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部落

小圈子,大声音!呼朋引伴网聚部落!

创建新部落?

跌落的波斯菊

楼主:素和箕宿 时间:2017-07-11 08:09:09 点击:21 回复:4
脱水模式给他打赏只看楼主 阅读设置
  摘自秦布羽本地博客

  有时我都怀疑自己就是母亲的翻版
  或许我终究难逃宿命

    幻化郁香伴你长  霞草仙子弃我忘

            我希望跌进你的记忆
                 磨灭我的存在

  “砰”一声,在秦布羽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自己被炸弹的威力弹出去了好远,如轻魂般散落在废墟上,四周的轰鸣喧嚣远了,鲜血开始往外涌,她瞬间就被淹没在鲜红的玫瑰丛里,手腕上的波斯菊链子散发着暗红色的光,黑色如墨的眼神里透着少有的欣喜。周围弥漫着一股温热的血腥味,熟络钻入她的鼻腔内,带来无法挥去的窒息,但她没有晕厥,好像每次头部受到袭击后她都没有昏迷不醒,恰恰相反,总能异常清醒的感知周围的一切。
   “小布”“小布”“哈哈哈……”熟悉的笑声回荡在耳边,脑海中隐约闪现一个曼妙的身影。那银铃般的笑声如刀剑般刺入她的心,那是一种令她窒息的痛感。这时她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痛,秦布羽很依恋这种可以使她感到轻松的痛感,她内心的压抑感这一刻纵然消逝,随即而来的是她从未感受过的轻松自在,她贪婪的享受着这从未出现的轻松,忘了压抑、疼痛。
   “布羽”“你好好的”温暖的苏音穿入耳膜,于炀灿烂的笑容在阳光下炫目,她伸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庞,清风缓缓流过指尖。  血泪急速划过眼角,因害怕他的消失不见,连呼吸都变得轻微。
   她苦笑,宿命难敌,我们终究只是相克,连作过客都是变成了遥不可及的梦。渐渐的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脑海中却异常清醒,“于炀”她喃喃自语,嘴边翻滚着“对不起”“谢谢你”“我只是怕”“我其实……”“我不该骗你”“你好好的”但是最后说出来的却是“再见,于炀!”
   罢了,这个世界无论缺了谁,不也一样转吗,就让我谢谢你出现在我的世界,带给我仅有的温存。她拿起口袋里的笔狠狠地在手臂上划下“于炀,你好好的,秦布羽谢谢你”。这次换我对你说“你好好的”笔尖刺入皮肤,血混合笔墨在手臂上形成紫黑色,眼神里透着淡然的光泽。夏日的暖风轻轻飘散,阳光毫不吝啬的将温暖给了她,这个世间的一切终于向她示好啦!

    

     

  于炀
   于炀站在商店门口懊恼地看着天空,他的爬山计划又被无辜暂停,雨势越来越大,雨滴砸到地上形成一个个闪亮的水涡,如阳光撒在湖面的锦鳞。
   炎热渐渐散失,凉嗖嗖的风向他袭来,打算进店躲躲的于炀,在转身间瞄到旁边的一个女孩儿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伞微微后倾,扎着马尾,零零碎碎的刘海服服帖帖的绾在耳边,一双大眼睛木讷的看着前方,于炀在好奇心的看了她半天,才断定她是盲人,便伸出手在她眼前轻轻比划了几下,想试试她是不是真的什么也看不见?于炀见她没反应,便悻悻准备收手,倏然看她漠然地盯着自己,眼睛里有一团迷雾,看不穿她的意图。
   于炀看她不是盲人,而且怔怔看着自已,尴尬的愣在原地,心里百爪挠心般思索解除尴尬的理由,突然他诡异一笑,随即打了个响指,心虚的问了一句:“姑娘,有多余的伞吗?”话一出口于炀就为自己的随机应变暗自得意,可手里突然被塞进来一把伞,回过神来的他发现那女孩已经走进雨中,令人惊讶的是她既没有用包遮雨,也没有慌忙躲雨,只是缓缓的走向远处的公交车站。雨瞬间侵湿她的衣衫,雨珠毫不怜香惜玉的砸向她,可她好像隔绝了所有,傀儡般向前。
    留在原地的于炀愣了半天,喃喃道:“失恋也不用如此自虐吧!”
    在于炀诚心诚意的祈祷下,天空终于迎来阳光的驾到,难得一见的好天气,于炀心里感叹。为了避免堵车影响爬山,他决定坐地铁去,到了地铁站他便后悔了,感情大家都是约好似的往地铁涌,也只能随着人群趋势缓缓向前。
   郊外的空气中散发着野花的清香,雨后初晴的山披着一层轻纱。幽山独有的声音熙熙攘攘,心灵则恬静不已。
   正准备上山的他发现一个熟悉的侧影蹲在野菊花丛中,那不是给自己塞了一把伞的女生嘛?于炀心想,难不成今天的主题风格是看菊花。
   于炀正在心里盘算要不要去打个招呼说声“谢谢!”,毕竟人家借了伞给他。突然看见她狠狠地拔起那些无辜的菊花,就好像那些菊花是他前男友似得,她的动作接近疯狂的模式,那些可怜的野花瞬间就被摧残了不少,但她不拔完就誓不罢休的气势很磅礴。
   于炀于心不忍,打算走上去劝说,站在一旁愣了半天,终于吐出一句:“美女,那天,谢谢你的伞”。
   那女生听见声音便停止了摧残抬起头,扫了一眼于炀,用坚定不移的语气说:“你认错人了”,雨后清新的阳光照在她亮晶晶的眼睛里,就像星星般闪烁。
    留下错愕的于炀,潇洒的离开了。
   
   

   

   
   

  菊花终结者
   于炀有一个好哥们,叫路哲,没什么不错的优点,唯一好点的就是人脉广,每次跟他出去总能认识很多人。
   今天路哲又拉着于炀去了KTV包房,里面人很多,在扑朔迷离的光线下,都是寻找发泄的“灵魂歌手”。于炀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开始对着食物大快朵颐。
    路哲跑来笑嘻嘻的说:“咱大歌星不唱啊?”。
    于炀没声好气道:“这么多麦霸,抢不到啊!”。
   于炀其实只是个酒吧驻唱歌手,拥有干净嗓音但他没有遇到机遇。说话间不知是谁拉长了音在哪儿吼着。
    baby 你就是我的唯一
    两个世界都变形
    确定你就是我的唯一
   “嘣”一声,一个酒瓶不偏不倚砸在了“灵魂歌手”的脑袋上,于炀惊悚的地看着那“歌星”,心里惊叹,就算不好听,还不到打人的份儿上吧!
   那“歌手”摸着头指着另一个角落里大骂:“秦布羽,你他妈有病吧,你要不是女的,我就……”
    “再唱一句这首歌试试”角落里发出稚嫩的警告声。
    那男的真的不怕死的捂着头又开始唱,
    baby……
  接着于炀就看到一个娇小的女生拿着酒瓶狠狠砸向了那“歌星”,场面一度混乱,
    “好男不跟女斗”那男的强压怒火,说了一句给自己解围的话。
  “是吗?你离好男还差个性别呢!”好一个伶牙俐齿啊!于炀不禁肃然起敬。
   那男的指着她“你”了半天,被人拉出去了。KTV里立刻出现了熙熙攘攘的骂声,借着迷离的光线于炀只到她的背影。
    “怎么能打人呢?”
    “那歌又不是她的专利”
    “这么凶,也不怕嫁不出去啊”
   于炀才看清凶手,原来是“野菊花终结者”,在萱萱嚷嚷的指责扑向她时,她就像没事儿人一样,跟旁边的一个女生说了句什么,缓缓拉开门出去了,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令于炀产生了好奇,于是他不假思索的跟了出去。
   秋天刺眼的阳光撒在她身上,于炀这才看清她,依旧背着书包,依旧是休闲装,高马尾。一晃一晃的走在街上,于炀一直跟着她走了两个路口,她才转过来盯着于炀。
   “为什么跟着我?”她率先开口。午后懒散的阳光撒在她的身上,就有了暖暖的感觉。减少了她话语的冰冷。
    “你叫秦布羽?”于炀答非所问,笑着看着她。
    “别跟着我”她依旧冷淡,好像连警告都没有足够的把握。
    “我叫于炀”于炀依旧答非所问,一脸微笑。
   “我不谈恋爱,别跟着我”面对如此直白的警告,于炀不仅汗颜。“你怎么知道我会追你”于炀继续死缠烂打。
    “直觉”她的表情好像没那么冷了,于炀心里得意洋洋。
    “你名字叫秦布羽吧?怎么写?”
    “我忘了”面对这个回答,于炀只能傻眼。
   她没等于炀反应过来,已经转身离开了,于炀立刻再一次跟着她。因为他知道只要坚持,她一定会再跟他说话。
   她没有坐公车,只是一直头也不回的往前走。于炀一直跟在她后面不远处。俩人一前一后的走了大概俩小时后,于炀庆幸看着她停下的脚步。才发现已经到了郊外,是那天那片野菊花丛,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生机盎然,她旁若无人地浏览。眼神里交织着很多于炀看不穿的东西,似迷雾般缥缈。
   “心疼了,早知如此,当初何必摧残呢?”于炀其实想提醒她,俩人并不是第一次见面,心里却期盼她能记起来。
   “对啊,何必呢?”她平静地自语。于炀期待的眼神瞬间暗淡 ,“这可是你拔的!”于炀大喊,他不知道自己遇到是不是一个人,还是她不是哪天那个女孩儿,或是她根本就不是人。
   她突然看向他,随即笑了,好似含苞待放的花朵悄然开放,于炀发现她的眼睛真的很好看,就像一泓看不见底的深泉,幽幽地散发出静谧的气息。虽然不是什么大美女,但她自有她的特点。就像菊花并不鲜艳,但却自有她的独特魅力。
    “你怕死人吗?”
   “啊?不怕,你呢?”于炀没料到她会这么问,一时间有些语塞。她并没有回答,只是扔下一句“好了,别跟着我”就离开了,于炀听话的愣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野中。脑海中却闪过一个不详的念头,她前男友是去世了吗?她到底被她前男友伤的有多深,才会如此这般。
   于炀告诉了路哲,打算向他取取经,路哲知道后,神秘兮兮地说:“你不会……遇到她了吧?”于炀看着他诡异的表情,心里一凉“谁啊?”
   “你的梦中情人啊!”路哲慢吞吞道出几个字,于炀看着他故弄玄虚的样子,扬手就给了他一拳,本想再打,路哲却说“包在我身上,连父母都给你查出来”
    于炀知道路哲路子野,“我要她的所有资料”于炀义无反顾,
    路哲人脉确实广,才几天功夫,就有了消息。
    “哥,运气不错啊,是单身,感情经历为零”路哲向他报喜说。
   “不可能啊!感情经历不会是零吧”于炀大叫,那她怀念或是忌惮的人是谁,于炀总感觉她似乎在对一个人又爱又恨,不是前男友,那是谁啊?
    “你对我的情报有疑问?”路哲不满。于炀知道路哲情报不会出错,可是……
    “没有,还有其他的吗?”
    “马来西亚留学生,有个很有钱的爹,但她看着不像富二代啊!”路哲疑惑
    “是不像啊”于炀若有所思的说。
   当你拼尽全力去了解一个人的时候,你已经跌入她的陷进,从此,花开叶落,春更夏替,在你眼里都是她的影子。



  秦薇的目光随着女儿背影的远去渐渐暗淡,尽管南方的秋天毫无凉意,但她还是感到骨子里的冷,女儿的身影带着淡淡的忧伤消失在拥挤的人群中。自己的懦弱终究带给女儿挥之不去阴影,内心的自责在多年基础上又徒添了许多。
   秦布羽肩负母亲的期望远渡马来西亚留学,虽然她很少有故乡情结,但远离母亲的爱护多少有些惆怅,这时候她喜欢站在海边,目光跳过阻碍延伸向海边缘处积聚的云团,似乎对母亲的挂念也一并寄存在那里,咸咸的海风撩拨着碎发,落日的余晖涂上脸颊,这世间仅存的温热却使她感到嗖嗖凉意。
    她的留学时光如白开水般无味,却也质朴无华,成为她今生铭刻深处的记忆。为了筹到生活费减少母亲的压力,秦布羽空闲时间都回去书店、饭店打工。毕竟母亲为了让她留学连房子都卖了。她的宿命似乎都是为母亲而定的。
   生活虽淡然无味,但是也不缺少小插曲,一天,秦布羽遇到一个难缠的顾客,顾客以她耽误结账时间为由要找她老板,自始至终秦布羽默默地看着顾客大声训斥,一言不发的站在原地不动,心里只希望他能早点结束,沉默是她对这个世界唯一的态度,她深知解释的无用。所以她只是静静的聆听顾客的谩骂。顾客见她一声不吭,火焰更嚣张了,声音比原先大了一倍,突然一声“shutup”,成功暂停那位复读机似的无理取闹。秦布羽闻声看去是一位眼神充满灵气的女孩儿,“黛眉浓眼神出群”是这个女孩儿的真实写照,一袭淡绿色长裙,金色的大波浪卷发,一顶深绿色的巫师帽更显得她宛如森林精灵。只见她盯着那位顾客一字一顿地说:“Don'tbeinsatiable”,她虽然长相温柔,但眼神中的霸气直逼着闹事的顾客愤愤的走了。她转过头笑着说:“你的沉默只会增加他的嚣张,何必呢?”秦布羽看着她的笑脸心情忍不住明朗起来。但秦布羽只是淡淡的说了声“谢谢”,
    “我叫叶芷羽,听口音你是南方人吧?认识一下”她欢快的说,
    秦布羽对她的热情有些不适应,但出于礼貌还是回答:“秦布羽”
  “那个‘羽’?”她追问道,
  秦布羽诧异道,这女生有点儿热情过了吧! “羽毛的‘羽’!”
   “好巧啊!我也是那个‘羽’!”看着她满脸被幸运女神眷顾样子,秦布羽不止一次感叹,不就是名字有个重字吗?要不要如此高兴啊!她临走时还不忘投来一个温暖的笑容,弄得秦布羽怪尴尬的。
   由于刚来马来西亚,这边很多事情都还没有习惯,尤其是吃不惯这边的食物,所以一有空就去学校附近的中式餐馆大快朵颐。另一个原因是这家饭店里的红烧肉有母亲的味道,每当她想念母亲时都会忍痛割爱般吃一顿红烧肉。
   这天下午,秦布羽接到母亲的电话,只是一句“生日快乐”,但却让秦布羽的泪腺崩塌了。好像茫茫人海中只有母亲的心中满满的都是自已吧!
   为了给自已过个生日,她决定奢侈一下——吃一顿红烧肉。坐在有午后懒散阳光的窗户旁,眼前一盘色香味俱全的红烧肉,足以让人的幸福感飙升。“嗨!小布”嘴里的红烧肉还没咽下去,叶芷羽身影映入眼帘,秦布羽嚼着肉块抬头望着她,没等秦布羽开口,叶芷羽又问道:“不介意我叫你小布吧?”秦布羽立刻笑着摇了摇头。“一起吃吧”让别人看着自己吃饭多少心里有点过意不去,秦布羽给她拿了双筷子。看到秦布羽对自己挺热情的,叶芷羽大声跟服务员要了好几个菜。愣是把秦布羽吓得不轻,边吃边跟秦布羽天南地北的聊,尽管秦布羽的话少的可怜,但她毫不介意。其实“小布”这个名字在秦布羽的记忆里是母亲的专属,叶芷羽一声亲切的呼唤,打破了秦布羽对友谊的恐惧,让这个看似冷漠的女孩儿感受到了友谊的温暖。看着她侃侃而谈的样子,秦布羽脸上划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女生的友谊开始的简单,往往只是一句话,或是一个动作,甚至只是一个称呼。
   


作者 :子月残煽 时间:2017-07-11 18:12:42
  正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格林从小被母亲抚养长大,格林的火爆脾气正是遗传他的母亲。小编这是啥逻辑?
作者 :岸的影子 时间:2017-07-11 20:36:36
  支持哦。
楼主素和箕宿 时间:2017-07-12 11:56:59
  @岸的影子 2楼 2017-07-11 20:36:00

  支持哦。
  —————————————————
  谢谢
楼主素和箕宿 时间:2017-07-12 11:58:20
  @子月残煽 1楼 2017-07-11 18:12:00

  正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格林从小被母亲抚养长大,格林的火爆脾气正是遗传他的母亲。小编这是啥逻辑?
  —————————————————
  请听下回分解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