。
  爷爷帮我包扎?他肯定会用他那只落满了灰尘的玻璃罐里不知道什么成分的中药粉,粗鲁的直接摁上来,然后用一片破布条子缠两圈了事,我想到他时常就这样为来找他包扎的病人这样包扎,只想翻白眼,好歹我是读过书的,细菌繁殖,破伤风会死人的好嘛......


  我亲眼所见的另外一件事情,也让我无法用科学解释。
  那年,我读初中,所以记忆上,不会出现任何差错。
  老家有杀年猪的习俗,杀猪象征着这家人这年的劳动成果,收获总是令人快乐愉悦的,所以,虽然伴随着猪的惨嚎声和温热鲜血的残忍,却依然丝毫不影响杀猪时候的欢乐祥和的气氛。
  那年杀猪,其实那只猪早就被杀死了,我非常确定那头猪已经死的透透的了,放在一只硕大的盆里,用开水烫过,毛都快被前来帮忙杀猪的人用专门的刨子褪完了。
  可是,突然,那头猪从盆里跳了出来,冲了出去!
  我站在一边,被吓的目瞪口呆,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呼啸奔腾,低呼:这算不算诈尸啊?
  众人也惊呆了,手忙脚乱的追了出去。
  这时候,爷爷出来了,说,别追了。
  妈妈急的跺脚,再不追就跑掉了!
  爷爷的回答颇干脆:猪跑累了,自然就回来了。
  然后吩咐爸爸,去找一捆毛桃树枝回来,等下有用。
  然后他转身进了屋,关上门,吩咐不要打扰他。
  十来分钟后,就在众人茫然无措,妈妈悄悄哭泣的时候,那头猪一路淌血,以一种极其怪异的姿态慢慢的走了回来。
  当时我不懂事,噗一下就笑喷了,被我妈狠狠的剜了一眼。
  爷爷打开门出来,让大家用毛桃树枝抽打那头猪。一直抽打了二十多分钟,那头猪才彻底的瘫倒不动了。
  没多一会儿,来了一个男人,带着礼物,外地口音,面色怪异,我妈妈上去询问他有什么事情,他只说,他是来赔罪的。爷爷收下了那人的礼物,并留下那人吃饭。双方没有再说什么。
  这是我记忆里很深刻的事情,所以即便爷爷一直不喜欢我,我依然很尊敬甚至是敬畏他,感觉他很玄妙。
  这,分明是玄幻小说中的斗法桥段嘛。
  亲爱的朋友们,你们遇到过这样神奇的事情吗?

  据爷爷说,他从师的师父在学艺的时候发誓,宁愿一辈子没有子嗣。结果就真的没有,也不是没有过孩子,只是这好几个孩子,都夭折了。
  历经好几次丧子之痛后,爷爷的师父,也就真的心灰意冷了。
  爷爷拜师之后,跟师父情同父子,爷爷的师父曾经有意愿收爷爷为义子,但因为誓言,最终没有这样做。
  师父死后,爷爷也只能执弟子之礼,为他收殓安葬。不敢有违。

  爷爷的师娘死的时候,因为穷,连连扎灵棚的孝布都没有。
  师父摸着师娘冰凉的遗体,老泪纵横,然后告诉爷爷,说他要去偷布回来。
  出发之前,他用一口锅罩住一盏煤油灯,叮嘱爷爷守着,不要让灯灭了,也不要让他人进房间,他三个小时之内,必然回来。
  爷爷说他等的各种煎熬啊,因为,在那个时代,布匹要在很远的城市才能买到,三个小时,怎么回的来呢?
  可是三个小时内,师父竟然真的挑着布回来了。爷爷问他去哪里偷的布匹?师父说,宜昌啊。
  爷爷目瞪口呆。师父住的地方,就算是现在坐火车往返,尚且需要四个多小时,在那个连汽车都稀少的年代,真的不知道爷爷的师父是怎样做到的。

  因为师父的遭遇,爷爷对艺也只敢学些皮毛,不敢深入。可即便只是这些皮毛,也足够让我们对那种未知世界油然而生出各种敬畏之感。
  爷爷在拜师的时候,师父告诫,入得我门,心术要正,不得用所学损人命而谋私利,积德行善只能拿少许酬劳,若有违背,则不得善终。
  爷爷生性仁厚,一生治病救人,德高望重,一生平顺的活到82岁,逝世之时,送葬队伍空前壮大,哭号震天,迄今为止,无人能及。
作者 :傲雪伴梅 时间:2016-03-02 19:51:48
  @耶姿 :本土豪赏5个(500赏金)聊表敬意,部落广场 五福临门闹元宵 活动送出灯笼最多的前5名【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 :隐尔刀凌 时间:2016-03-05 21:37:20
  @耶姿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1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